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那陣腳步聲,是走廊里患者家屬早起走動的聲音。

這種感覺,讓丁凡興奮,還難免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連忙抓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沒錯,新的一天,不,過去的一天,重新開始了! 陸細辛也瞪圓了眼睛,完全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一個發展。

她雙目灼灼地望着洛安,眼裏心底都是歡喜。

真好,他相信她。

這世間的能量是守恆的,陸細辛這邊開心了,遲晚晚就得憤怒。

她氣得連衣服都不披了,直接將洛安的外套甩在一邊,怒氣沖沖:「洛安哥哥,你太過分了,憑什麼不相信我,落水的是我,是我啊!

你明明都看到她伸手推我落水了,為什麼還不相信我?」

「不好意思。」洛安語氣乾脆:「我沒看到。」

什麼?沒看到?

遲晚晚愣住了,為了讓這個陷害成功,她設計得非常嚴密,還故意使得古細辛誤會,讓她反推自己。

洛安哥哥怎麼能沒看到呢?

「就是她推我。」遲晚晚轉向周圍的保鏢:「你們看到了吧,是不是古細辛推我?」

「是。」眾位保鏢異口同聲。

洛安依舊冷著臉:「他們都是你的人,當然向著你。」

「啊——」遲晚晚氣瘋了,「那就看監控,我們對峙!」

反正監控聽不到聲音,只能看到隱約的影像。

遲晚晚很自信,畢竟古細辛確實算作是推她。

「遲晚晚。」洛安不想跟遲晚晚啰嗦下去,「誰讓你過來的?你不過來不就好了,也不會落水!你大老遠跑到我的宮殿,帶着一群人威逼細辛,說她推你落水。

你覺得我會相信么!」

洛安越發的不耐煩,直接吩咐:「以後沒有我的吩咐,不許遲小姐過來。」

「來人。」洛安態度嚴肅,「送遲小姐離開。」

「洛安哥哥……」遲晚晚掙扎著不走,但卻被洛安的人一把托起,強硬拖走。

遲晚晚走了之後,陸細辛抬眸看了眼洛安。

想要解釋之前發生的事情,但是沒等她開口,洛安就轉身離開了,態度冷淡,並未說什麼。

陸細辛口中的話,就這麼憋了回去。

洛安的氣勢越發凌人,對她也越發的冷淡,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話了。

游斯沒有隨洛安離去,而是送陸細辛回房。

陸細辛表情沉悶,心情不太好,她問游斯:「你相信我沒有推遲晚晚么?」

「不相信。」

「嗯?」陸細辛驚訝,「為何?」

「我看到了啊。」游斯的語氣理所當然,「雖然遲小姐人多,圍着你,但確實是你把她推到湖水中的,殿下沒看到,我可看到了。」

游斯看到了。

陸細辛微蹙的眉眼,有些奇怪,當時洛安明明沖在最前面,游斯跟在他身後,如果連游斯都看到了,洛安又怎麼會沒看到?

游斯從陸細辛這邊離開,就立刻回書房稟報洛安。

剛才在湖邊,他要維護洛安殿下,所以沒有開口,但是私下裏,他要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訴洛安。

「殿下。」游斯的語氣帶着糾結。

洛安抬眸覷了他一眼,語氣低沉:「有話就直說。」

「殿下。」游斯弓著腰,「是剛才在湖邊,我看到了,是古小姐推遲小姐入水的。」

說完,他趕緊閉上嘴巴,等著洛安的驚訝。

然,洛安的表情里一絲驚訝的神情都沒有,反而平平靜靜的,很是冷淡。

「殿下?」游斯不解。

洛安輕嘆:「我也看到了。」

什麼?游斯瞪圓了眼睛,原來殿下看到了,那為何說沒看到。

洛安嗤笑一聲,語氣淡淡:「看到又如何?無論細辛是否推遲晚晚落水,我都只會護着她。既然遲晚晚讓她不喜,那就別出現了。」 從別墅區湖泊里的蠱蟲開始,到宋芷蘭閨蜜中蠱。

