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域主大人忽然嘆口氣。

「哈哈哈,域主大人,嬌艷不可方物,能與大人相對,某家之福分也!」

「當真么?」

那域主大人將眼撩撥不足,一邊卻然伸了手去,欲握住不足之雙手。便在此時。不足之正堂屋門遭撞擊而開。

「金足閣下。請算一卦!算算某家桃花之運道如何?」

誘你成癮 嗯?」

那域主大人大怒,急急回頭怒視那來修。

「啊也,原來是域主大人亦來算卦?如此小可回頭再來!回頭再來!」

「無妨,吾已然好了!汝自便!」


域主大人冷了臉。言罷起身而去。

那來修低眉躬身送其行出。而後道:

「金足。那域主大人來此何干?」

「確然乃是來算卦者!」

「哼!怕是不僅僅來算卦吧!或者算了其姻緣亦說不定呢!哈哈哈……」

「此話怎敢大聲!」

那不足微笑道。

那來修一愣。忽然冷笑道:

「金足,域主大人乃是老祖之小妾,汝當小心!莫要偷不得卻惹來一身騷!」

「哈哈哈……某家無曾有偷之意。何來一身騷?倒是大家過慮也!」

「哦?是嗎?哼哼!汝卻為吾算上一卦吧!」

那不足抓起龜甲拆字卜算。


「呵呵呵,大家,汝近日便有一番大機緣也。或者有女修愛慕,或者有女修相助成事也!」

那不足一邊觀視那卦象,一邊確卻然將其意念入了此修之天地大氣運中,仔細辨識其修之未來道途。此乃是不足陰司界之本初大神之能也,現下三大神互通有無,本初大神之輪迴與命運之所悟,聖魔大神所成之典籍《道》,本體神能大神之禁忌元力與其一身賭鬥衝殺近乎道之機巧,此等皆為三大神各自所熟知之能,今已然皆同身受也。

其時,那命運之所算計,引得此大家興奮莫名。

「金足,汝當真可以算得吾家之運途么?准也未?」

「呵呵呵,信則其算當為首推也。不信則其算自是無如白水也!憑大人意而已。」

「信!吾家自是信以為真呢!哈哈哈……」

「呵呵呵,此本來就為真,何來信以為真?」

「是!是!是!呵呵呵,大機緣?嗯?大機緣!哈哈哈……」

待其那大家之修離去,那不足急急起身,探查主神之意圖!然幾乎遍尋命運之汪洋,哪裡得窺主神之意圖為何?

「主神畢竟可以力阻天道大暢,非同小可!某家瀆神之路遙遙也!」

不足喟然道。遂收識神而起,往城堡外遊盪賞景。

此地畢竟由大陣守護,一應諸般法能盡皆在大陣之威壓之下,不足行出時依然深感此地法陣之強大,深以為此滅界之實力遠非早先所見之孱弱也。以此地觀之,單單就諸侯一方,已然有覆滅仙修地之能!兼之其大能之眾,神通之莫測,縱神修地亦然無挑戰其存在之力也!不足四顧,觀得遠處一隊魔卒兵士操演守戰之法,進退有度,相互合力宛若一人,不禁暗自點頭。

「如此觀之,靈兒大危也!」

那不足皺了雙眉,低了頭在此紫林中之小河畔渡來渡去。不得隨意出入此秘地,勿得有修可以接應,此消息可如何傳至靈兒處呢?

「汝,何人?在此地轉悠所為何來?」

「嗯?」

那不足正這般思量,忽然一聲猛喝,驚得抬起頭,觀視前方數修持械而立,雙目虎視眈眈。

「某家無量城堡之修,因呆得悶氣,行出來透透氣兒。」


「無量城堡?汝家大人何人?」

「乃是金沙域自域主大人。」

「汝何人?」

「金足是也。」

「嗯,不曾有聞!」

「是,吾投身域主大人時日無多!」

「嗯,汝還是快快去吧,此地不可久留!」

「是!某曉得也。」

那不足回頭駕了雲頭往無量城堡而去。剛剛行至自家房舍旁,那傳令官大人便急急行過來。

「啊也,金足大人,域主大人傳喚汝幾次也。隨了吾快快去吧,省得大人責罰。」

「是,曉得也。」

於是不足便隨了疾行而去。

域主大人之先鋒大殿精緻而華美,四圍黃金鑄成寶座,美玉雕成案幾,一圈兒大能之修羅列安坐。不足行入時,那大殿面南之大位上,域主大人端坐,然南湖邊便露出一絲艷美之微笑。

「金足大人請坐。」

「是!謝座!」

不足隨了那身旁之域主大人親兵坐於一座上。而後抬眼觀視,之間四圍大能多正眼巴巴望了自家,面上疑惑之色不減。尚有數修微閉了眼,不瞧上半目!不足收回雙目,往上首寶座上瞧去,那域主大人,微微笑了注視了自家。

