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公子哥的遺言裏,那個跟公子哥聯繫的人,也是你?”藍海辰問。

“不錯,當時你通知我們計劃開始,我就打電話給他,由此確定了公子哥的位置。所以他才能這麼快找到殺手,然後把我引到你身邊,這樣我才能把你引出來,得知你的身份!”秦悅恆點頭道。

“最後一個問題,第四晚的時候,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遊戲給你的能力到底是什麼?”藍海辰又問。

“哦,你說那個呀。”秦悅恆聽後一笑。彷彿覺得自己已經贏定了,現在的他幾乎知無不言。

“其實說起來那個能力也很簡單,就是將殺手的第一次探查自由化而已。我可以隨時啓用第一次探查,只要在早晨6點之前。”

藍海辰聽後總算明白了,秦悅恆是怎麼知道自己身份的了。殺手的第一次探查不僅有傳送效果,還會附帶所有人的名字。

當時藍海辰蒙着面現身在秦悅恆面前,秦悅恆只要啓用探查能力,就可以知道面前之人的身份。藍海辰就這樣暴露了!

“可笑當時我還以爲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其實一切早在這個傢伙的算計之內。我甚至一開始就已經將全盤計劃展現在殺手面前,這是真正的敵暗我明啊!”藍海辰聽後心想。

啪啪啪啪!

“啊嘿嘿嘿嘿!真是精彩的反轉,原本的同伴居然搖身一變成了殺手!我必須承認,就算是我也很難看到如此精彩的對決!”法官這時突然拍着手笑道,似是在給雙方鼓勵加油一般。

“現在,我更期待你們接下來的表現了!藍海辰、江雨煙,明晚你們究竟會用什麼方法來躲過殺手的追殺呢?”法官看着藍海辰和江雨煙問。

藍海辰二人都沒有說話,這種情況下,他們誰都沒有心情跟法官廢話。

“哼哼,我看他們已經插翅難逃了,今天就讓你們再多活一個白天,想做點什麼就快點去做。等零點一過,你們就死定了!”秦悅恆冷笑着說。

“好,現在我宣佈,今晚的投票環節結束。另外爲了保證你們能以全盛狀態參加最後一晚的較量,這次由秦悅恆你先退席,藍海辰你們要多等五分鐘!”法官說。

藍海辰明白法官的意思,進入投票時,他們三人是在一起的。如果此時讓他們一起離開教室回到現實,藍海辰一定會上前將秦悅恆打成殘疾! 法官讓秦悅恆先走,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保護,讓最後一晚遊戲不至於出現什麼變故。

於是在法官的怪笑聲中,秦悅恆先行退席,消失在教室裏。

“法官,我有個問題要問。”待秦悅恆走後,藍海辰突然轉頭對法官說。

一旁的江雨煙一愣,這種時候藍海辰要問什麼?

