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人見冷宇來了,也立馬跑動了起來!跑兩步,就回頭給冷宇一個符。同時這樣的停頓,也爲冷宇創造了追上去的機會!

冷宇頂着這一次又一次的傷害,終於是追上了那人!揮起銅劍,就砍在了那人身上。

【-3】

【105-108】

只掉了三滴血!而那人的血量已經顯露了出來!足足有108滴!

… 第378章下次再見面便是死敵

傅自橫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接下來只需要等傅翼的消息。

十點五十分,傅翼的情報終於傳過來,醫院內並沒有任何埋伏,陸司寒只帶了沈承跟在身邊僅此而已。

「行動。」

傅自橫發布命令,偽裝的部下立刻魚貫而入,擠進陸司寒與陸薰茵的電梯。

十名部下將黑漆漆的槍口抵住陸司寒的額頭。

「陸司寒,交出姜南初。」

傅自橫扯去鬍子與花白的假髮冷冷說道。

「傅自橫,你已經被通緝了,想不到還敢出現在醫院。」

「不要廢話,我讓你交出南初!」

「不然我的子彈不長眼,不知道會打中你哪裡。」

傅自橫咬著牙命令道,在錦都多待一分鐘他都是危險的。

「我不會交出南初,你的身份並不是我泄露出去的。」

「呵,到這個地步你還在和我裝,除了你還能有誰?」

陸司寒看了眼懷中的陸薰茵,她被打了鎮定劑,整個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陸司寒,我數到三,你再不把南初交出來,我會命令開槍。」

傅自橫看著不斷上升的電梯數字,威脅道。

「1。」

「2。」

「我會把南初帶回來的。」

陸司寒見戲演的差不多了,將陸薰茵交到傅自橫的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發展的太順利,傅自橫都開始有些懷疑起來,他看了眼懷中的女人,的確是妹妹的臉。

難道陸司寒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愛南初嗎?

不過現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也來不及去想這些情情愛愛,電梯抵達六樓檢查中心,傅自橫打橫抱起陸薰茵重新乘坐另外一輛電梯下去。

同時他還留下兩名親信盯著陸司寒不准他通風報信。

直到傅自橫親自開車帶著陸薰茵駛出醫院,兩名親信這才放下手中的槍。

「陸先生,少主吩咐我們帶一句話給你。」

「這次留下你的命算是還了之前孤兒院的恩情,下次再見面便是死敵!。」

兩人說完,迅速撤退。

「沈承,他們已經走了,你派車跟蹤,逼的近一些,務必將這齣戲演好。」

陸司寒掛斷電話,轉身離開醫院回到別墅。

別墅內,姜南初正在舞蹈室排練,馬上就要開學,迎接她的任務還很重。

「傅自橫離開錦都了。」

「那就好,你幫我看看這個動作行不行?」

姜南初沒有過度關心這件事,離開對於傅自橫才是最好的選擇。

一天後。

陸薰茵悠悠轉醒,睜開雙眸,房間內金碧輝煌。

她記得自己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小黑屋,也記得注射鎮定劑之前陸司寒的溫柔,卻全然想不起這裡是哪裡?

利落的從大床上起來,陸薰茵連拖鞋都沒有來得及穿打開窗戶往外望去,眼前的一幕幕讓她驚愣,此刻她居然在一座城堡之中。

「咔擦。」

房門被人打開,從外面進來一個僕人。

「小姐,老爺和兩位少主已經在外等候多時了,請您出去。」

「你在說什麼,什麼老爺,什麼少主?」

「司寒哥在哪裡,我要見他!」

「小姐,這裡是M國只有無雙殿,只有傅家,您說的陸司寒是誰我不清楚,您可以去問問老爺和少主。」

陸薰茵震驚的長大了嘴,她不至於蠢到連無雙殿是什麼都沒有聽說過。

這裡是全世界最大的地下交易集團,軍//火,毒//品,殺人越貨,只要出得起價錢,他們都可以辦得到。

這裡的每個人都是窮凶極惡的大壞人,陸司寒居然真的一點情分都不顧將她帶到這裡來!

