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鄒凱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表情非常凝重。

「好,女兒答應你,在您有生之年,我定會手刃了那個叫霍峰的人,恰好我也想問問他,為什麼與我母親生下了我,卻沒有好好的待我!」鄒美情似乎也被這三個條件,激發出了年少輕狂的氣質,眼眸中那屬於自己的驕傲閃了又閃,好像在這冥冥的夜晚里,註定要學會承受,學會長大。 雲悠城,封神帝國皇宮。


「我告訴你們幾個,別給我毛手毛腳的,我記住你們幾個了,老子這次要是死不了,一定把你們的腦袋卸下來丟到河裡餵魚!」

「還有昨天那個幾個叼毛,等老子自由了,一定把他們的衣服扒光,跟帝國最優良的戰馬鎖在一個屋子裡,然後給戰馬喂上最有療效的**,他奶奶的,吼吼吼吼。」

「閉嘴吧你,死到臨頭了,還嘴硬!」

一隊侍衛押著一個看起來二十左右的小子往皇宮內走去,邊走邊傳來一陣陣叫罵聲。

自然這個被羈押的犯人就是倒霉的莫默了。

莫默這一路從地牢里出來,在這皇宮裡都走了半天了,也不知道這幫人到底要把他轉移到哪去。

是死是活自然來個痛快最好,馬上就要掛了,再要走這麼多路,真是不太值得。

「老大,您沒事吧?」此時萬載玄參吱聲了,顯然莫默目前的處境它是感受的一清二楚,若不是在躲避風中信追殺的時候消耗過多的靈魂之力,或許早就應該和莫默共商離開此地的大計了。

「你這不是廢話么,你看我像沒事的樣子么?他奶奶的,老子實在的是受夠了,要殺要剮的為什麼不給老子來點痛快的,我的老婆們還都等著我呢!」莫默滿心的惱怒正愁無處發泄,這會萬載玄參出來,肯定是討不到什麼好臉色的。

「老大,您放心,小的的星魂之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只要找準時機,製造一點混亂,我一定會幫您逃出去的。」

此時,最怕莫默死的人自然不是莫默本人,也不是鄒美情,而是萬載玄參了,他可是瑤光之海中污垢孕育萬年的靈參,此時不明不白的死於這裡,那豈不是虧大方了,但凡有一點生機,它是絕對不會放棄抵抗的。

「你別總是一天到晚跟我肯定保證一定的,我對你的信心可是有限的,你這個靈魂修鍊系統我暫且不表明看法,我現在懷疑的是你到底是不是活了萬年,你這麼一個萬年的臭蘿蔔,竟然就這麼點作用?」

「老大,俺的作用可大著呢,只不過您一直對俺心存芥蒂,所以俺也沒有多少機會施展啊。再說了,畢竟俺現在已經只剩下了靈魂,並不是當初那個風騷全盛的萬載玄參,之所以把自己託付於你,還不是為了依附於您的身份,您以前帶著你的老婆們紅塵作伴瀟瀟洒灑,俺怎麼知道您老竟然落的如此田地,連那風騷神奇的星魂修鍊系統都被毀了?」

「咦,你這是怪到我頭上了?」莫默可有些不爽了。


「不是不是的」,萬載玄參趕緊解釋,「老大,俺不是怪你,只是您看看您現在,記憶喪失了也就罷了,修為也沒有了,修為沒有了也就罷了,連命都有點保不住了,小的只是為您惋惜。」

「我現在能有這個處境,還不是拜你所賜,你說那個什麼死神之鐮是我之前的武器,若不是為了那把破鐮刀,我能跑到封神學院,然後能落的今天這個下場?」

……

一人一參,姑且算是兩個人,在這裡邊走邊互相推卸著責任,士兵們也不知道這個叫莫默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剛才還嘰嘰喳喳的滿腹牢騷,這會倒是安靜了下來。

雖然莫默和萬載玄參一直是吵吵鬧鬧的狀態,但是吵到最後還是聊起了靈魂修鍊這個問題。

依萬載玄參的想法,如果莫默不太在乎自己的榮辱觀的話,這個靈魂修鍊系統還是蠻適合當前的莫默的。

可是莫默就不同了,撇開自己當初卓越的身份,就算自己是一個普通人,這樣整天屁啊屁的,也不是一個辦法,既沒有諸大能的神一般的氣質,也不符合大眾們的鑒賞品味,實在是不利於以後的發展。

