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兩人一路上都看著梵心和光源,生怕兩人長翅膀飛了!

老爺子的院子不在是以前的地方,而是在梵家後院裡面,那個院子,是當初用來關梵家人犯錯的地方,想不到爺爺居然在哪裡!

想到這裡,梵心的神色更加冷漠了起來。 走了沒多久,四人就到了那個院子裡面。

院里裡面,明著喘氣的就是十來人,還不要說暗處的,由此可見,他的三叔有多怕人來這裡。

「把門打開。」梵心看著守在門口的兩人,冷漠的說道。

那兩人彷彿沒有聽見一樣,不說話,也不開門。

就在梵心準備動手的時候,她身後的兩人上前一步,帶著諷刺的意味說道,「大小姐,這些人只會聽三爺的,你的話他們不會聽的。」

「閉嘴。」梵心怒喝一聲,「你們的主人讓你們把我帶過來不是要來聽你們廢話的。」

那兩人被梵心這麼一吼,也不在說些什麼,附在一人耳朵邊說了些什麼,那人才看了梵心一眼,然後開門。

打開門,梵心和光源就先走了進入,另外兩人隨後。


進入裡面的房間,梵心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花白老人。

老人露出外面的手彷彿死掉之人的手一樣,特別的乾枯。

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往裡面走過去,每靠近一點,心裡的疼痛就多一點!

爺爺,她的爺爺怎麼就這樣了,她才出去五年啊,明明說好等她歷練結束回來還有獎勵給她,為何現在就這樣了?

「就在這裡吧。」光源停下腳步,攔住了身後的兩人,淡漠的說道,「到此就可以了。」

對於光源,那兩人有些忌憚,因為憑他們的力量,居然感覺不到光源的力量,這著實有些怪異,所以兩人也不敢再前去,反正都在屋裡了,以他們的聽力,梵心和老爺子說什麼都可以聽到的!

等梵心徹底走到老人身邊的時候,梵心一下子就跪了下去,痛哭了起來。

睡熟的老人聽到哭聲,慢慢睜開了眼睛,那雙眼睛裡面有的只是無盡的悲傷,沒有了當年的精明。

「心兒。」老人嘆息一聲,抬起右手,拍拍梵心的頭,呢喃道,「我的心兒總算是回來了。」

聽到這話,梵心哭的更厲害了,顫抖著說道,「爺爺,對不起,對不起,要是我早點回來就不會出現這些事情了。」

梵雲嘆息一聲,「心兒,你三叔和你二叔密謀已久,當初他們為了殺你,讓你身中劇毒,當時爺爺救你,身體裡面也殘留了毒藥,他們早就知道爺爺的弱點,如果你沒有去歷練,說不定你已經不在了!」

梵心聽到這話,低著頭的神色一怔,腦海裡面快速過濾著梵雲說的話。

三叔的目標是家主,家主要擁有梵家令牌,密謀已久,如果她不在了,她是梵家後人,那麼牌位一定會放在梵家的祠堂裡面。

這樣一來,含義是家主令牌在祠堂!

梵心的身體一僵,爺爺怎麼會把令牌藏在那裡!

覺察到梵心不對,梵雲的手安慰的拍著梵心的頭,一句一句的說道,「心兒,你知道嗎,你小時候總喜歡去西苑玩,還說看到鬼,爺爺那時候告訴你什麼,你還跟爺爺說有很多鬼,你很怕。」

梵心這下不懂了,好端端的怎麼說到西苑了? 她當時說了什麼?

梵心拚命的想要想起來,身後那兩個人卻在這個時候上前,對著梵心說道,「大小姐,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

「滾。」梵心刷的一下回頭,冷漠的說道。

那兩人看著梵心的神色,正要說些什麼,卻看到兩把利劍放在了他們的脖子上面。

那利劍閃爍著金色的光芒,看上去非常的漂亮,但是這個時候對那兩人來說,這可不是說劍好看的事情,而是要命的時候。

她是什麼時候到了他們身後又拿出武器的?

他們怎麼不知道?

一陣恐懼襲上兩人的心頭,就在兩人準備說話的時候,他們頸上的劍齊齊一動,兩人就倒了下去,連反抗都沒來得及反抗。

光源看了看手中的兩把劍,微微笑了笑,拔這兩根尾毛的時候雖然差點要了她的命,不過她挺過來了,也幻化出了這兩把劍,所以她才能悄無聲息的拿出這兩把劍,因為劍上的氣息和她一樣,也難怪那兩人沒有感覺到異樣。

不過也只能騙騙他們,在主人他們面前,連珈藍都騙不過!

聽著身後兩聲重物倒地,梵心有些驚訝,回頭就看到光源收起劍。

光源看了看梵心,隨即說道,「傻了啊,快問啊,我們時間不多了!」

她們要是等一下還沒有離開,梵天青就要過來了。

梵心反應過來,就將躺在床上的梵雲扶了起來。

「爺爺,你想告訴我什麼?」梵心看著自己的爺爺問道。

梵雲看了看四周,還是沒有說。

光源知道他在擔心有人偷聽,雙手結印,一道金色的結界就在屋裡展開,然後包圍住了他們三人。

梵雲現在已經失去了力量,但是曾經擁有力量的他很明白這力量的強大,心也放了下來,看著梵心說道,「心兒,梵家暗衛守護著梵家的墓穴,在西苑你曾經發現入口的那個地方,那裡的人是歷代家主培養出來的,他們只聽擁有令牌之人的話,你拿到令牌去調動他們,他們會聽你的話,幫你拿回梵家,爺爺很放心把家主的位置交給你!」

梵心聞言,搖搖頭說道,「爺爺,心兒不要什麼家主,心兒只要你好好的。」

光源快速上前,拉開了梵心,說道,「快走。有很多人朝這邊來了。」

梵心掙扎中反抓住光源的手,說道,「光源,鳳凰炎那麼厲害,你也那麼厲害,一定有辦法救爺爺的對不對?」

光源只是看著她,沒有回答她。

「對不對啊?」梵心哭著問道。

光源看了看梵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梵雲失去了力量,當年的劇毒已經深入全身,就算是主人也沒有辦法救他了,她怎麼和梵心說?

