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城池不是一般的巨大,它的城牆比人族帝都雛龍城的城牆還要高大好幾百倍,遠遠看去,簡直宛如山嶽一般遮天蔽日。

林岳再次被這個宏偉的城池震驚得沒辦法說話。

現代化的城市街道,廣袤的森林,巨大的古戰場,還有眼前這座山嶽班宏偉的城池。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難道是神祗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解除群體風翔術后,顧傾城率領大家降落到一塊斷掉了半截的城牆上。

「劍帝遺寶就在哪裡。」

打開系統地圖,根據任務提示的坐標,午馬伸出一隻手指著前方某個方向。

又過了半個小時,眾人抵達坐標所指的位置,此處的地形同樣遭到嚴重的破壞,不過位於一座被削去了半截的山丘下,眾人發現了一個偌大的墓碑群。

一個個聳立的墓碑整齊排列在哪裡,遠遠看去宛如一把把直指蒼穹的利刃。

「難道這裡就是劍帝墓?」東郭先生露出詫異的表情,眼前墓碑林立的墓群完全沒法讓人聯繫到人族之祖劍帝洛基長眠的聖地。

「上面好像有名字,宋羽?嗯,不是劍帝嗎?為什麼是,張衡?」婦科大夫站在其中一座墓碑前,指著上面的銘文笑道,「真奇怪,,張衡這個名字完全不像npc的名字,倒像我們玩家的名字。」

墓碑銘文上出現玩家的名字?

林岳愣了一下,隨便找了一座距離自己最近的墓碑走過去。

墓碑很大,白玉般的碑身足足有十米高,他需要揚起腦袋才可以看得見上面的銘文。

「精靈私語之戰友肖強之墓?」

看到銘文的內容,林岳同樣一陣錯愕,目光一轉又落在別的墓碑上,那些名字一個個的映入他的眼中。

范子妤,劉喬伊,姚深雪,文思雨,劉忻美,方力…… 這些墓碑處處透露著古怪,尤其這些名字,怎麼看都不像遊戲里的npc,倒是很像他們的玩家。

「各位,此處還有一些名字,看上去好像正常一些。」東郭先生忽然沖眾人揮了揮手,指著其中幾座墓碑說道。

林岳跟著他們一起走過去,看到墓碑上的名字果然有些許不同,嗯,怎麼說?用東郭先生的話就是「正常」一些,名字依次是賽伊莉,克勞恩,卡羅琳,沙羅和夏洛特璐璐。

跟剛才那些名字相比,這幾個名字總算有點npc的感覺。不過眾人想來想去,還是沒有想明白這些墓碑下所葬著的人究竟是誰,又為什麼會葬在這個地方?

正當林岳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婦科大夫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喂喂,你們是不是忘記了我們這一趟的目的?不是要找劍帝墓嗎?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還是不要管吧?」

林岳抬頭望去,只見婦科大夫指著墓碑群中一座墓碑說道:「那個劍帝墓好像找到了,快點過來吧。」

顧傾城,午馬,子鼠和依文潔琳他們已經站在那座墓碑前,林岳和東郭先生對望一眼后,緩緩走到那座墓碑的下面。

墓碑上的銘文內容的確是屬於人族之祖劍帝洛基的,不過十分奇怪,上面寫的銘文沒有劍帝二字,反倒跟四周圍其他墓碑一樣,寫著「精靈私語之戰友洛基之墓」。

「精靈私語是什麼東西?組織嗎?」林岳有點摸不著頭腦道。

「他們應該知道些什麼?不過他們貌似沒有跟我們解釋的打算。」婦科大夫嘿嘿一笑,用手指了指顧傾城他們。

林岳眉頭一挑,顧傾城他們的異常他自然一早就注意到,他們幾個剛接近這片墓碑群的時候,神色行為便變得奇怪起來。

此時,顧傾城手裡不知何時捧著一束鮮花,將它放在劍帝墓的石碑前,接著,她又從系統背包里拿出數十束一模一樣的鮮花,分別交給午馬和子鼠。

兩人接過花后,同樣走到那些墓碑前一一放下,並且雙手合十在墓前合手一拜,那模樣好像在緬懷先人似的。

顧傾城三個玩家就算了,令人詫異的是,依文潔琳和蜜兒兩個npc竟然跟著他們一起向墓碑獻花,好像也認識葬在墓碑下的人一樣。

林岳還無法判斷他們這樣的行為是不是因為任務,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獻花的時候,眉宇間充滿了肅穆和認真,感覺好像在做一件非常莊嚴的事情一樣。