於是乎萬載玄參道出了一個讓莫默有些砰然心動的想法。

但凡修鍊功法,不管是道法,巫術還是星魂,都會有儲存能量的源泉,在釋放技能的時候,或者引動周身元素,或者吸引天象力量,或者源源的輸出自己儲存的力量。總之,釋放技能的時候,要有一個製造技能的爆發點。

在靈魂修鍊系統中,儲存力量的地方在靈魂空間中,在釋放連珠彈和動力全開還有屁針等靈魂技能時,總是依靠莫默或者萬載玄參引動靈魂之力,瞬間在莫默菊花附近集結,然後釋放技能。

問題的關鍵來了,莫默只能引動靈魂之力施放技能,但是還不能操控技能釋放的方向和位置。


當初莫默吃掉萬載玄參的時候,萬載玄參本來就把輸出靈魂之力的爆發點設在了莫默的小腹以下,所以釋放靈魂技能的時候,也只能把靈魂之力灌注到莫默小腹以下唯一的突破口,如果以後莫默自己能隨意操縱靈魂之力的話,或許這靈魂技能也不是非要從那個地方出來。

當然玄參一族可從來沒有過這種先例,因為能量的爆發點在什麼位置,對玄參一族根本沒有什麼可計較的,這些結論,也只不過是萬載玄參自己的推測。

儘管這是一個推測,但是對莫默來說意義可就不一樣了,如果能夠光明正大的釋放靈魂技能,那他可就不覺得這靈魂修鍊系統有什麼不好了。

不過萬載玄參也給出了一個很讓莫默頭疼的局限性,那就是必須要等莫默自己能熟練的操控靈魂之力才可以,具體究竟什麼時候莫默能夠熟練的操控靈魂之力,任誰也不得而知了,人類沒有與瑤光之海的玄參合作的先例,當然玄參一族也同樣不曾有過類似的記載。

「那既然這樣,我就姑且先修鍊這靈魂系統,等什麼時候我能改變這靈魂之力的爆發點了,再另做打算。他奶奶的,這個靈魂之力哪怕能從嘴巴里釋放,也是挺霸氣的,同樣都有孔洞,為毛偏偏選擇了後面!」最後莫默感嘆了幾句,似乎拿定了什麼主意。

「好的老大,就按您的意思辦,當務之急是怎麼逃脫這裡,要不這樣,一會一旦您被直接處決的話,我就拼了這條老命,也把您帶出這片是非之地。不過或許我會損耗一些靈魂本源,為了能讓逃脫的把握更大一些,我也只能強行回到當初鼎盛時期的修為,不過這種能力動用一次后,在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小的或許只能依附與您,無法保護您了?」

莫默本來在慢慢的隨著士兵走著,忽然站住了腳步,心中一喜,暗道:「這麼神奇,你能暫時提升修為?」

「喂,小子,你別耍什麼花樣我告訴你,一會見了卓依公主給我放聰明點!」一個高級一點的士兵指著莫默的鼻子警告道。 羈押著莫默的一行人在走了半天以後,終於來到了卓依公主的寢宮。

其中為首的衛兵跪在卓依公主寢宮外面的石階下,大聲報:「小的天牢鐵衛兵,押犯人莫默覲見公主!」

莫默看了看眼前這陣勢,有些好笑,但是又有點好奇。

按道理自己就算是殺了人,毀了星魂小陣,也不應該被押到一個公主的寢宮,難不成這個公主有讓犯人侍寢的愛好?

可是莫默這樣想,就有點異想天開了,或許天下間應該沒有有這種癖好的公主,自然,卓依公主也不會例外。

「帶犯人進來。」一個聲音不大,甚至有些柔弱的宮女在門外宣了一聲,莫默肩膀一輕,便被兩名侍衛駕了起來,然後連推帶搡的弄進了這個裝飾奢華的寢宮。

進了屋子莫默倒也不慌張,四處看了看,除了廳堂正座上坐著一位年紀尚淺貌似是公主的清冷女子,屋內倒也就有幾位侍女。

「公主殿下,人已帶到,還有什麼吩咐?」天牢鐵衣衛單膝跪地恭敬的問道。

「很好,解開這個人的手鐐腳鐐,你們這就退下吧。」卓依公主淡淡的吩咐著,說話間絲毫不帶感情,這幹練的模樣不管是和她的年紀還是和她的長相,似乎都很難聯繫到一起。

鐵衣衛面露難色,似乎擔心著什麼,跪在地上,並沒有領命,反正低下了頭。

「放心,本公主自能控制此人,你們不必多慮。」卓依公主語氣中充滿了不可置疑,似乎對自己的修為頗有信心。

「小的不敢,只是此人高深莫測,也算是朝廷重犯,小的怕有閃失。」鐵衣衛依然沒有起身退去,似乎連公主的話也敢忤逆。

「哼,天牢的鐵衣衛們,都是你這種不懂通融的小輩么,皇宮裡的金衣衛銀衣衛尚且對本公主禮讓三分,你區區一個鐵衣衛,難道吃了熊心豹子膽!」這位卓依公主長的有相當的幾分姿色,但是脾氣好像不太好的樣子。

