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地方,那可是快要接近地府的地方啊,根本就不是外面的那些街道,哪兒就是隨便能送得到的啊!

要是順利的話那也還好,萬一要是真的不順利,稍微出一丁點兒問題,這人就有可能回不來,或者是去不了!

這要是沒過去,那也還算是好的,最怕的就是人去了,但是回不來了。

周偉光多少有些緊張,這還是第一次呢! 豪門酷少放過我 只不過,這種事兒弄不好就是人生唯一的一次,之後,估計不見得有這樣的機會了,實際上就算是有這樣的機會,也沒誰想要啊!這年月誰閒着沒事兒做,去黃泉路上溜達啊!

孫老闆多少也做了一些準備,他找出來兩團紅色的線,看上去就像是織毛衣用的那種,只不過,韌性貌似要比那些普通織毛衣的線強上許多。

“這個拴在你們兩個的腰上。”孫老闆左右手各放着一團線,分別看着周瑩瑩和周偉光。

雖然不知道這東西能起到什麼作用,但是周瑩瑩和周偉光還是按照孫老闆說的去做了。

在確定捆綁結實了之後,孫老闆又簡單的檢查了兩圈,這才放心。

“接下來我會把你們送到黃泉路上,你們要注意的是,不管是誰拽你們走,你們都不能跟他們走,千萬不要,記住了嗎?要是你們跟他們走了,就會迷失方向,永遠回不來了!

第二,你們千萬不能開口說話,你們畢竟是活人,嘴裏帶着一口陽氣,要是你們一說話,陽氣泄露,就會引起那些鬼的注意,有一些不懷好意的鬼弄不好就會打你們的主意,所以千萬別說話,千萬別,知道嗎?

第三,這根線現在就算是你們的生命線了,線會一直跟着你們的,要是找到了張昊天的魂魄,你們就緊緊地抱着他,之後拽這根紅線,我這邊就會往回拽,就能把你們全都拽回來,要是找不到,或者遇到什麼麻煩需要回來的時候,也拽兩下,我也能一樣拽你們回來,知道嗎?”

孫老闆十分嚴肅的說着,周瑩瑩和周偉光一聽這話,趕緊又檢查了一下身上的繩子,生怕出現什麼問題,自己再回不來。

在全都確定好了之後,孫老闆又找來三盞油燈,分別放在了周瑩瑩,周偉光,張昊天的身邊上。

“張昊天這盞燈現在隨時可能熄滅,等到徹底熄滅了,就算是你們帶他的魂魄回來了,也無濟於事了,至於你們兩個身邊的這盞燈,跟他那個是相通的,等你們進入到那個世界之後,這盞燈會出現在你們的頭頂上,你們看對方的時候,自然就能看到這盞燈的情況了,方便你們知道時間。”

孫老闆說的更加嚴肅了,實際上也是因爲那盞燈的火苗也真的是太過於微弱了,似乎隨時可能就這麼熄滅了。

全都準備好了之後,孫老闆手上拿着一沓冥幣,衝着周瑩瑩和周偉光扔了一陣,嘴上還唸叨着一些什麼聽不太清楚的話,最後雙眼一瞪,衝着前方大聲的喊了一句,“帶路!”

話音剛落,周瑩瑩和周偉光只覺得身邊的一切忽然開始倒退,速度也開始越來越快。

等到周圍的那些事物穩定下來以後,周瑩瑩和周偉光發現他們出現在一條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這是什麼地方?

不是說黃泉路上沒客棧嗎?這地方哪兒就是沒客棧,這簡直是度假勝地了!不光是客棧了,還有各種陽間有的東西,要不是這裏赫然寫着“黃泉路”三個大字,他們兩個還真的會以爲自己被送錯了地方呢!

周瑩瑩沒什麼心情感慨這些,因爲她心裏還惦記着張昊天,只有找到張昊天的魂魄,自己這顆懸着的心,才能真的放下!

可本以爲黃泉路上沒幾隻鬼,隨便找找就能找到張昊天的周偉光,這會兒倒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纔好了。

這周圍別的沒有,各種款式的鬼簡直是應有盡有!想在這地方找到一隻鬼,這絕對是大海撈針!

