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一刻我好心疼,我好怕。

不是怕鬼,而是怕剛剛得知一個不明所以的真相的我再一次的失去他們。

“小芳,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做,你做了十幾年的鬼了,你一定知道!”

我伸手撫摸着小芳的頭,她還是小時候那個可愛的模樣,只是多了一些鬼氣罷了。

“森哥哥,你能,能看到我?”

小芳顯然是有些吃驚,但是隨即更是緊緊的抱着我的腿。

“快,森哥哥,你快進去,這鐵門是小蝶姐姐的父親所化,就算是曾大牛也不敢輕易進來,馬上就要天亮了,你捱到天亮了就沒事了!”

“沒事?小芳,我們都長大了,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今晚就算我僥倖活了下來,我能安心,再說那曾大牛明晚會放過我?”

小芳不說話,依舊緊緊的抱着我!

我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就能看到其他的鬼,但是我覺得這樣挺好的,我用力掰開小芳的手指,甚至都給她掰斷了。

小芳哭的越來越厲害。

就在曾大牛那桃木劍猛地朝着二狗子腦袋劈下去的時候,我一個箭步已經衝到了曾大牛的面前,猛地一拳打在他那血紅的眼珠子上,然後一把將那桃木劍奪了過來。

桃木劍在我的手上,自然對我產生不了任何的影響,但是就在我奪過桃木劍的瞬間,小蝶卻是猛地一把抓住我的手,然後伸出鋒利的指甲洞穿了桃木劍。

“撒手!”

她有些生氣。

我連忙撒手,那桃木劍掉落地面的瞬間,頓時化作了一塊胸骨,上面畫滿了血紅的符咒。

“相公,快踩碎!”

我點點頭,擡起腳猛地踩在那塊胸骨之上。

啪啦,胸骨碎裂,眼前的曾大牛臉色大變。

“桀桀桀桀,看來木道人說的是真的,你果然渾身是寶,難怪會被小蝶看上,不過今天,我一定要吃了你,吃了你我就能成爲鬼王,控制整個南方的陰魂!”

曾大牛從地上抓起沾

滿了碎肉的眼珠,一把按進了自己的眼眶裏。

我雖然感到噁心,但是人的味覺系統都是會麻木的,就像此刻我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感到恐怖一般,我也並不是很噁心。

我來不及思考曾大牛說的話的意思,便看到了讓我有些費解的一幕。

曾大牛身子突然猛地往回跑,然後衝入了一大羣火葬場鬼之中,這些鬼頓時開始逃竄,但是依舊有很大一部分殘肢斷臂,或者無頭鬼被曾大牛瘋狂的抓碎按入自己那早已裂開的嘴裏。

我幾乎清晰的看到了曾大牛身上的怨煞之氣瘋狂增長。

“大家快跑!”

小蝶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按住自己裂開的身體,指揮着這些人往公寓裏涌。

“相公,你也進去!快!”

我沒用動,而是站在了小蝶的身邊,一把抓起他那沾滿鬼血的手。

“既然你說我是你男人,那麼我就有責任保護你!”

我裝逼的說了一句,說實話,趙半仙早就給我說過,今晚我有一劫,是命劫。

逃得過則有機會生,逃不過就立馬死!

但是我知道要是一直逃的話,等曾大牛吞吃了這些原本就是怨氣纏身的火葬場厲鬼之後,小蝶絕對會永不超生,而自己就算躲過了今晚,那明晚呢?

今晚有小蝶爲我擋住曾大牛,那明晚呢?

所以我不能退,要拼!

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這個時候一拿出勇氣,讓那不斷吞吃小鬼的曾大牛都是微微一愣,又是繼續更加瘋狂的吞吃小鬼。

“相公,我們要是這樣的話,根本就不是曾大牛的對手!”

小蝶的話,給我澆了一瓢冷水,但是既然小蝶這樣說,我就知道小蝶一定有辦法。

“小蝶,你告訴該怎麼做,才能徹底的消滅了這個曾大牛!”

