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噬魂陣的人應該就在這下面了,而這附近必然會有陣眼的。”劉易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陣黑色的氣息猛地一下子席捲了上來,我突然間感覺腦袋一陣暈沉,而我回過頭以後,發現這周圍突然就變了一個景象,周圍全是黑氣席捲着,我根本看不清周圍到底是什麼情況,和剛剛山上晴朗的天氣相比,這裏突然陰沉了許多,像是被封閉在了一個環境,而我的眼前卻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是高士天,高士天站在我的面前,我師傅就是被他害死的!難道,高士天還沒有死?

想到這以後我的胸腔裏不禁涌出了一股怒氣,我看着眼前的高士天嘶吼道:“你爲什麼還活着!”

只見眼前的高士天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我就是要你親眼看見我是怎麼殺了你師傅的!”高士天的笑聲異常的猖狂。

說着話高士天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來一把匕首,他笑着看着我,說道:“來,你師傅就在這裏,我要讓你親眼看看我是怎麼殺了你師傅的!”說着話我師傅的影子緩緩的出現了。

“小道,你一定要記住爲師的話啊,維護正道,匡扶正義啊!”我師傅那和藹且蒼老的聲音出現了。

而高士天這個時候手裏拿着一把鄙視衝着我師傅的脖頸處無情的紮了上去,我師傅的脖頸處直接出現了血跡,跟着我師傅笑着看着我,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我緊緊的攥着拳頭看着眼前的高士天,眼淚無情的從我的眼眶裏劃了出來,我跟着怒吼了一聲“我要殺了你!!”

而高士天此時依舊是一臉笑容,那笑容顯得那麼的詭異滲人,放佛人命在他手裏一點錢都不值。 169 原來是幻境

我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而這個時候高士天玩味的笑了起來,跟着手裏的匕首又一次的舉了起來,他看着我呲牙的笑了起來“還有兩個人,你隨便選一個吧!”

高士天的這句話說完以後,眼前頓時又出現了三個人,李菲菲,夏晴晴,兩個曾經我摯愛過的女人同時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紅着眼眶,有些殺紅了眼的感覺,我就這樣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高士天,我一定,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我此時胸腔裏的恨意,甚至將高士天碎屍萬段都感覺不解氣。

高士天見我不說話,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別這麼看着我啊,既然你不想選擇的話,哈哈,那麼,那麼我來替你選一個好了。”

說着話高士天舉着手裏明晃晃的匕首,看着韓菲菲和夏晴晴,笑了笑說道:“那就先殺你吧。”說着話高士天拿着手裏的匕首衝着夏晴晴的脖子上就刺了上去。

我跟着嘴裏大聲呼喊道:“不要啊!”我的眼淚無情的流了出來,我能感覺到這眼淚是疼的,心在滴血,我生命裏最重要的三個人。

而高士天殺完了夏晴晴以後,絲毫沒有猶豫的樣子,再一次舉起來匕首衝着李菲菲的脖頸處刺了上去,我依舊是站在原地動都不能動,而我卻聽見了李菲菲的那虛弱的聲音“小道,救我,救我啊!”

我緊跟着“啊”的一聲嘶吼了出來,我心裏非常的憤怒和不甘,我一定要殺了高士天,我要讓他灰飛煙滅永生永世不得入輪迴!

隨着我的吼叫聲,我身邊捆綁着我的力量突然消失了,我緊跟着走上前一把抓住了高士天的脖子,我狠狠的抓着他的脖子,我的腦子此時已經亂了,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眼前的高士天殺掉,讓他灰飛煙滅。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感覺自己身上突然被人貼了什麼一樣,一瞬間就脫力了,眼前一黑,整個人直直的倒在了後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當我緩緩的睜開眼的時候發現這周圍已經變了,我好像回到了風門村,回到了崔珏留給我的那個宅在,而我就躺在這chuang上。

我起身以後,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李菲菲他們,我緊跟着喊道:“高士天,我要殺了你!”

而這個時候不知道誰從邊上拍了我一下,我回過頭一看,竟然是劉易。

劉易看着我長長的出了口氣“小道,你瘋狂起來太讓人害怕了。”

我聽見了劉易的話以後愣了一下,我緊跟着開口說道:“老易,高士天沒有死,高士天沒有死,他殺死了我師傅,殺死了夏晴晴,還殺死了李菲菲。”說着話我有些慌了,我使勁的搖晃着劉易的身體。

劉易看着我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小道,你最近是不是壓抑太久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語重心長的看着我說道:“你看到的那一切都是幻境,那黑色的煞氣引起的環境。”

我聽到幻境兩個字的時候愣住了,我嘴裏忍不住嘟囔道:“幻境?”

