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郭勇佳盯着前面看了看,又低頭打量了我幾眼,才說道。

“長得是差不多一樣…”

“如果徐鳳年要在我們兩個中間選一個,你說他會選誰?”我又問。

“額…”郭勇佳沉吟了一會:“我覺得他應該會選你。”

我楞了下:“爲什麼?”

“她身材不好,沒胸沒屁股的,跟你沒法比…”郭勇佳指了指我的胸。

我噘起了嘴,沒有理會他,愛一個人怎麼能用這個東西來衡量?

不過聽到他這麼說,我心裏突然有了點信心,不過是美貌還是身材,甚至是性格我都比她強!

“怎麼?說不出來?我說徐鳳年你也真是的,這麼久沒見,你還是這一副鬼樣子,連一句哄女人的話都不會說。”白裙女子掩嘴大笑了兩聲,能見到徐鳳年的窘迫,她似乎非常高興。

“難怪她會生氣,你隨便編一個謊話也說也比不說話的強,你可…”

“夠了!!”徐鳳年厲聲打斷了女子的話。

“我怎麼做,跟你沒關係!雖然我不是很想解釋,但我還是要向你強調下,她和你不一樣!我是真的愛她,就算我找不到一個愛她的理由,我也不會去說謊話糊弄她!”

我心裏有些甜蜜,在這種情況下,徐鳳年居然當着她的面說出愛我的話,那肯定是真的。

尤其是後面那句,他不會用謊話欺騙我…

女子皺起了眉頭,盯着徐鳳年看了半天,才慢悠悠說道:“你這倔脾氣,可真一點都沒變…”

“你是怎麼知道我和她的事?”徐鳳年沒接她的話,而是反問了一句。

“很奇怪嗎?你們吵架了,我還去找過她。”女子玩味的看着徐鳳年。

徐鳳年臉上變了變,臉上涌出生氣的表情。

“很漂亮的一個小姑娘,被你欺負的一直哭,看的我都心疼死了。咯咯咯…她看我長得和她一樣,還問我是誰。”女子湊到徐鳳年面前,“你想知道我是怎麼說的嗎?”

徐鳳年沒有開口,依舊只是憤怒的看着她。

“無趣…”女子撇了撇嘴,緊接着又笑了起來:“我說我是你老婆,你只是因爲她和我長得一樣,纔看上的她,哈哈哈,她現在肯定對你非常失望。”

“對了,她現在應該和那個小道士好上了吧?嘖嘖,徐鳳年,我勸你還是不要去禍害人家了,你天生就是這命,活着的時候自己的女人被人搶,死了也是這樣,哈哈哈…”女子肆無忌憚的笑出了聲。

我心裏窩火,我和郭勇佳明明就是清白的,她居然當着徐鳳年的面這麼說,真想撕爛了她的嘴巴!

“我靠,這女的也太會無賴人了吧!”郭勇佳憤憤不平的嘀咕了一句。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徐鳳年憤怒的喊道。

“爲什麼?徐鳳年你居然問我爲什麼?難道你忘記了當初你是怎麼對我的?”原本一直文靜的女子突然尖叫了起來,想個瘋婆子一樣…

我有些不理解,這女的之前說,徐鳳年被人搶女人,那應該是她主動放棄徐鳳年跟別人跑了纔對,難道徐鳳年還對她做了什麼事?

“乖乖,這個三角戀越來越激烈了啊!”郭勇佳有些興奮的搓了搓手。“以前都是看新聞情侶撕逼,現在是直播撕逼大戰啊!”

我有些無語,搖了搖頭,繼續潛伏。

徐鳳年臉上的憤怒之情慢慢淡了下去,自嘲道。

“你這是在報復我?”

“沒錯,我就是在報復你!我發過誓,只要你還在這個世上,我就要糾纏你一輩子!我要你死,我要你身邊的人都死!”女子惡毒的話語傳進了我的耳邊,我渾身一震,到底是有什麼事,纔會讓這對原本在一起夫妻鬧到這個地步…

“時間過得再久,我也不會忘記你當初對我做的一切,就算你做了鬼,我也不會放過你!我要你永生永世下地獄,不得輪迴!”

我呆呆的看着她,這個長相和我一樣的女人,是經歷過什麼樣的曾經,纔會變得如此仇恨徐鳳年?

