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是!我豪哥向來有一說一,童叟無欺,看你這個樣子也只能轉賬了。”豪哥說完,便是就直接掏出了手機,要讓許昌碩轉賬。

許昌碩輕輕地推開那豪哥的手機,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胳膊,然後便是就笑着說道:“我想你是誤會了,我說十萬塊價位還算是合理,可是我沒有說我要給啊!”

那豪哥頓時一愣,這特麼的是個什麼道理,價位合理還不給,這特麼的是耍自己玩兒呢麼?

“什麼意思?我這幾個妹妹,要身材有身材,要樣貌有樣貌的,無論哪一個挑出來那都是拔尖的,你這一次性就玩了她們三個,難不成你還想要耍賴不認賬不成?還是說你要拒絕私了,要公了?”

那豪哥說完,自己都不敢相信,按照正常的道理來說,越是有錢人,那就越是要面子,所以說玩女人對於他們來說,那也算是家常便飯了,但是玩女人歸玩女人,要是跟嫖娼扯到一塊,那就不太好看了。

尤其是如果嫖娼的事情被曝光出去,那豈不是就更加丟了自己的面子。

按照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大家都是會拿錢了事兒的。

誰知道今天他竟然就遇到了這樣一個奇葩!

奶奶的!

這是要跟自己硬來呀!

“沒錯,小爺我就是要選擇公了,你要是嫌麻煩不想要報警,我倒是不介意代勞的,敢合起夥來跟老子玩仙人跳,我倒是要看看警察來了,會帶走誰?”許昌碩說道。


那豪哥萬萬沒有想到,他今天不但是碰到了一個要公了的,還是一個主動要幫他報警的。

“艹!你特麼的跟老子耍橫的是不是,你的意思是我這幾個妹妹就是要讓你白玩了是嗎?”豪哥生氣地說道。

許昌碩趕緊擺擺手,並且還後退了一步,隨後就說道:“等一下,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的,她們三個人我是一個也沒有碰過的。”

豪哥聞言,神情頓時就變得猙獰了起來,大聲喝道:“艹!老子給你面子你不要,那麼就不要怪老子了,現在十萬塊已經解決不了問題了,二十萬,一個子兒都不能少,不然的話,老子讓你今天豎着進來,橫着出去這房間。”

“嘖嘖嘖..這麼快就沉不住氣兒了,這也不是當老大的料呀!”

許昌碩微微一笑,隨機便是就用無比鄙夷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堵在門口的三位年輕人身上,繼續用不屑的語氣說道:“你們三個,什麼意思,也和他一樣,要攔着我麼?”

“奶奶的,給我幹他!!”

豪哥頓時就火了,他的幫派雖然說還沒有壯大到在江北排上名號,但是好歹那也算是第五,了不得第六大幫派那也是排上了呀,可是,今天他卻是被許昌碩這麼一個小年輕給嘲笑了,而且還是當着兮兮那三個女孩兒的面嘲笑的。

這要是自己嚥下了這口氣,那以後自己還怎麼混了!

他身後也就是看門的那三個年輕人,在得到豪哥的指令之後,也是立刻就要上來動手。

只不過,他們也纔剛剛走上前來而已,便是就被許昌碩隨隨便便的一揮手,就打趴再低,而且鼻血還流了一地,掙扎着想要起來,可是無論如何都是站不起來了。

一個舉動不但是驚掉了那豪哥的下巴,就連兮兮、萌萌和麗麗三個美女也是都愣住了。

無論如何他們也都沒有想到許昌碩的身手竟然會這樣厲害,因爲從頭到尾他們都是沒有看清楚許昌碩是怎麼出手的,那三個小弟便是就直接倒下站不起來了。

“你..你不要亂來啊,我告訴你,我後面的老大可是先天高手,要是你敢亂來的還,他..他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周子豪怕了,不斷地後退,而且,這話說到了最後的時候,聲音竟然還帶上了哭腔。

見狀,許昌碩不由得更加的鄙視他了。


麻痹的,這不是典型地欺軟怕硬麼?

就這麼一個軟蛋還敢出來玩仙人跳,怎麼就沒有玩死他。

其實,這也怪不得周子豪,他其實是有些本事的,但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認爲自己可以幹過許昌碩,正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該認慫的時候就得慫。

只不過,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踢到這麼硬一塊鐵板。

“先天高手?帶我去找他,我就放過你!”許昌碩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奮。 周子豪一聽,頓時就猶如撥浪鼓一般點起了頭,只要是能夠放過他,別說是讓他帶着他去找那先天高手了,就是讓他跪下喊爺爺,他也是絕對不帶猶豫的。

“好好好,我這就帶着你去!”周子豪說完,趕緊就向着門外走了過去。

艹,這個煞筆,竟然還要主動去找自己那背後的高人,看來還真的是一個自負到不行的傢伙,一會兒等你被打趴下的時候,你看爺爺我怎麼收拾你!

