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都說女人一生就會當三次公主,第一次是出生的時候,會是父母的小公主,第二次是婚禮的時候,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第三次就是十月懷胎的時候,因爲十月懷胎的女人是最美麗的。

“那到時候我們一定要滿滿的車隊,壯觀的酒席,還要美美的婚紗照。。還要。。。”路小茹有些興奮,眼睛裏冒出了小星星,婚禮是所以女人最最憧憬的日子,也包括路小茹這種漂亮的女人。

“哈哈,”江君看着路小茹興奮的小臉,臉上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一雙漆黑的眼睛,溫柔的看着路小茹。路小茹的一身職業裝有些褶皺,江君見了也很是溫柔的爲她去整理。

整個氣氛達到了一個甜蜜的上升點。

“你看!”江君指着對面的那對情侶,用手推了推還在幻想中的路小茹。

正在美美的沉浸到幻想的路小茹被江君推醒後,先是不滿的看了一眼江君,然後便順着江君的手指的方向看去。

在河對面的那對情侶正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兩個人紛紛抱着痛哭了起來,女人死死的抓着男人的衣服,不敢鬆手,生怕自己一鬆手男人就會理他而去。

男人仰望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這次卻沒有再次推開女人,而是反手抱住了女人。

“她們最終在一起了呢。”路小茹很羨慕的看着對面的那對情侶,真心的爲她們感到高興。

“不要去羨慕別人,我們現在,不也是很幸福麼?”江君淺淺了笑道。

“呵呵,對呀,我們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哈哈哈哈。。”

已經是夜裏12點鐘了,路小茹開着車子回到了自己的家裏面,江君招呼了一臺出租車也是向着家裏的方向走去。對於江君來說,每天能和路小茹說上幾句話就行了。分開的時間太久了,讓江君絲毫不敢放手。

躺在舒適的牀上,江君卻是絲毫沒有睡覺的慾望,腦海裏全是明天和路小茹再次一起工作的畫面,就像是知道明天就要上小學的孩子一樣。

天剛矇矇亮,江君在也從家裏面睡不着了,凌晨四點鐘,起牀打開電視,無聊的看起電視來,一副大大的熊貓眼訴說着他這一夜的失眠。

凌晨六點,江君起牀洗漱一番,便推開房門,開着車子前往大力哥所租的那間平房。這幾個孩子都不容易,江君不想這幾個苦命的孩子吃太多的苦,自己有車,就直接去接一下。

幾個孩子還沒有睡醒呢就被江君 給抓了起來,以前慵懶的習慣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改的過來的。而大力哥卻沒有在家裏。估計是去醫院照顧女兒去了。

拉着幾個孩子隨便找了一家早餐店吃了一口,然後直奔單位。

旭日東昇,天空晴朗,意味着路遙店再次獲得新生。雖然依舊是那個風蝕殘缺的破舊門面,但是公司裏面的工作氣象卻是達到了一個高峯。

主要的原因就是路小茹在早上開了一個大會,慷慨激昂的說了一系列的獎懲制度,以及選拔制度。誰不想升官去管理別人,衆人的表現更是分外的認真。

衆人這麼一活躍,最無聊的就算是江君了,坐在自己的辦公司裏面,無聊的要緊,以前自己還得去每天早晨說些慷慨激昂的話去帶動一下員工,現在壓根就沒自己的事情了。 路小茹上任之後,公司裏的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運轉着。但是一個新的難題出現了。

隨着炎炎的盛夏到來,路小茹舉辦了一個組團旅行的活動,所謂的組團旅行就是召集一個車友會和4S店一起出去遊玩。

路小茹很果斷的選擇了這種能拉近和車友會距離的方案,方案決定後,直接下達任務給江君,讓江君兩天之內務必拉到一個馬自達的車友會,最好是一些馬自達系列的高端車車友會。

這可就把江君給難住了,在聽到這個任務之後,江君都差點沒一口嗆死。拉車友會?是那麼好拉的嗎?

要是說別克車主,或者福特車的車友會還算不少,但是馬自達的嘛,江君認識的確實少了一些。

但是路小茹下達的是死命令,畢竟是剛上任,不管從哪個方面,自己必須都得盡全力,把自己的工作當成自己家的工作,這個是一個人成功的基礎。

江君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手中的筆不停的在手中轉動,思考着如何才能拉到一些車友會。說的容易,但是做的卻不是那麼簡單,要知道,車友會現在和4S店的關係就好比說生死大敵一般,車友會講究的是如何才能用更少的錢,在4S店得到更大的收益,而4S店所講究的完全相反,是用最少的配件,去獲得最大的利益。

兩條道不同,又如何才能達到雙方都滿意?