“對,你中了那煞氣了,那煞氣利用了你心裏最脆弱的東西。”說到這的時候劉易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看着我說道:“我險些被你掐死,好在我隨手攜帶着清心咒呢,不然我今天就真的要被你掐死了,你就永遠都無法從幻境裏走出來了。”

我聽完老易的話以後,我才明白,原來我之前看到的都是幻境,其實仔細想想,確實是,我師傅,夏晴晴他們早就已經不在我身邊,而高士天現在就算是活着也是在監獄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老易,對不住了,是我道法太淺薄了。”

劉易跟着在一旁遞給了我一杯熱水,看着我說道:“小道,你瘋狂起來實在是太可怕了,我那會看着你的樣子我都害怕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你這個樣子,像是一個殺紅眼了的惡魔一樣。”

我跟着看了一眼劉易,有些不相信的樣子說道:“真有那麼可怕嗎?”

“你以爲呢?”劉易在一旁嘆了口氣,看着我緩緩的說道:“好在清心咒使用的及時,要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也怪我,早知道那煞氣那麼厲害就不讓你過來跟我一起看了。”

我跟着在一旁嘆了口氣,沒有繼續說下去了,仔細想發生的事情,我腦子裏卻也清醒了很多,如果當時不是因爲劉易早早的拿出來清心咒的話,那麼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仔細想想我剛剛那個狀態我自己都有些害怕了。

想萬了這些以後,我看着了一眼院子裏的天色,此時都已經黑暗了下來,而這個時候韓菲菲也走了進來,看着我問道:“趙小道,你醒了啊?”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讓你們記掛了。”

“我倒是沒什麼,你睡得跟個死豬似的,倒是你這哥們,昨天一晚上沒有睡覺了。”說到這的時候韓菲菲頓了一下“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到現在已經昏迷了兩天了。”

我跟着心裏有些驚訝,沒想到我昏迷的時間居然這麼久了,我再看向劉易的時候發現劉易的黑眼圈真的很重了,眼睛裏都冒着紅色的血色,眼神也有些疲憊了,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明天醒來了再去那陣法去看看吧,我把陣眼找到了,接下來應該就好辦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嘆了口氣“倒是你,明天一定要注意安全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行了,你趕緊去休息吧,我都睡了兩天了,一點都不困了。”說着話我便把牀位讓了出來。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韓菲菲就不樂意了“喂喂喂,這牀位是本姑娘的好不好?你讓給他了,我晚上睡在哪兒裏?”

我想了一下,不禁笑了起來“沒事,你白天睡覺也是可以的,反正你也沒什麼事情做!”

“你…”韓菲菲一陣語塞。

我跟着起身走到了院子裏面,劉易也沒客氣,倒頭就躺在chuang上呼呼大睡了。

我坐在院子裏看了一眼,院子裏的月光,心裏不禁有些感嘆了,我好久沒有回家看看了,甚至已經有些後悔來風門村了,這確實是一個很衝動的決定,如今,韓菲菲也走不了了,劉易也被我牽扯了進來,而我自己也走不出去了,只能解決掉那噬魂陣了,也不知道那噬魂陣裏的人又會是誰呢。

那人又該怎麼去對付呢?想到這些以後我不禁有些頭大,我跟着擡手點了一支菸叼在了嘴上,這煙還是劉易來的時候帶的。

我抽了口煙以後,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過頭看着韓菲菲笑了笑問道:“你要是真困的話,就趴在桌子上湊合一晚上吧,等我們明天出去了,你再躺在chuang上睡覺也是一樣的。”

“我不困。”韓菲菲說着話就坐下來了。

我看了一眼韓菲菲,沒有繼續說話,韓菲菲跟着笑了笑說道:“趙小道,我聽你朋友說,你在那山頂上被煞氣衝上頭以後,產生了幻境?”

我跟着點點頭,想到之前的幻境,我自己心裏都有些害怕了起來,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只是那幻境確實很真實,真實到讓我自己都相信我所看到的都是真的,所以才激起了我心裏憤怒。”

“那你在幻境裏都看到了什麼?”韓菲菲拖着腮幫看着我問了一句。

我擡起頭看了一眼天上稠密的星空以後,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你問這個幹嘛?”