“哦,有問題?可以,你問吧。”法官立刻答應了。

“我一直很好奇,在我們走後或者在遊戲區域裏時,這裏難道是空着的嗎?”藍海辰笑着問,看他的表情,就像真的對這裏很好奇一樣。

“這個呀,哈哈哈。其實這裏平時絕大多數時間裏都是空着的,畢竟,要是還有別人的話是會影響你們遊戲的,不是嗎?”法官聽後笑了兩聲回答。

藍海辰聽後微微點頭,似乎明白了什麼。江雨煙則皺眉看着藍海辰和法官,她心中有了一個設想,覺得藍海辰可能會那麼做,但又不敢肯定。

“我明白了,謝謝法官的提醒。”藍海辰說。

“既然明白了那就走吧,希望明天這個時候,你們還活着!”法官笑道。

於是接下來,拉扯之力出現,兩人回到現實中。

秦悅恆早已經離開,房間裏空無一人。

“看來今晚這裏面沒有人住,還好,否則就要擅創民居了。”藍海辰看了看周圍說。

“還是先通知徐淵吧,這次咱們的情況糟糕了。”江雨煙說。顯然,她心裏還在想着剛纔的事。

於是藍海辰通知了徐淵,沒多久,徐淵開着車來到這裏。

彷彿想與兩人此刻的心情遙相呼應,今天天空中下着濛濛細雨。周圍的植被被雨水緩緩拍打着,這原本還算浪漫美好的景色在此刻的二人眼中,卻成了糟糕的預兆。

他們打開車門,意外的是,墨雅居然也在車裏。

“看你們的表情,情況似乎不妙啊。”江雨煙坐到墨雅旁邊,墨雅一眼就看出了情況。之前徐淵已經把具體情況跟墨雅說了,墨雅知道昨晚對於藍海辰他們的重要性。

“怎麼,海辰你們不順利嗎?那個姓秦的女孩呢?”徐淵聽後看向藍海辰問。藍海辰之前說過,如果這次不順利的話,後面就會對他們很不利。

“先找個地方坐下再說吧,我得整理一下思路。”藍海辰並沒有立刻回答。

於是衆人找到一家小店,坐下來休息。

“你們一定想不到,我們現在面臨什麼情況。”藍海辰吃了些東西,這纔開口苦笑道。

“什麼情況,你們還不知道殺手的身份?”徐淵問。

“已經知道了,你們猜猜他是誰?”藍海辰說。

“我覺得是那個理科男,他最像。”徐淵毫不猶豫的說。

“我們一開始跟你想的一樣,但現實卻不是。真正的殺手是秦悅恆!”藍海辰回答,眼中閃過一絲憤怒。

“秦悅恆,是你們口中的那個小秦?”墨雅聽後皺眉說。

“小秦,那個膽子小的跟兔子一樣的女孩?”徐淵大吃一驚,秦悅恆徐淵也見過,感覺怎麼也不像殺手的樣子。

“她膽子可不小,甚至說是膽大包天也不爲過。混在我們裏面那麼久,就算不被發現也是需要很強的心理素質的。”江雨煙說。

“不對啊,她不是女的嗎?海辰調查過,殺手都是男的呀。”徐淵吃驚的說。

“這就是最噁心的一點,他是男的!”藍海辰狠狠的說。

“啥?”徐淵大吃一驚,“我注意過的,她有胸!”

“嗯?”墨雅橫了徐淵一眼,徐淵立刻就閉嘴了。

“那個傢伙連姨媽巾都有準備,弄個假胸算什麼!”於是藍海辰將他們的經歷說給徐淵和墨雅聽。

“這麼變態!”徐淵聽完一臉不敢相信。

“真是噁心!”墨雅也下意識的搓了搓自己身上,彷彿能掉下來雞皮疙瘩一樣。

“確實噁心,但情況就是這樣。最難辦的是,現在玩家裏就剩我們跟秦悅恆三個,你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藍海辰看着其他人說。

“只要你們今晚再死一人,就都死定了!”墨雅說。

“對,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再死,只有這樣纔能有一絲勝算。”藍海辰點頭說,冷汗順着臉頰流下。

“這談何容易,你們昨晚做了那麼多準備,那麼多人不也死了兩個?”徐淵急道。

“確實不容樂觀呀。”墨雅也說。

“海辰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我看你在教室裏問法官的那個問題,是不是就跟這件事有關?”江雨煙忽然說,她還記得藍海辰問法官的那個問題。

“對,確實與接下來的計劃有關。”藍海辰點頭承認。

“你想怎麼做?”墨雅好奇的問。

“如果是普通情況下,我們肯定無法躲開殺手的追殺,所以現在我們一定要用非常規的手段。”藍海辰解釋說,“我想進入教室,躲到那裏面去!”

“什麼?”

“那怎麼可能?!”

徐淵和墨雅都沒想到藍海辰竟會說出這種答案。只有江雨煙還算冷靜,她已經隱約猜到了藍海辰的想法。

“我們誰也不知道教室那裏到底是什麼情況,包括那裏有什麼,有什麼危險等等。如果冒然進去的話,說不定就會被法官發現殺死對我!”墨雅認真的看着藍海辰說。

“這點我已經問過法官了,從法官的話裏,我覺得教室其實也算是遊戲區域,只不過它藏的很隱祕,不容易過去而已。”藍海辰說。

“從法官的話裏,確實有這種感覺……”江雨煙想起了法官的話,雖然很隱晦,但江雨煙也覺得法官話裏有這種意思。

“那也不能確定呀,萬一你們去了法官把你們抓住殺了怎麼辦?”徐淵說。

“遊戲的時候法官是不會在教室的,這點也確認過了。”藍海辰搖頭說,“而且你們有沒有想到一件事?”

