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大鯉魚並沒有看他,歡快的甩著身子往上沖,唰啦一下就拉開距離。周圍的小魚也跟著加速衝上去,就像是一群小孩。

唐宋看著很是迷糊,又沒有食物,它們興奮個什麼勁?而且,這些魚膽子也太大了,根本沒把他當回事,難道是認為他也是魚?

沒等多想,大鯉魚又回來了。唐宋想要翻騰躲避,大鯉魚卻從他身下游過,然後又到他的身下,用龐大的身體將他支撐起來。

怎麼感覺,是讓自己坐在上面?

唐宋遲疑了一下,趴在魚背上。大鯉魚立即往上沖,周圍流水唰啦唰啦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握草,這大鯉魚可真是,像是個小孩子!

刷!

很快,大鯉魚帶著唐宋衝出水面,沖向天空。唐宋驚呆了,一出水面,上面就是黑暗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大鯉魚在空中扭曲身子,唐宋被甩出去,大鯉魚又跳入海里,浪花翻騰而起。唐宋竭力控制著身體,不讓自己再落入水裡。只是,他剩餘的力量實在太少,根本沒辦法支撐,還是慢慢落回到水裡。

沒有再次沉入水下,而是眉頭緊鎖的往前游。前方大鯉魚跟一群小魚不停的跳出水面,唰啦唰啦,像是鯉魚躍龍門。

空氣中帶著濃厚的力量,可並不是元氣。具體是什麼,唐宋現在沒力量打開天眼,所以也不知道。

很快唐宋就看到岸邊的山林了,黑夜下顯得有些朦朧。大鯉魚看他游得太慢,又回來拖著他沖向岸邊。

不多會,唐宋被強行送到岸邊,大鯉魚便翻騰走了。

目送著那些小魚消失在朦朧夜色下,唐宋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這些魚實在太友善了,沒有半點天生的警戒心。回想起來他發現,水底下很乾凈,也沒見有什麼食物,它們吃什麼?

沒有多想,唐宋拖著身子上岸,找了個位子直接盤腿坐下。從世界里拿出丹藥,趕緊療傷。

毀滅之力讓他的世界翻騰得有點厲害,製造出來的水跟泥土混合,池塘極為渾濁。好在,他種的那一片田還沒什麼損傷,小綠豆也沒影響。

空間崩塌,連超級高手都害怕的東西,果然不是開玩笑…… “誰?慧覺,是你麼?還是慧悟……”我繃緊神經,緊張的盯着四周,開口問道。

雖然現在四周很黑很暗,我基本上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就是感覺除了我之外,還有人在這裏,或者說不是人,是什麼東西。我喊了幾聲,根本沒人回答我,靜悄悄的。

我摸索着抓緊木桌子邊緣,防止自己在昏暗的環境中摔倒,漸漸的我的眼睛開始適應藏書閣裏的昏暗,面前能看清一些大概的佈局,四周的書架輪廓什麼的。

等了一會,還是什麼都沒發生,一切都相安無事,就好像那一聲詭異的笑聲是我聽錯了一樣。難道感覺有人什麼東西,也是我的錯覺,是我太緊張了?

因爲眼下並沒有發生什麼情況,所以我以爲真的是自己神經太緊張,聽錯了,於是憑藉腦海中的記憶,在昏暗的環境中摸索着準備把藏書閣裏的燭火重新點亮。

剛小心的摸索着走了幾步,就忽然黑暗中有一股力量落到了我身上,把我打得一個後翻倒在了地上。我頓時驚住了,也不管痛不痛,慌忙從地上爬起,坐到地上往四周望。

“誰,到底是誰?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玩,趕緊出來。”我有些怒了,開口喊道。

但依舊沒人回答我,沒辦法,我從僧衣兜裏取出了一張黃符,嘴裏唸咒,然後手上的黃符燒着變成一團火焰,飄在空中。這樣藏書閣裏稍稍有了亮光,四周的情況也變得清楚了一些。

我控制着那團通過黃符造出來的火焰,慢慢的往四周照,尋找剛剛攻擊我的人,或者東西。因爲隱隱約約之間,我覺得可能是鬼物在作祟。至於爲什麼雷雲寺裏會有鬼物這一點,我也不是很清楚。

