未分類

過了夜間十二點,葉知秋將睡袋拿出來,鋪在門前,鑽進去睡覺。

剛睡着沒多久,葉知秋卻被曹福虎叫醒。

曹福虎低聲說道:“不好了法師,你們帶來的那個小孩子,在村西頭,跟那個邪神吵架!”

“什麼,邪神來了這裏?”葉知秋一激靈,睡意全無,急忙從睡袋裏鑽了出來!

曹福虎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那個邪神以前不來這裏的,因爲這裏沒有人煙……”

葉知秋也不多問,吩咐王晗小心和鬼童子小心守着,自己帶着曹福虎,向村西頭奔去。

沒到村頭,就聽見村頭傳來爭吵聲,正是小太歲的聲音!

葉知秋急忙加快腳步衝向村頭,去看個究竟。

就在村頭的山坡上,葉知秋看見小太歲雙手叉腰,正對着一個騎馬的漢子嚷嚷:“你還講不講道理了?我就偷你幾件衣服,你騎着馬追了我一夜,簡直欺人太甚!我還是個孩子啊,你害不害臊?”

“小東西,你究竟是誰家的孩子,把你父母叫出來,我找他們算賬!”騎馬的漢子怒氣沖天。

那漢子身材高大,面目俊朗,大約三十歲左右。

但是,此人卻穿着古代的長衫,不是現代的衣服。

曹福虎隱身在葉知秋的背後,低聲說道:“騎馬的就是土地廟裏的邪神!”

葉知秋心裏有數,施展陰陽眼查看,卻見這邪神身上罩着一片青氣,擋住了自己的陰陽眼,無法看透!

這是精怪成精日久,道行高深的表現。

那邪神也發現了葉知秋,手中馬鞭一指,傲然問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出現在這鬼村裏?”

小太歲看見葉知秋,大喜過望,叫道:“葉知秋快來幫忙,打死這個傢伙,扒了他的衣服送給我。就他身上的衣服好看,我喜歡!”

葉知秋走上前,對邪神說道:“我是個過路的,夜裏借宿在這裏。這個小娃娃是我的跟班,不知道爲什麼得罪了你?”

“原來是個外鄉人。”邪神跳下馬來,打量着葉知秋,說道:“你肉眼凡胎,當然認不得我是誰。我告訴你,我是這裏的土地爺!”

“什麼?土地爺?土地爺是什麼東西?”葉知秋故意裝糊塗,皺眉問道。

“大膽!”邪神瞪眼怒喝,馬鞭指着葉知秋:

“你連土地爺都不知道?土地爺就是神仙,掌管一方黎民生死,各種大小事務!你個外鄉人,出言冒犯本神,還不給我跪下認罪!”「第三更」

「本章完」 小太歲在一邊哈哈大笑:“葉知秋,人家叫你跪下認罪,你還不跪下來?哈哈!”

這小東西闖了禍,把邪神引上門來,還洋洋自得。

“你給我閉嘴!”葉知秋火大,瞪了小太歲一眼。

小太歲也大怒,瞪眼說道:“好,等會兒打起來,你別指望我幫你!”

葉知秋蛋痛,撇開小太歲,對那邪神說道:

“我肉眼凡胎,的確不認識什麼土地山神和城隍爺,也從來沒見過各路神仙。你說你是土地爺,怎麼證明?吹牛逼人人都會,我說我是玉皇大帝如來佛祖,你個小小的土地爺,是不是要向我下跪?”

土地山神城隍,都屬於冥界派在人間的小陰神,都是有印章的。

按照曹福虎的說法,這個邪神一定拿不出印章!

果然沒錯,邪神沒有出示印章,卻對葉知秋瞪眼大喝:“無知狂徒,不知天高地厚!本神今天略施小技,叫你心服口服!”

葉知秋繼續裝,擼起袖子說道:“好啊,我就是無知,今天看看你這個土地爺的神通。你要是不如讓我心服口服,別怪我揍你!”

邪神更是憤怒,喝道:“你小子給我站好,看我作法!”

“等等……”葉知秋揮手,說道:“你要怎麼作法,要達到怎麼樣的效果,先跟我說說。你說出來,我們驗證一下。如果你說到做到,我就服你,相信你是土地爺!”

