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邢風急忙打開盒子,盯著盒子看了半天,突然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聲都變了調子,聽得雷星峰心裡直發寒,也不知道什麼東西,會讓這傢伙突然發瘋狂笑。

雷星峰忍了又忍,最終還是忍耐不住,問道:「前輩,為什麼……呃,這是什麼東西?」

邢風眼淚都笑出來了,那模樣讓人驚悚不已,雖然在笑,可是他的臉都徹底扭曲了,看著很嚇人。

半晌,邢風終於停下,他抹了一把淚水,這才說道:「你要知道,我找這個東西找了多久嗎?哈哈,還記得我們出來的那片遺迹嗎?當初就是因為這個宗門可能有這個東西,我殺上門去討要,最終陷落在禁制中,要不是我受了很重的傷,那禁制最終也困不住我,可惜東西沒有找到,我卻陷在禁制中,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要不是你來,哈哈,估計就困死其中了!」

雷星峰就像是聽神話一般,他苦笑道:「還有這種事情啊……我勒個擦的!」

邢風道:「所以……我看到它……怎麼能夠不笑,簡直笑死我了,竟然就這麼找到了……奇怪的要命!」

雷星峰問道:「可,可這是什麼玩意?值得你那麼大動干戈?」

邢風道:「這是一個……嗯,怎麼說你才能夠理解呢?讓我想想。」一時間,他也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描述,半晌,說道:「這是一個打開……嗯,打開某一個禁制,準確的說,也是不算是禁制,是一個封鎖吧,這是一個打開某個封鎖的東西,有了它,我就可以進入了。」

雷星峰道:「鑰匙嗎?嗯,或者說類似鑰匙的東西。」

邢風不解道:「鑰匙是什麼玩意?」

雷星峰這才反應過來,對於修鍊者而言,根本就不需要鑰匙的,有什麼就收入輪藏空間,鑰匙什麼的,根本就用不到,他大概沒有鑰匙的概念。

「嗯,沒什麼,我理解了,只是這個玩意可以開啟什麼東西?」

邢風道:「原本是我晉級的關鍵,可惜了……可惜啊!哈哈,哈哈哈,來的太遲了啊!」他又開始激動起來。

晉級的關鍵!難怪邢風要瘋的節奏,找了一輩子,最後在絕望了,卻得到了,雷星峰想想,若是自己的話,估計也要瘋掉了。

雷星峰沉默不語,就是靜靜的看著他,等待他的解釋。

邢風坐了下來,伸手拍了一下地面,示意雷星峰也坐下。

雷星峰重新坐下,剛才邢風激動的直跳,他也不好意思坐著,只能陪站。

邢風拿著盒子,說道:「這是什麼,你大概很好奇吧。」

雷星峰心道:「這不是廢話嗎?我當然好奇,我好奇的要命!」他依舊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邢風道:「這玩意名叫千百刺,是開啟一個極端境地的東西,有了這玩意,才能進入各種極端的地方,那裡有無數的好東西,嗯,僅僅是好東西也就罷了,關鍵在極端的境地,你能夠順利突破瓶頸,我要去的是幻天境,有了它就可以進入了。」

雷星峰道:「幻天境是什麼東西?」

邢風道:「幻天境不是東西,嗯,幻天境是一個地方,這世上,有不少神秘的地方,比如說冰之境,比如鏡之界,比如說暗之境,比如幻天境,比如火之境。」說著他抬頭看了雷星峰一眼,說道:「如果你能夠找到雷之境,對你同樣有極大的好處。」

當邢風說到鏡之界的時候,雷星峰心裡狠狠跳動了一下,緊接著聽到雷之境,他心裡更是狂跳不已,說道:「雷之境?幻天境?」

邢風道:「幻天境……對所有修鍊者都有好處,雷之境,也就是對你們雷系修鍊者有好處。」

雷星峰道:「前輩,如果你去自己屬性的極端境,是不是也有好處?」

邢風道:「我已經不需要了,幻天境才是我要的,可惜,太遲了。」

雷星峰道:「不管遲不遲,不去怎麼知道效果?」

邢風低著頭,仔細想了想,他突然笑了,說道:「是啊,不去怎麼知道沒有效果!很好,既然得到了千百刺,我怎麼也要走一趟,嗯,你也跟著去吧,一個千百刺可以進三人,我帶你進入。」