陸薰茵整個人都是僵硬的狀態,僕人管不了這麼多,直接牽過她的手往大廳走去。

旋轉樓梯上面,雕刻著古希臘神話故事,充滿異域風采,大廳內正坐著三個氣場不凡的男人。

其他兩個男人,陸薰茵不認識,坐在左邊的傅自橫她是了解的。

Z國議長閣下身邊最受重視的秘書長,傳言不近人情,冷血至極,如果讓他知道告密的人是她,她不死也會被脫層皮。

陸薰茵使勁搖了搖頭,想要往樓上跑,但偏偏傅自橫已經見到妹妹。

「南初,你終於醒過來了。」

傅自橫帶著笑意上前牽住她的手往下走去。

「雲暮,這位就是我的妹妹。」

「會跳舞,會功夫,總之樣樣都是最好的。」

被叫做雲暮的男人還沒有正眼看過去,他身後的大高個開始咋咋呼呼起來。

「二少主,就是這個女人!當初在赫爾山拿石頭砸我的就是這個女人!」

但凡是他接手的任務每一項都成功完成,除了半年前赫爾山那件事。

雲暮微微抬頭看去,這是一張驚艷絕倫的臉,隨意一瞥都是攝人心魄,但又絲毫不顯女氣,他精緻中帶著危險,優雅坐著像極中古世紀的吸血鬼貴族。

「你和照片中看上去有些不一樣。」

雲暮緩緩開口說道,照片中的她更具靈性,真人有些讓人失望。

「南初,別聽他胡說八道,我們該慶幸他沒有看上你,他就是一個怪人,被他看上只會摧毀。」

陸薰茵點點頭,這裡像是一個狼窩,她現在能夠做就是儘力偽裝。

傅自橫話音落下,一名女傭急匆匆的跑進來。

「出什麼事了嗎?」

「少主,我在這位小姐換下的衣服中搜出一封信件,上面記錄了極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不敢隱瞞。」

傅自橫接過女傭手中的信件細看起來。

僅僅三分鐘時間,傅自橫的臉色已經有喜悅轉為冷漠。

「好一個陸司寒,真是好計謀,來了場一石二鳥!」

「自橫,怎麼了?」

傅英蘊坐在主位上詢問道。

「父親,您看看這上面的內容。」

傅自橫將信封交給傅英蘊。

陸司寒可沒有好到真的將陸薰茵送到M國享福,他早已經將真實情況寫成一封信,就塞在陸薰茵的衣服中,只要他們細心些,一定能夠知道真相。

「如果陸司寒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個女人就是南初的敵人。」

傅英蘊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怪不得這麼順利,原來是被擺了一道移花接木! 冷宇大吃一驚,自己接連的吃符,加上先前被那半獸人打掉的血,自己現在已經掉了大多半了!

已經只剩下了50多滴血的樣子!

這時候,冷宇已經慢慢地冷靜了下來。眸子徹底記住了那個人的ID,收伸進了時空揹包,將那隨機傳送卷拿了出來,將其打了開。

下一個瞬間,冷宇就已經出現在了這張地圖的另一個角落。

並非冷宇怕了,如果自己是坐在電腦前,面對這樣的挑釁,他就算是死,也必須要讓他見識下自己的氣魄!

但是現在不同了,自己現在處境不一樣了!一旦意氣用事,死了,那麼就真的死了!

冷宇也是人,也畏懼死亡。同時也怕失去安然!更怕安然失去自己!

所以,冷宇就選擇了退避,不與他做無謂的糾纏了!但是這一筆,冷宇在心裏暗暗記下了,早晚有一天,他要弄死這個人!

想到這裏,冷宇就轉身打量了一眼四周。在他東南邊不遠處,居然有一個山洞!洞門口,還有着一輛軌道上的礦車。

冷宇看了看自己腳下的座標,心想,原來是到礦洞門口了!

冷宇並沒有好奇走進去,因爲他心知肚明,昏暗的洞內有着腐爛的殭屍!那殭屍不是現在的他能對付的了的!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緊回到比奇城,遞交羊皮紙上的配方,然後再用自己揹包裏的金幣去更新兩件裝備!

要知道,等級提高後,裝備的更替會使自己打怪的速度變得更快!並且,可以挑戰更高等級的怪物!拿現在的角度來看,叫做長遠投資!