周偉光想問問周瑩瑩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還有,是否有什麼感覺沒有,之前孫老闆說過,要找到張昊天只能是靠感覺,這女人的直覺畢竟是相當強大的,所以呢,今天這事兒弄不好就要依靠周瑩瑩了!

實際上週瑩瑩這會兒也正在四下看着,想憑藉自己的第一感覺找到一個方向,也好確定改一下自己要朝着那個方向走。

在確定好了一個方向之後,周瑩瑩拽了拽周偉光的衣服袖子,帶着他一直朝着那邊的方向走了過去。

周圍的鬼實在是太多了,並且鬼在這個地方也算是有實體存在的,至少周瑩瑩往前走的時候,是要躲開那些鬼的,省的撞到他們的身上,再被他們給發現了,到時候可就不太好辦了!

眼看着前面的鬼越來越多,周瑩瑩開始更加着急了。

這可怎麼辦?要是繼續這麼找下去,還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呢!

眼看着周偉光腦袋上的燈越來越弱,周瑩瑩心裏也就越來越擔心,生怕下一秒鐘,哪站油燈就徹底熄滅了,到時候,張昊天也就徹底沒什麼希望了。

周偉光看着周瑩瑩的眉頭,心裏也知道,周瑩瑩這是在擔心張昊天呢,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只是,在這個地方,張昊天哪兒就是那麼容易找到的啊,要是真的那麼簡單就能找到,那何至於這裏亂成這樣?

又朝着前面走了一段距離,周瑩瑩終於停下了腳步,因爲走了這麼半天,周瑩瑩根本就沒看到張昊天,甚至連個身影差不多的都沒有!

張昊天真的在這裏嗎?要是真的在,爲什麼走了這麼半天了,還沒看到他的存在?

心裏越來越擔心,也越來越害怕,周瑩瑩不禁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不要緊,周瑩瑩是覺得心裏稍稍寬敞了一點點兒了,可週圍的那些鬼,也已經注意到周瑩瑩是人了!

之前孫老闆交代過,說是千萬不要泄露陽氣,這裏這麼多隻鬼,要是真的氧氣泄露了,被那些鬼發現這裏有個人了,回頭還不知道要怎麼對付呢!

畢竟這地方有太多的鬼想要回到人世間,他們一些對人世間有所眷戀,一些是害怕被審判,活着的時候做了太多的壞事兒了,不害怕都邪門了!

眼看着周瑩瑩嘆氣了,陽氣外泄了,周偉光想都不想的,一把抓住周瑩瑩的胳膊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衝!

此時周瑩瑩自己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了,只是這會兒沒時間想太多,唯一一件能做的事兒,也就是跟着周偉光不停的奔跑了。

身後的那些鬼呼喊着,想要衝上來抓住他們,爲了不讓那些鬼得逞,周偉光只能儘量加快腳步,逼着自己往前衝,畢竟沒誰想要真的永遠留在這裏。

在跑出了一段距離之後,周偉光聽着身後的聲音越來越小,轉頭看了一眼,這才發現,原本身後緊追不捨的那些鬼,竟然全都停下了腳步,像是放棄了追逐一樣。

周偉光不知道那些鬼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放棄,不過,既然他們都不追了,那自己也沒必要知道那麼多,有這時間,還不如自己好好找找張昊天呢!

只是剛纔的那個方向周偉光和周瑩瑩是不敢再走了,那些鬼已經認識他們了,要是再走一圈的話,說不準那隻鬼就會又像是剛纔一樣大喊一聲,之後就會有更多的鬼衝上來了!

爲了不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麻煩,周偉光和周瑩瑩簡單的用眼神還有手勢商量了一會兒之後,決定朝着另外的一個方向走,去那邊繼續尋找張昊天的下落!

只是,還沒等走出去多遠呢,就聽到身後有人呼喊他們的名字。

開始周瑩瑩和周偉光以爲自己聽錯了,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呢?按說,自己熟悉的,已經死掉的人,貌似就只有這麼幾個,根本也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裏啊!