唯一沒有任何動作的人只有林岳,東郭先生和婦科大夫,三人在他們面前好像成了旁觀者一般,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咦,他們在幹什麼?」

克里斯丁娜把腦袋從林岳的頭上探出來,看著正在進行某種拜祭活動的顧傾城等人露出迷惑的表情。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自己去問問。」林岳隨口說了一句道。

沒想到克里斯丁娜把林岳的話當認真,聞言想也沒想真的飛了過去,林岳想阻止都來不及。

克里斯丁娜落到蜜兒的面前開口便問:「你們在幹什麼?」

跟隨依文潔琳一起給墓碑獻花的蜜兒見到克里斯丁娜的時候眼中又閃過一抹厭惡之色,冷冷道:「關你什麼事?反正你什麼都想不起來,這裡用不著你來。」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克里斯丁娜有些委屈,張了張嘴正要為自己辯解,依文潔琳的聲音忽然飄了過來。

「我們在拜祭洛基叔叔,還有他生前的一些戰友。」

克里斯丁娜完全沒有聽明白,歪著頭眼裡充滿了迷茫。

林岳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問道:「這個地方不是劍帝墓嗎?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葬在這裡,還有,戰友是什麼意思?難道這些人都是劍帝洛基生前跟他一起並肩作戰的手下?」

「不是手下,是戰友。」依文潔琳面無表情道。

「管你是手下還是戰友,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這裡究竟是不是劍帝墓?劍帝遺寶又在哪裡?」

「在這裡。」

回答林岳問題的人不是依文潔琳而是顧傾城,林岳愣了一下,回頭看見顧傾城肩頭扛著一個很大的箱子。

「砰!」

那個箱子呈長方形,通體漆黑,足有人高,顧傾城將它放在地上的時候,發出極之沉重的響聲。

「這個就是我們要找的劍帝遺寶。」顧傾城用手摩挲著那個箱子的表面,臉色浮現出一絲複雜之色。

「它就是劍帝遺寶?」婦科大夫不知何時走了過來,圍著那個箱子轉了一圈,半響笑眯眯的伸出一隻手放在上面。

下一秒,婦科大夫渾身一陣,臉色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

「幹嗎了?」林岳問道。

「你自己摸一下。」婦科大夫把手挪開,聳了聳肩沖林岳咧嘴一笑。

林岳皺了皺眉,不過還是走上前把手放在箱子的上面,當林岳的手接觸到箱子的時候,驀地,一條系統信息刷新出來。

系統:你獲得了「劍帝遺寶」,你完成了s級隱藏任務「劍帝遺寶」,獲得經驗值900,000點,世界聲望200點,人族區域聲望1500點。

系統:你觸發了隱藏任務「護送」,任務難度a,請將「劍帝遺寶」運送到坎雷德城。

接著,東郭先生也摸了一下箱子,結果收到相同的提示。

「『劍帝遺寶』已經找到,現在只要把它運回去坎雷德城,後續任務便算完成。」午馬笑嘿嘿地宣佈道。

沒想到任務居然這麼輕鬆就完成了,想象中的兇險沒有出現,跟林岳來之前預計的完全不一樣啊。

「你那裡找來的?」任務完成得太輕鬆,林岳忍不住想吐糟。

「就在劍帝墓碑旁邊,已經放了很久很久……」顧傾城低聲的回答,小心翼翼的用手擦乾淨箱子表面。

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箱子在這裡已經放了很長的時間,表面已經鋪滿了灰塵。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好嗎?林岳想問的是,為什麼劍帝遺寶會隨便的丟棄在墓碑前?不是應該有boss看守才對嗎?現在別說boss,連小怪都沒看見,這樣隨便拿走真的沒問題?

