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些剩下沒死光的朱雀,淡淡的瞥了一眼眾人,好像是完成了任務似的,長嘯一聲,然後飛走了。

「依依。」帝玄胤握住夜冰依的小手,打了個招呼,便牽著她的手和兒子的手也往裡面走去。

後面的煉獄弟子們都跟上。

夜冰依走到前方,下意識的抬頭。

看了一眼那位如冰雪般的男子。

發現姬流音也在專註的望著她。

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姬流音對她點了點頭,然後轉身,也朝裡面走了進去。

山洞之中出乎意料的,好像是一座偌大古老的殿堂。

石壁上畫著很多神獸和神女,有各種各樣的舞姿,千奇百態,讓人看著,心中閃過一種奇異的感覺。

眼前突然閃過一道精光。

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而夜冰依從進來,眼睛就注視著四周石壁上古老的文字。

這些文字,好像一個個活躍的小精靈一般,飛旋在她的腦中,怎麼趕,都趕不走。

夜冰依都快要隨著這些字元翩翩起舞了。

她的靈魂,好像要掙脫這具身體,飛到另一個空間中。

直到背後有人用力的推她一把,夜冰依才猛然驚醒。

手被一股大力緊緊包裹著,抬頭對上帝玄胤一雙擔憂的眼眸。

「依依,你怎麼了?你沒事吧?」他剛才看她好像魔怔了一般,頓時嚇了一大跳。

「沒事,沒事啊……」夜冰依對帝玄胤扯出了一個微笑,讓他安心。

心中卻是在打鼓,砰砰的直跳。

剛才怎麼回事?她居然好像夢魘了一般。

接著,眾人穿透了一個透明的結界,好像來到了一個新天地。

這裡芳草茵茵,空氣清新,大地都充斥著靈氣。

但是卻只能呆在這一片空間中,出不去。

「怎麼回事?」眾人紛紛疑惑。

但此刻也沒有人有打算要出去的意思。

因為,此刻,地上滿滿都是金銀珠寶,各種各樣琉璃清透的寶石。

所有人,瞬間哄搶一片。

「父親!趕緊把你身上的儲蓄空間給我,我要將這些寶貝全部都給帶走!」

「你們這些人,都給我住手,這些寶貝都是我們家的,你們休想要拿走一個!」

少年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空間,帶著毫不掩飾的貪婪,正是姬流晨。

然而任由姬流晨大喊大叫,也沒有一個人搭理他。

姬流晨見沒人搭理他,更是氣得哇哇叫。

在姬流晨大吵大鬧的時候,有一個灰袍男子突然看到他的腳下有一個拳頭大的光球。 我的時間,絕對不應該浪費在眼前這些無關緊要的瑣事上。

想着葉詩瑜還在香江等着自己過去,陳志凡決定快刀斬亂麻,於是眉頭輕挑平聲說道:“拍賣行的事情,就到此爲止,如果你們有什麼不滿,又或者決意爲大江錦川報仇的話,我隨時恭候。”

一言罷了,他轉身就朝天罡地煞大陣陣力形成的連綿大霧走去。

當前最重要的,還是抓緊時間解決丹田虛空鬼門被封的問題,這是一切的根本,重中之重。這要是以後沒有了鬼門提供的海量陰氣,自身實力又怎麼能以一種突飛猛進的速度飛快提升?

看着陳志凡轉身遠去的背影,渡邊雄雖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礙於己方實力太弱,無奈的任其離去。

一旁氣息孱弱的白麪男雙手握拳,眼裏厲芒頻頻閃過:我血龍衛今晚遭受的恥辱,一定要用你的鮮血來洗刷。

邊上的銀狐,靜靜看着那道漸漸消失在了濃霧裏的挺拔身影,潛意識裏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可是當他眼角餘光看到隊長那張蒼白臉上浮現出的一縷煞氣時,又心頭猛地一顫,隨即立馬決定回去後就向總部申請調往非洲,等此次事件平息後再申請調回來。

濃霧瀰漫的大陣之內,陳志凡安步當車行走其中。

第一次進入天罡地煞大陣的他,任由團團霧氣將自己的身體覆蓋。瞬間就感覺到有絲絲涼幽幽的氣息,隨着霧氣的翻滾,一波波滲入到了身體裏。

對於常人來說是冰冷刺骨的寒氣,對之前經歷過一番電流穿刺、體內依舊充斥着少許灼熱的某青年來說,卻彷彿是大夏天置身於空調房裏般,身心俱涼,令人感覺無比的舒適。

愜意的吸進一口飽含了極陰能量的霧氣後,他腳步往右一邁,就站在了兩眼微閉、嘴裏唸唸有詞的藤田直樹面前。

“嗯?”

