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遠古時代的恐怖者!”

蒼老的聲音裏透着不可思議“讓人擔心的是它竟然也突破了封印的束縛復活了,快點離開,不然,我們別想離去。”

這次老乞丐沒再問話,而是加速的朝前跑去。

但是,隔了一會兒的時間,蒼老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它是這個塵世執掌動物的主宰之神!”

“神?”

老乞丐的身子猛然一顫,他活了多少年具體的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他只知道這個世界是充滿詭異的有妖魔鬼怪之類,然而,神卻是飄渺的如同九霄雲朵。

沒想到這個塵世真的有神一般的存在。

神,或許就是超越了絕境巔峯的超強另類存在吧。

很快,它們在漆黑的夜裏消失在江面之上。

在它們剛剛消失,一個妖豔的女人出現在水面之上,她在原地矗立了一會兒,隨後轉頭離去,嘴裏喃喃道:“渾沌,你這個寵物狗竟然還活着,這次暫且饒恕了你。”

現在這個國度裏已經處於了真正的毀滅之日,然而,今日卻是一個古老的民族預言的世界末日。

是的,整個國度已經亂的不成樣子,殺戮在混戰中不停的上演。

京都。

這羣自以爲高貴無比的陰間鬼類狂笑着看着京都所有的玄門家族人士大逃亡,在它們眼裏這些人類不過是一羣等死的小丑。

天降媳婦姐姐 “逃,快給我逃,誰逃的慢,就殺死誰!”

巨人鬼尊發出了滲人的狂笑,揮手將逃的慢的幾個人拍死在原地,意猶未盡的看着數萬之多的玄門江湖人士大逃

亡。

等所有人進入了那條很寬闊的暗道之上,這些陰間鬼類一窩蜂一般俯衝而下,開始瘋狂的追殺。

這羣逃亡的人都學聰明瞭不再帶任何累贅的東西,不過是拿了一些細軟銀兩和銀行卡。

現在是緊急逃命時刻,什麼東西都沒有命值錢。

在這些人逃出一定距離之後,血戰有開始了,因爲這些陰間鬼類已經臨近了,抓扯着後面那些逃跑的人撕成了粉碎。

人們面對追殺,也開始反擊,因爲他們不能坐以待斃。

“救我,我出一千萬!”

一箇中年男子雙手捂着噴着鮮血的脖頸烏啦啦的喊叫起來。然而,沒有人敢過來幫助,儘管一千萬能讓一個人兩輩子都衣食無憂的安享天年,但是,沒有人敢冒險。

命,不是金錢所能買的。

“咔!”

這個中年男子被一隻鬼王伸手擰斷了頭顱甩飛了出去,他的魂魄還沒來得及逃竄就被這種鬼王輕易的滅殺掉。

快撤,是鬼王!

畢竟這數萬之多的玄門江湖人士不代表每個人的實力都能與鬼王相抗衡。

“站住,卑賤的人類,你們只能做我的口中物!”

巨人鬼尊飛的很快,他緊盯上了正在護着團急速逃亡的古風和冷惜等人。

空氣在它快速的移動中,發生着扭曲,並且傳出了轟隆隆的巨響,大地都在顫動,身後的樹木被連根拔起拋向了空中。

轟!

三個玄門道法實力幾乎都達到了天境巔峯實力的強者,直接被這個巨人鬼尊給踩的稀巴爛,身子徹底的變成了一灘肉泥水。

冷惜等人內心惶恐起來,因爲這個巨人鬼尊展現的實力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儘管憤怒,也充滿了恐懼!

“砰!”

巨人鬼尊落在地面之後,毫不猶豫的朝冷惜前面的幾個老者動起手來。

“天玄地請。。”

不等一個老者唸完咒語,隨後被這隻巨人鬼尊抓着拋向空中,在空中急速的撕裂開來,鮮血和那零星的肉落了一地。

(本章完) “哈哈!”

這隻巨人鬼尊狂笑了起來,隨後快速的朝另外剩餘的老者攻殺過來“屠殺的遊戲開始了!”

