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聲音很迷人,現在的我正需要她所說的力量,只要能救出蔚軒,要我用什麼換都可以。

“身體嗎?只要你能救出他,這幅皮囊就是你的。”

我不知道她說要我的身體是什麼意思,但我能意思到是不好的事情。

但我沒選擇,我只想蔚軒繼續活下去。

突然感覺意識漸漸變模糊,看着遠處被放進老龍嘴裏的蔚軒,輕聲道:“我喜歡你……”

說完後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突然感覺意識漸漸變模糊,看着遠處被放進老龍嘴裏的蔚軒,輕聲道:“我喜歡你……”

說完後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的手,自己的身體還在不在。

重振中醫 然後就是從牀上坐起來,叫蔚軒的名字。

可是沒有人應聲,失落的從牀上坐起來,走出房間。

只記得當時蔚軒被老龍放進嘴裏,後來就失去了意識。

當時腦子裏與我對話的那個聲音還不知道是不是真實存在的,有可能只是太着急的幻覺。

也許……蔚軒已經死了。

感覺內心空空的,揉着脹痛的太陽穴,跌跌撞撞的下樓。

“咦……這裏怎麼這麼熟悉,這是哪?”

四周看了下,才確定,我居然回了別墅。

站在原地愣了一會,趕緊來到跑到一樓的客廳。

大聲叫道:“蔚軒……蔚軒……色鬼,色……”

大聲叫了好幾聲,依然沒有人應聲,蹲在原地默默流起淚來。

最後,還是沒能救蔚軒嗎?

“你在這幹什麼?”

停止抽泣,驚訝的擡頭,對着聲音的來源看去。

黑裏透着藍的頭髮,一雙迷人的桃花眼,有點泛白的嘴脣,精緻的面孔。

這就是讓我爲之心痛流淚的男人,蔚軒。

他沒有死,不對……

我面前這位不會是鬼吧……

趕緊擦掉眼淚,跑過去,揉了揉他的臉頰,雖然冰冷,但確定我能碰到。

突然意識到,我做了一件蠢事,趕緊停下手裏的動作,對着他笑了下,回頭就往樓上走去。

剛纔一時高興,居然忘記了他本來就是隻鬼,而且……

還是隻冷酷的色鬼。

心裏一直想着,死定了。

“站住,回來。”

我打了個寒顫,僵硬的轉身望着他,苦笑着說道:“我……我剛纔……”

他捏住我的下巴,擡起我的頭,附身望着我,鼻尖碰着我的鼻尖,平淡的說:“看來已經恢復正常了。”

“蛤?”

什麼是已經恢復正常了,難道我什麼時候不正常過嗎?

被他盯的臉部全紅,心臟砰砰跳,不過現在對他的這種動作已經沒有厭惡的感覺,反而感覺享受。

餘光瞟到旁邊站着一位人,而且還是一位女人。

我不認識的女人。

“軒王……剛纔的話才我的話才說到一半。”

蔚軒不緊不慢的移開面孔,放開捏住我下巴的手。

冷冽的看向旁邊那位女人說道:“不是叫你在外面等着我嗎?”

那位女人怨恨的瞟了我一眼,說道:“軒王……還請以大局爲重。”

被她這樣一瞟,感覺全身不舒服。

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位女人,還真是個極品。

中分長髮,面容不算極美,但不醜,最主要的是身材好,一件黑色低胸露臍緊身打底衫,胸前的事業線完美的顯示出來。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短裝皮衣,腿上一條皮質低腰超短褲,腳上一雙過膝高跟長筒靴,更加顯出她的細長腿。

這身裝扮,再配上他那冷酷的表情,一股御姐範,讓人不敢靠近。

蔚軒身邊的人不會都這麼極品吧。

低頭看了下我的胸,不及面前的三分之一大。

眼睛直直的盯着她胸前的那兩個凸起,蔚軒不會喜歡這種女人吧。

貌似男的都喜歡胸大身材好的。

輕輕搖了下頭,在亂想什麼呢,蔚軒喜歡的是一位叫佘姬的女人。

想到這,就更加失落了。

“這裏沒外人,繼續說吧。”

那位女人颳了我一眼,說道:“可是……”

她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好吧……司家現在正在找那個,而且,根據確切消息,不只是司家,還有其他界的人。”

蔚軒本來毫無表情的臉龐便得嚴厲起來,眉頭緊皺,聲音低沉的說道:“有打聽到那東西的準確下落嗎?”

那位女人搖了搖頭,嚴肅的說:“司家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其他界也沒有準卻位置。”

蔚軒掃了我一眼,沉思了一會,說道:“你先回冥界,讓桑家監視司家,那個東西我們一定要得到,隨時跟我保持聯繫。”

“是……”

說完,那個女人帶着殺氣瞪了我一眼後走出了大門。

他們說的那個東西好像很重要,而且,那個女人好像對我很不滿。

但是我從來沒見過他呀。

蔚軒則臉色陰沉的瞪了我一會,緊皺着眉看着我,許久沒有說話。

突然扔過來一個東西,還好我手快,接住了。

居然是手機……高興的我差點跳起來。

我原本的手機在進入井裏的時候被水沖走了。

回來還想跟孟瑤和姍姍聯繫,正愁沒手機。

感激的看着蔚軒,正想說聲謝謝。

他卻冰冷的來了一句:“不用感激我。”

狠狠的颳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你原來的手機卡已經幫你補辦。”

說完他便朝沙發走去。

補辦手機卡?可是……一天半會是補辦不好的,再加上從北京回來還需要時間。

霸婿崛起 我這到底是昏迷了多久?