“咚咚咚。。”

“請進。”

海景消瘦的身影走了進來,這段時間要說最開心的就是他了,他和張大山兩個人可以說是押對了寶,金三胖在厲害,最後也被江君給弄下去了。要說車間裏江君最信得過的人,就數海景和張大山了。

“江哥,你要我統計的一些馬自達全系的車友會我給你統計好了。”海景拿着一張施工單走了進來,上面寫滿了各種車友會的名稱,人數,以及車友會隊長的名字,聯繫電話。


江君滿意的接過海景遞過來的簡易統計表。滿意的點了點頭,官大一級壓死人,有能力去指示別人,傻子纔不利用呢。

拿起紙張江君看了幾眼,眉頭立即就皺了起來。

“怎麼都是低端車。中端車的車友會一個都沒有嗎?”

海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主要是現在進廠的車子太少了,一般統計的都是老款車的車主,和一些低端車的。像阿特茲那種價位的車友會,咱們市裏面也只有一個,關鍵聯繫不到啊。”

“你先出去吧,我研究研究。”江君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一邊用電腦搜索,一邊查着市裏面一些知名度有些高的車友會,但是查着查着,江君就沒有耐心了。網上介紹的都是大城市的車友會,像SY這樣的城市,還是少了許多,本來馬自達車系在ZG的市場內銷量就不算太好。

江君輕“咦”了一聲,然後鼠標點了一下,一個關於身上的車友會介紹出現在了江君的眼前。

“哈哈哈哈。”江君一邊高興的拍了拍手,然後拿起自己的破包就向外面走去。因爲他已經找到了一個目標車型——馬自達6——阿特茲。


阿特茲是馬自達系列的一款中段車型,剛剛上市不久,但是銷量卻是很不錯,光路遙店這3個月就賣掉了124臺。更別說其他店了。

江君選擇這款車下手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一個是阿特茲這款車的價位擺在這,一般家裏面都不差什麼錢,召集起來也好拉人,在一個就是拉攏客戶,只要把這個阿特茲的車友會拿下,那麼熟悉之後,以後就會光臨路遙店,路遙店的總體產值也會上升不少。


但是一個新的難題出現了,江君不知道從哪裏去聯繫,所以只能親自去尋找了。

開着路小茹的紅色君威車,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蕩了起來,大街上的阿特茲說實話確實不多,十臺車裏面都沒有一臺,江君足足晃盪了一個小時,這才找到了3臺阿特茲。

在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之後,江君很順利的得到了阿特茲車友會隊長的電話。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介紹這個阿特茲車友會了,這個車友會的名字叫做’帝茲‘是一位20多歲的富二代建的,名字叫張青,會標是一個白色的蠍子,看起來威風凜凜,很是霸氣。通過這位阿特茲的車主,江君才知道,羣裏面的阿特茲車機會有103臺,幾乎囊括了整個SY市的阿特茲車。

告別了這位車主後,江君直接就播出了‘帝茲’車友會隊長的電話。

“你好。” 電話那邊的聲音很禮貌。

“你好,張青先生,我是路遙馬自達4S店的,我有點事情想找您談一談,方便見一面嗎?”江君放低了語氣。

對方猶豫了一下,似乎很好奇4S店給他打電話的原因。

“好吧。我在XX大廈X樓X號。你過來吧。”

江君心裏一喜,不管這個張青是什麼樣的人,只要他沒有直接拒絕,那自己就有戲。

半個小時後,江君開着車子來到了張青所在的XX大廈,這座大廈在SY市裏面相對來說就是比較高的了,不少的公司都會選擇在這個地方辦公。很氣派。

一番打聽之後,江君這才找到了張青所說的地點。

”咚咚咚“江君站在門外,很禮貌的敲了敲門。

“請進。”一個細細的聲音從屋子裏面傳出。

江君毫不猶豫的推開了門,走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碩大的辦公桌,辦公室裏面佈置的十分簡潔,絲毫不像是年輕人所待的地方。一個年齡在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正坐在老闆椅上,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張先生是吧,我是路遙馬自達店的售後經理。我叫江君。”江君先自我介紹道。