周瑩瑩根本不管那些,繼續往前走,心裏只想着要儘快找到張昊天的下落,只有找到張昊天,自己才能趕緊離開這個處處危險的地方。

然而,每走一步,身後的呼喊聲音就加大一分,這讓周瑩瑩在走出去幾步路之後,終於走不動了。

轉身看着身後的方向,周瑩瑩驚訝的看到,呼喊自己和周偉光的,居然是一個小孩子!

這是什麼情況?真的只是一個小孩子嗎?還是自己看錯了?

可如果真的是一個小孩子的話,那爲什麼又會認識自己和周偉光?爲什麼知道自己和周偉光的名字?爲什麼要呼喊出自己和周偉光的名字?這麼做,到底是有着什麼樣的目的?

周瑩瑩擰着眉頭拽着周偉光,想要跟他商量一下,看看現在怎麼辦,是直接走過去跟這個小孩子問問呢,還是就這麼趕緊離開?

實際上週偉光心裏也正在覺得奇怪,也就是不能開口說話,不然真的很想開口問問,這一切到底是因爲點兒什麼啊!

不過,要是真的能開口說話,周偉光寧可先問張昊天的下落,至少可以先離開這裏啊!

就在周瑩瑩猶豫不決的時候,那個小男孩居然歡蹦亂跳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衝了過來,毫不猶豫的就直接抱住了周瑩瑩。

“真沒想到啊,居然可以在這裏見到你們。”小男孩奶聲奶氣的說着,只是這一句話,直接就讓周瑩瑩和周偉光愣住了。

在這裏見到?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跟自己這麼親切,以前就認識嗎?

腦袋裏瞬間又出現了一大堆的問號,跟之前的問號這麼一摻和,周瑩瑩覺得自己的腦容量不太夠了,弄不好真的隨時爆炸的樣子。

周瑩瑩心裏一陣陣的混亂,但是不管怎麼樣,周瑩瑩還是趕緊把抱着自己的孩子扯開了一段距離。

要是可以說話就好了,周瑩瑩真的很想問問這個孩子,他是誰?爲什麼會認識自己?

按說能出現在這裏的孩子肯定是已經一命嗚呼了,只是,爲什麼這個自己從來就沒見到過的孩子會認識自己,並且還跟自己如此的親密呢?

那孩子看着周瑩瑩把自己推開,瞬間就不開心了,“你爲什麼要推開我,爲什麼啊!”

看着這孩子耍脾氣的樣子,完全就像是一個兩三歲的孩子,可這孩子長得,顯然已經不只是兩三歲吧,最少也要有七八歲的樣子,這是什麼情況?是這孩子成長的太快了呢,還是這孩子發育的比較遲緩?

面對着這樣一個耍賴皮的孩子,周瑩瑩忽然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纔好了,孩子嘛,理解能力肯定不如大人一樣,所以自己的手勢這孩子八成是看不太明白了,可自己又不能開口說話,這可怎麼辦?

想來想去,周瑩瑩覺得自己還是需要先讓這個孩子知道自己不能說話,不然他這麼繼續鬧騰下去,弄不好召來更多的鬼看熱鬧,可就不好辦了!

眼睛眨巴了幾下,周瑩瑩忽然有了辦法。

她蹲在那孩子的面前,先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巴,之後又擺了擺手,想要告訴那個孩子,自己現在是個啞巴,不能說話。

要說這孩子也還算是機靈,看着周瑩瑩這麼擺手,瞬間明白了,“哦,原來你不會說話!那怎麼辦?”那孩子像是十分糾結,就好像是自己有一大堆的問題,但是並不能開口說出來一樣。

周瑩瑩一聽,心說這孩子還真是聰明啊,自己剛纔還在擔心這個孩子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要是繼續纏着自己,那這事兒可就不好辦了!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還是想的太多了,這根本就不存在的啊!