徐鳳年面對女人的憤怒,臉上慢慢的淡定了下來。

“一個人做事,一個人承擔,我躲了你這麼多年,我也累了,既然你現在抓到了我,我無話可說,結束了我,就這樣吧…”說完他閉上了眼睛。 並且讓風雲城煉丹公會,從此歸屬北風城煉丹公會!」墨九狸的誓言落下,一道銀色的光芒,鑽入了她的眉心,誓言生效……

「好了,既然你們都發誓了!姑娘,那你就再煉製一次丹藥吧!」白鵬好奇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的點了點頭,再次盤膝做在地上……

拿出丹爐,打出火藥,取出藥材……

點火,投藥,煉化,去除雜質,提純,凝丹……

一系列動作依舊是行雲流水,美的不似凡人……

白鵬在看到墨九狸的丹鼎時,倒是沒有什麼反映,可是在看到她那黑色的火焰時,微微一皺眉頭……

原因是因為他體內的火焰,在小黑出來的瞬間,竟然有些顫抖。那是懼怕的感覺,要知道他的火焰可是僅次於神火的異火啊……

能讓異火如此懼怕的,難道這黑色的火焰是神火?不由得白鵬看著墨九狸的眼神都變了變……

再看到墨九狸煉丹那隨意的姿態,熟練又陌生的手法,讓他對墨九狸的興趣越加的濃了……

這一次墨九狸有些失去耐心了,也無需像第一次那樣,還要照顧一下年老的對手,所以這一爐丹藥,用的時間比剛才的時間還要短。

不多時,就見墨九狸再一次像剛才一樣,輕輕拍了拍爐壁……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旁邊的夜阡重,跟白鵬身邊的弟子對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分兩個方向,忽然兩道攻擊直接打向了墨九狸的丹爐……

圍觀眾人見狀都發出一聲驚呼……

誰都知道煉丹最怕被人打擾,況且他們剛才都看到過墨九狸煉丹,知道馬上丹藥就要成了……

可是這兩道攻擊如果落下的話,那麼這爐丹藥指定是廢了……

就連白鵬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會趕出這種事情來,可是他想要阻止已經晚了……

眼看著兩人的攻擊就要落到墨九狸的丹爐上了,此刻正在控制丹藥和火焰的墨九狸,即便能夠分身,也最多只能擋下一道攻擊,另一道攻擊一定也會打破她的丹爐的……

墨辰落眼中滿是怒火的瞪著夜阡重,卻什麼都做不了,因為在夜阡重出手的那一刻,北風城煉丹公會的人,便齊齊擋在了風雲城煉丹公會等人的面前,防止他們去幫助墨九狸……

而本該緊張的墨九狸卻緩緩抬頭,看向正面攻擊自己的夜阡重,露出一抹燦爛的笑意,有些可惜的說道:「唉,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的!」

說完只見她只是輕輕抬起一隻手,衣袖飛舞間一股強大的玄氣,直接對上了夜阡重的攻擊……

夜阡重有些不敢置信的瞪著墨九狸,誰也沒有他此刻的感受強烈,怎麼可能?她的實力怎麼可能……

震驚的他幾乎連躲避都忘記了,可是忽然看到一道攻擊從墨九狸的身後打來,夜阡重唇角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哈哈哈哈,你輸……」

「白痴,竟然敢打擾娘親煉丹!」一道稚嫩的童音,突兀的在墨九狸的身後響起……

緊接著白鵬的弟子就被一個奇怪的東西直接給打飛了。而墨寶寶小小的身影,站在自家娘親身後,鄙視的看著飛走的男子……

「啊……」

「嗖……」

「噗通……」

隨著幾聲巨響,眾人看到不遠處,白鵬的弟子臉上蓋著一個臉盆。沒錯剛才寶寶丟出去砸飛人的,正是墨九狸閑著沒事煉製的聖器餐具臉盆……

寶寶走過去,將自己丟出去的東西撿了起來,看了眼被砸在坑裡的男子,鄙視的說道:「真是的,害娘親沒事還要回爐從新煉製一次了!還有,你這麼廢物,還總是出來給那什麼煉丹公會總會丟臉,真的好么?」

說完也不管剛剛醒過來的人,差點被她的話給再次氣暈過去,轉身就跑到了墨九狸的身邊,有些委屈的說道:「娘親,這個盆要從新煉製了!那個人太髒了!」

「沒事,先等會娘親!乖~~」墨九狸一邊煉丹,還不忘安慰寶貝女兒。

這時,她的丹爐內發出一聲輕響,緊接著爐蓋打開,幾顆丹藥飛了出來……

墨九狸伸手一接,數顆丹藥如數被她裝進了瓷瓶。墨九狸的手再次一揮,火焰和丹爐都被她收了起來,整套動作唯美的讓眾人看的是驚心動魄的,看的大家都傻眼了……

「自不量力!」墨九狸收起丹藥,看著對面被自己打飛出去,唇角帶血剛爬起來的夜阡重諷刺的說道,然後將手中的瓷瓶遞給了白鵬……

白鵬是最先回過神來的,說實話他也被墨九狸最後凝丹的驚險,到出丹的那一招給驚艷到了……

他有些激動的打開了瓷瓶……

依舊是15顆色澤圓潤的乳白色丹藥,安靜的躺在了白鵬的手心,每一顆丹藥上面依舊清晰的帶著三道丹紋……

這一次因為是剛煉製出來的,除了濃郁的葯香,丹藥上面甚至還帶著餘溫……

「沒錯,還是超品大玄丹!15顆超品大玄丹!這簡直就是奇迹啊奇迹!」白鵬真心的讚揚道。

手裡的丹藥看的他都動心不已啊!