於是,兩個個各懷心思的男人便是就這樣一同走出了酒店。

而兮兮、萌萌還有麗麗三個人則是在穿好了衣服之後,亦步亦趨地跟在了他們的後面,哪裏也不敢亂跑。

當然了,三個人的心思那是七上八下的,難受極了。

想到以前一個姐妹的下場,三個人也是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想她們三個人也是把這件事情給搞砸了,還不知道周子豪對怎麼折磨她們呢!

真特孃的倒黴啊!

本來以爲自己運氣好,遇到了一個帥氣又多金的男人,自己不但是可以得到那垂涎已久的年輕身體,還能完成周子豪交代給自己的任務,又能賺到錢,簡直就是一舉三得的事情。

現在可好,事情辦砸了,自己不但是什麼都得不到,還要受懲罰!

現在,她們唯一的希望就都寄託在了那周子豪背後的先天高手身上,只有他成功地制服了這許昌碩,讓他把錢交出來,興許還能夠彌補一下這一次的錯誤。

幾個人上了車,兜兜轉轉地,也不知道究竟是拐了幾個彎,反正就是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幾個人的車就停在了郊區比較偏遠的一處倉庫處。

“你說的那什麼先天高手就在裏面嗎?”許昌碩下車後看着前面的破倉庫有點兒不敢相信地問道。

“是的,先天高手就在裏面。”周子豪小心翼翼地說道。

“進去!”許昌碩讓周子豪將倉庫的門打開來,俗話說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所以,一旦是裏面有什麼機關之類的,自己也好提前預防,畢竟,許昌碩現在還遠遠沒有覺得自己已經是到了無所不能的地步。

幾人進入到倉庫之後,便是就看到裏面燈火通明,個外面的簡陋不同,裏面的裝修倒是還不錯的。

而在最中間的位置,則是放置着一張圓桌,周圍圍坐着幾個人,他們正在打牌,在見到周子豪進來之後,便是就集體起身,恭敬地說道:“豪哥!”

周子豪看許昌碩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自己身上,於是就立刻趁機一個箭步衝了過去,等到他躲到那幾個人身後之後,立刻探出一個腦袋來,一臉獰笑地看着許昌碩。

“臭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打我的小弟不說,居然還敢來到我的地盤,哼哼!今天我就讓你有來無回。”

說完之後,立刻就對那幾個打牌的小弟說道:“給我廢了他!”

許昌碩頓時無語地晃了晃頭,麻痹的,自己這又是被耍了嘛?這裏應該根本就沒有什麼先天高手,這個傢伙只是想要把自己騙過來,然後好收拾自己。


打牌的十幾個人立刻就從桌子底下抽出砍刀、鐵棒之類的武器,向着許昌碩衝了過來。

此時此刻,兮兮幾個女孩兒早就已經嚇得尖叫着躲到了一邊去了,十幾個人拿着武器毆打一個手無寸鐵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誰勝誰負呀!

幾個人團抱在一起,閉着眼睛,不想要看到那種血腥的場面。

許昌碩無奈地搖搖頭,眼看着那十幾個人就要衝到距離自己五米左右的位置了,他才微微地一擡手,接連彈了幾下,幾乎是瞬間,十多名小弟便是就齊刷刷地跪在了許昌碩的面前。

是的,許昌碩並沒有下死手,只是用真氣隔空點了他們的麻穴,所以,幾個人一時半會兒是根本沒有辦法站起來的。

“我艹!你們特麼的是沒吃飯還是怎麼樣?老子讓你們廢了他,你們特麼的都給我跪下了是幹什麼,起來幹他呀!”

周子豪一臉的懵逼,他是真的沒有看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一開始還氣勢洶洶的,可是,這眼看着就要攻擊到那小子跟前了,卻是一個一個的都放下了武器,集體跪下了,這不是特麼的鬧笑話麼?

而且,從頭到尾他也就看到許昌碩像是耍猴一樣彈了幾下手指頭而已,還什麼都沒有彈出來。

一時間,他也是氣的不要不要的了。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豪哥,我們也不知道怎麼了,攻擊到半路,就感覺腿突然就麻了,想要站起來卻又站不起來!!”一名小弟哭喪着臉說道。

周子豪聞言,原本還囂張不已的眼神立刻就發生了變化,如果細細看下來,還會在中間發現驚駭之色。

在酒店發生的一幕再一次重演,本來他還以爲是酒店的空間小,所以小弟們纔會施展不開拳腳,從而纔會中了這小子的招,可是,現在,這可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啊!