雷雲寺是術士界有名的佛名,一般不管是什麼妖魔鬼怪應該都不敢來這裏造次纔對,所以我住在這裏的這段期間一直很放心,沒把驅鬼的那些東西帶在身上。此時我身上就只有幾張黃符,還是我收拾東西的時候,隨便塞在衣兜裏的,沒想到竟然用上了。

“不管你是什麼,趕緊現身出來,不然我不客氣了。”我加重語氣,沉聲說道,給予警告。

突然,那詭異的笑聲再次響起,而且聲音就是從我腦袋上傳來的,感覺離我很近。我猛的一擡頭,就看到一張蒼白的臉,正瞪着眼睛死死盯着我。

那是一個女鬼,披頭散髮的,倒吊着飄在我上方,我嚇得差點沒跌坐到地上。其實也沒什麼好怕的,就是事情太突然,我沒做好心裏準備,被她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緩了過來。

“大膽,雷雲寺豈是你這種鬼物能來搗亂的地方,還不快快束手就擒。”我沉着臉,正色道,準備先用氣勢把她給震懾住。

誰知道這女鬼不但沒被震懾住,反而還像是看白癡一樣倒吊着盯着我,開口說了一句。“切,傻子。”

我瞬間就被氣得不行,這女鬼也太囂張了,絲毫沒有懼意也就算了,竟然還開口罵了。“你踏馬才傻子,找死。”我氣憤的罵道,然後拿出身上的黃符,朝女鬼拋了過去。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黃符化作一道金光,飛向女鬼,誰知道女鬼冷哼一聲,隨手一揮,就把黃符給擊碎了。擊碎了之後,女鬼忽然間就沒了影子,我急忙往四周看,她的身影從身後傳來。

“咦,你竟然不是禿驢,你是誰?”女鬼疑惑問道。

我轉過身去,看到女鬼一身白色絲綢素衣,雖然披着頭髮,不過絲毫不影響她漂亮的容顏,她微微一笑,好奇的看着我。“你不是和尚,爲什麼會來這裏?”

“你管我,你可知道這裏是雷雲寺,竟然敢闖進來?”我表面上雖然淡定,但是心裏驚駭不已。從剛剛簡單的交手來看,這女鬼實力不容小覷,可是我卻從她身上感覺不到厲害的氣息,一般厲害的鬼魂,身上的氣息很容易就能讓人感受到。

她不但沒有,甚至連鬼魂應該有的陰氣都很淡。

“我沒有闖進來,我一直都待着這裏,是你把我放出來的。”她歪着頭,說道。

“什麼?!”我愣住了,不明白她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把她放出來了?

忽然,她瞬間落到了我跟前,蒼白而美麗的臉蛋差點沒貼到我臉上。“好了,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你也該回答我的了。你是誰,明明不是和尚爲什麼穿着僧衣?”

“少囉嗦。”我退了幾步,然後運氣一拳打了出去。可我明明就很用盡,打出去的力道卻出奇的無力,很輕易的就被女鬼給避開了。力道落到後面的書架上,頓時嘩啦一聲,書架倒地,書籍撒了一地。

靠,我這是纔想起身上穿着的僧衣能控制住我對內力的使用,難怪剛剛的攻擊那麼弱,真是被坑了。

“既然你不說,那我就帶你離開,等着好好的審問,我從你身上似乎感覺到了有趣的東西。”女鬼微微一笑,然後伸手朝我一指,瞬間一束白綾從她袖口飛出,如遊蛇一般靈活的把我給纏住了,任憑我怎麼掙扎都掙不開。

白綾纏住我之後,我用黃符造出來的那團火焰也熄滅了。

“走吧。”她說道,然後起身飛到空中,帶着我準備飛出藏書閣。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接着便是慧覺的聲音傳來。“李師弟,我們聽到藏書閣這裏傳來動靜,怎麼了?”他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道。

我心裏大喜,急忙喊道:“慧覺師兄,這裏有個女鬼,她把我抓住了,想要帶着我逃走,趕緊……”我話還沒說完,就被纏在身上的白綾捂住了嘴巴。

女鬼有些生氣的瞪了我一眼,說了句多嘴,邊雙手交叉往前一揮。藏書閣的門猛的打開了,一股勁風颳了出去,把外面的人都給吹開了。她準備帶着我,強行離開這裏。

“大膽。”慧覺第一個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大喝一聲出手準備攔下女鬼。

但女鬼動作迅速,幾下就把慧覺給震退了。這下我徹底震驚了,慧覺怎麼說也是善妙大師的大弟子,竟然這麼輕易就被這女鬼給震退了,女鬼的實力超乎我的想象,可爲什麼她給人的感覺這麼普通呢?

