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達到道意境的劉茫再次拿起冥刀劈向了何老太爺,這次對砍並沒有受傷,劉茫面色一喜,再次砍向何老太爺。

驚奇地看着原先還不是自己對手的劉茫突然氣息暴漲,竟然與自己勢均力敵,越砍越心驚的何老太爺不打算再磨蹭下去。

“封龍刀法”

一聲大喝,何老太爺用出封刀宗的武學,一臉厲色的劈向劉茫,想要快刀斬亂麻,除去劉茫。

猝不及防的劉茫直接被何老太爺抽飛出去,躺在地上,看着刀刃微微破損的冥刀,直接讓系統將冥到提升到了地階下品。

趁着何老太爺並沒有發現冥刀的變化,劉茫一個翻滾起身後,看似自不量力的衝向何老太爺,直接用出道家武學“柱式”。

“柱者,建天地也,天地萬物。”口唸道法,一股氣勢從冥刀中爆發。

饒是何老太爺,看到冥刀砍向自己時,隱隱約約看到了一條天柱鎮向自己。

“咔擦。”

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黑龍妖刀一道一道的裂痕散開,黑龍妖刀直接破碎。

趁其發愣之際,劉茫直接將冥刀捅進了何老太爺身體,何老太爺一臉茫然地倒下,至死都想不到自己會死在一個小孩手裏。

“叮,成道五境越二級斬殺對手,獎勵無恥值4000點。”

看到何老太爺被殺,太傅府上下慌的慌,跑的跑,不過劉茫並沒有放過任何一個人,太傅府在一片哀嚎求饒聲後再次歸於平靜。

即便隱藏在暗處的王胖子也看得心驚不已,沒想到劉茫如此之小,境界竟然已經道意境,並且越兩級殺死了道破境巔峯大圓滿的何老太爺。

最讓王胖子頭髮發麻的是劉茫小小年紀如此心狠手辣,在藏寶閣與何童地對話中,王胖子記得似乎是何貴打傷了劉茫身邊的一個人。

隱藏在遠處的百里圖原本看到劉茫不敵時便準備出手,卻沒想到小少爺竟然隱藏得如此之深。同時果斷殺光了太傅府上所有人,饒是手上沾滿鮮血的百里圖都感到一陣心悸。

看着眼前血流成河的太傅府,劉茫眼神茫然,自己究竟做錯了沒有,隨後便釋然,世上從來就沒有過對錯,不過是立場不同罷了。眼神中的茫然轉化爲堅定。


其實這並不怪劉茫,在前世身爲孤兒的劉茫心裏,這一世自己身邊的任何一個人,誰都不能碰。

就在劉茫發呆之際,一道黑影出現在劉茫身邊,劉茫一愣,看清楚來人是百里圖後,鬆了口氣,有些驚訝地問道:“百里叔叔怎麼來了?”

百里圖笑罵道:“我要是知道你小子隱藏這麼深,我就不來了。”

劉茫尷尬笑了笑,自己並沒有隱藏,境界確實是剛突破的,不過劉茫並不打算解釋太多。

“閣下看了這麼久,也該出來了吧。”就在這時,百里圖看似自言自語地喊道。

自知被發現的王胖子直接跳了出來,猥瑣的臉笑嘻嘻地走到劉茫身前,躬身恭敬道:“少閣主,你沒事吧。”

本來有所防範的百里圖看到是王胖子後驚訝不已,據他所知,藏寶閣從不多管閒事。看到王胖子稱呼劉茫爲少閣主,百里圖更是驚掉了一地下巴。

從小看到大的小少爺,百里圖發現自己是越來越看不透了。

“王胖子,你先回藏寶閣吧,我明天有件事吩咐你。”劉茫對着王胖子吩咐道。

“是。”王胖子再次躬身應道,隨後離開。

“百里叔叔,我們也回去吧,一會讓老爹叫人清理一下太傅府。”劉茫轉身跟身後的百里圖說道。 回到家中的劉茫還沒來得及回房間,便被知情後的劉風帶去了書房。

“你百里叔叔都跟我說了,你小子可以啊,七歲便擁有道意境修爲,還能越兩級斬殺何家老太爺。”坐在椅子上的劉風一臉玩味的看着劉茫。

“一般般啦,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劉茫撓了撓頭,笑嘻嘻的說道。

看着笑嘻嘻的劉茫,劉風臉色一變,嚴肅的看着劉茫,沉聲說道:“太師府上下上百條人命,一個人都沒放過?”

聽到劉風說起這事,而面對劉風的詢問,劉茫收起了一臉嬉笑,鎮定自若的看着劉風的眼睛,從容不迫地回答道:“就算我放過他們,老爹你會放過他們嗎?”