林岳扶了扶額,忽然覺得自己的大腦有點轉不過來。 任務看似已經順利完成,但是林岳還沒高興多久,新一條的信息又刷新出來。

系統:全服公告:炎黃血帝的隊伍已經獲得「劍帝遺寶」,從現在開始,炎黃血帝隊伍所有隊員無法使用回城捲軸等移動類道具或魔法,並且無法主動退出或解散隊伍(任務期間,隊員死亡或下線自動退隊,不得再參與本次任務)。其他玩家可以在炎黃血帝隊伍護送「劍帝遺寶」前往坎雷德城的期間,擊殺隊伍中任意一人有幾率掉落「劍帝遺寶」,若擊殺炎黃血帝隊伍全員,即可100%掉落。此外,任務期間,炎黃血帝隊伍所有隊員坐標會在系統地圖上即時標記,玩家可以跟隨標記前往攔截。

系統:全服公告:……

系統:全服公告:……

卧槽!

看到這條全服公告,林岳心裡不禁對系統豎起了中指,「劍帝遺寶」這個任務果然沒那麼簡單,後續的「護送」任務才是核心,這個任務一開始,他們全部人馬上成為全服公敵。

「這下有趣了。」婦科大夫露出一個興奮的表情道。

林岳翻了翻白眼,沖顧傾城道:「現在怎麼辦?從這裡回去坎雷德城的路程可不短,中間那麼多的玩家攔截,很難保證誰掛掉以後失去『劍帝遺寶』。」

根據這條系統公告的內容,現在任何玩家都可以襲擊他們隊伍,而且隊伍中任何一個人掛掉,都有幾率掉落「劍帝遺寶」,假如不幸全員掛掉,那就是100%掉落。

「我有個想法,把我們的隊伍分成幾組行動,然後分別選擇不同的路線返回坎雷德城。」東郭先生說道。

「我的意見也是這樣。」顧傾城點了點頭道:「分開行動雖然戰鬥力會減少,不過相應地,這樣做可以減少我們團滅的風險,避免一窩端的局面。」

「那麼我們幾個人如何分組?」午馬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各人問。

「我建議抽籤。」林岳道。

數分鐘后。

抽籤結果出來,看著身邊一臉猥瑣的婦科大夫,還有一臉不爽的依文潔琳,林岳忽然想往自己的嘴巴抽一個大巴掌。

因為算上npc的關係總共有7個人,所以抽籤后,顧傾城跟東郭先生一組,午馬跟子鼠一組,剩下的林岳自然只能跟婦科大夫一組。

至於多出來的依文潔琳本來要嚷著跟顧傾城一組,可是抽籤后她被安排到林岳的組裡。

蜜兒作為侍女本來應該跟在依文潔琳身邊,不過顧傾城以一個小組不能同時安排兩名「奶媽」為由把她安排到午馬的隊伍去。

「依文潔琳大人,請您忍耐一下,任務一完成蜜兒很快會回到您的身邊。」臨走前,蜜兒依依不捨道。

說完,她又瞪大眼睛盯著林岳,狠狠道:「人類,別讓我知道你對依文潔琳大人有不軌的企圖,要是你敢有什麼邪念,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對分組安排本來就不是很爽,林岳聞言決定逗逗這個想一心護主的小傢伙,悄聲說:「我能有什麼邪念,難道還要強x她不成?」

「……」林岳的說話讓蜜兒抓狂,如果不是確定對方是開玩笑的話,她發誓一定會殺了這個可惡的傢伙。

分好組,顧傾城給大家制定了三條返回坎雷德城的路線。

原來,這個終焉之城還有好幾個出口可以離開,除了顧傾城的小組選擇了原路返回外,午馬的小組選擇了往東面的出口,而林岳的小組則選擇了南面。

一個小時后。

林岳根據顧傾城給予的坐標,穿過那座巨大城池的廢墟前往南面出口,按照計劃,從那個出口離開終焉之城的地圖區域后,會傳送至聖徽城的附近。

「到時候只要使用傳送陣返回坎雷德城就可以了,換句話說,真正危險的區域只有出口到坎雷德城的一路上。」林岳打開系統地圖,看著上面的護送路線分析道。

仔細想想,這個任務對他們來說還是有利的,他們是神器持有者,實力比一般玩家高出很多,就算干不過全服玩家的圍剿,要逃跑還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任務只要求他們隊伍當中的一個人安全返回坎雷德城即可,中間掛掉誰,只要沒有把「劍帝遺寶」爆出來就可以了。

「我覺得,路上沒有碰到那些玩家很不好玩,明明是一個給我們可以盡情的大開殺戒的好機會,土豪哥你打算這樣浪費掉?」婦科大夫忽然桀桀笑道。

「你想殺人是你的事,我可不想節外生枝。」林岳沒好氣道。

他當然不會忘記這個變態,這個傢伙絕對是一個不穩定因素,有必要還需要提防一下。話說,要提防自己隊友是什麼鬼?

