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人將紙幣折成玫瑰,還特地在上面撒上了一層純金的粉末,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放在穆七的宿舍樓下告白。

多少女生羨慕嫉妒,穆七隻是柔柔說了一句:「那個……你不覺得浪費嘛?」

跟著楊眉她學到最大的知識就是浪費,在對方呆愣的眼中,她繼續道:「錢要是撒上了金粉就不能再用,太浪費了。」

說著她搖著腦袋離開,彷彿在意的只是浪費,而不是其它重點。

穆七一臉真摯道:「兩個人在一起的基礎不是要互相喜歡嗎?他們喜歡我,但我不喜歡他們啊,說起來,男女之間的喜歡究竟是什麼樣的呢?」

楊眉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她,「你從小到大難道就沒有喜歡過異性?」

「有啊,我最喜歡的就是爹地和塵哥哥了。」

「小傻瓜,他們是你的親人,只是對親人的喜歡,不是男女之情。」

「那你告訴我,男女之情的喜歡是什麼樣的?」穆七認真的發問。

「喜歡一個人就是看不到他會想著他,隨時隨地都想要知道他在幹什麼,過得好不好,他是不是有新的女朋友了,他有沒有想你。

看到他的時候會不知覺臉紅心跳,既覺得甜蜜又害羞,我說這話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誰?」

「前半部分我想到塵哥哥了,我每天都會想他是不是又加班不吃飯,他過得好不好。

可我看到他不會覺得臉紅心跳,又甜蜜又害羞呀。」穆七眨巴著眼睛道。

「你啊,笨死算了,他是你哥哥,你當然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

算了,你在愛情上就是一個白痴,好好等著你的真命天子出現吧,我的小白痴。」穆七隻得無奈一笑,「我突然也有點期待愛情了呢,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 唐茗彷彿聽到了蘇錦溪的聲音,她怎麼會來這裡?應該是自己聽錯了吧。

才這麼想著下一秒他的視線之中就出現了兩人,司厲霆以及跟在他身後的蘇錦溪。

他想過和蘇錦溪的再次見面,但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情況,而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司厲霆竟然就是帝凰的總裁!

唐茗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已經發生了變化。

司厲霆坦然的做了自我介紹,「我就是帝凰的總裁,聽說唐總一直都想要見我。」

此刻唐茗的大腦有些混沌,他得到的消息是司厲霆手中有一個商場。

所以唐茗並沒有將他放在眼中,他忽略了一個事實,蘇夢曾經說過蘇錦溪有黑金卡。

能夠辦黑金卡的又有多少人?

這麼說來蘇錦溪背後的男人,黑金卡的主人,她喜歡的人,帝凰的總裁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

「是你搶了我在美國的項目,還特地在唐氏集團項目周圍修建了火葬場。

三叔,侄兒是不是該好好問一問你,我們什麼仇什麼怨?」

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些年帝凰從來都不會和唐氏集團合作,如果是司厲霆的話那麼就能解釋了。

只是還有一點他不懂,以前兩個公司雖然沒有接觸過,但也是井水不犯河水,那時候自己和他還沒有撕破臉皮,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司厲霆隨意往沙發上一坐,雙腿交疊,眼中一片冰冷之色。

「那就要問問你對我的助理做了什麼。」

唐茗看了一眼站在他身邊穿著職業裝的蘇錦溪,自己本來是想要將她逼回來,但似乎是將蘇錦溪推的越來越遠。

她直接從唐氏集團離職,現在已經在司厲霆的身邊工作。

聽到助理兩個字到時候唐茗心中彷彿被針狠狠的扎了一下,自己一心想要對蘇錦溪好,為什麼卻將她逼得越來越遠?