接著邢風又說道:「千百刺在進入幻天境后,我會還給你,不論有沒有用,我去一次就足夠了。」

雷星峰心裡一喜,這種寶物,多多益善,留在手中,以後若是碰到極端境,他也可以進入。

「先去幻天境?」

邢風點頭道:「先去幻天境,然後再回去。」他說的回去,大概就是回家,雷星峰心裡明白,所謂回去,絕對不是回自己的家。

雷星峰點頭道:「好,先去幻天境,對幻天境,我實在是好奇。」

邢風沒有說明的一點,就是幻天境異常兇險,他覺得就算兇險,以兩人的實力足夠對付了,當初要不是準備完畢,也不會為了千百刺而瘋狂滅門,結果千百刺沒有得到,卻在一個他覺得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宗門,吃了大虧。

這世上,想要搶東西實在是太困難了,都有輪藏空間,一旦死亡,什麼都沒有了,也許千百年後,輪藏空間會具現在世上,可誰又有這個時間來等待,所以搶、劫是最沒有前途的事情,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有搶、劫的念頭。

威脅壓迫利誘才是修鍊者的手段,想要一個東西,最好的辦法就是交易,或者威脅利誘壓迫,這才是行之有效的辦法,想要殺人搶、劫,多半是沒法成功獲取想要的東西,不過,就算威脅壓迫,也未必成功,就像是邢風以前,以消滅一個宗門的威脅,對方寧死不屈,最終的結局就是兩敗俱傷,一方被毀滅,一方被困死。

雷星峰道:「幻天境在哪裡?對了,這些極端境地,都在什麼地方?需要自己慢慢需找嗎?」

邢風道:「不,極端境地都聚集在星空的中央地帶,那裡最殘酷,那裡擁有大量的資源,同樣,那裡有無數的高手,也有無數極其兇悍的異獸,還有大量的高階外族高手,嗯,沒有一定的實力,基本上就別去,除非有高手帶著進去。」

雷星峰道:「很危險嗎?」

邢風道:「那是當然,不過,那裡有明確規定,人類不得自相殘殺,不過,在野外,誰管的了,該殺的一樣會被殺掉。」

雷星峰道:「野地?那麼說,有人類聚集地了?」

邢風道:「當然有,高手之地嘛,不論是人類,或者外族,亦或是大星獸,在那裡都有自己的聚集地。」

雷星峰問道:「那是什麼大陸?」

邢風道:「不是大陸,我們叫那地方是大裂隙,或者叫死亡裂縫。」

雷星峰完全無法相信是什麼的一個地方,他說道:「距離這裡遠不遠?」

邢風道:「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從這裡過去,大概要兩年時間。」

雷星峰倒吸一口涼氣,說道:「那麼遠!」

邢風道:「已經很近了,若是能夠找到大型傳送門的話,可以節省不少時間,不過,這一帶應該沒有。」

雷星峰問道:「這些高手都有千百刺嗎?」

邢風道:「千百刺大都掌握在真正厲害傢伙的手中,嗯,千百刺的數量可不少,也不知道是製作出來的,還是天然的,這一點一直沒有人知道,反正能夠進入幻天境的人相當多,當初我也以為很容易搞到千百刺,結果……運氣差了點。」

雷星峰心裡突然明白了,大概邢風自我感覺太好了,所以才會如此悲催,他說道:「也就是說,千百刺並不難得到?」

邢風苦笑一聲道:「是啊,其實就算得不到,用一些好材料,高級的材料,也能換取進入的機會,你要知道,一個千百刺,可以帶三人進入的。」 雷星峰道:「那你還……呃,這運氣的確不好。」

邢風嘆口氣道:「就是因為不難得到,所以我才大意了,代價的確很大,主要是我想要獨自進入幻天境,若是沒有自己的千百刺,總是覺得不方便。」

雷星峰徹底無語了,這傢伙豈止運氣不好,簡直衰到家了。

「這東西怎麼用?」

邢風道:「這裡可用不起來,必須要到大裂隙才能使用,其實就是將自己的印力輸送進去,當然,最少也要有你這樣的實力才行。」

也就是說,只有君王級以上的修鍊者,才能使用千百刺。

雷星峰要不是這次大晉級,靠著邢風的指點,直接跨越一個巨大的等級,他就算是得到了千百刺,也用不起來,現在他已經可以使用了千百刺了,這就是擁有實力的好處,這也是外出闖蕩的好處,若是繼續留在明澤盟,想要晉級到君王級,簡直就是一種妄想,一開始的基礎錯了,或者說基礎歪了,想要晉級千難萬難。