在這緊急關頭冷惜單手抓着古風快速的朝錢掠去,在半空中一個翻滾跳出外圍的鬼類包圍圈,隨後快速的隱沒在這片隱祕地帶的山林中。

這裏充斥着悽慘的嚎叫聲,抓狂的鬼類不顧一切的朝那些有些驚慌的人羣衝殺過去。

整個場面慘不忍睹,慘叫聲響成一片,很多人都被抓扯的五零八碎,在這裏再也沒有地位之分,無論你是誰,在這裏都將是陰間鬼類擊殺的對象。

儘管這些玄門江湖的人逃到了這裏,但是,殺戮也跟着朝這裏蔓延。

我們這些人分開之後,遭到了陰間鬼類更加瘋狂的攻擊,而我也不得不捲入和這羣來自陰將的鬼類血腥廝殺。

我所走的這條道路後面完全被陰間鬼類所封鎖,現在我們只能不停的往前走,哪怕前面是懸崖峭壁也得不停的奔逃。

在我們這組裏絕境強者有6位,他們在動用全力與那些緊追而來的鬼類超級強者死戰。

鬼類,一旦踏入鬼帝實力階層,實力就遠比人類強大的多,也可以說要比同一實力的人類高出一個檔次。

此時,我才知道這個塵世不是我所想的那麼簡單,更不是我們簡單的接觸的層面。這個世界是分爲平凡與至高兩個位面,這個世界是存在那種隻手遮天的頂尖存在。

強者,引動世界潮流。

絕境強者散發的氣息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匹敵,與那些至尊級別的鬼類激戰中,天空不時的發出轟鳴的聲音,地面都在不自覺的顫動。

我深吸一口氣,若是這些人類絕境強者對付我,怕是相當的容易。

然而,這裏的鬼類比這些玄門絕境強者還要恐怖。

這些玄門江湖超強高手已經處於弱勢。

“還敢反抗,你們和陰間做對,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路!”

一個矮小的侏儒拿着一對巨大的錘子藐視的叫喊着“我們殺死你們如同虐殺豬狗。”

那幾位在半空中和陰間鬼類強者

激戰的玄門高手都是臉色一變,但,都沒進行反駁,因爲它們知道一個可以釋放靈識的陰間鬼類是達到了怎樣一個層次的怪物。

沒過多久我們就進入了一個荒涼的山村,這就像一個古代不曾被現代人發覺的部落一樣。

而在這一連串的荒村另外的一邊,更多的人進入其中,而在他們身後和半空卻是追殺而來的陰間陰兵陰將。

看着周圍古家的人一個個的死去,冷惜根本就沒有時間去關心,也沒有時間去哀痛,而是手握符文劍,一劍將面前的一隻鬼類劈的消散在空氣之中。

現在誰也不敢施捨自己的憐憫之心!

“卡利,拖着少爺你們幾個先走!”

冷惜召出了自己豢養的鬼類,將古風交給了身旁的老管家和幾個僕人,而她則是念動咒語拋灑靈符對付那些陰間鬼類。

“唰!”

冷惜拎着沾血的符文劍一劍將一隻鬼皇給封住,隨後用力將它的身子攪碎。

然而,就在冷惜與周圍的幾個鬼類激戰的時候,三隻鬼王級別的鬼類朝護衛古風的幾個僕人發起了攻擊。

“咔!”

一聲脆響,老管家卡利半邊臉被抓扯掉了一般,鮮血奔涌出很遠,隨後他的身子更是被撕扯出了三個血淋淋的大洞,在死亡之時,他還是奮力將掉落在地上的古風甩給前面的僕人“帶、帶着少爺快走!”

冷惜已經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他正在奮力的突圍出去。

“少夫人,我……”

一個僕人拖着滿是血的身軀朝冷惜跑了過來,他另外一條腿被撕咬的就剩了一根腿骨。看到冷惜他血紅的雙眼充滿了渴望,和求生的慾望“少夫人救我。”

“嗵!”

這個僕人整個身子被一直鬼王抓扯着拋向空中,瞬即落在了冷惜不遠處的地面,地面顯現出一灘血紅的鮮血。

冷惜抽出符文劍,準備轉身救他,但,等她看到後面又攻殺過來四隻鬼王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在自己鬼皇的幫助下掠向空中,隨後地面上那個僕人眼睛慢慢的閉合起來,最終變成了一種灰色的絕望色彩。

不是冷惜不救,而是,這根本就是送死!