看到曾大牛,我就知道曾大牛屬於怨氣滔天的厲鬼,根本就不可能勸導或者像電視劇裏做一場法事就可以超度的,絕對要徹底的消滅,讓他永不超生,不然就算逃過了今天,還有明天,後天……永久糾纏,直到死。

“相公,你要不要拼一把?”

小蝶的聲音之中有些期待。

“相公,你怕不怕死?”

我剛要開口說拼的時候,小蝶又補問了一句,我當場將之前的話嚥了回去,死,誰不怕死,我還是小初男,死了多不值得。

“相公,沒時間了,趕快做決定吧,曾大牛現在身上的怨煞之氣已經快要飽滿了,一旦他飽滿了,就算是白天都可以行

動,那時候我們真叫一個束手無策,任人宰割!”

我一聽,渾身汗毛倒豎。

“小蝶,你說的拼一把,是,是什麼意思?”

我弱弱的問了一句,剛纔的豪氣瞬間土崩瓦解。

我知道與鬼做交易多半是出賣靈魂什麼的,那基本就等於玩完了。

“相公,你現在只有三個多月的陽壽了,而且你這個陽壽還是借的我的,這一次拼就是掙回自己的陽壽,原本你的陽壽一天沒有,但是隻有你成了真正的陰陽師,你就能逆天行事,殺鬼奪壽了!”

我不懂,搖搖頭。

“桀桀桀桀,我說過,我會成爲南方鬼王,那木道人豈能困住我,哈哈哈……”

似乎是吞吃了太多的小鬼,曾大牛的身材變得格外的高大,渾身怨煞之氣圍繞,整個人的面目也是千瘡百孔,一張嘴便是鋒芒畢露的牙齒,像極了看到的香港電影片裏的殭屍。

與之不同的是,殭屍只有兩顆伸長的牙齒,而眼前的曾大牛有八顆,而且顆顆都是洞穿了上下顎的存在,血水長流,身下是一堆碎肉,像是生吃了幾頭牛留下的殘渣一般。

“拼了!”

我知道沒時間了,要是我再考慮的話瞬間就會變成一具屍體,雖然我沒有聽懂小蝶的辦法和後果,但是至少有一線生機。

“好,相公,伸手!”

我不明白,但是飛快伸出了右手。

似乎這是習慣!

不明所以的情況下,小蝶小嘴一張,頓時咬破了我的大動脈。

殷紅的鮮血就像個爆開的水龍頭一般,射入了小蝶的嘴裏,小蝶不斷的吮吸着,那感覺就像是一個行走在沙漠將死之人得到了一口甘甜的救命泉水一般。

慢慢的我感覺自己眼前有些模糊,但是看到的鬼卻是更加的真實了。

小蝶那原本乾枯的長髮變得分外柔順,身上桃木劍造成的傷害也是完全的好了,不但如此她的眼睛又一次恢復了生機,變得烏黑。

“相公,你忍忍!”

小蝶一把扯下自己手臂上的皮肉,然後纏在我的手臂上,我清晰的看到小蝶那光潔的手臂上出現了殷紅的血跡,不似鬼血,那猩紅的軟組織看得人頭皮發麻。

大量失血,讓我感覺有些手腳無力,但是我依然堅持着站了起來。

“曾大牛,你如此逼我,我便不再留你!”

說話之間,我便看到眼前那似乎吸了我的血剛剛恢復的張小蝶身子猛地一竄,飄了出去,一把便抓住了來勢洶洶的曾大牛那千瘡百孔像癩蛤蟆一般的腦袋上……

(本章完) 哧啦!

嘶嘶……嘶嘶……

一陣鋒利指甲刮過骨頭的聲音。

下一刻那曾大牛便大聲的嘶吼起來,慘叫的聲音,仿若豺狼虎豹的掙扎。

“小蝶,你殺不了我,我早已將我的鬼魂寄放在了木道人那裏,就算你殺了我,我也能重新借屍還魂,嘶嘶……”

聲音之中並沒有絲毫死亡的痛苦,而是一種興奮,一種彷彿要蛻變的快樂。

聽到這話,小蝶停了下來,伸手一把抓出了曾大牛那早已冰冷死寂的心。

在那昏黃的火葬場上,我看到曾大牛雙眼呆滯的倒了下去,他那原本就脫離眼眶的眼珠子慢慢的失去了光澤,和周圍的碎肉滾在了一起。

轉身,張小蝶將曾大牛的心臟抓在手上朝着我走來。

“相公,張嘴!”