可一旦基礎紮實了,晉級實在是一件不算困難的事情,這一點,雷星峰已經有了深刻的認識。

原本晉級道君級,就已經七死八活了,還耗費了無數的材料,但是找到正確的路以後,也就是短短的時間內,雷星峰就爬到了以前難以想象的高度,君王級,哪怕是初級君王,那實力也是異常恐怖的。

當初從家鄉出來,有那麼多秘境修鍊者,可是真正成功的人,又有幾個,大部分都死在路上,少部分幸運兒,最終也淹沒在域外星空的大陸上,可以說,雷星峰的運氣好到爆,大概沒有什麼人,可以比的過他了,從一個小小的初級修鍊者,直接爬到了君王級的高手。

雷星峰自己很清醒,雖然爬到君王級,但是他欠缺的還是很多,需要自己慢慢累積,慢慢學習,知道了真身戰鬥的某些弊端,比如說被打爆的可能后,他覺得自己必須要到一個威力大的武器,劍印的重新修鍊,或者廢棄原來的劍印,重新煉製劍印就擺在了他的面前,不想用真身戰鬥,那麼就手執大威力武器戰鬥。

腦海中有無數想法盤旋,原本劍印只是依託雷印而顯現的武器,涉及到高階材料,涉及到某些特定的禁制,以前對禁制的了解不算透徹,現在通過天然禁制,他算是對禁制有了極其深刻的認識,並且有了自己的想法,將禁制運用到劍印中,除了武器本身的威力外,他還想將禁制的一些威力,通過劍印體現出來。

一旦這種劍印煉製成功,雷星峰知道自己的實力就真的會提到某種高度,他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比自己真身出現的威力還要巨大,這樣的劍印才是自己需要的。

兩年時間,雷星峰想明白了,要在路上的兩年時間內,將自己的劍印煉製出來,好在這次出來,算是發了一大筆財,雖然晉級的時候,耗去大部分材料,但是在邢風打爆兩人後,他又得到了很多的材料,加上還有黃金星獸,要知道,金屬性的黃金星獸,其骨骼是煉製劍印的極好材料,劍印的主體就可以用黃金星獸的骨骼。


雷星峰說道:「前輩,我想要煉製自己的武器。」

邢風道:「什麼武器?」他很有興趣的問道。

雷星峰道:「劍印!」

邢風想了想才明白過來,他說道:「這是一種很古老的武器,早就沒有人搞了,你怎麼還會想著要煉製劍印?」

雷星峰倒是呆住了,他從來也沒有想過劍印早就淘汰了,他問道:「那麼現在流行什麼武器?」

邢風道:「什麼武器都有,不過,絕大部分的高階修鍊者,都會運用真身,你想要知道原因嗎?」

雷星峰連連點頭道:「為什麼?」

邢風道:「個人修鍊的印是最大的修鍊基礎,這點你應該很明白的。」見雷星峰點頭,他繼續說道:「如果體現印的威力,就在真身了,你應該知道,印和真身是一面兩體,提升真身的威力,就是提升印的威力,這兩者相輔相成,而武器就沒有這種功能了,所以,高階修鍊者,寧願將所有能夠用上的材料,都放在煉製印,和提升真身威力上,而不願意將精力放在什麼武器上,這不但浪費時間,也浪費資源。」

雷星峰不由得苦笑,他當然知道印和真身的關係,但是從來沒有想過,真身和印的關係會這樣,提升印,就等於提升真身,同樣的提升真身的實力,又等於提升印的品質。

邢風繼續道:「當然,僅僅利用真身戰鬥,還是有不足的地方,如果真身能夠有武器利用,的確也能提升實力,可是……類似劍印這種古老的武器,又有幾個人會煉製,僅僅是劍印中需要的禁制,就可以讓絕大部分高階修鍊者退而止步了,噢……原來是這樣,這就難怪了,你精通禁制,倒是可以煉製劍印了。」

「至於效果怎麼樣,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許能夠提升你的實力,也許會浪費一大堆資源,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我可管不了。」