周圍不單單是這麼一個僕人在痛苦的死去,也不單單是他們古家一個玄門家族在遭殃,更爲重要的是,周圍也不單單只是一個鬼類,而是很多,達到鬼王級別的鬼類在周圍就上百個,鬼皇以上實力的鬼類雖說少,但是,人家恐怖的殺傷力在那裏擺着,數量雖少,卻等於與數以千計的鬼王存在!

原本過萬的玄門江湖逃生者,現在卻剩下了區區幾千人,這才距離大逃亡僅僅過去了三分鐘!

冷惜現在拼了,她也不得不拼,她拼力回到了古風的身邊,這次不再和那些鬼類死戰,而是拖着古風快速的逃。

不多時,他們數千逃生者進入了一連片的荒涼村子,沒有了山崗和樹木做屏障,他們完全暴露在這些陰間鬼類的眼皮地下,得到了鬼類更加兇猛的攻擊。

“轟轟”

荒村裏也傳來了巨響,只見一座座破舊的房屋倒塌下去,地面出現的寬大裂縫將這羣逃生的人類吞噬進去。

冷惜嚴重透出了一絲絲的絕望之色,原本以爲朝前不停的奔跑,就能逃出去,然而,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前方更是出現了無法估計的鬼類,它們漂浮在半空中正在對地面進行瘋狂的攻擊。

身後是上千陰間鬼類的追殺,前方如何,冷惜還不能完全確定,但,就空中的那些鬼類而言,荒村中也是充滿着兇險。

在冰冷的陰風夾擊中,冷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冰冷,她的身子顫動了起來。

就在這時,三隻鬼皇從側面攻殺過來,陰風就像刀子一樣將冷惜等人的衣服都給割破了,皮膚上更是出現了一道道血色的痕跡。

“唰!”

冷惜沒有任何選擇的朝像被炮彈狂轟亂炸一般的荒村裏,後面的鬼皇窮追不捨,她甚至感到了’鬼皇貼在背脊上的冰涼感覺。

突然,從前面荒村街道里竄出一個人,速度很快,手裏舉着一把黑色普通的巨劍,凌冽的氣息撲面而來,猶如颶風席捲天地一般。

從那把劍裏發出了澎湃氣息猶如騰空的巨龍,嘶吼着朝冷惜身後的那三隻鬼皇卷殺過來。

(本章完) 當那把劍爆發出兇猛的攻勢時,天空就像是撕裂了一般,只見那些黑色的烏雲顫動着散開。

“轟!”

冷惜擡頭一看,只看到空中那三隻鬼皇痛苦的哀嚎着慢慢的消散在半空。

冷惜等人震驚的瞪大了雙眼,這可是三隻鬼皇巔峯實力的鬼類,眼前那個奔來的樣貌模糊的人竟然一擊之下就將它們虐殺當空。

“嚓嚓”

又是幾聲響動,只見周圍的數十隻鬼魅實力的鬼類瞬間消失,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留下。

“恐怖!”

只能說眼前這個人恐怖。

這是誰?

這至少得是達到了絕境實力的強者吧。

就在冷惜發愣的時候,一隻鬼帝咆哮着朝她奔來,雙手直逼她的面門,濃烈的陰風和血腥味將她刺激的緩不過氣兒來。

冷惜甚至忘記了躲避或者還手,因爲這個鬼帝速度太快了,快到根本無法設想的地步。

“滾!”

只聽一聲冰冷的聲音狂暴響起,眼前這個模糊的人影騰空而起,在半空中舉起了那把看似普通的黑色巨劍斬向了她面前這隻鬼帝,她甚至感覺了這把劍內爆發出的洶涌澎湃的黑暗和邪惡的氣息,壓得她快要將肺腑震碎。

“呃啊!”

這隻鬼帝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聲音劃破天際,只見它的身子一陣扭曲,腰部以下的部位已經消散不見,冷惜趁這個空檔,抱着奄奄一息的古風彎腰順勢一滾逃了出去。

鬼帝並未攻擊她,而是還在痛苦的慘叫着。

“呼呼。”

空中傳來了破空之聲,那個模糊的人影在半空中伸出一隻手臂,他的手臂上竟然佈滿了黑色的類似於羽毛一般的東西,猶如閃電一般抓向了那隻掙扎的鬼帝,瞬間將鬼帝的頭顱抓的零散,而後另外一隻手舉着巨劍橫掃過去,將它徹底滅殺。

從開始動作到結束,幾乎是一氣呵成,不帶半點的拖拉,更沒有半點的猶豫,全程之中透露的是無盡的殺氣和怒氣!