“我就是好奇嘛,你快跟我講講唄,就當是給我積累素材了。”韓菲菲一臉期待的樣子看着我說道。

我想了一下便把大概的情況跟韓菲菲講一遍,韓菲菲聽完以後頓時有些吃驚的看着我說道:“那你幻境裏看到的那是那三個人一定對你很重要吧?”

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是的,很重要,他們和我的親人一樣重要。”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看着韓菲菲笑了笑說道:“倒是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寫什麼靈異小說呢?”

“要你管啊!”韓菲菲沒好氣的懟了我一句。

我頓時無話可說了,我抽完煙以後便轉身回房間了,到了房間以後我趴在桌子上,腦子裏思索着一些以前的事情,越想心裏就越得懊惱,真的已經開始後悔這麼衝動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睡醒了的時候,房間的蠟燭已經滅了,而韓菲菲就坐在我的對面,手裏翻看着一本不知名的書籍。

韓菲菲看見我醒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熱水已經給你燒上了,你和你那個朋友去洗洗臉刷刷牙吧。”韓菲菲說道。

我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跟着點點頭說道:“嗯,我這就去叫醒劉易去。”說着話我伸了個懶腰便站了起來。

我走到牀邊的時候推了推劉易,劉易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我問道:“天亮了是嗎?” 170 破陣(上)

我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起來洗把臉吃點東西,咱們早點出發吧。”

“好!”劉易非常乾脆的說道。

我跟着劉易洗漱完以後,吃了點壓縮餅乾,我看了看劉易帶來的口糧,還有我們之前的口糧,顯然已經沒有多少了,這還是劉易來的時候多呆了一些的情況下,眼下的口糧我們最多還能支撐兩天,兩天以後吃什麼就不知道了。

而大家也都知道了這個情況,所以都沒吃多少,倒是韓菲菲這個時候非常認真的看着我和劉易說道:“你們兩個多吃點吧,等着你們破掉那個陣法帶我出去呢,我也沒什麼事情做,所以就少吃點就好了。”

劉易在一旁看了我一眼,我跟着開口說道:“該吃吃吧,不夠吃了在想辦法吧。”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也只是爲了安慰韓菲菲,如果這些口糧真的沒了的話,我們真的只能吃土了,因爲這風門村裏沒有任何的飛禽走獸了,能吃的就是草根還有土了。

隨後吃得差不多以後,我和劉易揹着旅行包去往了山頂。

等我和劉易到了山頂以後,劉易拿着符紙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這是二階符紙,你拿着待會保命用,至於你身上的符紙,你看着用吧。”

我跟着點點頭,劉易拿着我師傅給我的那把子午銅錢劍,轉身就走到了那個小山坡,跟着對着呼喊道:“小道,你往前走七步,然後挖開下面的土看看那裏面是不是有個骷髏頭。”

我跟着看了一眼周圍,跟着點點頭,順着劉易說的方向往前邁了幾步,數夠了七步以後我便停下了步伐,劉易看着我點點頭說道:“對,就是那裏,你挖開看看。”

我跟着點點頭,蹲下身子,拿出來一把小鐵鍬就開始挖了起來,挖了不到五分鐘的時候,果然有一個骷髏頭,我拿起來骷髏頭以後,看着劉易說道:“老易,這裏還真有一個骷髏頭。”

“那就對了!”說到這以後劉易往我這邊走了過來。

走到我的邊上以後,劉易看着我說道:“這裏應該是陣眼了!”

我沒有說話,因爲我對於噬魂陣也只是知道,並不清楚這噬魂陣到底是個什麼樣子,隨後劉易突然催動了身體的靈力,順勢將自己手裏的子午銅錢劍插在了我剛剛挖出來骷髏頭的那個地方。

劉易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快去那山頂的井口,我給你的符紙裏有一張是清心咒,你戴在身上,然後去把我給你的符紙貼在了那井口的邊上,一共貼四張,省的待會那井下面的陰人破井而出,否則的話,事情就不好辦了。”

我跟着楞了一下,問道:“他不是被封印在那井裏面嗎?爲什麼還要咱們去看着那井口呢?”

劉易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那人應該已經和龍脈連成一起了,如果我要破了這噬魂陣勢必會鬆動了他的封印,所以爲了防止他破井而出,你必須拿着我的符紙貼在那井邊,你放心吧,我的清心咒絕對好用,不會讓你再入幻境了。”

我聽見留劉易的話以後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那行,我這就去!”