「哼,你們想怎麼做是你們的事,我只要保證『劍帝遺寶』可以安全回到坎雷德城就可以,你們兩個最好乖乖的聽我指揮。」走在前面的依文潔琳回頭對林岳兩人說道。

「喂喂,為什麼我們要聽你指揮?」林岳詫異道。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是你們的隊長,雖然只是臨時性。」依文潔琳叉著自己的小蠻腰,一臉嫌棄道。

「……」林岳撫了撫額,看來他們這支隊伍真的沒救了。

一個只會想著殺人的瘋子,一個自以為是的npc。

……

另一方面,當目前在線的所有玩家看到那個全服公告后,簡直瞬間炸開了窩。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任務,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系統公告中提到的「劍帝遺寶」。

「境界ol」通過文字發布的信息,包括全服公告和區域喊話,若帶有裝備,道具,技能書等遊戲物品的時候,會以文字的顏色來區分開物品的等級。譬如,灰色文字代表殘次物品,白色文字代表普通物品,綠色文字代表精銳物品,以此類推,藍色完美,紫色卓越,金色至尊,橙色史詩和赤色傳說。

剛才系統公告發出來的時候,標註「劍帝遺寶」的文字顏色赫然是最高等級的赤色。

換句話說,這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劍帝遺寶」極有可能是傳說級別的裝備或者道具。

不管是什麼,但是它極有可能是遊戲開服至今第一件傳說級物品,光這一點就足以讓全服的玩家瘋狂。

在全服公告發出不到半小時后,幾乎所有玩家的目光聚集聖徽城及其周邊地圖,這個一直以來不被關注的中立城市,馬上就要成為一個戰場。

ps:今晚三更,明天也一樣,補星期天缺的。 終焉之城這個地圖幅員遼闊,距離南面的出口還有一段不短的路程,還好,這個地圖好像屬於副本類別,在離開這裡之前,應該不可能遭到別的玩家攻擊。

正當林岳如此心安理得想的時候,打臉的事情卻再次發生了。

「嗖!」

一個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光球落在林岳的面前,還好林岳反應夠快,雙腳一蹬躲開了,火球落在地上,「轟隆」一聲將林岳剛才站著的地方炸開。

「找到了!」

一把冷漠的聲音傳來,林岳的面前隨即出現緩緩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

「帝俊老大的命運之書果然說得沒錯,真的可以在這裡找到你。不過我萬萬沒想到,殺死爆破和青瞳的人居然是你,土豪哥。」

襲擊林岳的人,赫然是一個光頭青年,林岳認得他,不是跟爆破一起那個叫做阿達的傢伙嗎?

這個傢伙可是「諾亞」的一員。

認出阿達后,林岳心裡一緊,「諾亞」都是一群不好對付的瘋子,而且對方好像還不止來了一個人。

果然,一陣腳步聲跟著傳來,四男一女緊隨阿達的後面走了出來,為首那個穿著黑色大衣,梳著大背頭的男人,竟然是「諾亞」的首領帝俊。

這下熱鬧了,林岳怎麼也沒想到對方連老大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諾亞」也在打「劍帝遺寶」的主意?否則怎麼可能未卜先知?

他有預感,接下來將會是一場惡戰。

「東西應該在他們身上,阿達,泰山,西維爾,殺了他們。」帝俊一句廢話都沒有說,直接給身邊的人下令。

阿達目光一寒,手中舉起魔杖便直奔林岳。

「哈哈,阿達,你還說不想給爆破和青瞳那倆小子報仇,結果比我還心急?」泰山就是那個粗野漢子,他見阿達已經動手了,再也按耐不住,抽出一把雙手大劍沖向了婦科大夫。

雖然沒有出現系統提示,不過傻子都看得出對方是神器持有者,婦科大夫眼中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雙手一挽,兩把漆黑的匕首架住了泰山斬過來的大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