邢風才不管雷星峰煉製什麼武器,對他而言,幻天境更有吸引力,只要不耽擱去那裡,雷星峰愛幹什麼就幹什麼。


雷星峰有點猶豫道:「在某些適合的大陸,能不能多停留一些時間?」他明白,煉製劍印的時候,不可能都是利用短促的時間,有時候,必須要長一點時間,才能完成一個步驟。

邢風道:「不可能,該走就要走,我可沒有興趣停留在某個大陸等很多天。」

雷星峰摸摸鼻子,想了想說道:「不會經常要求的,只有少數的時候,需要多停留一點時間,其他都隨前輩,如何?」他可不想放棄希望,尤其長路漫漫,說什麼也要找點事情干,尤其牽涉到自身實力增長的事,他更是不肯放棄。

邢風想了想說道:「也罷,你自己安排,我給你三次機會,其他你自己安排好了,除了這三次機會外,你都必須跟著我走,聽從我的命令。」

雷星峰算計了一下,說道:「最少要四次機會啊,再多給一次機會,我有四個組裝件,需要的時間稍長。」

邢風不耐煩道:「好了,好了,就給你四次機會,真是麻煩,我們走!」

雷星峰頓時喜氣洋洋,跟著邢風進入秘門。

這一路過去,雷星峰抓緊一切時間,煉製他心目中的劍印,當然,這是以雷系材料為主,加上無數禁制,這些禁制都是經過他反覆印證,然後加入劍印中。

一開始,雷星峰煉製劍印的主體,這和劍其實沒有什麼關係了,對於雷星峰而言,不管是劍還是刀,這種冷兵器的形態,對其並沒有任何意義,劍印可不是憑著鋒利的劍鋒傷人,而是憑著強大的雷印,外加劍印中的禁制傷人,所以煉製的劍印,並沒有任何劍的形態。

整個劍印的外形,不但沒有劍的形態,準確的說,其形態更像是一隻黃金星獸,當然這只是很粗糙的外形,因為劍印的主體,雷星峰打算用黃金星獸的骨骼搭建,其中加了很多雷星獸身上的材料。

各種各樣的材料,彷彿流水般消失在劍印中,各種各樣的禁制組合在劍印中。

在某個大陸,雷星峰第一次提出要停留十天,這是劍印初步形態的形成,必須要有時間打磨,邢風其實心裡也是很好奇,想要看看這個什麼劍印會是什麼樣,他心裡雖然不以為然,但是也不反對雷星峰煉製。

坐在一片遼闊的草原上,邢風看著雷星峰在給黃金星獸剝皮剔骨,整個黃金星獸的皮肉極其堅韌,以雷星峰的實力,也非常吃力,如果他還沒有達到君王級的話,估計就連黃金星獸的皮都切割不開。

雷星峰一邊剝皮一邊嘀咕:「這肉大概沒法吃……太他媽的硬了,都死了那麼久了,竟然還如此堅硬,不愧是黃金星獸!」

邢風看了片刻,說道:「笨蛋,就算給你十天,你也剝不幹凈這隻黃金星獸!」

雷星峰苦笑道:「那怎麼辦?原來以為很容易的事情,沒想到那麼困難。」

邢風道:「很簡單,用異火燒就行了,反正你只要留下骨頭和外皮,肉什麼的……要了也沒有用,黃金星獸的肉沒法吃的。」

異火雷星峰有不少,品種還不少,但是他明白了邢風的意思,說道:「好吧,那就燒掉。」說著他開始布置禁制,禁制樞紐就是用異火來做,這樣才能真正燒乾凈黃金星獸的肉,畢竟這玩意太過龐大了。

製造一個火焰禁制,對於雷星峰而言,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自從見識過了天然禁制,加上他努力收集和學習,對於禁制的認識,可以說已經不次於明澤盟的禁制大宗師了,一個簡單的火焰禁制,他只用了不到半個小時就煉製出來,並且在地上布置起來,然後將黃金星獸擺放好。

啟動禁制,瞬間,無數火焰就順著切割開的口子,燒入星獸的體內,彷彿活的一樣,專門燒肉,其他反而不會觸及。

邢風驚訝的長大嘴巴,他也被雷星峰的禁制手段嚇住了,這禁制簡直不可思議。 那火焰絕對奇異到了極點,這也就是禁制才能形成,其核心就是異火,當初在明澤盟,雷星峰得到不少異火,都被他珍藏起來,這是用來製作禁制樞紐的絕好材料,他可不敢有任何浪費。

一股淡淡的肉香飄散開來,邢風忍不住道:「媽的,聞著這股味道,我倒是餓了。」

雷星峰控制著禁制,說道:「且等一會兒,燒盡黃金星獸的肉后,我來搞點吃的。」說完繼續控制著火焰,燒著星獸的肉,很快焦糊味道就傳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