如果只是用現在的裝備去打錢,自己想打到20萬金幣,買到傳音筒,還不知道要用多久!這樣的投資,是很有必要的。

冷宇回憶了一下,自己所處的方位,然後就轉身朝着正西方向的比奇城走去了。

冷宇邊走,邊打開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毒經過時間的流逝也已經自己蛻掉了,此時的冷宇已經不足十滴血!血條閃閃發光,瀕臨死境。

冷宇暗暗慶幸,得虧自己沒有和那人再糾纏下去,不然憑藉毒的傷害,自己現在可能已經死了。

一路上,冷宇遇到怪物就躲開避讓。心裏暗暗窩囊,要不是那個人,自己何必這樣!看來要回滿血要等一段時間了。

過了很久,一路小心,終於是遠遠看見了比奇城。

這時冷宇才稍稍鬆懈了下來,這周邊已經沒有什麼能威脅他的怪物了!

走到護城河外,冷宇遠遠望見地上有一個灰色的東西!就如同“史萊姆”一樣癱在地上,只不過那東西是灰色的!

冷宇心生好奇,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血量,見血量已經到達健康的狀態,心覺無礙,就走了過去。

走進了纔看清那怪物頭頂的白色名字。

【蛤蟆】

冷宇看了心中冷冷一笑,這遊戲的策劃還真是逗。出去這麼久了沒有見過這怪物,偏偏在這河邊碰上了。冷宇開始懷疑,是這策劃故意這樣做的!

在河邊,還知道景物結合,挺用心!只不過,這蛤蟆也太大了點吧。足足有臉盆那麼大!

冷宇笑了笑,就打算上去試探試探這蛤蟆的深淺。已近在眼前,這蛤蟆卻如同那鹿一樣,沒有主動攻擊冷宇。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冷宇心中想着,揮起銅劍就朝那蛤蟆砍去。

【-4】

【26-30】

果然是個菜鳥怪物,冷宇想着就要砍第二刀!

這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擡不動胳膊了!全身身體各處也已經完全不能動了!

身體變成了灰色,定格在了那裏!自己的眼前正上空,飄出【石化】,兩個字。

這時候,冷宇算是明白了,原來這個怪物帶有“石化屬性!”,被人攻擊後,有機率讓攻擊他的人“石化!”,定在原地,什麼都不能做!幾秒後就可以自動解除。

那蛤蟆見冷宇打他,也是轉身伸出大舌頭舔向了冷宇。冷宇立在原地,看着那髒兮兮的大舌頭,心覺一陣噁心。但是又沒有任何辦法。

【-1】

【138-150】

冷宇僅僅被打掉了一滴血。雖然這蛤蟆的石化屬性很逆天,但是其他硬屬性,並不高。幾秒後,冷宇終於是能動了。接着揮起刀,三下五除二就把那蛤蟆開膛破肚了。

期間也沒有再被石化,看來機率是極低的!只不過是冷宇運氣不太好,第一下就碰上了。

就在蛤蟆的場子淌在地上的那一刻,一團亮光瞬間從它的屍體上跳了出來。

冷宇見狀,大喜。

因爲已經好久沒有爆過東西了!冷宇欣喜着連忙撿了起來。

原來是一件衣服。

【破碎的布衣】

【0級佩戴】

【耐久10,不可修復】

【防禦0-2】

【魔御0-1】

【特殊屬性:被攻擊時有10%的機率讓敵人石化】

冷宇眼神掃視着這衣服的屬性,剛開始冷宇已經失望了,以爲原來只是爆了一件新手裝備,簡直是個垃圾!可當他讀到最後一行的時候,他有些驚愕住了。

特殊屬性?!怎麼還有特殊屬性?還有那個不可修復,是不是意味着不可以修,用完了就消失了?

冷宇心裏琢磨着,還是將那件衣服丟盡了自己的時空揹包裏。硬屬性上,和他穿的這件新手上線送的沒什麼區別,也只好先存着了。也許打架的時候,能有些用處!

冷宇收了他那略有不快的臉色,直奔城裏去了。

他已經習慣了,這遊戲確實和他以前玩的有所區別!以前他玩的傳奇可是沒有這些什麼“特殊屬性”的!在冷宇心裏,其實這也是個驚喜!

對他來說,也多了幾分神祕感!比較如果全是以前的版本,那麼對於冷宇來說實在是太簡單、無聊了。

冷宇一路想着,已經走到了藥店門口。

【嘿,年輕人,來買點藥吧~!】

走近後NPC大叔就朝着冷宇吆喝了這麼一句。

冷宇沒去理會,畢竟這只是NPC而已。

冷宇上去,點開了那NPC的指令選項。

【買】

【賣】

【遞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