「哼,夜會長你這個卑鄙的小人,竟然敢在墨丫頭煉丹的時候下黑手!你真是太不要臉了!現在你還敢賴賬嗎?」風雲城煉丹公會的大長老,回過神憤怒的看著夜阡重諷刺道。

「這怎麼可能?白長老這……」夜阡重有些不能接受的看著白鵬,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

「確實是超品大玄丹,你自己可以看看!」白鵬拿出一顆丹藥,交到了一身狼狽的夜阡重手上說道。

夜阡重有些木訥的接過丹藥,感受著丹藥上面的餘溫,還有那刺眼的三道丹紋,夜阡重知道自己輸了,不只是輸了,而且還輸的徹底……

整個人瞬間就癱軟在了地上,感覺一下子年紀都老了幾十歲……

他獃獃的看著手裡的丹藥半天,才猶豫的從懷裡拿出一枚黑色的令牌,背面刻著北風兩個字,不舍的看了又看,才遞給了墨九狸:「這是我的會長令牌!」 墨九狸也沒客氣,直接伸手接過令牌,丟給了一邊站著的付春行!她是不會去管理什麼煉丹公會的,至於這老頭兒最後怎麼處置,就交給風雲城煉丹公會的人解決便可……

「丫頭啊,請問你師承何人?」白鵬將手裡的丹藥還給墨九狸好奇的問道,能有如此煉丹術的女子,他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呢?

「我師父早就隱世了,不方便透漏!」墨九狸禮貌的回道。

「哦哦,我明白了!不知道小丫頭怎麼稱呼?」白鵬問道,墨九狸煉丹的手法,和她沉穩的性格,都讓他看著很順眼,加上墨九狸的煉丹水平確實讓他意外。

他有預感,這個丫頭的煉丹水平,可能不僅限於此,自然也就多了幾分結交之意……

「我叫墨九狸!」墨九狸看著白鵬片刻說道。

對於白鵬的為人,她也知道一些。總得來說此人還算可以,在煉丹公會總會身份也比較高。值得不值得結交還要時間證明,暫時不適合得罪倒是真的……

「墨九狸?」白鵬搜索腦海中的記憶,似乎想找到有關的資料,但是好像沒有……

「白長老,墨丫頭是老將軍墨青天的孫女!」付春行走過來解釋道。

「原來是墨將軍的孫女,難怪天賦不俗!」白鵬恍然大悟道。墨青天他是認識的,也有所了解。

「舅舅,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這裡就交給你們了!」墨九狸笑了笑,隨即回頭看著墨辰落,還有付春行等人說道。

「好,你們先回去吧!」墨辰落點點頭說道,他也不希望九狸攙和太多煉丹公會的事情,雖然他也很好奇會長令牌怎麼會在九狸手裡,但是他還是希望九狸能過的開心一點,不要背負太多的責任。

就這樣,墨九狸很不負責的丟下眾人,抱著寶寶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白鵬也簡單的客氣了幾句之後,帶著人離開了。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人幫他把墨九狸的資料全都找來……

一些之前聽聞墨九狸煉製出了超品丹藥,就立即跑回家族報信的人,帶著自家長老再次回來的時候,發現墨九狸早就沒了的身影……

一打聽才知道,今天出現的天才煉丹師,竟然是墨府的嫡小姐墨九狸。紛紛都回去各自商量著,改日該如何登門跟墨府打好關係了……

一時之間,墨九狸三個字再一次的響徹整個凌天大陸。多年前的第一廢物,搖身一變成了第一天才……

更是凌天大陸上,最年輕的,最漂亮的,宗師級煉丹師……

風雲城寒園

一間雅緻的房間內,帝溟寒一臉漆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顧琰……

「你說什麼?解不了?」帝溟寒語氣有些危險的問道。

「咳咳,寒,你身上這毒太奇怪了!我還是第一次簡單這麼烈的毒……咳咳,我看你的反映應該是春,葯!可是我又不太確定。所以,我真的不會解啊!不過,我有個辦法可以試試……」顧琰有些尷尬的說道。