初相逢,葉知秋不知道這邪神的底細和本事高低,不敢貿然動手。萬一打得太激烈,地動山搖,就會影響到柳煙的鑄魂。

現在,邪神要露一手,這倒是合了葉知秋的心意,可以趁機看看他的虛實。

如果對方實力太差,就趁機拿下;如果對方實力很強,就見機行事。

邪神冷笑一聲,圍着葉知秋走動,一邊說道:“你站着不動,我在你腳下換一個圈。然後,我就可以定住你,讓你出不來這個圈!這門神通叫做畫地爲牢,本神的雕蟲小技!”

“這麼神通?好啊,我們試試。”葉知秋嘿嘿一笑。

邪神也不再廢話,用馬鞭指着地面,圍着葉知秋行走,嘴裏**叨叨唸念有詞!

霎那間,葉知秋只覺得腳下生根,果然不容易挪動腳步!

邪神唸完咒語,後退幾步,馬鞭指着葉知秋冷笑:“行了小子,你有本事,走出這個圈子試試!只要你能走出來,就算本神輸了!”

此刻,地面上出現了黑色的圈子,直徑大約五尺。

“好啊,我來試試!”葉知秋嘿嘿一笑,試着邁動腳步。

只用本力,不用法力的情況下,葉知秋的確舉步維艱,感覺兩腳都被綁了一百斤巨石一樣。

努力走到圈子邊緣處,便再也不能動步。

邪神哈哈大笑:“臭小子,現在相信我是土地爺了嗎?”

可是邪神笑聲未落,葉知秋卻忽然一踉蹌,身體一晃,出了那個圈子!

“咦,我怎麼出來了!”葉知秋故作驚喜,看着邪神問道。

其實,葉知秋剛纔也沒用法力,只是用了奇門遁形,而且看起來,就是一個踉蹌竄出來的,隱蔽性很高。

邪神也是一愣,瞪眼道:“你怎麼出來的?”

“是啊,我怎麼出來的?”葉知秋反問。

邪神眼珠子一轉,忽然笑道:“臭小子,剛纔是本土地爺放你一馬,否則,你一萬年也出不來!現在已經比試過了,你趕緊磕頭認錯吧。我貴爲一方土地神,也不會爲難你的。”

其實邪神也不知道葉知秋怎麼出來的,故意如此撒謊,給自己臺階下。

葉知秋連連搖頭,說道:“應該磕頭認錯的是你。你剛纔說,只要我出了圈子,就算我贏。現在我出來了,你輸了,磕頭吧。”

“大膽,一再褻瀆神靈,當我不敢殺你嗎?”邪神大怒,手中的馬鞭呼嘯着抽來!

葉知秋又是一踉蹌,險險地躲了過去,誠惶誠恐地說道:“土地爺息怒,我知錯了!”

邪神稍稍氣順,喝道:“既然知錯,還不跪下磕頭!”

“好好好,我來賠禮認罪,土地爺你站好,受我一拜!”葉知秋整整衣服,走到邪神的面前,雙手捧住,深深地彎腰作揖。

邪神不知是計,當真以爲葉知秋屈服了,大搖大擺地站着受禮。

葉知秋彎下腰去,忽然掐了一個老君訣,直起身來,向着邪神胸前一點:“太上三清,斬妖除精,急急如律令!”

指訣上,有紅光一閃,正中邪神的胸前!

“呀!”邪神大吃一驚,慘叫聲中,身影向後疾飛!

這下偷襲來的太快,又是近距離,所以邪神根本來不及躲避!

葉知秋一招得手,更不客氣,赤元劍隨後出擊:“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但是邪神果然道行深厚,身在空中,竟然忽地虛化,消失不見。

葉知秋的劍氣射出,竟然撲空。

“好厲害的東西,中了老君訣,竟然還能變化逃遁!”葉知秋環視四周,喝道:“曹福虎,去找找這個妖怪的行蹤!”

曹福虎這纔敢現形,說道:“法師不用去找,妖怪一定回去了,就在追風寨前的土地廟裏!”

說話間,邪神騎來的高頭大馬,也轉頭就走。

“畜生,還不給我留下!”葉知秋正沒地方出火,當即赤元劍向前一指!

錚!

劍氣射出,正中馬臀。

那高頭大馬痛得就地一滾,現出形來,卻是一個大黃狗!

葉知秋哈哈大笑,一個劍化無極,將眼前的大黃狗斃與當場。

小太歲走上來,看着地上的死狗:“我靠,大黃狗還能變成馬?葉知秋,這個法術好玩,你也教教我,我以後弄個大黃狗來,當馬騎!”