“有什麼事情,江經理就說吧。”張青的性格可不像外表長相的那樣清秀,簡潔老練的直奔主題。

“是這樣,聽聞張先生創建了一個阿特茲的車友會,而我們店裏面正在搞一個活動,希望貴車友會能參加。”

張青聽完便笑了,站起身來,從桌子上拿起了茶壺,走到江君的身邊給江君倒上了一杯茶。

“張先生,如果要是其他的事情我或許能幫的上忙,但這件事情,或許我無能爲力。” 雖然江君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聽到這麼直白的拒絕,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尷尬。

“能不能告訴我爲什麼?”江君有些好奇這張青到底是找了個什麼樣的藉口。

張青面帶微笑的看着江君,一張陽光帥氣的臉上接着露出了難爲情的神色。

“不是我不幫你啊,只是我車隊裏的兄弟姐妹們我是做不了主的,我也只是創建了這個車隊而已,至於其他人的意願,我可就不知道了。而且,如果你要是真想拉他們參加活動的話,恐怕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啊。”

江君眉頭皺了起來,沒明白這張青在兜什麼圈子,畢竟大家都不熟悉,有什麼事情直接開口就可以了,沒必要去遮遮掩掩的。:“那請問怎麼樣才能讓大家都參加活動呢?”


張青眼睛閃過一絲笑意:“當然是你一個一個去找了,我可沒有那麼大的號召力,而且就算你找到了,我們這些人也不能白忙活啊。”

這句話擺明了就是要好處,江君用着好奇的眼光重新打量了一下張青這個人,明明歲數不大,卻把事情辦的這麼圓滑,而且處處還想着好處。”

“好處指定是有的,我們店準備召集一個車友會,聚餐一次,然後第二天一大早去附近的海邊遊玩一番,大家的路上的一切費用全由我們4S店承擔。”張青的語氣鬆了幾分,江君心裏也明白,誰也不會幹這些無利不起早的事情,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樣,當即拋出了一些彩頭,畢竟能開車免費遊玩的事情可不多見。

這個張青聽到江君的話後,有些猶豫,摸着下巴,在屋子裏來來回回的走動起來。

忽然,張青猛的擡起頭,有意無意的問了這麼一句話:“聽說4S店裏面可以打折的,如果我們車友會以後去你們店裏面,你們店裏是不是會爲我們提供這樣的一個折扣?”

江君聽到這句話後嘴角不禁有些抽了抽,真是上趕子不是買賣,免費的旅遊都不幹,非要打折才行,這小子有點太無恥了吧。雖然路小茹已經給自己了一些便利,其中就包括了打折這一點,而且是打八折,原本江君以爲張青不提這件事,那自己也就不提了,但這張青既然提了,那江君就得考慮考慮怎麼說了。

如果江君要是直接就點頭同意了,那這張青也一定會樂呵呵的幫自己把事情促成, 但話要分怎麼說,如何才能讓他記住自己的一個人情,不能說送了便送了。那樣人家還不一定記得你的好,反而感覺依然沒有觸及到你的底線。

江君面露苦色的坐在沙發上,裝作一副用心思考的樣子:“既然你都提了,那我就得向上面反映一下,你也知道,我也是給人家打工的,這種事情還得人家說了算。只不過這樣的整個車友會的活動,一般都是一個車友會在店裏麪糰購買車才能享受的待遇,能不能成功,我只能說我盡力。”

張青贊同的點了點頭,他也只不過隨口一提,至於能否成功,他對江君壓根也沒抱太高的期望。當下便對江君做了一個請便的手勢。

江君含笑着點了點頭,掏出電話便向外面走去。

五分鐘後,江君再次推開門走進屋子,滿是苦澀的對張青說道:“我爭取了這麼半天,纔得到了上級的許可,只能打9折了,以後你們車友會裏的人只要進店,全單享受9折優惠。”

張青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畢竟這個車友會是他創立的,要說沒感情那是不可能的,這麼的一次聚會對他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一來可以給自己在車隊中樹立威信,二來是可以在金錢上得到一些優惠。

滿意的笑了笑,張青重新沏上了一壺茶,對江君的態度也沒有剛開始那樣的疏遠。

“9折優惠就很不錯了,相信車友會裏面的兄弟們一定會很開心的,畢竟相對外面的修理廠,我們還是比較相信4S店的。”