正在仔細感知大陣陣力運轉步驟的藤田直樹,忽地發現自己周圍的陣力流轉出現了一點的異常。嘴裏發出一聲輕咦後,他睜開雙眼,隱隱約約看到在自己身前不遠,居然站着一個頭上一根毛都沒有的人。

“什麼人?”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詫表情的藤田直樹,眼裏驀地爆出一團綠芒厲聲喝問了一句。隨後,他手上訣印迅速一變,將大陣內部出現了強敵的訊息飛快就傳遞了出去。

陳志凡臉上,浮現出幾許無比詫異的表情來。

總不可能自己只是暫時沒了頭髮,眼前這貨就認不出自己了吧?況且殭屍一族認人,什麼時候是用眼睛看了?不都是靠身上的氣息來分辨的嗎?

等等,氣息?

心頭一動的他神海虛空裏神光忽地一陣閃爍,一點神念隨即探出,在藤田直樹身上查探了一番後,發現氣息還是那個氣息,不存在有人假冒他的可能。

馭使神念折返過來覆蓋了己身,一接觸之下,陳志凡發現果然是自己身上的氣息發生了改變,這就怪不得藤田直樹那傢伙認不出自己了。

發現了這個問題後,他心念頓起,神海虛空內神光一陣爆閃。一束無形無質的精神波動,瞬間穿越層層空間,悄然無聲地傳遞到了大陣某處的大鄉武夫心念深處。

將今晚發生的所有事情,通過精神波動一股腦注入到大鄉武夫的大腦深處以後,眼睛裏面充斥着無盡璀璨電光的陳志凡雙腳狠踏地面,然後周身纏繞着絲絲電芒,嗖的一下化作一道銀白色閃電衝破濃霧,眨眼的時間就消失在了七彩迷離的霓虹夜色下。

“大人?”

眨巴着眼睛目送眼前一道人形閃電一閃即逝,剛纔的剎那接收到了一點精神波動的藤田直樹,不禁驚呼了一聲。怎麼幾個小時不見,大人身上的氣息就變得讓人差點認不出來了?