“小太歲你別胡鬧了,說,今晚怎麼回事,爲什麼會把這個妖怪,帶到這裏來?”葉知秋瞪眼。

“什麼爲什麼?我就是無聊出去逛逛,結果走得遠了,看見這個騎馬的妖怪……”小太歲哼了一聲,扁嘴說道:

“我看他很威風啊,穿着衣服,騎着馬。所以我就跟着他,打算偷他的衣服來穿。然後我看到他進了一戶人家,脫了外面的披風,摟着一個女人喝酒。然後他們開始脫衣服,在牀上打架,打得哼哼唧唧,要死要活……我就趁機溜進去,偷了他的衣服。然後,被他發現了,就緊追不捨。”「第四更」

——給大家推薦一本非常精彩的,免費的,都市靈異《都市修真妖孽》,作者卜非。很精彩,非常適合年輕朋友和學生黨的口味!

——給大家推薦一本非常精彩的,免費的都市靈異《都市修真妖孽》,作者卜非。很精彩,非常適合年輕朋友和學生黨的口味!

「本章完」 在牀上打架,還哼哼唧唧要死要活?

葉知秋噗地一笑,揮手說道:“行了行了,別說了,我都已經知道了。現在都回去吧,好好守夜,防止那個妖怪殺個回馬槍!”

就小太歲的所見所聞來看,和曹福虎先前所說的情況吻合,這個邪神的確不是好東西!

曹福虎可以說謊,但是小太歲是孩子心性,若非親眼所見,不會編造出這一番謊話的。

回到小村裏,葉知秋將崗位做了調整,讓曹福虎在村外巡遊,發現狀況立刻示警;三個鬼童子,守在屋前屋後,算是第二道崗,果然發現妖怪殺來,一定要及時攔住,不能讓他靠近。

葉知秋和王晗,守第三道崗,輪流值班,確保安全。

不過葉知秋也知道,今晚的邪神被自己重傷,這幾天未必敢來找麻煩。

這時候,柳煙已經睡了,手裏攥着竹笛,睡得很香甜。

柳雪抽空出來,找葉知秋詢問情況。

“是個精怪,在這裏冒充土地爺,我竟然沒有看透他的本相。不過,這東西騎着大黃狗當坐騎,我看格調不高,大概屬於狐妖之類。”葉知秋把情況簡單地說了一下。

“小小狐妖,不足爲懼。真的來了,滅了就是。”柳雪稍稍放心,把小太歲叫到一邊,吩咐了幾句,這纔回屋裏陪着柳煙。

葉知秋也點點頭,在門前值班,讓王晗去睡。

所幸一夜平安,並無動靜。

次日一早,葉知秋招呼譚思梅和許兆麟,說道:“你們兩個結伴,帶上曹福虎,去追風寨前面的土地廟裏看看,打聽一些風聲,然後回來稟告。”

鬼童子得令,帶着曹福虎,化風而去。

葉知秋也讓王晗換班,陪着柳煙,讓柳雪去休息。

上午十點多,兩個鬼童子帶着曹福虎,慌慌張張地回來,低聲說道:“不好了老大,那個邪神,鼓動了上百鄉民,帶着扁擔鋤頭,大刀長矛,氣勢洶洶地殺過來了,說要活捉你!”

“啊?”葉知秋吃驚。

“是的,他們說你不敬神靈,要抓你去神廟,罰你跪在廟前三天三夜,算是贖罪!”曹福虎說道。

葉知秋瞪眼看着曹福虎:“怎麼你們這裏的村民,都蠻不講理啊?我和那妖怪打仗,他們起什麼哄?”

“大山裏面,民智開化不夠,又被邪神蠱惑,鄉親們自然就有些不講理了。”曹福虎慚愧地說道。

“這一百多人的隊伍,到哪裏了?”葉知秋又問。

“他們剛剛從土地廟宣誓出發,預計午後才能到這裏。”曹福虎說道。

還宣誓?

葉知秋蛋痛,揮手道:“縮頭鬼和曹福虎,再探!”

二鬼應聲而去。

葉知秋想了想,轉身進屋,找柳雪商量。

柳雪走出房間,問道:“怎麼回事?”

