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是一種五體投地的姿態,那是一種發自與靈魂深處的悸動,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做出來這樣的舉動,但血巫卻是覺得,在這『女』屍之前,自己唯有如此做,才是對的!

塵埃升騰,聲『波』回『盪』,天地幽暗,而被血巫所佔據著的,那名曾經領袖小方諸山,曾經屹立在隱世最巔峰的顧太虛的軀體,在跪倒下來,落入諸人的眼眸之後,不知為何,竟是覺得那身影無比削瘦,無比渺小,無比卑微,卑微的就像是一條向主人搖尾乞憐的狗!


「既然錯了,就該死!」而就在血巫緩緩跪伏在了那『女』屍的身前後,順著『女』屍的櫻桃小口中,竟是又有緩緩的聲音出現,而後她那雙纖纖柔夷,竟然緩緩抬起,向著血巫的頭顱輕輕的拂了下去,那動作輕柔的,就像是情人的手!

但就是這樣輕描淡寫般的動作,在觸碰到血巫的身軀之後,竟然是恍若蘊藏著驚天之力一樣,在指尖輕撫到頭顱之際,順著血巫的身軀,竟然有無數詭異的裂痕開裂!

恍若是有光雨升起,血巫的身軀在不斷的崩裂,一分一毫,悉數散落於塵埃之中,盡數步入歸墟之中,永遠消散於這天地之間,再不見分毫!

望著這一幕,林白的心情可謂是複雜到了極致,這破滅的雖然是被血巫所佔據的軀體,但實際上卻是顧太虛在這世間僅剩下的存留!恐怕就算是顧太虛機關算盡,也絕對不會想到,在進入這崑崙聖地后,他不但無一所獲,甚至於連自身都被抹殺在了此處。

從此以後,不管是在隱世,還是在天地間,再沒有顧太虛這個人,只剩下一捧飛灰!

身軀如光雨,悉數散落,而在那身軀消散之後,只剩下一層淡淡的血『色』/圖騰存留!那圖騰匯聚在一處,恍若是人形,但依舊匍匐與『女』屍的腳前,恭敬如狗!

但還未等到諸人反應過來,那些血『色』/圖騰,竟然也開始發生破滅!無數圖騰間的光華閃爍不斷,而後如劃過天際的煙火般,在釋放出生命最後的璀璨后,也歸於虛無。

此情此景,可謂是叫人驚愕到了極致!血『色』/圖騰是什麼,那是天道法則的部分,可說是孕育著天威的存在,也是曾經毀卻了這聖地,將聖地化作一片廢墟的存在!即便是修為如林白,即便是他已掌握了控龍之術,卻是依舊無法將其毀滅分毫,只能以弱水鎮壓!

但就是這樣的一股力量,如今竟然是被這『女』屍一指伸出,就毫不費力的完全破開,化作了烏有!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力量,這『女』屍究竟是什麼人?!

在這一刻,驚愕和畏懼,以及濃的化不開的疑『惑』,完全佔據了林白的內心,直叫他覺得自己恍若是陷入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之中,完全不知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不僅是他,開明靈獸和陸吾,也是完全陷入到了驚愕之中,任憑是他們中的哪一個,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都沒有想到,一切結束的竟是如此之快!

但和林白不同的是,在驚愕之餘,他們沒有疑『惑』,只有無盡的欣喜!因為這『女』屍的出現,這『女』屍的蘇醒,以及『女』屍所展『露』出的威能,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這『女』屍的確是聖地重新恢復昔日榮光的希望,是決定未來的契機所在!

「主人,您可曾看到這一幕了,這些年我們終於沒有白等,終於迎來這一刻了!」此時此刻,陸吾和開明靈獸,突然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心緒,竟是如兩個小娃娃一般,嚎啕大哭起來,淚滴湛然,恍若是珍珠,清亮澄澈人心。

等待了無數年,終於盼到了希望所在,終於看到了希望之火,終於發現,一切的一切,並不是一場虛妄的大夢,而是黑夜終已到了尾聲,天地間有清明升起!