“嗯!”劉易說道。

隨後我拿着手裏的符紙便上了那小山坡,按照劉易的話來說這小山坡就是龍脈,待會他用法術破陣的話一定會鬆動這龍脈的,而井下的陰人又和這龍脈連成一體了,所以爲了防止他破井而出,我就只能這樣做了。

而我弄完了這些以後,劉易跟着探出兩指,跟着將自己的手指咬破了,隨後劉易拿着自己的血滴滴在了子午銅錢劍的劍柄上,而劉易滴完了血液以後,嘴裏跟着默唸道:“萬法皆生,四象合併,十方鬼魂借到!天破驚雷!破陣!”

而劉易唸完了這口訣的時候,只見此時突然天氣陰沉了下來,烏雲順勢席捲而來,劉易的臉色有些煞白的樣子。

而這個時候我卻聽見了那井下的咆哮聲“你們要破我的陣法!你們兩個小娃娃,我一定會要了你們的命的!”井下的聲音異常的淒厲。

劉易彷彿沒有聽見一樣,依舊是緊閉着雙眼,嘴裏還在念叨着一些口訣,而此時天氣越來越陰沉了,我不知道劉易用的到底是什麼法門,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劉易用如此厲害的法門。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天上已經黑暗了下來,烏雲之中隱隱透着一股想要打雷的感覺,彷彿是在積攢力量一樣,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蹭蹭蹭的往後退了幾步,嘴裏跟着開口說道:“驚雷,破!”

而隨着劉易那一聲破字出口,天空上突然一道紅色的驚雷劈了下來,直直的劈在了那子午銅錢劍上,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井下傳來的一陣劇烈的呼喊聲“我要殺了你們!”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有些慌了,難道劉易馬上就要破陣了嗎?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臉色比之前更加的蒼白虛弱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看見了劉易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十個黑色的影子,那黑色的影子顯得有些詭異。

我這個時候隱隱約約想到了我師傅之前跟我說的一句話,十方鬼神開道,難道,劉易是借了這十方鬼神嗎?因爲用這種術法是要折壽的。

我跟着數了一下那黑色的影子,果然不多不少,整整十個影子,這是十方鬼神的來臨,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緊閉雙眼,嘴裏默唸道:“十方鬼神,借力,開!開!開!”

而就在劉易說完最後一個開字的時候,身後的那十個鬼影突然變得實質化了,劉易簡直是不要命了,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呼喊道:“劉易,我糙你大爺,你瘋了!”

劉易並沒有回頭看我,我看着劉易煞白煞白的臉色心裏忍不住一陣的擔憂,我害怕劉易的身體根本扛不住這麼大的法門。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井口卻開始隱隱的晃動了起來,我感覺情況有些不妙了,難道那井下的人真的要破井而出了嗎?

我此時也有些慌了,畢竟劉易交代過我的,說不讓井裏的人破井而出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又拿出來幾張符紙跟着趕忙貼在了這井口的邊上,此時的井口變得平穩了許多。

我心裏長長的鬆了口氣,而劉易的還在施法,只見陣眼之處已經開始冒黑氣了,那些黑氣應該是陣眼裏的黑氣,想來劉易馬上就要破掉那陣法了。

“哼,你們兩個小娃娃,真的以爲可以滅掉老夫嗎?”井底下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跟着大聲的唸叨了起來“十方鬼神,助我誅邪!十方鬼神,開!開!開!”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銅錢劍彷彿是充滿了力量一般,順勢就從地上連根拔起,一下子就飛了起來,只見此時銅錢劍順勢就飛到了井底。

而飛到井下以後是什麼情況我就不知道了,跟着我便聽到了一陣劇烈的慘叫聲,我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心裏一陣竊喜,看來這噬魂陣真的馬上就要結束了。

但是想到劉易因此折壽,我心裏不禁有些懊悔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井下傳來了一陣聲音“我跟你們拼了!”

而就在此時井口突然“轟隆”的一聲巨響,只見那巨響過後,那些貼在井口的符紙都已經四散紛飛了,我感覺到了不對勁,井底的那陰人終究還是破井而出了。

劉易此時臉色也變得更加難看了,緊跟着劉易衝着我大喊道:“小道,快閃開啊!”