鐵衣衛聞言身子一顫,馬上回到:「是!」說著便起身解開了莫默的手鐐腳鐐,然後恭敬的退了出去。

待所有衛兵退去,屋內只剩卓依公主心腹的時候,她的表情似乎又變的沒有那麼嚴厲起來。

「你叫莫默?」卓依公主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一下莫默,問道。

莫默這幾日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若不是有鄒美晴送的一條頗耐蹂躪的褲子,現在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切,你這不廢話么,剛才你的衛兵不是已經報過了,你聾了?」莫默才不管她什麼公主還是娘娘的,最多就是轉身就跑,得罪什麼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再說了,自從來到這個地方就輾轉挪騰,對這裡也沒有什麼好感。

卓依公主聽了莫默的話,反而並沒有什麼不高興的樣子,緩緩的站起身,更仔細的打量起莫默,似乎要在莫默的一舉一動中看出什麼作案線索一般。

儘管莫默也沒有做出什麼虧心事,但是也有一種心裡怪怪的感覺。

「有什麼可看的,你看我能看出花么?」莫默倒是笑了起來,心中覺得莫不是這個公主有病吧,自己在天牢里跟冰震天聊的好好的,竟然又被抓到了這裡,真是掃興。

「放肆,敢與公主這麼說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公主身邊一個侍女身形一動便來到了莫默身邊,莫默還沒怎麼回過神,忽然感覺胸口一沉,竟然硬生生的受了一腳,這一腳正好踹在他的胸口正中,差點一口氣沒緩過來昏了過去。

「小婉!」卓依公主忽然喝斥道,那個侍女似乎猶豫了一下,身形一閃,又回到了卓依公主的身邊,站在那裡,好像不曾動過一般。

莫默捂著胸口半天才站起身來,這一腳挨的不輕,心中也同樣震撼,心想這特么一個侍女都這麼厲害,完全顛覆了他對封神帝國的整體看法。

卓依公主也不急,似乎像看著一個玩具一般,慢慢的欣賞莫默痛苦的表情,也不說話,心裡好像在思量著什麼。


房間內似乎在這一刻靜止了一般,大家都相安無事,事情也沒有什麼進展。

大概過了一盞茶時間,卓依公主似乎對莫默有些另眼相看了……

因為莫默此時見大家也不說話,他也懶得開口了,確切的說,他有點累,也不想想其他的了。剛才被那個侍女一腳踹的,胸中被自己有點遺忘了的道源正在微微的涌動了起來。那絲略微帶著寒意的道源,緩緩的朝著他剛才被踹的地方彌合過去,好像找尋到什麼需要填補的東西,慢慢的填補著。

又過了一會,大廳內還是非常安靜, 鑒寶王者在都市 ,好像再這麼持續一會,自己就要睡著了一樣,可是每次他感覺要支持不住的時候,道源的絲絲涼意都會湧入他的四肢百骸,甚至在他馬上睡著的時候,那股寒意還會侵入他的腦海中,精神恍惚下,有種正在做夢的感覺。

此時莫默的意識已經開始不清醒了,但是心中又明顯能感覺到外面的一切。之所以還清醒,是因為他的腦海里總有一隻龐大的冰龍不停的在咆哮,好像在呼喚著什麼,又好像在提示著什麼。

同時莫默的靈魂空間也微微的在腦袋中膨脹,靈魂之力也如觸手一般慢慢的滲入四肢百骸,然後悄悄的覆蓋在莫默的皮膚表面,如果能夠看見這層力量,就會發現,莫默此時已經被這靈魂之力與道源之力所包裹。

「公主,這人現在是中毒了還是沒中毒,看他昏昏欲睡的樣子好像是中毒了,但是他又沒有中毒的體征,之前中過失魂散的人不都是渾渾噩噩,渾然失去意識么,他怎麼還是這麼堅挺著?」一個侍女對卓依公主說道。