“那個……那天在井底的事,我都不記得了,我到底昏迷了多久?”

他突然頓下腳步,看了我一會,說道:“七天……”

居然昏迷了這麼長時間……

他頓了下,意味聲長的繼續說道“以後……別相信白子鬱。”

頓時一驚,到底怎麼回事,白子鬱不是一直在幫我嗎,怎麼突然就叫我別信他的。

連問了幾遍,他都沒有說出原因。

只是讓我聽他的就可以了。

難道真像姥姥說的那樣,現在的小白是不能信的嗎?

但蔚軒以前也沒說這樣的話,怎麼會突然這樣對我說。

“叮叮……”

來電鈴聲讓我整個人一驚。

看到是姍姍打的電話,我趕緊接通。

還沒等我開口,那邊就急促的說道:“雨澄,你電話終於能打通了,我……我被不乾淨的東西纏上了。”

“什麼個情況?”

她突然帶着哭腔說道:“我……我見到鬼了,絕對是鬼,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別慌,你在哪,我這就去找你。”

約在學校門口見面,約好後我就立馬掛斷電話,朝大門處跑去。

“去哪?”

回頭看去,蔚軒正站在我身後。

我說我要回學校,很急。

“你現在出去立馬屍骨無存。”

這才反應過來,這裏是鬼路,我的體質又特別,鬼路中的鬼本來就對我虎視眈眈。

“那……那該怎麼辦?”我急得直跺腳。

最後可憐兮兮的望着蔚軒,現在只能求他了。

重生之絕世武神 但他卻無動於衷,我想盡各種辦法,只差下跪了。

他終於答應送我去學校,但條件是,不準見白子鬱,回來後要打掃別墅。

我果斷就答應了,反正白子鬱不是想見就能見的,他不來找我,我是見不到他的。

打掃別墅對我來說已經是長事。

坐着蔚軒的蘭博基尼到學校,不只引來了多少人圍觀。

再加上蔚軒那張帥到爆的臉,各種議論紛紛。

跟他在一起的我一直都是紅着臉低着頭。

姍姍立馬迎了過來,說道:“你終於來了。”

蔚軒一直皺着眉打量着姍姍,但沒有說話。

他湊近我,輕聲說道:“小心點,我還有事,先走了,我的號碼存在你手機裏。”

全場的女生都激動了起來,各種想吞掉我的眼神讓我真想找洞鑽進去。

走了幾步,他回頭臉色陰沉的再次打量了姍姍一眼,便開着他的蘭博基尼揚塵而去。

姍姍則臉色極其難看的注視着遠去的蔚軒。

“姍姍……你怎麼啦?”

姍姍一驚,笑着說道:“你朋友又帥又有錢呀。”

我只是笑了下,沒有說話,事情絕對沒這麼簡單,姍姍有事在瞞我。

“對了,你說你被鬼纏上,是怎麼回事?”

姍姍好像想了起來,立即拉着我去她寢室。

她的寢室裏一個人也沒有。

她直接把我拉到洗衣服的地方,那裏有一面大鏡子,鏡子上明顯可以看出有幾個手掌印。

姍姍看着那些手掌印,驚恐的說道:“昨晚寢室只有我一個,大概十點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在敲我們寢室的門,我以爲是室友回來了,可是開門,一個人也沒見到,我開始以爲是誰走錯寢室敲錯門,也就沒有在意,可是……”

她身體顫抖的指着玻璃上的手印說道:“可是,在我回來繼續洗衣服時就看見玻璃上有手印,在開門前都沒有的,這絕對不是我的手印,肯定是鬼敲的門。”

說着,她用手在手印上隔開比對了一下,的確不是她的。

坐到板凳上,不斷安慰着姍姍,但她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段時間經常發生這種詭異事情。

說着說着她就哭了出來。

晚上我決定陪着姍姍,畢竟我能看見鬼,而且我這段時間一直跟鬼生活在一起,也沒姍姍那麼害怕。

姍姍一直不敢睡覺,害怕不乾淨的東西再來。

我也一直沒睡,隨時保持警惕。

突然,姍姍平躺着,抓住我的衣服,越來越用力。

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我立即打開手電筒。

看到姍姍,嘴像快張破一般,眼睛充滿血絲,眼珠像快擠出來,肚子下陷,想大聲吼叫,但發不出聲音。

樣子特別嚇人,而且很痛苦。

剛纔都還好好的,現在怎麼突然變成這樣,難道真是鬼乾的,可是……

爲什麼我看不見這個鬼。 爲什麼我看不見這個鬼。

難道我不是能看見所有鬼嗎?

看着痛苦萬分的姍姍,觀察了一下。

她肚子下陷,很可能是那隻鬼正坐在她的肚子上。

嘴張着,眼珠凸出,手捏着我的衣服,很有可能那隻鬼正在掐着姍姍。

趕緊拿起放在枕邊的匕首,朝姍姍肚子以上的空氣刺去。

剛刺一刀,姍姍便平靜下來,流着眼淚,聲音沙啞的說道:“救救我,救救我……”

我摸着姍姍的頭警惕的看着四周,由於看不到那隻鬼,所以只能靠感覺。

但關鍵是……也感覺不到鬼的存在。

按道理說,我陰氣重,比一般人感應鬼敏感,怎麼會……

“雨……雨澄,救……”

回頭看向姍姍,她的臉上突然多出一個紅手印,表情也極其痛苦,手拉着我,想說些什麼,但又說不出來。

的確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