梵雲在光源的目光下,看著梵心說道,「心兒聽話,爺爺要去見你爹爹了,你一定要保護好梵家,爺爺已經護著你長大了,也可以和你爹娘交代了!」

梵雲說完,揮揮手,意示光源將梵心帶走!

梵心被拉著到門口的時候,回頭對著梵雲說道,「爺爺,一定要等我回來!」 梵雲的臉上揚起了一抹笑容,什麼都沒有說。

他怕他一開口,口中的鮮血就會吐出來。

梵心見此,恢復了神情,打開門走了出去。

外面守門的人看著梵心和光源出來了,就準備伸頭看看裡面,卻被光源擋住了。


「你們三爺的人在裡面問我爺爺事情,你們要是想聽可以進去,不過被殺了別怪我!」

梵心說完,就往前面走去。

那些人自然是不敢進去的,也不敢離開他們的位置去攔梵心。

因為他們知道,梵家上上下下都是三爺的人,梵心在這裡,也跑不了。

想到這裡,那些人就心安理得的站在了門口,也沒有推門進去。

「祠堂在什麼地方?」光源邊走邊問。

「東院那邊。」梵心快速說完,就朝著一條路走去。

光源見此,也沒有繼續多問,而是說道,「等一下我替你擋住外面的人,你進去拿到令牌之後馬上出來!」

梵心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兩人一路到了祠堂,光源一路上解決了不少人,等到了祠堂之後,光源就推著梵心進去了。

梵心前腳才進去,後面得到這一系列消息的梵天青就趕了過來。

當看到光源站在祠堂前面的那一瞬間,梵天青就明白了過來,那一瞬間,所有怒火齊齊爆發,對著身後的人說道,「給我殺了這個女人。」

該死的,祠堂,祠堂,因為顧及歷代祖先的牌位在這裡,他不敢亂動,沒想到那老爺子居然把令牌放到了祠堂裡面。

那些人得到命令之後就瘋狂的朝著光源而去。

梵天青雙手背負在身後,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有什麼能力。

光源是金翅鳳凰,兩代主人都是神王,區區一個梵天青也敢挑釁她……

光源雙手結印,念道,「風起。」

她是鳳凰,自然是控風的高手!

下一瞬間,他們這一方天空就憑空掛起了大風,那風大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梵天青眯著眼,顯然沒有想到光源居然還是風系元素師。

祠堂裡面,梵心先是拜了拜,然後才開始尋找起來。

按理說令牌一定會藏在輩分最高之人的令牌那裡,也就是梵家的祖先和二三代家主,但是梵心找下來都沒有找到。

停下尋找,梵心突然想到了自己爹爹的牌位。

想到這裡,梵心走到了最下面,看著和自己娘放在一起的牌位,蹙了蹙眉,說道,「爹爹,心兒不孝,現在梵家被三叔控制,心兒只好得罪了,以後會給爹爹賠罪。」

梵心說完,目光一狠,拿起那塊牌位就朝著地上摔了下去。

當令牌被摔碎的那一瞬間,一塊黒木令牌也就跳了出來。

那黒木令牌周圍雕刻著一個大大的梵字,而那個梵字周圍雕刻著一些符文,那符文沒有人認識,因為是祖先留下來的!

看了看地上的牌位,梵心壓制住心底的難受,蹲下身子拿起了那塊黒木令牌,就朝著外面走去。

等梵心走到外面的時候,就看到正在戰鬥的光源。 光源回頭,自然就發現梵心出來了。

雙手結印,數十道光箭就朝著梵天青而去。

見此情況,梵天青整個人一驚,快速閃躲起來,也來不及注意梵心。

那個神秘女人的力量太過強大,他跟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光源回頭,抓住梵心的手就離開了祠堂,朝著西苑而去。

兩人的速度極快,等梵天青反應過來之後,光源和梵心早就不在了。

睜開眼看到他們離開,梵天青一揮袖袍,說道,「帶上梵家所有的人,去西苑。」


素不知,他們身後的屋頂上站著一人,而他們確沒有發現那人。

屋頂上面,鳳凰炎微微蹙眉,他還是不放心啊,既然答應了珈藍要幫她,就幫幫她吧!

想到這裡,鳳凰炎身形一動,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梵心和光源到了西苑以後,梵心就朝著她當年發現的地方而去,光源則是守在外面。

沒一會,梵心就打開了暗道,然後走了進去。

就在梵心才進去沒一會,鳳凰炎就出現在了光源的身邊。

看著突然出現的主人,光源有些錯愕,不過錯愕之後便恭敬的喊道,「主人。」

鳳凰炎微微擺手,意示光源不用多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