「我能對她做什麼?」

「原本我們和唐氏集團也沒有仇怨,看在蘇助理的面子上我打算和唐氏合作。

那份合約你應該明白唐氏只有賺不會吃虧,你不僅取消了合作,還打了蘇助理一巴掌。」

「所以你報復我只是因為我打了她……」唐茗的眼中有些不可思議。

「我承認,之前報復你的確是因為你打了她,但現在就不是了,我早就說過你會來求我,我的好侄兒。」

局勢顛倒,現在是唐氏集團有求於他。

唐茗也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他本以為強行和蘇錦溪領證就會得到她,誰知道自己也有把柄落到了司厲霆的手中。

「三叔,你不覺得用這樣的手段太卑鄙了?」

「卑鄙?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兩個字是怎麼寫的。你要唐氏集團我不和你搶,我要的只有她一人。

如果你放她自由,修建火葬場的事情我們還可以商量一下,否則這件事被你們高層知道了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唐茗雙手緊握,「三叔,打擊唐氏集團對你有什麼好處?就算你改了名字,但你始終是唐家的人。

讓唐家損失你就開心?爺爺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忍心這樣做?」

「對我好?呵呵……唐茗,沒想到你也會拿著所謂的親情來說笑,你以為到了現在我還在乎什麼?

機會我已經給了你,如果你識相的就按照我說的做,否則不止是蘇蘇,連唐家我也會一起要!」司厲霆的眼中勢在必得。

唐茗臉色十分差,「司厲霆,想要唐家,你也要看看你配不配?鄀可是要回來了。」

唐茗提到鄀蘇錦溪發現司厲霆的表情很是陰冷,「他回來又如何?」

她跟在司厲霆身邊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見過司厲霆那樣深的恨意,這個鄀又是誰?

「他回來勢必唐家的競爭又多了一人,而你……」

「唐茗,現在只是在談我們之間的事情,和蘇蘇離婚,徹底放了她,否則我會告訴唐氏集團高層你虧了多少!到時候老爺子還會讓你做這個總裁?」

「我說過,鄀要回來了,你將我趕下台,到時候坐收漁利的人就是鄀了,比起我,你應該更恨他。」

蘇錦溪一直不知道為什麼司厲霆那麼恨唐家的人,難道只是因為他是私生子的關係?

現在聽唐茗這麼一說,她直覺並不是這樣,可能和這個鄀有關係。

說起來唐茗是長孫,聽說二叔也有一個兒子,前幾年去了國外,難道他就是那個鄀?

「我恨誰是我的事情,你只需要告訴我,這個婚你離還是不離?」司厲霆冷冷問道。

「我不會離!」唐茗的倔脾氣也上來了。

蘇錦溪無奈,最開始兩人的紛爭就是那一紙合約造成的,一直到現在這個地步,在她看來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事情卻越扯越複雜。

「唐總,你何必這麼倔強?我們之間本來就是不可能的,趁著現在大家都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我們分開的話也沒有太多的損失。」