我聽見這句話以後,也顧不得這山坡有多高了,順勢就跳了下去,一下子就摔在了山坡的半山腰,跟着一下子就滾落了下來。

劉易一把把我扶了起來看着我問道:“小道,你沒事吧?”

我跟着搖了搖頭,看着劉易煞白的臉色,一點血色都沒有,而且劉易的嘴角還有些血跡,我緊跟着有些擔憂的問道:“你還是別關心我了,還是關心關心你自己吧。”

劉易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知道我沒事了,緊跟着劉易回過頭,此時那小山坡上站着一個老頭子,那老頭子的鬍子邋遢的,而且臉色也是烏漆嘛黑的,要不是因爲臉上的皺紋,我險些沒看出來他是的年齡甚至是男是女。

而這個時候老頭出來以後,跟着摸了摸自己的鬍子,還沒站穩腳步的時候突然身子一彎“噗”的一下子吐出來一口膿血,只見這個時候那老頭子一臉怨毒的樣子看着我和劉易說道:“你們兩個小娃娃,壞我好事,今天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了你們的命!”老頭子這句話說完以後,跟着雙手開始捏手訣了。

只見老頭子的身後突然聚集了很多很多黑色的影子,那些應該不是人,是鬼,是我之前在村裏看到的那些冤魂厲鬼,老頭子捏完了手訣以後,狡黠的笑了起來“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十方惡鬼厲害,還是我這百鬼厲害!”說着話老頭子的手跟着往前一指。

那些冤魂厲鬼衝着我和劉易就走來了,身子一搖一晃的,我看着眼前這麼多的鬼怪,此時心裏也有些害怕了起來。 171 破陣(下)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剛剛那十個黑色的影子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速度異常的快,而這個時候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快跑吧,我支撐不了多久了,待會我一旦倒下,你就拼命的跑就是了。”

我聽見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哪兒裏能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呢,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劉易說道:“你的意思就是讓我丟下你,一個人跑是嗎?”我的語氣有些質問的感覺。

劉易咬了咬嘴脣,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小道,如果你不跑,咱們都跑不了了。”

而這個時候劉易手裏一邊艱難的捏着手訣控制那十鬼和那百鬼的爭鬥一邊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快跑吧,記得替我報仇就是了!”

“放你孃的屁!”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你讓我把你扔在這裏算什麼?要走我們一起走!”我看着劉易,忍不住紅了眼圈。

劉易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也跑的話,誰來和拖延時間,到時候咱們兩個人都跑不了了。”劉易的臉色比之前更虛弱了,此時劉易的臉完全就像是一張白紙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山脈上的老頭子摸着自己的鬍子笑了起來“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能撐多久!”那老頭子笑的非常的猖狂。

這猖狂囂張的聲音聽在了我的耳朵裏顯得那麼的刺耳,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說道:“老不死的,有本事衝着我來啊!”

“哈哈,你放心吧,你們一個都走不了的!”老頭子笑着摸着自己的鬍子。

而這個時候劉易回過頭,臉色有些難看的樣子,看着我大聲的說道:“你快走啊!”

我依舊是一臉堅定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趙小道,沒有幹過丟下自己兄弟的事情!”說到這的時候我已經做好了打算了,大不了就是聘個你死我活,我絕對,不會逃跑。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急眼了,嘴裏忍不住怒罵了起來“滾啊,快滾啊!”

我聽着劉易的怒罵聲,心裏反而很平靜了,人到了真的面臨生與死的時候也許真的就淡定了,我看着劉易笑了笑說道:“不管你怎麼罵我,我都不會走的!”說着話我跟着心念一動,只見此時我的子午銅錢劍順勢就從井下飛了出來。

我跟着接過了銅錢劍以後,看了一眼劉易說道:“做兄弟,有今生沒來世的,沒什麼可怕的!”說着話我緊緊攥着銅錢劍衝着那鬼羣之中衝了上去。

因爲此時我只能給劉易減輕壓力了,只要我還有最後一口氣,我就要戰鬥下去,我心裏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以後我拿着自己的銅錢劍衝着在我面前的一個陰魂一下子就紮了上去。

那陰魂紮上去以後,順勢就魂飛魄散了,而讓我驚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魂飛魄散的兇魂被我刺破以後,突然之間又開始慢慢的癒合了,我跟着又是一劍刺了上去,依舊是如此,難道殺不死嗎?

而這個時候站在高處的那老頭子摸着鬍子狂妄的笑了起來“就憑你那點道行也能破了我這兇魂的不死之身嗎?”