慧覺沒有放棄,帶着其他的幾個人都衝上來了,女鬼皺着眉頭,說了句煩人。她怒吼一聲,身上突然爆發出一陣可怕的氣息,然後把衝上來的人都給逼退了。從剛剛她爆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她至少也是厲鬼級別的存在,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厲鬼,就連松陽村的那個女厲鬼氣息都沒她那麼強,難怪能這麼輕易的對付我們。

“靈女,哪裏走。”忽然,一道極具威嚴的聲音傳來,我擡頭一看,原來是善妙趕來了。他盯着女鬼,喝到。

被稱作靈女的女鬼,見到善妙立馬露出驚色。“善妙和尚!”她單手抓着我,帶着我沒有絲毫猶豫的往寺廟門口飛遁而去。

善妙也動身追了上來,沒有回頭對後面的慧覺說道:“慧覺把藏書閣裏的鎮妖燈帶上,你和慧明跟上來,其他人留在寺裏守着。”說完,他就全速追了上來。

在寺廟門口外,他嘴上了白靈,一掌揮了過來。這一掌威力很強,白靈臉色大變,似乎不想硬接,甩手把我扔了出去,然後轉身逃走了。善妙急忙收住掌力,然後接住我。

“你沒事吧?”他把我放到地上站着,問道。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正好這時候,慧覺和慧明也追出來了。 四級丹藥果然不一樣,藥效相當猛烈,很快唐宋就感覺身體不疼了,力量不停的往世界里灌輸。

讓他驚奇的是,伴隨著他修鍊,周遭的力量也跟著牽引,不停的往他的身體裡邊凝聚,修復速度非常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宋終於吐了口氣睜開眼。太陽已經掛在遠處的海面上,海浪翻騰,而他盤腿在沙灘上。

得虧之前在世界里準備了一些衣服,要不然真的很尷尬,光溜光溜的,很不自在。

穿了衣服,唐宋才四處張望。應該是在一個海島上,樹木茂密,而且這裡的樹不是一般的大,靠近海邊居然有一棵樹有三米寬!

天眼打開,唐宋驚奇的發現,空氣中瀰漫的力量不是元氣,也不是飛靈大陸的靈氣,好像是兩者中和?

咿,怎麼跟珠兒的力量很相似?

而且這裡的力量特別容易進入他的體內,對他的修鍊幫助非常大。只要稍微牽引,世界內的力量就會翻騰,四周圍的空氣馬上流動起來。

沒等研究徹底,唐宋朝著海邊走去。海水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很清澈。捧起海水湊到嘴裡,也是鹹的。

奇怪了,之前黑夜的時候,還下是明亮的,怎麼現在看起來沒什麼特別?

凝望許久也沒看到有什麼異常,唐宋轉身走向後方的樹林。這裡的樹木長得都很好,居然都蘊含著力量,只是強弱問題。只可惜,他對這裡的力量了解不夠透徹,不能用這些樹木煉丹。

樹林里很安靜,沒聽到任何蟲鳴鳥叫。唐宋將神念散發,也沒見到任何動物的蹤跡,連蟲子都沒有。

感覺這個海島除了草木什麼都沒有,一點動物氣息都沒見。樹林里倒是有不少乾枯的樹枝,但都是海風吹的。

走了好一會,唐宋爬到一個高地。海島很大,樹林蔓延到視線最遠處,左側還有山。

這都什麼地方,一隻鳥都沒見,怪!

這就蛋疼了,不知道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怎麼回去,咋辦?

在海島上逛了好長一段時間,什麼生物也沒見著,倒是發現有不少果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果子,反正蘊含的力量很足。

唐宋摘了一些,再次回到海岸邊。一邊吃著果子,一邊看著翻騰的海面,越來越覺得奇怪。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從力量上判斷不會是天靈大陸和飛靈大陸,難道是第三個世界?

空間扭曲,到底把自己扔到什麼鬼地方?