“一個農民起義軍隊伍打過來了,說我褻瀆神靈,要抓我示衆。”葉知秋苦笑,將情況說了一遍。

“那你打算怎麼辦?我們如何應對?”柳雪笑道。

“敵軍聲勢浩大,我軍勢單力孤,所以我打算轉移陣地。我們可以帶着柳煙退回山裏,以免柳煙鑄魂受到打擾。”葉知秋說道。

好不容易找個安靜的地方,卻不料,惹上了當地村民,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柳雪卻微笑搖頭:“對付一些普通的村民,不用如此緊張慎重吧?”

“莫非雪兒有什麼退敵之妙計?”葉知秋一喜。

“看我略施小計,殺得他們片甲無歸。”柳雪自信地一笑,說道:

“上次我們在崑崙山遇到的刀兵殺陣,我已經研究出來了七八局,只要在必經之路,不下一個陣法,別說上百人的鄉民,就算是三五百人,也能攔得住。”

葉知秋皺眉:“用刀兵殺陣,對付這些村民,不好吧。萬一鬧出人命來,不好交代啊。”

要是不計後果的話,還不如把王晗放出去。想當年,一把越女劍,殺敗吳王夫差三千鐵甲。現在這一百來號鄉民,在越女眼中,又算什麼?

但是,葉知秋不想激化和鄉民們之間的矛盾。畢竟,這些鄉民也是被邪神蠱惑,本性不是惡人。

柳雪微笑,說道:“我當然不會弄出人命,只是給他們一場驚嚇,讓他們知難而退。而且,這些善良的村民已經被邪神蠱惑,我們只能裝神弄鬼,用一些玄乎手段,讓他們感到敬畏。這樣,才能叫他們害怕,不敢再來。”

“有道理!”葉知秋點頭。

對付這些村民,也只能用鬼鬼神神的手段,讓他們覺得敬畏。

柳雪又說道:“陣法圖紙,我拿給你,你依法佈置就好。其他的事,你自己看着處理吧。”

說罷,柳雪拿出幾張草圖,從中選了一張,給葉知秋簡單講解一下。

葉知秋對於奇門遁甲,已經有了基礎,所以領悟很快。

……

午後,村西頭的山路上,走來一個浩蕩的隊伍。

隊伍約有一百人以上,各自扛着大刀長矛,鋤頭扁擔和麻繩,氣勢洶洶。

不過這隊伍裏面,青壯年很少,領頭的都是一些五六十歲的老頭子,後面跟着一些大媽和小媳婦。

葉知秋帶着小太歲,帶着王晗,站在村頭一里地之外的荒坡上等待。

鬼童子和曹福虎,全部隱身跟隨。

趁着對方還沒到,曹福虎對葉知秋說道:“最前面的老頭子,叫做曹冰龍,是我們追風寨曹家的族長;曹冰龍後面的那個瘦子,叫做周發揚。周發揚身邊扛着紅纓槍的,叫做趙漢生……”

葉知秋微微點頭,一一記在心裏,準備裝神弄鬼。

不多久,曹冰龍帶來的隊伍,終於走近。

葉知秋一聲大喝:“呔,關帝爺巡查到此,這幾天住在村子裏,任何人不得打擾!你們是什麼人,要去幹什麼!?”

知道鄉民們迷信,所以葉知秋擡出關帝爺來嚇唬他們。

曹冰龍等人上前,手指葉知秋,喝道:“外鄉人,昨晚上,是不是你衝撞了我們的土地神?”

“什麼土地神?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葉知秋的眼睛瞪得更大,喝道:“我是關帝爺座前童子,小小土地神,連給我提鞋都不配,我衝撞他?”「第一更」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趙漢生端着紅纓槍,指着葉知秋,叫道:“我看你是個騙子!我們的土地神,昨夜裏託夢給我們,說有個外鄉人衝撞了他,罪大惡極!你現在跟我們走,去土地廟前磕頭賠禮!”

唰地一下,追風寨的鄉民們涌過來,將葉知秋等人圍住。

小太歲沒見過這陣仗,連連揮手:“不關我的事,別打我,別打我!”

王晗卻一揮寶劍,轉了一個圈子,將衆人逼退,喝道:“誰敢上前?”

鄉民們被王晗的殺氣震懾,果然不敢動。

葉知秋冷笑,眼神掃過一圈,手指衆人說道:“曹冰龍,周發揚,趙漢生……爾等肉眼凡胎,不認識我不要緊,但是衝撞了關二爺,叫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