蘇錦溪只得出言勸告,「只要你離婚,一切都好商量,況且你們本來就是親人,何必鬧到現在這個不可開交的地步?」

「錦溪,你從來就沒有和我試過,你怎麼知道不可能?」唐茗眼中掠過一抹傷痛。

騎士王傳說之幻刃圓舞曲 蘇錦溪肯定道:「唐總,我永遠都不可能做一個破壞別人感情的人。」

不管他對白小雨是什麼心,她是絕對不會介入到兩人的感情,更何況她根本就不喜歡唐茗。

司厲霆也沒有了耐心,「既然你堅持,那麼……」

蘇錦溪搶在他開口之前打斷:「唐總,你先好好考慮三天吧,現在你們都在氣頭上,還是那句話,大家都是一家人,沒必要魚死網破。」

「三天之後我會問你的答覆。」司厲霆已經起身。

蘇錦溪和他離開,這叔侄兩人一旦犟起來都是一個樣子,要是都由著自己的性子去做,這件事只會越來越糟糕。

詹助理回到房間之中,「唐總,你們談得怎麼樣了?」

唐茗點燃了打火機,火光在他眼前跳動著,司厲霆竟然是帝凰的總裁,看來他的成長速度原比自己想象中更快。

自己一直以來都小看了他,現在被他抓住了把柄。

他的意思很清楚,要談合作可以,先離婚。

可這是自己唯一抓住蘇錦溪的機會,一旦離婚的話那麼就真的和蘇錦溪沒有可能了。

「詹助理,女人和事業哪個更重要?」

詹助理撓撓頭,「唐總,你這就難為我了,我一沒女兒,二沒事業,這個還是要看你自己吧。

雖然我不知道唐總和蘇小姐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我跟在唐總身邊也有不短的時間了。

唐總這幾年來一直盡心儘力的為唐氏效力,高層也很是滿意你的能力。

你苦心經營不就是為了徹底得到唐氏集團,眼看著頂峰就在眼前,現在要是放棄的話未免也太可惜了。

女人可以再有,人生的機遇就只有這麼一次,如果不好好把握,一旦落敗便很難東山再起。」

唐茗直勾勾的盯著那跳動著的火苗,事業和女人他一直都分得很清楚。

過去的他雖然喜歡白小雨,但從來沒有因為白小雨耽誤過工作,他認識蘇錦溪的時間不長,卻三番五次為她打破了自己的規定。

當初為什麼要娶蘇錦溪,除了應付家人之外,更多的也是為了他的事業。

他想要固定自己在唐家的地位,所以他對白小雨並沒有那麼深刻的愛。

「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唐茗輕聲嘆,他能夠放下白小雨,卻放不了蘇錦溪。

明明知道怎樣的選擇才是正確的,他就偏偏不去那麼做。

像是上次因為一紙合約打了蘇錦溪不說,還取消了帝凰的合作,這一切只有他自己明白他是為了誰。

「唐總,白小姐不好么?為什麼你一定要強求蘇小姐?」詹助理要是再看不出一點名堂,也就不會在唐茗身邊呆了這麼多年。

予你怦然歡喜 「她很好,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難說。」

詹助理第一次看到唐茗那無助的樣子,「唐總,二少爺就要回國,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這個項目的事情被高層知道,恐怕對你很不利。」

「現在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你和約一下顧總,我要和他見面,只要能拿下同他的合作就可以了。」

「咱們能想到這點,帝凰肯定也能想到,我擔心帝凰又會半道劫胡。」

「這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你去安排。」

「是。」

唐茗點燃一支煙,閉眼全是蘇錦溪的模樣,蘇錦溪,蘇錦溪,為什麼你不是我的?

耳畔傳來一道女聲:「姐夫,哇,真的是你呢,剛剛我看到出去的是你助理,便猜測你也在這裡,果然是這樣。」

蘇夢開心的從門外進來,唐茗一看到蘇夢就覺得噁心,上次她算計了自己已經讓自己徹底恨死了她。

「滾出去。」

「姐夫,你幹嘛這麼生疏,咱們可是連最親密的事情都給做了。」蘇夢毫不在意他的態度,直接朝著他身上撲來。與此同時,白小雨和寧蕊正好在這裡和咖啡,看到詹助理,白小雨朝著包房走來。 愛情是什麼樣子的?抱著這個想法穆七等待著穆塵的到來,今天是首周回家的日子。