“什麼事?”江雨煙問。

“那個神祕的號碼,以及昨天它發來的信息!”藍海辰一字一句的說。

突然間,江雨煙和徐淵都想到了那個信息。

“那個信息,難道是在間接提醒我們,教室是可以去的?!”江雨煙喃喃的說。 江雨煙想起了那條信息的內容,記得上面寫的是:

“進入教室的時間,以手機的時間爲準,在有接觸的情況下可以多人進入。但手機的時間不可以自己調整。”

“仔細想想這條信息的內容,似乎確實是在間接告訴我們,教室是可以進入的。只有在這個前提成立的情況下,這條信息的內容才合乎情理。”江雨煙分析道。

“不錯,我想信息就是在告訴我們教室是可以進入的。正是因爲這樣,再加上法官話裏的意思,我纔有進入教室的打算。”藍海辰點頭說,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那條信息我也聽徐淵說過,它只是解釋了進入教室的時間以手機爲準,並沒有說明如何在遊戲時進入啊。而且上面也說了,手機的時間不可自己調整。”墨雅皺眉說。

“對啊海辰,你還是再想想別的辦法吧。”徐淵聽後也說。

“你們難道沒發覺嗎,信息確實沒有直接說明如何進入教室,但卻給了我們思考的方向!”藍海辰搖搖頭說。

“思考的方向……你是說手機的時間這件事?”江雨煙想了想猜測道。

“對,信息既然提到了手機的時間,就證明這是個可以突破的地方。

至於不能自己調節時間,我想只是信息在提醒我們,不要往自己調節這方面去想,那是條走不通的死衚衕。它是在避免我們走彎路,好節省時間。”藍海辰把自己的想法說出。

“同樣的信息,我們與你的解答竟然完全不同呢,所以信息纔會發給你嗎?”墨雅聽後苦笑道。

“就好比買鞋子對我那個故事,一個人認爲這裏的人不穿鞋子,沒有絲毫機會,另一個卻覺得這是個廣闊的市場。”徐淵也說。

“但就算是這樣,我們接下來又要往哪裏去突破呢?”江雨煙又說。

“這一點信息依舊給了我們提示。”藍海辰忽然說。

“什麼?”徐淵聽後又仔細回憶了一下信息內容,“我沒覺得裏面還有什麼內容啊?”

“這一條確實沒有,但如果加上上一條呢?別忘了,至今爲止你們一共收到了兩次信息!”墨雅突然說,她似乎想到了什麼。

藍海辰聽後點點頭,看來墨雅與他想到一起了。

“第一條信息的最大改變就是讓我們與墨雅遇到了一起,但除此之外,恐怕就是知道了其餘班級玩家的存在,以及那片重合區域!”江雨煙也想到了關鍵。

“其實我覺得,信息之所以讓我們湊到一起,最核心的目的還是告訴我們其他班級的玩家,以及重合區域的事。”藍海辰說。

如果沒有那條信息的話,恐怕直到現在藍海辰他們還不知道上述的內容,這確實是巨大的改變。

“你的意思是說,進入教室的關鍵就在重合區域?那裏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手機時間改變的地方!”墨雅猜測。

“對,這就是遊戲給我們的提示!”藍海辰點頭說,“我甚至有種想法,可能這個信息的最終目的,就是爲了讓我們進入教室!”

此話一出衆人都是一驚,藍海辰說的的確很有可能,這也能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信息的出現了。

“到底是什麼人,處心積慮的要讓我們進入教室呢?”江雨煙說。

“或許那裏面,真的藏着一些驚天祕密!只要我們能在天黑的時候進去,說不定就能獲得那些祕密,可能這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藍海辰激動的說。

“但關鍵還是如何進入教室,雖然重合區域確實可以改變手機的時間,但卻不能保證你們能在今晚進去。”墨雅說着拿出紙筆,開始在上面畫起來。

她畫了一塊表,一點點計算着重合區域內外的時間差。

“我們都知道,重合區域裏的時間流動要比現實中慢,大約只有現實世界的四分之一左右。”墨雅一邊畫一邊說。

“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我們哪怕一進入遊戲就將手機放進去。當外面的世界到了到了早晨六點時,重合區域裏的時間可能才過了一個來小時。這明顯不符合你們的需求,如果把時間放緩變成時間加速還差不多。”墨雅說完看向藍海辰等人,等着他們回答。

“確實,如果按照這個計算,我們要進入教室的話起碼得提前一天晚上將手機放進重合區域裏。”江雨煙也說。

“是的,如果你們是昨晚將手機放入,那今晚應該就能進去了。”墨雅點頭說。

“這就是爲什麼信息是昨天發過來的嗎?它是在提醒我們昨晚將手機放進重合區域裏?”徐淵恍然大悟。

“等等,海辰,你的手機……”這時江雨煙忽然想到了什麼,她看着藍海辰,指着藍海辰現在所用的手機。

“你的手機換了,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幾乎不會用這種手機。”墨雅也看着藍海辰的手機說。

現在藍海辰手上拿的是昨晚那家店鋪裏的手機,價格不過千元出頭,是一款不折不扣的中檔機。而作爲一個標準的富二代,藍海辰就算不用那些奢侈品,平常使用的也都是各大品牌的旗艦機型,五六千都算少的。

“海辰你原來的手機呢?”徐淵這才發現這一點。

“他的手機昨晚就不在了,你不會是……”江雨煙喃喃的說。

“你們終於發現了嗎?”藍海辰笑了,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其實早在昨晚,我就已經將手機放在重合區域了,現在這一部手機只是個代替品,真正的時間以原來那一部爲準!”

