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好,收斂精神,開放意識海。”

話落,水魅兒便覺腦海一疼,有針刺入了她的腦海當中。

然後她陷入了一種混沌,感覺到整個人的靈魂都被牽制住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有人在她的靈魂上面夾住了一個枷鎖。

她整個人,都被封住了。

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冷汗淋漓,突然間那種刺痛的感覺消失不見。

水魅兒大口大口地喘着出氣,好似從地獄又回到了人間。

這一次,她看莫白的目光充滿了恐懼,沒有絲毫敢反抗的意思。

“對、對不起,我錯了,求求你,不要……”

周圍的兩人目瞪口呆,莫白這是對她做了什麼。

“你應該可以感覺得到,如果我繼續使用那針法的話,你會被我給控制住。我相信你不會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莫白輕聲的說,他的聲音溫柔到了極點,同時彎下腰,把水魅兒從地上扶了起來。

“不用這樣,我只是在你的意識海當中留下了一根靈氣針,只要你願意聽話,我就不會動你,可不是你不願意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莫白的聲音特別的溫柔,溫柔的水魅兒的大腦都空白了。

水魅兒用力的點頭,不敢多說什麼。

她還是第一次碰見這種事情,恐懼得雙肩都在顫抖,哪裏還有一點白日時魔女的模樣。

諸葛青看到她如此的服服帖帖,更是不知發生了何事。

“莫白,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諸葛青忍不住開口問。 莫白的意識海中,鬼修羅的眼珠子瞪得溜圓。

覺得自己上輩子,肯定是見了鬼了!他怎麼就那麼傻,不像莫白這樣做。

他並沒有真的傷害到水魅兒,反倒是利用她的恐懼。這樣的話,莫白根本就不用使用那種詭異的針法,也就不會有反噬了。

他只是,威脅水魅兒罷了。

“莫白,你真狡猾!”

莫白冷笑了下,不理會他直接屏蔽了意識,目光落在了諸葛青身上。

“沒有人會不怕死,她只不過是怕死而已。”

“水魅兒,只要你跟着我們,替我們做事,絕對不會虧待了你。”

不失爲個好的選擇,莫白帶着水魅兒回到了客棧中。

正好其他少爺都從房間裏出來了,看到他們走在一起。

“莫白,你爲什麼和這個女魔頭走在一起?”李樹明吃了一驚。

幾個人目光凜冽的看着他,想要對他出手。

“什麼女魔頭?現在她已經是我們的同伴了。”莫白拉過水魅兒的手帶到自己面前,“她現在是我的人。”

這話,所有的人震驚。

“什麼叫她是你的人,不過就是剛棄暗投明罷了。”諸葛青酸溜溜的說。

她輕哼,走上前來扭着腰肢。


“還不是我哥收拾了她,不然怎麼會跟我們一起。”

莫白微微頷首沒有解釋,有人願意出風頭,他也不介意。

“這一次還是多虧了諸葛兄。”莫白勾了勾脣角,望了身旁諸葛風一眼。

他朝水魅兒使了個眼色,雖然不情願,但還是扭着腰肢來到了諸葛風的身旁。

水魅兒雙手抱胸,那豐滿的身軀扭動着風景無限,聲音也是幽幽,“老孃跟着你們那是看好你們,別給我找麻煩。”

說完這話,她便上樓去了,直接走入了諸葛風的房間。

其他人震驚,但也沒說什麼。諸葛風的實力還是入得了他們的眼的,如果是莫白的話,那就得另算了。

大家心思各異,各自回了房間。

第二天清早,他們都醒了過來。

“現在我們,還是要先去找那冰黑雪蓮?”季若白一身白衣俊朗,他身後揹着黑色長琴,更加的風度翩翩。

“等着開完會吧,在此之前先收集血煞盟的資料。”

莫白說完自己先行出去了,諸葛青快步追了上去,“我和你一組。”

“現在你要去哪裏?”小女人在旁側俏臉暈紅地問。

“我要去鬼市。”莫白聲音淡淡道。

很快他就拐過了一個拐角,來到了一條街道之上。

這條街道上有許多人,他們面容暗沉,面無表情的賣着自己的東西。

莫白找到了一個角落,這裏坐了個老頭子,擡頭看着他。

諸葛青嚇着了,老頭子看着邋遢,面上帶着油光。

老頭子嘿嘿笑了,“小夥子,你可要去鬼市?”