我渾身一顫,這是什麼節奏,難道讓我吃這棵心臟?

不等我反應,張小蝶已經站在我的身邊,一把猛地將那惡臭的心臟捏碎,黑乎乎粘稠的液體頓時順着小蝶鋒利的指甲,流入了我的嘴裏。

我渾身汗毛倒數,一屁股坐在地上,絲毫不敢動彈。

這黑乎乎的液體,雖然有點臭,但是並不難喝,有種臘肉的味道。

而且我喝了這黑乎乎的液體之後,感覺之前的渾身充滿了力氣,瞬間原地滿血復活。

“相公,走吧,我們先回公寓!”

我點點頭,站起身,跟在小蝶的身後,和第一晚一樣,小蝶走前面,我走後面,聽着她嗒嗒嗒的高跟鞋聲音。

但是這一次,我的心中卻是絲毫高興不起來。

因爲我隱約發覺,我整個人都在慢慢的發生改變,這一切都如狂風暴雨一般闖入了我的生活,讓我來不及呼吸,來不及思考,只能被動的接受。

到了十四樓的房間內,我不敢再坐在那牀上,因爲這一刻我已經看清楚了那牀真實是什麼東,我之前一直都躺在一具具的屍體上,蓋着的更是屍體的皮囊。

“噗!”

小蝶一進屋,便猛地一口猩紅的血液吐出。

我連忙扶住她,擔心的問她是怎麼回事。

這個時候屋子裏只有我和小蝶,因爲我在機緣巧合之下,已經能夠看到鬼,也就是等同用了柳枝的眼睛,一眼便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相公,對不起!”

小蝶帶着哭腔。

我不知道小蝶爲什麼這樣說,但是我也隱約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就拿之前喝曾大牛心

髒擠壓出來的液體來說,我喝下了之後,竟然有種莫名的興奮,就像喝了紅牛一般。

“相公,奶奶曾經說過,只要我喝了你的血之後,我的力量便能直接提升一倍,但同時我們的命便連在了一起,這也是我開始問相公怕不怕死的原因。”

“小蝶,你說明白點,我有些不懂!”

我的確不懂,對於鬼,從小便聽說了許多的故事,看過了很多的片子,但是真實見到鬼,卻還是第一次,而第一次見鬼,就是趙半仙口中的命劫。

但是現在看來,趙半仙口中的命劫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奶奶當年走的時候,叮囑我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吸人血,而吸人血我在二年前木道人追殺我的時候我破了戒,致使我感覺到了這兩年來,我身上開始顯現出了一些詭異的現象,奶奶說我一旦吸了相公的血,便開始和相公命運相連,而且我們的兒子就會在不久出生!”

“啥?我們的兒子?”

我當時就蒙圈了,兒子?老子還是處,怎麼突然就冒出個兒子,難不成我的血和我的精有同樣的功效?

張小蝶點點頭,繼續告訴我事情的緣由。

二十四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一年中元節那天,鬼門大開,那一天母親生下了我,但是生下我的時候時辰有些不對,所以引動了整個土門村的風水陰穴。

根據張小蝶的講述,那一日她就和我奶奶站在土門村外的土門山上,她親眼看到了整個方圓幾百裏的陰氣都朝着我媽的肚子裏匯聚,甚至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陰風漩渦。

我出生那天,無數的冤鬼都想趁機逃脫輪迴之苦,走一個捷徑,進入老媽的肚子裏,但真是因爲每一個冤鬼都有這樣的想法,引動了風水大穴,讓老媽變成了一個風水陣眼,而我則是陣眼之中的結晶。

張小蝶說那晚奶奶對她說,是時候還清奶奶當年對她的恩情了,於是乎,奶奶便將當年封印張小蝶的紅肚兜解開,然後用借用了一個墳地裏的屍體,去將我的屍體挖出來,並且奶奶用自己的陰氣將紅肚兜封印在了村東頭奶奶的墳墓裏。