於是周瑩瑩衝着那孩子微微一笑,輕輕地點了點頭,之後站起身,準備要走,想着這孩子都知道自己是個啞巴不能說話了,估計也就不會找自己玩耍了,應該能放自己離開這裏的。

可週瑩瑩還沒等真的離開呢,那孩子又一把抓住了周瑩瑩的衣角,眉頭微微皺起,“我知道你們爲什麼不能說話了,你們還沒死,你們是活人,對不對?” 周瑩瑩和周偉光全都被這個孩子的話嚇了一哆嗦。

周瑩瑩更是直接上前捂住了那個孩子的嘴巴,想着這孩子是怎麼發現的?還有,這一聲不會吸引周圍的其他鬼吧!

想着這些,周瑩瑩和周偉光全都四下看着,在確定周圍沒誰注意到這邊之後,周瑩瑩和周偉光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而此時,那孩子也已經扒着周瑩瑩的手,想讓周瑩瑩放開自己。

周瑩瑩沒這孩子的力氣大,根本就沒辦法繼續控制這個孩子,只是,要是真的鬆開了,這孩子會不會還亂說話?

越想,周瑩瑩心裏越是着急,轉頭看着周偉光,想知道現在有沒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最好就是趕緊甩掉這個孩子,不然,弄不好真的要壞事兒的!

然而這周偉光也沒什麼太好的辦法,這裏是鬼的地盤啊,是黃泉路上啊,自己的那些招數根本就沒辦法用出來,就算是勉強真的用了出來了,還沒等真的起到什麼太大的作用呢,就已經把周圍的鬼給召喚過來了,簡直就是得不償失。

所以,現在貌似唯一的辦法就是哄着這個孩子,之後,再找機會離開這裏。

想到這個的時候,那邊被捂住嘴的孩子已經從周瑩瑩的手上掙脫出來了,滿臉不高興的看着周瑩瑩,“你這是幹什麼啊,我已經死了,你還想再殺我一次啊!”

周瑩瑩一聽這話趕緊擺手,心說自己哪兒就想傷害這孩子啊,自己根本就不認識他好不好!之所以這麼做,完全也是因爲這個孩子知道的太多了,還胡亂說話,要是他不說話就好了。

可現在這種時候,自己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孩子知道他不能,也不可以亂說話呢?

想來想去,周瑩瑩決定還用剛纔的辦法,伸手指了指那孩子的嘴巴,之後搖搖頭,擺擺手,希望那孩子知道,他不要說話就是最好的了。

可這一次,那孩子說什麼都不肯,“你爲什麼不讓我說話啊!我就要說話!還有,我知道你也能說話,就是你不想說,對不對?”

周瑩瑩瞬間更加無語了,這孩子爲什麼會知道這麼多?爲什麼偏偏還要時候出來?

再次擡頭看向周偉光的時候,周瑩瑩發現周偉光腦袋上的那盞燈變得更加微弱了一些,這就是在提醒周瑩瑩,時間不多了,要是繼續在這裏磨磨唧唧的話,不僅僅是張昊天要死在這裏了,自己和周偉光也不能離開這裏了!

腦補着自己和周偉光,還有張昊天全都死掉的樣子,周瑩瑩心一橫,指着不遠處的地方,示意那孩子趕緊站過去。

帝姬不好惹魔君快快寵 爲了能讓那個孩子聽自己的指揮,周瑩瑩甚至還擺出了一副教訓的樣子,就好像是在警告那個孩子,要是不聽自己的話,自己就讓他知道知道自己的本事!

那孩子看來看那邊的地方,只會不太確定的問着周瑩瑩,“你是想讓我站過去嗎?”

周瑩瑩點頭,沒錯了,就是讓你去那邊,並且還是不要回來的那種!

孩子稍稍遲疑了一下,但是最後還是好奇的站了過去,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還有,是不是周瑩瑩他們在跟自己玩遊戲。

看着那個孩子已經站好了,周瑩瑩看了周偉光一眼,隨後用口型說了一個“跑”,周偉光瞬間心領神會,跟着周瑩瑩就朝着前面的方向飛奔了過去。

周瑩瑩和周偉光幾乎就是不管不顧的樣子了,現在這種時候還能管什麼啊,有管的時間,還不如趕緊離開這個孩子的範圍,省的這個孩子壞了自己的事兒!