冷惜沒有想到在混亂血腥的地方還有幫助她,在這裏幫助別人就意味着

將自身也陷入了死地,若不是關係好的人根本就不會出手相救。

那麼,他是誰?

由於這個人的面目被血跡覆蓋看不清他的臉,而冷惜也以爲這是古家的朋友。

當這個黑影落地,而又快速的飛起對着後面飛來的幾隻鬼皇對戰,冷惜再次的愣在原地,因爲她感覺到了這個身影有些熟悉。

“還不快走?”

我掃視下方,對着發愣的冷惜吼道:“進村子跟着國家祕密組織成員,他們會將你們帶到安全地帶,快走,不要在這荒村的邊緣!”

龍空!

冷惜腦子轟的一下像是炸開了一般,她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是龍空,那個充滿神奇色彩的湘西趕屍傳人。

可是,在半年前他不過纔是一個天境實力的強者,但,今天他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絕境,不可想,也不敢想象!

龍空,這個名字在冷惜的腦海裏翻滾起來,再次被神祕氣息的所包括。

她驚歎的同時,也一陣嘆息,看來今生今世她也不可能追上龍空的實力,還想着有一天能與他對戰,現在看來,他殺死自己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

不敢想,若是古風知道了龍空的實力之後,會怎樣,怕是會打擊的不成樣子吧,她太瞭解古風了!

“嗯1”

冷惜擡頭看着這個舉着黑色巨劍的身影,重重的答應了一聲,連一聲感謝的話語也忘記說了,帶着剩下的兩個僕人拖帶着古風朝荒村裏逃去。

她知道,自己和這個叫做龍空的男人今後再也不會有任何的瓜葛,因爲他們已經站在不同的高度,不同的層面。

“再見,龍空!”

冷惜咬着牙重重的說了一聲,曾經她也對這個神祕的趕屍傳人充滿敬佩和愛慕,然而,現在剩下的只有敬重!

因爲,他已經步入了靈異世界的另外的層面,強者的世界!

其實,冷惜並不知道,剛纔我所展現的出的實力全憑藉了軒轅劍的威力,而我本身的實力也不過是天境中級,至於變身之後,那就另當別論。

我側頭看着冷惜離去,特別是

看到她緊緊懷抱着沒有生機的古風,我內心忽然一種莫名的傷感,因爲我突兀的想起了楚菡,那個曾經不顧一切幫助我的女子,不知她怎麼樣了,希望她安好,希望她能在這末世之中存活下來。

“爺爺,婆婆,小薇,小菡,狐狸姐姐,巧玲,吳超……”

我腦海裏不停的翻滾着這些熟識的名字,內心一陣絞痛,終於忍不住發出了震天的怒吼聲“啊1”

“鏘!”

我一劍揮過去將朝我攻殺而來的鬼帝秒殺掉,我的眼睛徹底變成了血紅色,現在我內心充滿傷痛,充滿不甘,爺爺屍體下落不明,所有的仇怨都未解開,所有的祕密都不曾打開,仇人在眼前不能殺之,這種境況,這種心境,讓我徹底瘋狂起來,殺吧,那就瘋狂的殺吧!

周圍的一羣陰間鬼類睜大了眼睛看着我,似乎在看一隻充滿血腥味道的野獸,它們不再敢上前圍攻,因爲就在剛剛這個黑衣的模糊身影殺死了數十位鬼王以上的至尊級別的鬼類王者!

這是一個難對付的對手,它們不是傻子,原本挺進的步伐慢慢的放慢,最後在這個黑色人影面前形成了一道半弧形的圍牆壁壘,它們在等待陰間高層的恐怖強者前來。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我拿着軒轅劍冷眼看着眼前上百位陰間鬼類冷言道:“我知道你們聽得懂人話,我就問你們一句:你們有沒有對尋常百姓下手?”

這些陰間鬼類沒想到人類竟然問出了這麼不切合實際的話,它們中的一個巔峯實力的鬼帝緩聲道“沒有!”

“那就好,你殺你們的,我殺我的,剛纔那幾個人還是希望你們不要殺!”

我冷冷的回道,隨後將後背的那對翅膀激發出來,呼扇朝荒村的遠處飛去。

“他不是人類?”

陰間的鬼類看着這個會變人的模糊身影都愣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