「金足大人乃是本尊親自請來相助成事者,往後望諸位能合力相助本尊。」

「是,必不負大人所望!」

殿下諸修一聲吼。(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打賞。 「諸位,老祖已然傳下令諭,著吾為前鋒大將軍,擇日起兵,圍獵瀆神者,此亦是聖主之意思。今召集諸位來此,乃是相商出兵之相關事宜,請各位暢所欲言。」

那大位寶座上域主大人,高聲道。底下諸位大能低聲相互交流一時,其一修大聲道:

「吾主大人,吾等兵馬操演已備,只需大人一聲令下,便可以衝鋒陷陣。大人盡可無須憂慮!」

「此言果然!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吾等已然妥當,隨時為大人赴湯蹈火!」

「善哉!吾等數萬年之準備,終可有眼眉吐氣之時候也!不過時機如何呢?可否妥當?」

「域主大人,一鼓而攻擊,何虞其他?」

「是!大人,此言得之!以吾等觀之,數月內即可一統滅界,那聖主註定要易位也!哈哈哈……」

「嗯,如此無有不同之意見!」

「吾有一言,往大人並諸位同道三思!」

忽然一聲突兀之異議在其下末座中發出。眾聞言皆驚訝,回視其地,確然正是那前時域主大人帶來之修。眾皆惡聲以對,道:

「這位道友,可有高見么?」

「不敢!吾以為……」

「汝,一介小小外間之魔修,有何資格與吾等同列?」

席上一修,微微閉了雙目,傲然且冷聲道。

「哼!爾等不過就在此間練兵,何曾有半絲兒功勞與域主大人並老祖。便這般目無餘子!倘若有一功半勞者,或者便是諸位上位大人亦不再爾等話下也!」

那不足亦然冷冷譏諷道。

「大膽!敢違逆吾家大哥!」

「何高見耶?或者此修便是低見亦無有?哈哈哈……」

「哼!豎子何足謀?」

「啊也,汝,小小一修,焉敢欺人?」

「吾不過有一言,道惹來爾等如此般一通圍堵,如此氣量!可知汝等盡皆匹夫之能,何配與吾議軍?」

「汝,小子,何太張狂!請一言!」

「域主大人。屬下自知無有寸功與社稷。故晝夜不安!今恰逢臨戰,願意奉上某家才智,以為積累軍功。」

「嗯,善!請講!」

那尊位上域主大人笑吟吟道。

「是!吾家之問題不在兵卒之是否訓練的妥。乃是初戰之時機!自古兵家勝者在天時、在地理、在人和!而要在初戰!吾等君上備戰已歷無窮歲月。而不戰者。非怯戰,非兵卒不利,乃是無有合適之時機也!故今君上下令。當是機緣到也。然吾等既然為前鋒,初戰在吾,絕然不能有失!否則一路軍心大挫,戰而不利之罪,吾等難逃其責也!」

「如此時機在何地?」

一修悶聲悶氣道。

「便在行動迅捷且機密上!」

「哈哈哈……數百萬大軍為前鋒攻擊,汝倒說一說,如何機密耶?」

「非是秘密行軍!此小道也,不足掛齒!吾之時機乃是叫天下信服,聖主信服,吾等起兵非為他事,乃是勤王而欲取瀆神者也。如此天下合心,吾等得以人和之論,此其一也。其二,先出前哨佔領先機,得地理之便,如此吾等自然又有一得。其三,瞞得聖主之耳聰,以突然之一擊,便有天時之所得也!」

「善!妙論也!」

那域主大人大喜道。眾觀之,雖不喜者多,然觀夫域主大人之態,盡皆不言,唯其間一修,為域主大人之面首者,早年追隨,居功甚偉。此時觀夫域主大人面上欲色,大感嫉恨!遂大聲道:

「汝之三得,何以成行?莫非只為得嘩眾取寵么?」

「呵呵呵,這位大人,汝之此言差矣!吾為域主大人麾下,非為名,乃是為利也!戰而勝之,得獲多矣!可以資吾之修行,成就至高之境界也。豈有嘩眾之舉耶?至於機緣,實則在吾等,只需放出流言,道是瀆神者已然潛之某地,則吾等自然可以將大軍往去,圍而擊之,不獲!則可再道其修在某地,往攻!如此不日即可至天魔域之近旁。」

「哼!此法可一而不可再。如此者三番四次,聖主早知吾等之意,何談機密耶?」

「呵呵呵……這位大人言之有理,故有某之另一策出也。」

「哦?何策?」

那域主大人急急道。

「魔兵士卒明攻瀆神者,此明修棧道之計,而吾等另選高明大批暗暗前去,埋伏天魔域左近,伺機而動,此暗度陳倉也!圍攻之眾愈亂愈妙,可以將眾注意盡數集中此地,而暗處之修便可方便行事而不虞現行也!」

座中諸修雖有嫉恨者不少,然哪裡尚能駁斥得此事,加之域主大人力挺,余修根本無有多言之膽識也。

「金足,汝之此策大妙!待吾報之老祖,卻在實行之!今日廷議便是如此,眾位回至下處,仔細研修戰法,隨時準備出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