不知道跑出去了多少距離,多少時間,周瑩瑩和周偉光全都跑不動了,這才停了下來,站在原地,小口小口的勉強喘着氣。

並不是他們不想大口大口的喘氣,只是因爲現在這個地方根本就不允許他們這麼做,要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氣,陽氣肯定會外泄的很嚴重,要是有什麼鬼經過這裏,就肯定能發現他們兩個。

等到這口氣好不容易喘的勻稱了一些,周瑩瑩一擡頭髮現,剛纔那個小孩子,這會兒居然就站在他們兩個前面不遠處的地方!

周瑩瑩不明白了,這怎麼可能啊!自己和周偉光剛纔跑的那麼快,這孩子怎麼可能追的上來啊!

紅樓名偵探 再說了,自己根本就沒看到這個孩子追啊!

就在周瑩瑩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那孩子居然又一把抓住了周瑩瑩的衣服,“你們是不是要甩掉我?”

被當事人直接說破,周瑩瑩瞬間覺得心裏發虛,想要解釋的,但是張嘴的時候想到自己不能說話。

忽然,周瑩瑩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一把扯開孩子的小手,心說自己就要甩開你,你能咋樣!你是一隻鬼,還是自己不認識的鬼,爲什麼要搭理你?

再說了,自己到這裏是來找張昊天的,也不是來這裏做慈善關懷的,不過就是一個孩子,還能怎樣!

可週瑩瑩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孩子居然又叫出了她的名字。

“周瑩瑩!你居然這麼對我!”

聽着對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周瑩瑩心裏又是咯噔一聲,忽然想到,剛纔自己被這個孩子吸引,也是因爲他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周瑩瑩忽然更想知道這孩子是誰了,爲什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就在周瑩瑩猶豫着要如何表達的時候,那孩子警覺的四下看了看,之後衝着周瑩瑩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跟我走!”

話音剛落,那孩子再次拽上了周瑩瑩的手腕,這次用了十足的力氣,拽着周瑩瑩就朝着前面不遠處的方向飛奔。

周瑩瑩還沒弄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呢,只知道自己手腕上的力道相當的足,自己根本就拽不開,唯一的辦法就只能是跟過去看看,看看這隻小鬼到底要做什麼。

至於周偉光,因爲周瑩瑩都在前面了,他不得不也跟着在後面奔跑,心裏也開始合計着要如何才能真的擺脫掉這個討人嫌的孩子了。

不知道跑出去多遠,等到那孩子停下腳步的時候,周瑩瑩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很大的院子跟前。

那院子周圍是一排整齊的鐵欄杆,上面還有着一些看上去很精美的鐵藝,大門上更是有一朵很大的鐵藝花兒,看上去相當的好看。

透過這些鐵藝的柵欄,周瑩瑩看到院子裏面橫着三排房子,有一種擺放着的麻將的感覺。

正中間的一排是紅色的,有一些窗戶,還有三扇對開的大門,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稍稍有些簡陋的什麼辦公室,或者是學校。

那孩子拽着周瑩瑩穿過大門,沿着下面的水泥路,朝着正中間的那扇門走。

周瑩瑩覺得奇怪,這地方到底是哪兒?爲什麼自己覺得有些眼熟呢?這地方自己似乎在什麼地方看到過,但是一時之間還就是想不起來。

越是靠近那一排橫着的房子,周瑩瑩心裏越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想要掙脫掉這孩子的束縛,也好趕緊離開這裏的,但是並不可能。

孩子似乎知道周瑩瑩還要反抗,還要逃跑,所以這次手上已經用了更大的力氣,似乎要是再用力下去,周瑩瑩的這條手腕就不用要了。

眼看着就要到那扇門跟前了,孩子像是忽然改變了想法,拽着周瑩瑩開始朝着右邊的那扇門走。

當經過那些窗戶的時候,周瑩瑩赫然看到了裏面的課桌還有椅子,甚至還有他們小時候纔有的那種木頭黑板,這讓周瑩瑩心裏又是咯噔一聲,瞬間意識到,這不是自己小學時候的校園嗎?