這一個多星期穆七在學校的所見所聞都迫不及待想要和穆塵分享。

她站在和穆塵約定的地方等待,長裙和黑髮在風中飛揚,這樣的穆七美得沒有半點人間的煙火氣,宛如精靈一般。

正和楊眉閑聊,一輛拉風的跑車載著火辣辣的紅玫瑰出現在穆七的面前。

一人從駕駛室走出來,正是學校有名的公子哥秦辛,換女朋友比換衣服還要勤,一般被他看上的女生就沒有能跑掉的。

因為他出手闊綽,每一任和他交往的女生得到了物質上的滿足,哪怕知道會被他甩還是如同蜂擁而至。

系裡的女生都以成為他的女朋友為榮,當他出現的時候,大家第一反應不是唾棄,而是在羨慕這個被他所看上去的女生。

秦辛不僅有顏又有錢,開著這樣的跑車下來,周圍的女生髮出驚呼聲。

穆七的裙擺搖曳,她撥了撥被風吹亂的頭髮,旁邊楊眉推了推她。

「這人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你不要被他所騙了。」

還不待穆七說話那人已經走近,手上捧著某知名品牌的鑽石手鐲,價值幾十萬。

「穆同學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穆七看了看時間,「抱歉,你可不可以讓一下,站在這裡太礙事了。」

自己和穆塵約定的時間快到了,這人搞得這麼誇張,周圍聚集了不少同學,到時候穆塵就見不到她了。

此話一出,周圍一大堆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穆七居然這麼對秦大公子,這可是破天荒有史以來第一個人。

「你說什麼?」秦大公子懵了,生平第一遭被人用礙事來形容。

他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

「穆七同學,你再說一遍剛剛的話。」

穆七疑惑的看著他,「怎麼,你年紀輕輕的耳朵不太好嗎?那要及時去醫院醫治哦。」

這句話要是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來一定是諷刺,然而穆七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眼睛里一片無辜,根本就讓人找不到一點諷刺的意味。

她好像真的很懷疑秦辛耳朵有毛病。

「你說我耳朵有毛病?」秦大少爺的心又被扎了一刀,這個穆七好大的膽子這麼對他說話。

「如果沒有毛病的話怎麼會讓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呢?

唔,我在等人,你站在這裡太扎眼了,要不要先離開一會兒?」

「這個……」穆七太不按照常理出牌,這讓他這個泡妞高手覺得自己毫無用武之地。

腦袋像是被人打了一下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幹嘛來的。

重拾自信,「穆七同學,初次見面,這個手鐲送給你。」

穆七認真道:「無緣無故你為什麼要送我東西?」

「難道穆七同學看不出來我是在追你嗎?我已經訂好了餐廳,不知道穆七同學能不能賞臉陪我一起去兜風。」

言下之意就是她去了,這個手鐲就是穆七的了,換成是其她女生,誰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好事。

就算穆七家境還不錯,應該也不會拒絕吧。

秦辛很有自信,穆七卻一臉沉著的表情,「我剛剛不是說了我在等人?」

在她眼裡秦辛彷彿是傻子一樣,自己說了這麼多話他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所以……」

「我為什麼要你的手鐲,又為什麼要和你去吃飯?我自己家裡都有。」

這樣的拒絕方式除了穆七就沒有別人。

偏偏她說的一本正經你毫無反駁的餘地,讓追求她的人措手不及,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接。

穆七說完就拉著楊眉走到一邊,這裡人太多,穆塵都見不到她了。

楊眉都傻眼了,饒是見過不少次穆七拒絕人的方式,今天這種還是頭一回,簡直讓人無話可說。

「那個……你就這麼拒絕了?」

「對啊,眉眉不是說過,感情需要兩人真心相愛,我又不喜歡他,幹嘛要跟他吃飯,琳達也說過男人對女人示好一定是有所圖謀。」

「額……你說得對。」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總覺得穆七真的和人大不同。

遠處一輛黑色豪車之中穆塵已經到了一會兒,剛要過去就看到那輛紅色跑車。

這一個星期穆七在學校有多受歡迎他一清二楚,今天一來就看到了現場版。

穆七對物質沒有概念,一般的追求她都不會理會,這種富二代完全不用擔心,他沒有過來就是想要看看穆七的反應。

果不其然,她並沒有答應,甚至臉上沒有一點波動。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周瑤則是不屑道:「自命清高。」

「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穆七來學校多少人追求,也沒看到她對誰高看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