果子很好吃,蘊含的力量也很充足,可唐宋發現自己並不能將力量完全消化,大部分還是自主的散發到空氣中。

等到烈日當空,唐宋還是決定,飛過海面。這個世界的空間壓力非常小,力量卻那麼濃厚,他的實力在這裡感覺有點無敵。

不知飛了多久,白茫茫的都是海,完全看不到海岸線,唐宋那個後悔啊。

這個世界,該不會就只有一個海島,剩下的都是大海吧?

噗……

忽然看到遠處冒出的水柱,是鯨魚噴水,唐宋趕忙加速飛過去。

靠近之後,唐宋猛地停下來,仔細凝望著那龐大的鯨魚。水柱不停的往空中噴,可是,噴出的水非常乾淨,一點雜物都沒有。

這可不對,他雖然不是科學家,卻也有些常識。一般鯨魚噴水都會帶有一些雜物,或者小魚,那些海鳥就吃這些。可是飛到現在,海鳥的影子都沒見過。

眼見鯨魚停止噴水開始往下邊沉,唐宋遲疑了一下,一頭扎入海水裡,跟著沉下去。

下去才發現,海里居然是黑暗的!

只有表面一兩米是正常,過了兩米之後就變成黑夜一樣,極為黑暗,跟昨晚的明亮完全相反。

詭異的世界,神念也沒辦法散發,只能靠天眼查看。

那大鯨魚沉下去之後,居然閉上眼,任由著身子往下沉,好像是,睡著了?

而且伴隨著往下沉,唐宋看到不少魚兒,全都是閉著眼飄在水裡,任由著海水帶著走,跟死魚似的。

我的天,海底也有白天黑夜?而且到了晚上,它們都要睡覺?

難不成剛才鯨魚之所以噴水,其實是起夜撒尿?!

在海底走了一圈,唐宋真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這特么都什麼世界,魚也要睡覺,海底也有晝夜……

重新回到海面上,唐宋徹底無力了。除了魚,真沒感覺這個世界還有活物,安靜得讓人發慌。該不會,他是這個世界里唯一在陸地上生存的活物吧?

沒辦法,唐宋也只能繼續朝著東邊方向飛掠,希望自己的猜想是錯的。

飛了整整一天,夕陽西下,依然沒能看到海岸線,讓唐宋徹底絕望了。

也在這時候,海面上又出現好多魚,歡快的跳出水面,感覺就是睡醒了出來撒撒歡!

明明是很壯觀的場景,可在唐宋看來有點凄涼。就他是人,能不凄涼嗎?

跟著魚群進入海下,果然,下邊的黑暗開始明亮,跟海面上正好相反。海底一明亮,那些魚兒就開始活動了。

可唐宋發現,它們並不是在尋找食物,也沒見到有什麼牙齒鋒利的鯊魚。難道,這些魚都不用吃?

對於唐宋這個外來者,好多魚還顯得很熱情,不停的朝著他身上靠,尾巴興奮地搖擺。

順著海底往前飛梭,試圖尋找到一絲突破口。可是,完全沒有任何異常,就是大海,全是水!

就這樣,又過了一天。等到海底再次變成黑暗,唐宋又冒出海面了。依然是白茫茫無邊無際的海洋,有風,卻沒見有鳥。

抬頭看著天空的太陽,唐宋眉頭緊鎖的沉思著。按理說一個世界的晝夜交替只有一次,這裡嚴格算起來卻是兩次。為什麼上邊亮下邊就會黑?

難道說,是因為海水的問題?應該沒有,他用天眼探查過,海面並沒有什麼異常。

會不會,是光的問題?

猛地,唐宋瞳孔驟然緊縮。光本身就是一種能量,也許這個世界的光能量特殊,以海面為界限?

而且正好,他的世界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下一步就需要製造光。巧合,還是天道安排? 盤腿漂浮在海面上,唐宋靜靜地接受太陽光洗禮。天眼內沉,心神內斂,分析著落在皮膚上的光能量。

光是一份一份的,就連現代科學都已經論證,有了光子的說法。現在,唐宋要分析的就是,這裡的光子是否正常……

時間慢慢流逝,很快夕陽下。唐宋睜開眼,看著太陽漸漸落下海面,忽然往海下沉。

果然,上邊太陽剛下去一半,海底就開始明亮。難道說,那個太陽是落入到海里?