十多名小弟,手拿武器,都已經把他是圍成了一個圈了,卻還是沒有將他拿下。

“去吧,把你口中的先天高手叫出來吧!”一片死寂之中,許昌碩終於是開口了。

要是周子豪真的叫不出什麼先天高手的話,自己一定廢了他,所以,現在許昌碩也算是給了他一個拯救自己的機會了。

周子豪聞言頓時打了一個寒顫,立刻自言自語道:“對,對,對,我還沒有輸呢,我還有先天高手啊!”

說完,他便是興沖沖地跑向了裏面的那個房間,中間甚至於都沒有敢跟許昌碩說上半句話,生怕自己晚了一步會有什麼不測。

“大伯,大伯,快救救我呀,有人來砸場子了!”許昌碩一邊跑一邊喊,像極了一個告狀的孩子。

而隨着周子豪的話音一落,最裏面那個房間的門也是應聲打開了。

“淡定淡定!你這風風火火的樣子,成何體統!”

隨着這句話,許昌碩就見到從房間裏面走出一位穿着灰色道袍的老者,身材有些消瘦,還戴着一個墨鏡。

許昌碩不禁一頭的黑線:尼瑪,這不是路邊攤那算命先生的裝扮麼? “你是何人?爲何深夜闖入此處?”老者在看到許昌碩的時候,稍微低下頭,從墨鏡的上方看向了許昌碩問道。

許昌碩頓時無語,艹!

怎麼沒有個正經人,難不成這人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就不能正常說個話麼?

“那啥,這不是你身後的小子聯合那三個女的玩仙人跳,跟我要十萬塊,我不給,於是就想要來看看究竟是哪個煞筆玩意兒在後面給他們撐腰!”

艹,你不是拽古文麼?

老子就給你來段東北話讓你聽聽!

許昌碩說完之後,就指了指躲在一旁瑟瑟發抖的兮兮、萌萌和麗麗。

“啥玩意兒?”墨鏡老者回頭,大聲呵斥道:“子豪,這事兒是你乾的不?”

說完之後,墨鏡老者立刻就用一臉不可思議地眼神看向了許昌碩。

麻痹的,竟然把老子說話的節奏給帶跑偏了,自己古文說的好好的,結果現在竟然就跟着他一起來說東北話了。


“大伯,你還不相信我嗎?我怎麼可能幹那種勾當呢?是這小子聽到我跟人家說我有一個先天高手的大伯,所以,非要逼迫我讓我帶他來這裏看看,我不願意,他..他就把我這十多個兄弟給打傷了,大伯,你可不能就這麼看着別人欺負你大侄子啊!”

不得不說,這周子豪還真的是有些當演員的天分的,他這一番話下來,許昌碩都差點兒要認爲事情就是他說的那麼一回事兒了。

墨鏡老者聞言,便是皺了皺眉頭,看着許昌碩說道:“是這樣嗎?”

“是這樣會怎麼樣?不是這樣又會怎麼樣?”許昌碩淡淡地問道。

“犯我地盤者,雖遠必誅!”說完,墨鏡老者便是就縱身一躍,朝着許昌碩飄來。

尼瑪,不是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麼?

這怎麼還給改了麼?

許昌碩又無語地撓了撓頭,這老頭是欺負自己沒有學問麼?

還是自己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學渣。

“大伯,小心,那塊有一個鐵棍!”眼看着那墨鏡老者就要攻擊到許昌碩的面前了,周子豪卻是大喊了一句。

只不過,爲時已晚呀!

只聽“哐哐哐”幾聲,那墨鏡老者頓時就被那根鐵棍給絆了一個四仰八叉。

許昌碩就差一點兒要笑出聲音了,艹!就說大晚上的戴墨鏡沒有好處嗎?那麼大一根鐵棒都是已經看見他了,他竟然還就這麼直愣愣地踩了上去,結果給自己摔成了一個烏龜的模樣。

“大伯,您..您沒事兒吧!”周子豪探過來一個頭狀似關心地問道。

說實話,現在那墨鏡老者距離許昌碩實在是有些近了,周子豪自問沒有那個膽量來到那老者的身邊噓寒問暖,所以,就只能遠遠地問上那麼一句了。

“咳咳咳..人有失手,馬有失蹄,無妨無妨,不用擔心!”那墨鏡老者站了起來,咳嗽了兩聲用以緩解尷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