而張小蝶則是在奶奶的引導下進入了我媽的身體之中,鎮住陰靈,讓我得以安全降生。張小蝶說我出生的時候幸虧是晚上,不然定會天昏地暗,整個土門村都會陷入黑暗。我畜生那夜,整個土門村的家禽都是一夜之間得了重病,根絕張小蝶的說法,是因爲那些想要鑽入老媽肚子裏的陰靈都被奶奶不知道有什麼方法給打散了,有沒有足夠的力量進入人的身體,只能進入畜生的身

體。

隨後發生的事情張小蝶也不知道,她說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我出生的第九天,還正好是第九天的晚上十二點。

奶奶對她說,千萬不要輕易吸人血,吃人肉,否則大禍將至。

但是張小蝶並不知道什麼禍事,還說奶奶說要是真的避不過的話,就吸我的血,然後將命和我連在一起,這樣或許有一線生機。

“奶奶就沒說h是什麼禍事,或者有什麼提示沒有?”

小蝶搖搖頭,然後指了指之前爲我包裹好的手臂。

我一看,不由得臉色大變。

那原本屬於小蝶那森白的皮肉,竟然完全融入了我的皮膚,形成了一個白色的圈子,就如手腕上纏了一個白色的帶子一般。

“這是……”

“相公,這就是我們的命現在連在一起的最好解釋,也就是說以後就算是在白天,我也能出來,只要相公叫我,在陰涼的地方我就能出現。”

我心中感覺怪怪的。

“小蝶,你剛纔吐血是什麼意思?是不是開始受了重傷?”

我先不管這些,畢竟天快亮了,我就能離開這裏,然後去找趙半仙問個明白,我覺得趙半仙有些手段,絕對知道。

小蝶搖搖頭。

“你連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

小蝶點點頭,然後看了一眼窗外緩緩暗下去的天色。

“相公,天快亮了,我要回房間了,還有那曾大牛並沒有死,估計現在木道人已經知道這裏的情況,他恐怕也已經知道了你的存在,相公既然你昨晚能夠走到這裏,定然是有高人指點,天亮以後你就趕快離開這裏,然後去找你找的那個高人,然後讓他對付木道人!”

“木道人是誰?”

小蝶搖搖頭,然後輕聲道:“相公,我吸了你的血,感覺身體有些不適,記住我的話,一定要去找指引你的那個人,然後讓他和木道人鬥,這樣我們才能將那曾大牛徹底毀滅,這個曾大牛是個怨氣極大的厲鬼,這次我掏了他心給你吃了,樑子接死了,不可化解,只有將他打得魂飛魄散,這事兒纔算了,不然一旦他再一次借屍還魂復出的話,我們恐怕難以應付!”

我點點頭,然後看着小蝶的背影消失在門口。

小蝶走後,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些冰涼讓我清醒了一下,腦子裏迷迷糊糊,越想越覺得頭疼。

隨後再也沒有一個鬼來敲我的門,我坐在地上,抱成一團竟然睡着了。

(本章完) 一股陰風將我驚醒。

我猛地坐起,眼前的一切讓我不禁一陣頭疼。

四處都是陳舊的牆壁,磚瓦早已破敗,眼前完全是空曠的,我起身朝前走兩步,頓時一陣恐高,這裏竟然真的在十四樓。因爲對面的火葬場盡收眼底,一個個早起來上班的火葬場工人已經開動了機器,一陣陣的濃濃的屍體氣味瀰漫整個空間。

我拿起手機,信號已經滿格了。

上面有一個趙半仙的未接來電,還有一個趙半仙的短信,是早上六點發的。

小夥子,還活着沒?

我一陣鬱悶。

起身,將手機揣在兜裏,然後打開木門走出去,樓道之中一陣陣的腐臭,我走到電梯口。

差點一步踩空了。

尼瑪,這裏哪裏來的電梯,完全就是空無一物嘛。

摸一把汗水,頓時徹底的清醒了,轉身便朝着樓梯處,好不容易纔打開那蓋在樓梯口的廢棄木板,灰塵漫天,惡臭連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