飛出海面,看著漸漸淹沒在海平面的落日,唐宋又繼續朝著東邊飛掠。如果猜想是真的,那這個太陽明天還會從東邊升起……

等到天空徹底黑下來,唐宋又落入到海底。海底的明亮相對於太陽光柔和很多,沒有制熱的感覺,分析起來會更難。

冷梟,你就從了吧 不過仗著天眼,很快唐宋還是捕捉到了光子的特性。相當於海面上,海底的光像是被過濾了一層能量,更偏向於陰性。

感覺有點像是,天靈大陸跟飛靈大陸的區別。天靈大陸的元氣相對剛猛,飛靈大陸的靈氣相對柔和,但兩者正好是鏡像?

難道說,這世界,正好處在那兩個世界之間?

這想法讓唐宋自己都嚇到了,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豈不是被夾在兩個空間之中,這裡只能算是個空間裂縫?

可是這裡有生物啊,樹木和魚都算是成熟生態,只是還沒有動物而已。

第二天太陽開始爬上海岸線,火紅的陽光平鋪在寬廣的海面上。

唐宋靜靜地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凝視著前方,唐宋不由露出笑容。

總算找到破綻了,就是在這交替的時候,正好是海底跟上空能量交替的時候。那火紅的陽光,力量非常不穩定,比夕陽西下的時候還要浮躁。

沉了口氣,唐宋氣沉丹田,猛地朝著遠處的太陽飛掠。速度放到最快,雙手順勢凝聚元氣,牽動著周圍浮躁的能量騷動起來。

轟!

周圍空間忽然顫動,唐宋喜上眉梢,咬著牙繼續加速。

果然沒有猜錯,想要出去,就得在這個時候引發空間裂縫!

可是,不管唐宋怎麼加速,周圍空間只是有些晃動,始終沒有打開裂縫。而且太陽很快就沒那麼紅,周圍的能量也漸漸平靜下來。

嘗試了好幾次,唐宋不得不停下來,累得差點沒吐血。

看來,每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只要幾分鐘的時間。而且,速度還要更快,很有可能需要,超光速!

等到烈日當空,唐宋又盤腿在海面上,吸收著太陽灑下來的光能量,繼續分析。

光是玄妙的,應該說是最玄奧的一種力量。因為細微,想要琢磨透非常困難。唐宋的天眼雖然能分析到光子,卻沒辦法更進一步,最多只能知道能量強弱而已。

等到海下明亮,唐宋又進入海底,依然是分析光子。反正這個時間也做不了別的,倒不如趁機好好研究一下這個世界的光,興許能趁機在自己的世界內創造出光。

旭日再次東升,唐宋又開始嘗試撕裂空間。速度比昨天快了不少,空間晃動明顯加劇,但還是不行。

繼續研究,繼續等……

就這樣,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唐宋都不知道過了多少天。反正他每天都在曬太陽,亦或者沉入海底。不用吃不用喝,也沒感覺到餓。

可是不管他怎麼加速,就是沒辦法打開空間。速度倒是提升了不少,實力也提升了一些,卻沒什麼卵用。

這天,旭日東升剛過,唐宋又是一陣加速失敗后,苦澀的坐在海面上。一天一天的過去,總感覺遲早被逼瘋。

唰啦!

海面忽然撕開,一條金魚飛躍而起,正好落到唐宋懷裡。蹦躂兩下,又翻騰落入海里。

唐宋楞了一下,不由得沉入海里。讓他驚奇的是,那金魚居然是發著亮光。黑暗的海底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小金魚遊走。

不及細想,唐宋趕緊跟上。這麼多天,還是頭一次看到白天海底下邊有亮光……

其他魚都在睡覺,唯獨那小金魚游得歡快,像是一盞燈在遊走。追了好一會,小金魚游入一個海底峽谷內,轉眼便消失不見了。

四周圍又是一片黑暗,唐宋眉頭緊鎖的打開天眼張望。明明看到它進來,怎麼突然不見了?

嚕嚕!

珊瑚里冒出兩個小氣泡,唐宋喜上眉梢,將珊瑚推開。還真看到後邊有個洞,裡邊卻是散發著光亮。洞很小,也就拳頭那麼大。

奇怪,海底下怎麼會有亮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