一刻鐘過後,陳志凡一路飛馳回道了莊園別墅。喚出鬼撲滿,讓它把金雀和夜刃吐出來後,他簡單解釋了兩句,就收了鬼撲滿再次騰空而起,徑直朝着西方一路飛去。

無盡夜空,羣星閃爍,一道光影,突兀地出現在了一座高山之巔。距離高山腳下不遠,是一片連綿起伏、色呈赤紅的崎嶇山嶺。

赤鐵嶺,位於扶桑島陸的西海岸附近,是扶桑不多的鐵礦場之一。

早在三十年以前,這裏就已經被扶桑政府下令禁止開採,甚至每隔一段時間,扶桑政府還會將大量從國外採購回來的高品質鐵礦重新填入到那些幽深的礦洞裏。

不得不說的是,扶桑近幾十年來的歷屆政府,確實是蠻奸詐的。畢竟地球上的礦藏資源,都是屬於不可再生,現在只是花錢就能買到,總好過於以後即使是有錢也買不到要好得多。

“這個世界,無論什麼時候,講的都是資源爲王。可惜華夏雖地大物博,人均擁有量卻少的可憐……”站在高山之巔的陳志凡,頂着寒風輕聲呢喃了一會兒後,縱身一躍飛下了山。

一路飄飄蕩蕩着,他對準剛纔用神念探查到的一條深邃礦洞飛了過去,到了地方後,絲毫不停,直接衝着筆直向天的洞口落了下去。

呼呼往下墜了大概有兩百米後,礦洞直徑已經達到了二十米,其中靠近西方的一堵赤紅洞壁上,一條長有兩米,最寬處不到一尺的裂縫正橫呈其上。

某青年長袖一甩,身體斜斜飄過二十米,衝着那條裂縫就飛了過去。即將接觸的剎那,他揮手朝着裂縫砸了一拳,“轟”的一聲悶響過後,赤紅礦山到處飛濺。

緊接着就聽“咔擦”一陣響聲過後,裂縫口徑變大,從裏面不斷飄出來一股股陰涼無比的氣息。

揮袖拂去周圍的大量塵土後,陳志凡身形一躍就鑽了進去。

裂縫深達數十米,其內空間整體呈橄欖狀。靠近底部的位置,有一個形如蓮臺的赤紅凸起,

看其外貌形態,分明就是天然形成,不得不讓人讚歎一聲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漆黑一片的空間裏,安靜無聲,輕飄飄好似秋葉般落在赤色蓮臺上的某青年,不着寸縷的雙腳一接觸到它,就覺絲絲涼氣滲進了肌膚,然後循着小腿一路往上,直至到達腹部丹田位置。

“妙啊,既是庚金之地,又是一處極陰靈穴。”

低聲輕讚了一聲後,他身形一矮,盤腿坐於蓮臺之上,微閉雙眼收攝心神,108道神念瞬間就進入到腹部丹田。 男子眼睛一亮,毫不猶豫的撲上去。

將那個球從姬流晨的腳底下拿出來。

同時也狠狠的將姬流晨給絆倒在地上。

姬流晨額頭立即磕出了一個紅腫的大包。

「兒子,你怎麼樣?你沒事吧!」姬夫人看到自己的兒子被撞倒,頓時嚇了一大跳,急忙朝著姬流晨奔來。

她懷裡撿的寶貝嘩啦啦散落了一地,但此刻她也顧不了了,和這些寶貝相比,當然是她的寶貝最重要了!

姬流晨看到那些寶貝落在地上,急忙的推了姬夫人一把,「娘親你不要管我,你趕緊去撿那些寶貝啊。快點快點,莫要讓別人給搶了去,那些都是我們家的。」

姬流晨說完也顧不得頭上的頭痛,看到姬家主還在那裡站著一動不動,忍不住催促道,「父親,你愣著幹什麼?趕緊快點呀,這些寶貝都是我們家的。」

姬家主卻是額角青筋亂蹦,鐵青著臉盯著她們母子二人,厲喝道,「滾起來,不要給我姬家丟人!」

隨即輕喝一聲,亮出手上的儲蓄空間,接著運力,一陣強風刮過,地上的寶貝瞬間嘩啦啦朝著他的身上飛過來。

眾人見此,不由惱怒的大罵,「這也太卑鄙了吧,有儲蓄空間了不起呀,這麼多的寶貝,難道你想要獨吞?!哪有這麼好的好事。」

「靠!真是小的不知羞恥,老的顏色不知廉恥!」

姬家主做法惹惱了眾怒,一時間眾人們都將他們圍起來,怒紅著眼睛想要干架。

夜冰依一行人卻是冷眼旁觀的看著這一幕。

她們現在來到這個空間,還未知裡面兇險,他們卻一昧的被這些錢財貪了心,就很難拉回理智,失去了觀察動力,所以他們這樣的做法是不理智的。

也或者別人搶的寶貝少,你搶的寶貝多,那麼你終究將要落入虎口。

「爹爹,你為什麼不出手呢?爹爹是最厲害的,如果爹爹出手,他們沒一個能比得上你。」夜雲澈站在帝玄胤身旁,嘴裡吃著零食,一邊自豪的說道。

他這隨口說的一句話,頓時讓周圍的眾人們警惕了起來,睜大眼睛向帝玄胤打量過來。

對呀,他們只想著要搶寶貝,差點忘記了,這裡可還有一個龍頭老大在這裡。

星魂戰神 倘若帝玄胤要是出手的話,那麼他肯定比姬家主的更強大。

甚至可以說他們這裡全部的所有人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尤其是他們煉獄的那幫弟子,一個個眼中閃爍著冷光,看到這些寶貝雖然想要,但是沒有他們的主人發話,他們就一個都不上來搶,實屬難得。