依稀記得那時候小學校園幾乎都是這樣的,橫着一排房子,之後兩邊一邊一排,還記得那時候自己的班級就在左手邊那排中間的教室……

一想到這個,小時候的記憶全都衝了回來。

而此時,那孩子已經拽着周瑩瑩到了那邊的門口了。

周瑩瑩感覺到那孩子停了下來,轉身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周瑩瑩整個人瞬間不好了,因爲她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姨媽!

我心很小,裝一個你正好 自己母親並不是獨生女,上面還有一個姐姐,只是,她的那個姐姐嫁的比較遠,平時也就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纔會見上一面,所以跟周瑩瑩並不是很熟悉。

周瑩瑩看着房間裏的姨媽,心裏感覺相當的怪異,真的不知道姨媽已經死掉了,她是什麼時候死的?爲什麼自己不知道?還有,爲什麼她時候不是經過這裏,倒像是要在這裏長期的住下去?

眼看着正在裝修房子的姨媽,周瑩瑩忽然滿腦子問號,想着從前每次見到姨媽的時候,她都會對自己關愛有加,甚至經常還打電話回來問問自己的情況,周瑩瑩心裏就覺得有些怪異。

而此時,房子裏的姨媽也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擡頭看過去的時候,也開始相當的激動了,“你這個孩子,你,你,你怎麼到這裏來了?”

周瑩瑩的眼淚開始在眼圈兒裏醞釀,雙腳不自覺的開始往前走。

在走到窗口的時候,眼看着自己熟悉的親人,周瑩瑩終於忍不住了。

只是在周瑩瑩開口,準備說點兒什麼的時候,站在旁邊的周偉光一把按住了周瑩瑩的嘴巴,這纔沒讓周瑩瑩真的呼喊出聲音來。

周瑩瑩此時也意識到了,對啊,自己不能開口說話,不然,自己就會陽氣外泄,這事兒可不是鬧的。

姨媽顯然還沒意識到問題,瞪大了雙眼看着周偉光,厲聲呵斥,“你是誰!爲什麼要捂住她的嘴!”

說着這話的時候,姨媽已經開始饒到門口了,那架勢就像是恨不得立刻衝上去暴揍周偉光一頓的了,他居然敢對周瑩瑩這麼可愛的孩子下手!

周偉光趕緊露出笑容,希望他們可以不要下手,自己這也不是在做壞事兒,這完全就是在幫助周瑩瑩啊!要是她真的說話了,那這事兒,就複雜了。

看着姨媽那張臉上的表情,周瑩瑩也意識到問題的所在了,貌似自己要是不解釋一下,接下來可就要鬧出大誤會了。

於是周瑩瑩趕緊擺手,那意思就是讓大家不要衝動,這件事兒自己是可以解釋的,只是,自己要怎麼解釋?自己根本就不能說話的好不好!

就在這時候,周瑩瑩忽然發現姨媽房間裏有紙和筆,這簡直就是寶貝啊!

雖然自己不能說話,但是自己可以寫字啊!

眼看着周瑩瑩繞進了房間,伸手拿起紙和筆,開始在上面寫寫畫畫,不多會兒,就寫出了幾張字條。

周瑩瑩把其中一張紙遞給就近的姨媽,上面寫着一些現在很想問的問題,另外一張紙,周瑩瑩原本是想遞給那個孩子的,但是擔心那孩子年紀太小,根本就不認識字,所以最後還是又遞給了姨媽。

姨媽好奇的看着那張字條上的字,眉頭稍稍擰緊,“哦,我知道了,其實你還沒死掉,就是來這裏找朋友的,所以不能開口,我明白了。”

當看到第二張字條的時候,姨媽沒給那個孩子,直接自己就回答了,“你是不知道他是誰啊,他是吳明光啊!你們還是鄰居的,你怎麼會不認識他呢?”姨媽覺得奇怪,周瑩瑩是失憶了還是怎麼的,好好的怎麼連自己的朋友都不認識了。

這個答案無疑讓周瑩瑩和周偉光瞬間驚訝了。

超神學院之神級穿越系統 什麼?這個孩子,居然是吳明光?這怎麼可能啊!吳明光都多大年紀了,怎麼可能還是個小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