我沒有理會那老頭子,我就不信了,我用力揮舞着手裏的子午銅錢劍,依舊是如此,但凡我殺一個,他們便可以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癒合。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砍殺了多久,我感覺渾身上下已經有些疲憊了,甚至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了,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股力量將我這鬼羣之中帶了出來,我飛出來以後,劉易有些有些搖搖欲墜的樣子了,看着我有些艱難的說道:“小道,快走啊!”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會走的!”我說完這句話拿着自己的子午銅錢劍衝着那鬼羣準備衝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嘭”的一聲,劉易倒在了地上,我愣住了,我有些慌了,我趕忙將劉易扶了起來,我看着劉易毫無血色的臉頰心裏有些慌亂了,我緊跟着摸了摸劉易的呼吸,發現劉易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了,我緊跟着使勁晃了晃劉易的腦袋說道:“老易,你醒醒啊!”

可是劉易依舊是沒有理會我,我此時眼圈已經溼潤了起來,劉易終於還是堅持不住了,我深呼了口氣,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痕以後,看着劉易說道:“老易,你怎麼這麼傻呢?你爲什麼不能跑啊!”

劉易依舊是沒有理會我,我此時心裏有些痛心了,我和劉易朝夕相處了這麼久,劉易待我就像是一個親哥哥一樣的人,而劉易爲了來救我,卻把命丟在了這風門鬼村,我心裏已經後悔了,我不該來這裏,也許,我來這裏就是一個錯誤。

是我害死的劉易,而就在這個時候以前劉易和我在一起吃飯,說笑,一起捉鬼救命的時候,那些場景彷彿歷歷在目,我忘不掉了,而這些回憶讓我心裏更加的刺痛了。

我已經有些絕望了,我甚至後悔把劉易帶進來,甚至在這一剎那間,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災星,誰認識我誰倒黴,我師傅,夏晴晴,韓菲菲,張少聰,沒想到劉易也是如此,我有些恨自己,恨自己爲什麼沒有死掉。

而就在我心痛至極的時候,突然間一個熟悉的人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擡起頭看着那人的時候,只見那人一身發白的頭髮,站在我的面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南老仙。

南老仙回過頭看了我一眼,緩緩的說道:“你又欠我一命!”說着話南老仙看着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這朋友能不能活就靠他自己了。”說着話南老仙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顆藥丸放進了劉易的嘴裏。

而就在這個山破上的那老頭子看見南老仙的出現以後,緊跟着桀桀的怪笑了起來“沒想到,沒想到,三十年了,我日等夜等的,終於等到了你,哈哈哈,南老仙,你可記得我?”

“陰人,當年我沒有殺你,把你封印起來就是爲了讓你反省,沒想到如今,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變本加厲,今天我便留你不得了!”只見南老仙此時衣袖一揮,那百鬼瞬時便消失不見了。

我看着眼前的劉易心裏有些害怕了,我拼命的搖晃着劉易說道:“老易,你快醒醒啊,咱們得救了!”

而這個時候那山頂上的老頭看見南老仙的這一手以後,跟着怪笑了起來“沒想到短短几十年的時間,南老仙你居然已經有了如此的修爲,今天我就不和你纏鬥了,哈哈哈,改日登門拜訪!”只見此時那老頭子一下子就跳下了山頭消失不見了。

我看着眼前的劉易,而南老仙看着那老頭子離開了以後,並沒有去追趕,而是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趙小道,你快抱着你這兄弟下山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做,晚上了便會去找你。”

我聽見了以後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南老仙說道:“謝謝你了,南老仙!”

“其實這也不算你欠我的,這畢竟是我種下的因,得我來受這果,卻讓你們兄弟二人替我受了,着實愧疚。”南老仙緩緩的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沒有說話,抱着劉易便下山了走了,到了山下以後,我抱着劉易回到了崔珏留給我的宅子裏,我坐在劉易的旁邊。

韓菲菲看到這一幕以後也跟着站了起來,急忙看着我問道:“趙小道,又出什麼事情了?昨天是你,今天就換人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跟着苦笑了一下說道:“是我害了老易。”說到這以後我跟着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你幫我看着點他,我去燒點熱水給他。”說完我就起身了。

走出院子的時候外面的陽關顯得異常的刺眼,我在火架子旁邊燒着熱水,一邊抽着煙,心裏非常的自責,也不知道劉易這次要昏睡多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