江君贊同的點了點頭,張青這句話說的不假,其實能開的起這樣車的人,基本上是很少有人在外面維修及保養的,本身就不缺錢的他們,只不過心底還是想占上一些小便宜。

“那事情就這麼定了,還希望張隊長能幫忙聯繫一下,您的愛車到我們店裏面可以享受八折優惠,這是我私人給你的特別優惠。”江君很禮貌的說道,隊員都打折了,隊長要是和隊員一樣,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那就謝謝江經理了,只不過我們車隊裏面的聚會很少,我也沒有辦法一一通知他們,不如我把他們的聯繫電話都給你,你自己去聯繫一下,通電話時候直接提我就行了。”張青心滿意足的對江君說道。

江君心裏暗笑了起來,雖然麻煩了一點,但是卻着實是個好辦法,至少自己挨家挨戶的跑,可以很大程度的拉攏到客戶。:“那就謝謝了。”

“喏”張青回到辦公桌前,從抽屜裏面摸了許久,這才摸出了一個本子來,上面密密麻麻的記錄着不同的電話號碼,足足一百五十個。

“我能做的就這些了,”張青聳了聳肩。

隨着張青把江君送到了樓下。江君打了個招呼,直接就跑到了車裏,做到車裏面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張青雖然腦袋很精明,但是還是閱歷低了一些,一點的小恩小惠就整個SY市裏面的馬自達車就不算多,而且光馬自達店就開了三家,給了這些人太多的選擇,雖然自己店裏面會損失一些,但是這些人能送上來的產值,絕對能超出今日的損失,目光要放長遠。

將車子停到了一個不礙事的地方,江君坐在車子裏面就一個個的打起電話來。

足足光打電話就打了兩個小時,當打完最後一個電話後,江君心裏面嘀咕着,一定要讓公司給自己報銷電話費。

雖然打了一百多個電話,但是真正有時間,而且要參與的卻只有1/3.只有不到三十個人,當然,能拉到這麼多人,也是很不錯的了,有不少車主在一聽到是4S店打過來的,直接就掛斷了電話,碰了江君一鼻子灰。

一邊用筆一個個的記着,一邊統計着這些人的名字,性別,以及年齡。其中三十人只有9人是女人,剩下的21人基本上全是不到30歲的年輕人。 五天轉瞬即逝,轉眼就到了聚會的日子。

這樣的車主與售後的聚會是很少見的,即使是在SY這個城市也幾乎很少。畢竟人家比較火的店是根本不需要耍這些小計倆的。

已經是下午五點鐘了,修理工們搬着桌子和各式各樣的燒烤的爐子來到了車間外面的空地,原本停留在車位的車子全部被移開了。

東北人比較喜歡燒烤,尤其是炎炎的夏日,一邊擼着肉串,一邊喝着啤酒是很愜意的一件事情。所以江君直接就選擇了這種聚會,燒烤帶來的快樂會增進人與人的距離。

5:30分,是張青和江君定的時間,張青很準時的帶着一羣和他年齡相仿的年輕人走了進來,路小茹站在江君的身邊不停的指揮着修理工們。

“江經理,我們來的還準時吧。”張青笑眯眯的和江君打着招呼,身後的一些年輕的男女們都用着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江君。似乎沒想到組織聚會的江經理居然是和他們年紀相仿的人。

“既然人都全了,那就各自就位吧,”江君熱情的給每一位年輕的車主安排着座位,修理工們和這些車主們都穿插的坐着,只不過由於第一次見面就是這樣大型的聚會,許多的修理工們都有些放不開。

其中最放不開的就是張大山了,張大山身邊坐着一個年輕的MM,薄紗一般的小裙子,很是吸引着男人們的眼球。但讓江君沒想到的就是張大山居然會這麼沒出息,這小子坐在位置上根本就不敢和人搭話,完全就忘記了昨晚江君和他們開會時候說過要和車主搞好關係的話了。

不得不說,東北人的交流基本上就是在酒桌上,不管是男是女,酒過三旬,路小茹正坐在一個烤爐邊上,很是興奮的烤着一個雞翅膀,身邊圍着幾個公司的女職員不停的套着近乎。

江君和張青兩個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不知不覺七八瓶啤酒就已經下肚,讓江君比較詫異的就是張青這小子的酒量確實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