林漠已經發現了,在廣陽市,凝聚了一批來自苗疆的人。

而且,這批人,應該還是分了好幾批。

他們是在找一個人,林漠初步懷疑,他們找的那個人,就是阿蠻。

只是,林漠不知道這些人要找阿蠻做什麼,他只能先調查清楚情況再說。

至於阿蠻,林漠把她留在望江園,那邊是絕對安全的。

林漠帶着賀千雪,先去拜訪了第一個病例。

這個病例,就在附近的一家醫院。

有賀千雪跟着,林漠很順利地就見到了這個病人。

這個病人單獨一個病房,他渾身腫脹,整個人臃腫不堪,五官全部都擠在肉裏面了,看上去有點可怕。

帶他們過來的,是這裏的一個科室主任。

大概三十歲的樣子,坐到科室主任的位置,算是年輕有為了。

所以,他也是滿臉傲氣,目光主要集中在賀千雪身上,基本都沒怎麼看林漠。

「醫院這邊做過檢查,卻什麼都查不出來。」

「每天半夜兩點左右,病人都會痛苦不堪。」

「我們用了很多方法,都沒法幫他減輕痛苦。」

「我請教了我的恩師,海城的趙賢院長,他那邊,暫時也沒有頭緒。」

「對了,趙賢院長,你們聽說過嗎?」

科室主任一邊介紹,一邊觀察賀千雪。

他說的趙賢院長,是海城那邊有名的醫生。這個科室主任,常常以自己的老師感到驕傲!

賀千雪聽出他語氣中的意思,撇嘴道:「趙賢?」

「哦,我想起來了,前年他來我家拜訪我爺爺。」

「來了三次,我爺爺都沒在家。」

科室主任瞪大眼睛,一臉不相信:「這位姑娘,你……你胡說什麼呢?」

「我恩師,那可是醫療界的泰山北斗,他拜訪你爺爺?」

「他要真來廣陽市,不知道多少人想拜訪他呢!」

賀千雪冷笑:「是嗎?」

「那你去問問他,他敢讓廣陽市賀金焱去拜訪他嗎?」

科室主任撇嘴:「賀金焱算什麼……」

剛說到這裏,他面色一變:「賀……賀什麼?」

「你……你說的是賀老吧?」

賀千雪道:「你覺得呢?」

科室主任面色瞬變,他盯着賀千雪看了半晌,小心翼翼地道:「您……您是賀老的孫女?」

賀千雪反問:「你說呢?」

科室主任突然想起來,剛才院子打電話的時候,可是交代過,千萬要招待好這倆人。

院長什麼時候對別人這麼客氣了?

除非對方來頭很大!

再聯繫起這賀千雪的名字,他心裏咯噔一下。

毫無疑問,這肯定是賀老的孫女啊。

科室主任的面色頓時變得脹紅不已。

趙賢雖然名氣大,但跟賀老比,那可是天壤之別。

趙賢去拜訪賀老,那也是理所應當的。

想想自己剛才在賀老的孫女面前炫耀,他就尷尬無比。

「賀小姐,實在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您是賀老的孫女。」

「剛才有得罪的地方,還請見諒啊。」

「這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您儘管吩咐!」

科室主任連忙道。

賀千雪擺手:「行了,你出去吧。」

「我們是來給病人治病的,不是聽你吹牛的。」

科室主任面色脹紅,最後還是不得不退了出去。

站在門口,他一臉憤懣:「給病人治病?」

「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給他治病!」

「治不好,賀金焱的面子,也要砸在這裏了!」

林漠自始至終都沒有理會那科室主任,他一直在觀察這個病人。

賀千雪跟在旁邊,低聲道:「林哥哥,有什麼發現嗎?」

林漠點頭,輕聲道:「轉過頭去,不要看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