眾人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更加警惕了。

自家兒子的心聲帝玄胤相當的受用,瀲灧的紫眸閃動著一抹柔光,揉了揉夜雲澈的頭說道,「我們不急,他們,只不過是在給我們當苦力罷了。」

帝玄胤語氣帶著一絲懶散,漫不經心,說的好像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眾人立即瞪大了眼睛,下巴齊齊驚掉了一地。

這話要是換個人來說他們絕對會嗤鼻以哼,不屑一顧。 然而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人都甘願臣服,低下腦袋,沒得選擇。

「靠,這也太卑鄙了吧!」什麼叫做陰險?他們算是見到了。

原來帝玄胤如此淡定,是想著他們這些人搶的寶貝都是在給他撿的,哪有這樣的人啊。

夜雲澈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啊,還是爹爹厲害。」夜雲澈不斷的對父親吹噓。

聽得眾人一個個牙痒痒,恨不得上去將他們父子兩人胖揍一頓。

太卑鄙了!

大的不好惹,小的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姬家主自然也聽到了父子倆的對話,他的嘴角猛烈的抖動了一陣,帝玄胤這般說話,豈不是也將他也說著?

意思是他現在得來的寶貝,到最後還是落到他的手中?

姬家主心中頓時有一股羞辱感。

姬家主冷哼一聲,然後更加瘋狂的吸取著地上的寶貝了,他就不信了,帝玄胤還真敢搶他的寶貝不成!

倏地,地面上驟然傳來一道轟鳴聲音。

轟隆隆——

整個大地都在顫抖,地動山搖。

嘩啦啦——

落下了一堆金剛石,把門給堵了個透徹。

眾人驚呼,「天啊,不好,門被堵死了,還是金剛石!」

這一下,所有正在撿金子的人,都紛紛愣住了。

獃獃的看向那被封死的門,他們出不去了。

「怎麼辦!我們出不去了!」

很快,讓他們更加驚恐的一幕又來了。

腳下綠茵茵的草木突然分開,全部都是龜裂的痕迹。

一道空靈的聲音傳來:「呵呵……歡迎各位來到輪迴夢幻九重仙林,你們必須要在規定的時間,完成任務,否則,你們將會永遠的留在這裡,無法出去。」

「什麼?要完成任務,完成什麼任務? 體術之拳破九天 完不成我們就要永遠的留在這裡,無法出去么?!」眾人紛紛震驚了。

然而那道聲音宛若鬼魅一般,只出現了一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眾人嘩然,紛紛朝著四周看四面八方看過去。

他們在確定究竟是有人惡意搞鬼,還是那個人說的是真的。

然而他們仔細觀察一番,看到各人眼中的震驚,他們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可是他們要怎麼完成任務?

還有規定的時間,時間在哪裡?

眾人話音一落,頭頂上方立即出現了一個計時的東西。

一個玻璃珠正在慢慢的朝著一個紅點運行。

它運行的很非常慢,但是卻是動著的。

眾人心中升起一股后怕。

都在懷疑是不是等到那個玻璃珠到達紅點,他們還沒有走出去,就永遠出不去了。

刷刷刷!

十幾個白衣人突然從四面八方衝出來。

他們看到人就攻擊,根本不給眾人的反應機會。

「啊啊啊!」很快就有無數道慘叫聲響起,那些人猝不及防的被殺,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帝玄胤眸光一厲,拉著自己的兒子和妻子,大叫一聲,「大家後退。」

小胤胤,看來我們得要儘快找到出口了,否則我們真的會有可能永遠的留在這裡。」夜冰依微微蹙眉道。 姬流音站在角落之中,面色沉穩,一動不動。

帝玄胤低聲對夜冰依道,「依依,你只要盯緊姬流音就可以了,我相信,他一定有出去的辦法。」

夜冰依心中微微震驚,下意識的抬頭看過去。

總裁大叔祕密愛 發現姬流音站在那裡,好像一棵木樁子一樣,一動不動,臉上也沒有任何焦急的模樣。

她的心頭頓時一緊,一股背叛的感覺油然而生。

喃喃道,「難道真的是他搞的鬼?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帝玄胤搖了搖頭,「不確定,或許也不是,倘若他剛剛就想走,他早就離開了,但依依你只要多加留意他的方向就可以了,照顧好小澈兒,我去觀察一下。」

想鬆開她們母子二人,帝玄胤一人上前去查找機關。

刷刷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