不等劉風說話,一向很少認真的劉茫,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劉風,疾言厲色道:“誰敢動我身邊一人,我便殺他全家。”

聽到劉茫說出這種霸道的話,瞠目結舌的劉風不敢相信這是自己這個僅有七歲的兒子口中說出。

“哈哈哈,好一個‘誰敢動我身邊一人,我便殺他全家’。”對於劉茫的話,劉風非但沒有覺得不妥,相反,劉風覺得非常欣慰。

“你小子就是一妖孽,出去玩吧。”對於百里圖所說的藏寶閣少閣主身份,劉風並不打算多問,每個人多多少少有點祕密,就跟劉家的身份一樣。

不過不得不說,當得知劉茫是藏寶閣少閣主時,劉風還是非常吃驚的,畢竟藏寶閣的背景,劉風還是略知一二,既然茫兒有一個這麼硬的後臺,以後在外也是個好事,畢竟劉家現如今不易暴露。

劉茫走出書房後直接回房看下二狗情況如何。

回到房間,看到二狗已經痊癒,並且也換了一身衣服,此時的二狗正在劉茫的房間東瞧瞧西看看,看着桌子上的玉杯,桌子上放置的金色裝飾品,一臉好奇。

看着如鄉下進城的二狗,劉茫搖了搖頭笑道:“二狗。”

“少爺好。”聽到劉茫的聲音,二狗差點把手中的玉器摔了下去,急忙放下玉器向劉茫問好。

“走吧二狗,跟我出去,認識一下你的新朋友。”擺手示意二狗跟上,隨後去後院客房找陳家兄妹。

“好的。”聽到自己有新朋友的二狗,樂呵呵的跟在劉茫後面。

到了後院客房,找到了正在幹活的陳家兄妹,劉茫眉頭皺了一下,詢問後院的丫鬟:“誰讓他們幹活的。”

聽到劉茫的責問,丫鬟們嚇得跪在地上,正在幹活的陳彥看到劉茫在責怪丫鬟,陳彥放下手中的活,急忙跑上前跟劉茫解釋道:“不怪姐姐們,是我們兄妹二人沒事幹,又想着不能白吃白喝恩公的,所以便找了點事做。”

原本以爲是陳家兄妹被刁難,沒想到是誤會,劉茫便跟丫鬟們道了歉,這不道不得了,一道歉,嚇得丫鬟們急忙應:“不敢不敢”。

“陳彥,婉兒,這是二狗,你們認識一下,陳彥,以後你和二狗便是葬愛家族的兩大元老了,嘿嘿。”劉茫在藏寶閣之所以買如此之多的東西,便是爲了今天這一步做準備。


“你好,我叫陳彥。”陳彥向二狗問好。

二狗也急忙迴應:“你們好,我叫二狗。”

“噗”

倒是陳婉兒聽到二狗的名字,忍不住笑了出來,笑得二狗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陳彥,二狗,你們兩人跟我來,婉兒,以後你便是太師府二小姐,一會去找我父親吧,你們帶二小姐去書房找我爹。”說完劉茫便帶着二狗和陳彥離開後院,而陳婉兒則被丫鬟們帶過去見劉風。

而此時的陳婉兒,雖然成爲了劉家二小姐,但是陳婉兒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的內心似乎有一點點失落。

被劉茫帶回自己房間的二狗和陳彥,看着劉茫憑空拿出一本功法,發現是要給自己二人修煉,二人都是感到一陣不可思議,修煉這兩個字對他們來說,根本不該出現在他們的人生。

從師父的儲物戒指裏面翻找出來的一本叫《玄靈寶經》的天階中級功法,欲哭無淚的遞給二人,萬般無奈說道:“這本天階功法你們拿着修煉,”

羨慕的看着二人,身爲自己的兩個小弟,修煉的功法比自己還高級得多。

神情激動得有些呆滯的陳彥跟二狗,躡手躡腳地,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桌子,微微顫抖的小手擦拭了幾遍眼睛,確定沒有出現幻覺,纔將《玄靈寶經》輕輕拿起,生怕損壞。

看着如此小心的二人,劉茫有些無語的敲了敲兩人的頭,恨鐵不成鋼得笑罵道:“一個破功法瞧把你們激動的,有點出息行不行,以後別總是這麼大驚小怪的,很丟少爺我的臉的,而且這本天階功法你二人修煉完便銷燬它,只有葬愛家族的成員才能修煉。”

沒錯,劉茫當初看到二狗跟陳彥,除了同情他們才收留他們,更多的是想建立一個前世人人聞風喪膽的傳奇家族:葬愛家族。

隨後劉茫嚴肅地看着二人,沉聲說道:“陳彥二狗,你們兩個是加入葬愛家族的第一批成員,也是第一批修煉葬愛家族功法的成員,你們兩個記着,你們只有三年時間,三年之後我們葬愛家族將會召開第一個家族會議,地點便是我的房間,屆時我會讓人在我的房間挖一座地下宮殿。”

說完沉默了一會後,再次開口說道:“三年,你們只有三年的修煉時間,我大概這兩天便會離開皇都,外出召集我們葬愛家族的成員,希望三年後你們兩個不要讓我失望,如果需要修煉資源,可以去找藏寶閣的王胖子,聽明白了嗎?”