莫白點了點頭,直接一塊元石甩了過去。


老頭子伸手接過來,點了點頭,“你們可以進去了。”

話落,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扇門是藍色的裏面的景象在波動着。

莫白直接走了進去拉上諸葛青一起。

“你怎麼知道鬼市的入口是在這裏,你以前來過這兒嗎?”諸葛青忍不住問。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鬼市,居然是在這裏還有一扇空間門。空間門昂貴無比,得花費大價錢纔可以得到,而且,必須要有專人維護才行。

成本極高!

走入這片空間當中,漸漸的周圍的人多了,莫白拉着諸葛青的手,有隻手來到了她的臉上,輕輕的揮舞。

一團靈氣籠罩在了諸葛青那一張嬌小白嫩的臉蛋之上,只見她的臉五官發生了變化,變得更加的嬌小了。

雖然依然漂亮,和之前判若兩人。

諸葛青眨了眨眼睛,揚手間面前出了一面鏡子,照着她那嬌小的臉蛋兒。

“唉,你喜歡這個類型的。”諸葛青嬌滴滴的挽住了莫白的胳膊,“哥哥!”

莫白的雞皮疙瘩差點兒就掉下來了,“別亂來,我們趕緊去辦正事。”

他之所以知道這裏有個鬼市,還得得益於鬼修羅。不愧是修羅大帝,這麼久的事情,他居然還記得那麼清楚。

莫白開放了意識海,才接收到了鬼修羅的念頭。

“小子,我老鬼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待遇,你給我小心點!”

他們兩人幾乎是半撕破臉了,莫白也就沒有客氣。

“你纔給我小心點,別忘了你還關在我的十方仙獄當中。”

十方仙獄不知道有多少號房間,越是往上裏面關着的人物就越是恐怖。

一個鬼修羅已經差不多是修仙界的頂峯了,也不知道在往上會是什麼人。

莫白眯了眯眼睛,繼續朝前走。

他拉着諸葛青的手來到了一家店鋪門前,這家店鋪的牌匾用的是黑色的一種沉木,看上去十分的詭異。

上面的字是金色的,寫出來的字體也充斥着暗色。

“鬼樓!”

“就是這裏了!”莫白直接推門就走了進去。

才進去,他們就感受到了周圍的空氣,瞬間冰冷。

好似,周圍無數寒冰凝結在一起。

莫白的瞳孔眯成針尖大小,冷笑了聲。

身旁一個身着黑衣的男子走過,突然朝他出手。這鬼樓裏,你要是被人給殺了,只能是你自己的實力不行。

他們所有人的實力就會被壓制到最低階,依靠的只有是自己修煉功法的特殊性,還有狠辣!

弱肉強食,生死有命。

那黑衣男子很顯然是想要搶奪莫白身上的東西,他突然間出手!

“哈哈!”鬼修羅想要大笑出聲。

他就是要給莫白好看,讓他不待見自己,呵!這種鬼市可不是那麼好進的,特別是還要入鬼樓!

那黑衣男子身形鬼魅,他修煉的是那種詭異的身法,這種身法在鬼樓裏面最是佔優勢了。


大家的靈氣都被壓縮到了同一等級,身法越是詭異,實力就越強。

一絲寒氣,幽沉襲來。

莫白的腳步微頓,他身形後退,瞬間出手,抓住了那人伸過來的一隻手掌。

他用力扣緊了那隻手往旁邊掰開,腳就踹了上去。

這一腳蘊含了點鋒銳的力道,他把所有的靈氣化作了寒冰刺入來人的胸口。 踢到的地方,也是化出了道道的冰寒。

那是種深入靈魂的深寒之氣,莫白把自己體內的靈氣變作了鬼域一般的幽深寒氣!

踢中對方時,莫白冷笑,一隻手化住了一個鬼爪,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拉到了身邊來。

“啊啊啊!”

那黑衣鬼魅的身影,尖叫出聲。

莫白冷笑,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拿出來,不然我就殺了你。”

這裏弱肉強食,他不搶人家的東西,只怕會被當做傻子。

那鬼魅身影顫抖着身軀,丟出了好多東西。

莫白伸手拿過,把他推倒在一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