昨晚在算計富商和理科男之前,藍海辰專門繞道去了一趟重合區域,他就是在那時候換的手機。

“你難道早就想到這一點了?而且這麼早就爲今晚留下了後手。”墨雅不敢相信。

“昨晚只是有所懷疑而已,而且當時我也不能保證一定能找出殺手,於是就留下了這個後手。沒想到啊,最後竟然真的用上了!”藍海辰苦笑道。

“這樣一來,今晚就真的能進入教室了?”墨雅還有些不敢相信,雖然她也很想進入教室看看裏面的情況,但真到能進入時,她反而無所適從了。

“怎麼樣,今晚要不要跟過來見識見識?那可是教室啊,你不好奇裏面都有什麼祕密嗎?”藍海辰用極具誘惑力的語氣問墨雅。

墨雅嚥了口口水,她心動了,雖然進入教室很危險,但她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好,我也去!”墨雅狠了狠心,點頭答應。

“喂,你真的要去啊?你一開始不是反對的嗎?”徐淵忙問道。

“機會已經擺在面前,事到如今如果不進去看看的話,我會後悔的!”墨雅的眼睛裏就像着了火一般,她燃起來了。

“…………”徐淵無語。

“放心,我們會替你照顧好她的!”藍海辰默默拍了拍徐淵的肩膀說。

“咱們具體該怎麼辦?”江雨煙這時問。

“最重要的還是解決秦悅恆,這個傢伙肯定一上來就會主動傳送到咱們身邊,這對我們來說是最大的威脅。”藍海辰嚴肅的分析說,而後他又換了個表情,玩味的看向墨雅。

“不過秦悅恆肯定想不到,我們有墨雅,墨雅可不受厲鬼的攻擊!”藍海辰說。

確實,作爲其他班級的玩家,墨雅本身不能被藍海辰這邊的厲鬼攻擊,可以說是一個大bug。

“這就相當於遊戲裏的各種攻擊免疫,多強的boss都不怕啊!”徐淵總結到。

“總之,只要我們用好墨雅,就能給秦悅恆一個大驚喜。只要我們進入了教室,秦悅恆就拿我們沒有辦法了,只能在外面乾等着。

網球王子之戀戀吾妻 具體計劃由我來設計,大家到時候按計劃行動就好!”藍海辰說。

“那就按海辰說的,咱們一起進入教室,看秦悅恆能拿我們怎麼樣!”江雨煙也說。

“好,我就再去會會你們那個殺手!”墨雅依舊燃起。

“你們一定要小心啊!”徐淵最後來了這麼一句。

於是衆人開始商議計劃的具體細節並反覆演練,這才最終確認,等待夜晚的降臨。

此時的秦悅恆卻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裏,不知藍海辰已經想出了應對之策。

當然,誰能想得到藍海辰會有這種招數呢?

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夜晚降臨,藍海辰等人來到遊戲的重合區域。

“準備好,馬上就要進入遊戲了!”藍海辰進入醫院大廳說。

“放心,一切都準備就緒,就等殺手出現!”墨雅跟上前去,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並將頭矇住說。

“我突然覺得墨雅和海辰纔是最合拍的,兩個人的思維都那麼脫線……”江雨菸嘴角抽搐了一下,喃喃的說。

“別這樣,江大校花你跟海辰纔是天生一對!”徐淵聽後忙說。

“話說,你是不是就是喜歡和這種思維脫線的人在一起?要是海辰是女的你倆是不是早搞到一起了?”江雨煙問。

“你就饒過我吧,遊戲時間要到了!”徐淵少見的十分嚴肅的回答。

於是就在這吵吵鬧鬧中,最後一晚的遊戲開始了! 當藍海辰三人消失在沉重的夜幕下時,最後一晚的決戰終於來臨。

他們一進入遊戲區域,就立刻行動起來,不敢有絲毫耽擱。

“手機呢,你的手機在哪裏?”江雨煙開口問。

“在這,我把它藏到了一個很隱祕的地方!”藍海辰說着跑到一堆雜物中,伸手在某個洞裏摸出了自己的手機。

“快看看還有多久到6點!”江雨煙說。

藍海辰打開手機,發現上面的時間已經指向5點54分,也就是說,還有6分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