陳彥和二狗二人神色一肅,紛紛雙手抱拳,微微躬身,鄭重地回答道:“明白。”

夜色已晚,劉茫讓二狗陳彥各自回房休息,而劉茫也直接躺在牀上睡覺,今天的事太多,都累成狗了。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劉茫才起牀,洗漱完走出房間,前往書房找劉風。

進到書房,便看到劉風正在處理事務,看到劉茫進來書房,劉風停下了手中的事,笑着看着劉茫問道:“你小子又有什麼事啊?”

聽到劉風這麼一說,劉茫不好意思地說道:“嘿嘿,老爹,我就是來看看你。”

“少來啦,說吧,什麼事?”顯示劉風並不認爲自己兒子會這麼關心自己,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既然劉風都這麼說了,劉茫也不墨跡,直接說出自己的意圖:“老爹,你將你手下的死士軍借我用用唄。”

“你要他們幹嘛?”劉風想過很多種可能,偏偏沒想到劉茫會跟自己借死士軍。

聽到父親問起緣由,劉茫一本正經地回答道:“老爹,這件事關乎到你兒子我的事業,而且這件事只有死士軍能做,其他人我不放心。”

看到難得正經的兒子,劉風也知道劉茫不會亂來,便對着空氣喊道:“阿圖,這段時間你們就聽茫兒的吧。”

“是,家主。”說完百里圖便出現在劉茫身邊。

“百里叔叔,其他死士軍在哪啊?”拉着百里圖往外走,興奮地邊走邊問道,


“去後花園吧。”百里圖說完領着劉茫前往後花園。

到了後花園,依然不見死士們,疑惑的看着百里圖,只見百里圖吹了一聲口哨後,只見周圍的屋頂開始出現一道又一道黑影,紛紛落在百里圖面前。

不到一會,便出現上百個身披黑袍,只露出雙眼的人半跪在百里圖面前。

“百里叔叔,這就是死士軍的所有人嗎?”劉茫看着上百道黑袍身影,冷酷無情的氣息飄散在周圍的空氣中。

“當然不是,還有一大部分人有各自的任務,並不能脫身。”百里圖笑道,要是堂堂死士軍團只有上百人,怎麼能令人聞風喪膽。

“這些死士,都是劉家從小便收養的孤兒,他們都是自願成爲死士,想以死報答劉家的收養之恩。”百里圖看着這上百道身影,神情嚴肅地看着劉茫,不希望劉茫輕視他們。

聽完百里圖的話,明白百里圖的意思,劉茫臉色一肅,來到衆人面前,大聲叫喊道:

“大家好,我叫劉茫,想必大家都認識我,其實我一直特別想問你們怕死嗎?你們肯定回答不怕,對吧,但是我怕,我怕你們死,因爲你們都是我劉家的人,而不是可有可無的下屬!”

“你們都給我聽清楚了,老子告訴你們,你們生,是我劉家的人!即便是死,依舊是我劉家的魂!”

“雖然你們被稱爲死士!但我希望你們珍惜你們每個人的生命,只有留着命,才能繼續報答我劉家,聽明白了嗎?!”

聽完劉茫的慷慨陳詞,爲首一人激動喊道:“誓死守護少主!”接着上百人情緒高漲地跟着喊道:“誓死守護少主!”

“好,全部人跟我來,接下來有件大事要你們去做。”說完便快速飛跳離開後花園。

上百道身影隨後緊跟劉茫身後,就連百里圖都沒想到小少爺竟然能直接調動死士,畢竟死士軍只聽從自己和劉風的命令。

沒想到自己還沒下命令,劉茫就直接把人給帶跑了,只好趕緊跟上,看看劉茫到底要幹嘛。


只見劉茫帶着一羣死士來到自己房間屋頂上,從儲物戒指拿出一大堆從系統那兌換來的鐵鏟、鋤頭、錘頭等建築用具,嚴肅地看着衆人說道:“你們的任務就是幫我在房間下面挖一座地下宮殿。” 說完劉茫把地下宮殿的圖紙塞給百里圖後,便急忙溜開,留下了一臉懵逼的衆人。

···

若無其事地走在走廊上,心安理得地吹着口哨,絲毫沒有一內疚,就連繫統都看不下去了。

“叮,宿主恬不知恥,獲得1000點無恥值。”

對於系統的嘲諷,劉茫早就習以爲常,選擇直接無視,話說系統好像只從初始任務完成後便沒有再給過任務了。

“系統,有任務給我嗎?”劉茫試探性的問了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竟然真有任務。

“叮,宿主獲得勢力任務:組建葬愛家族。”

聽到系統給出了任務,劉茫趕緊打開任務界面查看。

勢力任務:組建葬愛家族,人員不定。

任務時間:三年。

任務獎勵:通過葬愛家族組建的完整度發放獎勵。

任務提示:不得招收歪瓜裂棗。


失敗懲罰:未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