但就在此時,順著那『女』屍口中,卻是又有話語聲發出,只是一句,便叫它們如墜冰窖!–55789+dsuaahhh+25933079–> 躺在牀上,我困頓都減少了很多,看着均勻呼吸都謝染,她緊閉着臉,眉頭卻是微微皺起的,眉心也都是鬱結。

我心中輕嘆,對於謝染,我心裏面始終有種對不起的情緒,不過她還是那麼賢惠。


就這麼片刻,我白天撥動了的心緒平穩下來了不少。

閉眼睡了過去,當我醒來的時候,陽光已經佈滿了屋子了。

臥室外面傳來謝染笑着說話的聲音,還有我媽的笑聲。

我起牀洗漱之後,出去就看到我媽和謝染在看電視。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

謝染回過頭,就喊我坐沙發上,她給我上藥。

上藥的時候,我媽就在那裏小聲的碎碎念,說我不聽話,總和隔壁小胖兒打架。

謝染則是眉心皺着,語氣有些無奈的問我,真的就不能夠安穩一點兒嗎,就像是我們以前那樣,開個小酒吧,或者別的店,別天天打打殺殺的了。

我何嘗不想安穩過日子?嘆了口氣和謝染說,就最近這幾天的事情,忙完了以後,我就開個小店兒。

謝染眼中閃過一絲光彩,說真的麼?

我點了點頭,說真的。

上完了藥,我就出了門,先是給陳律師打了電話,他這次倒是接通了,簡單的說了幾句話,他告訴了我大爹的現狀,目前被關在派出所裏面,他已經去過了,警方立案處理,只能等着被公訴。

我心裏面很擔憂,問他有沒有把握大爹沒事兒。

陳律師卻告訴我,並不是我大爹主動動手傷人的,而是對方先動手,並且下手很狠,他是正當防衛,因爲防衛過當而造成人死亡,加上我大爹提前幾年就做過精神鑑定,所以讓我別太擔心。

聽到陳律師清晰的回答,我終於沒那麼壓抑了,他讓我等通知,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而我則是驅車,朝着舞廳趕去。

當我到了地方以後,門口接我的那兩個人,態度明顯變好了很多,直接喊我少當家,恭敬的就帶着我進了最裏面的房間。

路過跳舞池的時候,今天沒有一個人跳舞。

到了最裏面的房間,我一進去,就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氛圍。

足足五六十號人在屋子裏面,站着,坐着的,桌球沒有一個人玩兒,甚至連說話的人都沒有,就那麼默默的抽菸,一言不發。

所有人都擡起頭,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擡頭看着他們。

二叔和三叔,坐在人羣最裏面的位置。

三叔和靶子同時站了起來,而靶子則是跨着大步走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肩膀,表情格外緊張的問了我一句,大當家的怎麼樣了?

三叔語氣嚴厲,喊靶子注意點兒動作。

靶子壓根沒理會他。

我深吸了一口氣,聲音發沉的說讓靶子別擔心,然後我也沒多說太多內容,就說了一句,大爹沒故意傷人,而是正當防衛,裏面發生了意外,出了人命,牢是要坐了,可不會太過重。

靶子當時臉上就笑了出來,然後猛的拍着胸口,說大當家的沒看錯人,只要大當家的沒出事兒,靶子這條命是你的了!

說着,靶子就抓住我的手腕,高高舉起,他轉過身,對着其他人大吼了一聲道:“大當家之前就把我們交給了少當家的,老子知道你們很多人不服氣,老子之前也不服氣,可要不是他告訴我們大當家的有事兒,現在我們還啥都不知道!昨天你們都看見了!少當家是怎麼帶我們過去的!”

其他人的目光灼灼,都盯着我看着。

場間的沉重情緒少了很多,我心裏面清楚,那都是因爲我說大爹不會出大事兒。

我壓低了聲音,讓靶子放開我,差不多了。

靶子卻沒鬆開,他面露紅光,聲音興奮的大吼道:“以後,靶子這條命,是少當家的!老子就跟他混了!你們要是有種的,知道感恩圖報的,以後就聽少當家的話,要是他媽的誰不長眼,老子第一個弄他!”

人羣之中傳出來了幾個微弱的說好的聲音,緊跟着就是一大片人大吼好!

整個屋子裏面聲音嗡嗡震耳。

情緒調動到最高峯的時候,靶子突然就放下我的手,目光炙熱的看着我,說以後有啥事兒,一個電話,他立刻帶着人去。


我心裏面有點兒尷尬,可是還是點了點頭,說了句好。

這會兒二叔也站了起來,他和三叔走到我的身邊。

三叔示意大家可以散開了,既然老大沒事兒,都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不能做的事兒別做。

人羣這才慢慢散開,二叔聲音厚重,對我說了謝謝。

三叔也嘆了口氣,說事情要多讓我上心了。

我點了點頭。

而這會兒,三叔語氣則是突然凝重了不少,說我還不只是要去忙着律師和我大爹的事情,還有一些事兒,比較重要。

傳奇房東

三叔問我,有沒有去過我大爹的那些產業?