「說……」

「要不找個女人給你試試?如果能解了毒,那估計就是春,葯了!」顧琰有些不敢看好友的臉色道。

「滾!」帝溟寒聞言怒道。

該死的,真以為他是自己的好友,自己就不敢對他怎麼樣了是不是?還找個女人給他試試?真是活膩了……

「我說寒,這毒不解會死人的!你試試啊……」顧琰的聲音在外面不甘心的響起。

看著好友吃癟,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啊!不過,也不知道好友招惹誰了,竟然中了這麼奇怪的毒……

算了,他還是先去看看花護法吧!想到剛才檢查時,發現花護法的毒也是自己沒見過的,顧琰就是眼睛一亮,終於找到讓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了……

帝溟寒努力壓抑著體內的燥熱,沒有想到那個女人的毒如此猛烈,更沒有想到她下手還真是毫不留情……

想到那個紅衣的女子,還有自己看到那個孩子時的怪異感覺,帝溟寒第一次覺得最近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小腹的膨脹感讓他不容多想,身影一晃人已經消失在房間內……

此刻,他身上的溫度實在是高的嚇人,一聲聲粗重的喘息聲溢出唇邊……

此刻,帝溟寒正在半空中極速的向著城外而去……

該死的女人,這筆帳他記下了!

帝溟寒越是想揮去腦海中墨九狸的身影,偏偏她一襲紅衣坐在那裡煉丹的樣子,就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讓他忍不住呼吸一緊,心神一動,那原本強行壓制住的熱氣,因此而不斷的在他的體內衝撞著,想要馬上得到釋放。

帝溟寒狠狠的吸了口氣,穩住心神,玄氣一提,速度提升了一倍不止……

而他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距離風雲城有萬里之遙的碧雪山中一處千年寒潭,碧雪寒潭……

帝溟寒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如果這一次不是用天師的身份出來,他大可以用自己的飛行獸……

好在他的實力強悍,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終於來到了碧雪山。雖然已經是秋天,眼前卻是一副如同仙境般的景色……

四周翠竹幽幽,雲煙霧繞,冷月高懸,清輝似霜,帝溟寒落地眼前便是一處寒潭,潭水在月光下泛著點點銀光,隱隱可見一層淡淡的寒霧升起,這便是碧雪寒潭……

帝溟寒看了眼冒著寒氣的潭水,身體快於理智的率先飛了出去……

「噗通!」

一聲,帝溟寒的身子便整個扎入了潭水中,只能看到他的頭部浮出水面,整個身子全部沒入寒潭中……

此時的帝溟寒可謂是身處冰火兩重天的地步,極熱的同時又極冷,兩股極致的感覺在他的體內不斷的碰撞著,他的額頭不斷的冒著冷汗,俊眉頭深深蹙起……

他快速的引導著體內的玄氣,不斷的在筋脈中行走,從這寒潭的四周吸收著極其嚴寒的玄氣為己用……

許久,他臉上的漲紅慢慢退去,意味著他體內的毒藥也在慢慢的消失……

等到帝溟寒再次回到寒園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一回去就看到好友顧琰垂頭喪氣的在揪自己的頭髮……

PS;角色顧琰有寶貝;書友1717607243提供,謝謝寶貝么么噠。 聽了徐鳳年的話我愣在了原地。

徐鳳年居然就這麼認命了?

他死了,那我該怎麼辦?

一想到徐鳳年要永遠離我而去,我心裏就難受的緊…

不行,我一定要救他出來!!

“想死?徐鳳年我告訴你,沒那麼容易!”女子怒火中燒道:“我找了你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纔抓到了你,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死去的,我會先把那個跟你冥婚的小賤人抓過來,當着你的面讓她被鬼侵蝕,而你,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受盡折磨而死!”她似乎已經想到了那個場景,居然還露出冷血的笑容。

我身體顫抖,果然沒錯,這女的不但要對付徐鳳年,連我也不放過!

郭勇佳感受到了我的顫抖,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不要怕,她的陰謀不會得逞。”

我輕輕點了點頭,只要有郭勇佳在這裏,我相信這些傢伙不能拿我怎麼樣,更何況它們鬼還喝了他讓馬樂放進井裏的黑狗血…

對了,那些鬼爲什麼看起來好像沒事一樣?

難道郭勇佳的黑狗血不靈了?

真要這樣,郭勇佳肯定沒辦法對付這麼多鬼,到時候別說救徐鳳年了,可能我們兩個也會被搭進去!

“他們不是喝了你放的黑狗血麼?怎麼好像都沒事。”我湊到郭勇佳耳邊低語。

郭勇佳嘿嘿一笑,隨手掏出一道符紙,說:“我弄了點技巧,爲了以防他們知道有人在水裏做手腳,等會我衝上去救徐鳳年的時候,你先躲起來,知道不?”

雖然我不是很明白郭勇佳的意思,但我知道他有他的安排,於是乖乖的點了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