我心裏面咯噔一下,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說我沒去過,之前陳律師說讓我少出入,免得出現什麼變故。

三叔點了點頭,說酒店那些地方,相對來說比較安穩,少去是對的,可大爹手裏面還有一些正當產業,卻沒有那麼安穩。

我皺眉,讓三叔直接對我說。

三叔咳嗽了一聲,告訴我,會所和ktv,這兩種產業裏面,雖然乾淨,但是也不是那麼幹淨,很多鬧場子的,都礙於他的名頭,不敢去。

即便是去了,有他們在,也不敢鬧事兒。

現在大爹出事兒了,肯定已經有人聽到風聲了,今天絕對會出事兒,今天先去ktv會所,明天還要去酒店。

沒出事兒最好,一旦出問題,就要趕緊解決。

我點了點頭,說了句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去?

三叔和二叔同時點頭,他說他跟着我走,二叔則是去別的地方,他跟着我,那些人就不會怎麼鬧了。

我點了點頭,幾人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靶子突然走到我身邊,拍了拍胸口,說:“少當家的,帶上我吧!”

我本想拒絕,而三叔卻突然點了點頭,說:“行,靶子你好好跟着周然。”

靶子咧開嘴笑,說了句放心!

我也沒再多說別的了,幾個人朝着外面走去。

二叔自己開車走了。

三叔和靶子都坐的我開的車,上車後我卻犯了難,說我是知道有很多產業都過給了我,可我不知道地址。

三叔則是告訴我他來說地址。

發動了油門,車上了路,三叔說的第一個地址,是在市中心,離着酒店不遠處的一個會所。


當我們到了會所門口的時候,三叔的表情鬆緩了不少,說沒什麼事兒。

我驚訝,問三叔怎麼會知道?

三叔說,會所出事兒,要麼就是打架,那保安肯定不站在門口,而是進去了。


如果是被人舉報,報了警,那就是警車來了。

我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下車之後,朝着會所裏面走去,進去的時候,立刻就有人迎了上來,喊了句三哥。

我看清楚那人的臉,油光滿面的,穿這了件白襯衣,三十來歲的模樣。

三叔點了點頭,說了句:“我介紹下,這是周然,你們老闆的侄兒子。之前有些事情沒和你們說,今天我順便過來通知下。”

而那油光滿面的經理,臉色就微變了一下,說:“三哥……老闆出事兒了?是真的?今天新聞上都出來了,我們還以爲……只是長得像。”

說話間,我們已經進到大堂裏面了,經理招呼人倒茶。也帶着我們坐在了會客沙發上。

他面色不安,一直看着三叔。

三叔沉默了一下,說:“意外,不過沒事兒,你們好好做事兒,那就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旁邊的過道里面就哭着跑出來一個女孩兒,身上的衣服都被抓的凌亂散落,她哭着跑到經理面前,說:“有人耍流氓!” 「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人,也不會為你們做任何事情!」

仿若是已經完全看穿了陸吾和開明靈獸心中所想一般,彈指驅散了血巫之後,那『女』屍緩緩轉頭,向著開明靈獸和陸吾如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淡淡道。-

一言發出,直叫陸吾和開明靈獸頓時如墜冰窖,好不容易才從心中升起的那一絲希望的火『花』,在這一刻,更是完全被冷水澆得熄滅,連一絲餘溫都不復存在!

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等待了這麼久,在已經原本絕望的時候,好容易有了一點希望,但這希望還沒有出現多久,便重又破滅!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道造化,是不是冥冥中真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擺布著這一切,故意要他們這樣剛剛有了希望之後,就又絕望?!

他們無法理解一切為什麼會是這樣,明明青蓮已經說過,這『女』屍是聖地復興的希望,是未來的契機,但為何還未等他們把青蓮的託付說出,這『女』屍就已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它們?

「為什麼?」雖然已是心如死灰,但陸吾心中卻是依舊有一線希望尚存,不甘心的望著那恍若是矗立於雲端之上,高高在上的『女』屍望去,緩緩道:「主人把你留在了此處,為你建造了這一切,為的就是一個希望,可你為什麼要違背這個承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