卓依公主似笑非笑的說:「我用此毒從來沒有失手過,失魂散乃天級毒藥,在封神毒藥榜上名列四十九,你沒有必要懷疑。以他的修為,自然不可能例外,或許體現出的狀態不一樣吧。」

「公主這樣做是不是太奢侈了,以奴婢看來,這傢伙連這毒藥的價值都不值,您何必這麼煞費苦心?」

「但凡有一絲可能,我也不會錯過,雖然以我看,這小子並不是毀了封神小陣的真正兇手,但是怪也只能怪他命不好,讓我知道了這件事。如果我不插手提前把這小子抓到這來,或許立功的又是我皇兄太子殿下了,太子繼位在即,我必須盡一切的力量阻止他繼位,不然的話,我們其他手足也不可能安身立命了,畢竟皇兄他也不是什麼善類。」卓依公主喃喃道。 莫默此時的狀態非常微妙,既沒有喪失意識,但也不能輕鬆自如的行動。

自然,卓依公主和小婉的對話,此時早已傳入了莫默的耳中。

「老大,看現在這情形,她們似乎並沒有要直接加害你的意思,貌似是想利用你做什麼事情?」此時萬載玄參忽然說話。

本有些朦朦朧朧的莫默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看看他們能耍什麼花樣,這封神帝國皇宮裡面,應該還有些好戲等著我看呢,反正以鄒美晴的身份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我躲在這裡若是能相安無事,倒也是一個提升修為渾水摸魚的好地方,如果他們不利於我,再想辦法離開也好。」莫默與萬載玄參商量著對策,「就是不知道這失魂散的作用是什麼,我好像除了有些頭腦不清,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老大,您放心,這凡間的藥物再毒辣,也不可能抵過我這萬載玄參對您身體的造化,瑤光之海中的奇草異毒多了去了,就沒有小的不能化解的,再毒的葯,在您這裡無非就是時間問題,或許不過幾個時辰,您就沒什麼感覺了。」萬載玄參驕傲的說。

「那我是不是應該將計就計?」莫默忽然心生一問。

「我看行,不如老大您就從了他們,看看他們到底耍什麼花樣好了。」

雖然莫默並不知道這失魂散有什麼作用,但是光是理解名字,好像就是一種能讓人失去意識的慢性毒藥,到底能不能裝成失魂的樣子,莫默也只能憑著自己的演技了。

莫默與萬載玄參聊到這裡,便也不再堅持,假裝身子一軟,直接就裝死了過去。莫默可算是死過一次的人,別的或許還不太在行,裝死的話,那可真是遊刃有餘,眼睛一閉,身子一僵,就差口吐白沫翻白眼了。

卓依公主一見莫默有了反應,臉上不禁浮出了一絲笑意。趕忙從手中拿出一個金屬製成的小牌,牌子上密密麻麻的刻錄著什麼符文,如果有熟悉的人便知道,這便是煉符高手才能煉製的招魂符。

在落寞大陸上,煉符和煉丹的高手實在不是很多見,通常都是不能修習功法的人才會接觸這些旁門左道,但是並不是說不能修習功法的人,就不能成為大陸上頂尖的人物,只不過會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和得到更多的機遇罷了。

在煉製丹藥和制符方面,嘗試的人或許有很多,但是有條件和有天賦的人卻是少之又少,不但煉符煉藥所需的知識結構比較繁雜,而且想煉製高階的符錄和丹藥,也會需要更多的技巧和原料成本,一般的世家想在這方面有所成就,可真是給自己找了一個事倍功半的苦差事了。

但是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沒有這方面的高手,卓依公主便是其一了。

卓依公主拿出招魂符,輕輕的在指尖咬破了一個口子,然後凝重的把溢出的鮮血滴到這個金屬制的招魂牌上,然後用一種奇怪的聲音對著莫默喊道:「起!」

莫默閉著眼睛自然不知道卓依在搞什麼鬼東西,忽然聽到一個「起」字,一下還沒反應過來,所以自顧自的在這裝死。

卓依公主輕咦了一聲,看了看小婉,小婉也是愣了一愣,說:「公主殿下,會不會是藥力還沒有發作?」

卓依公主將信將疑的皺了皺眉,說:「不可能啊,他已經昏迷了過去,按道理已經沒有抵抗的能力了,正常情況下,此時應該很容易被我喚醒受我控制才對?」

小婉沒有再搭話,這種事情,她也是第一次遇見。

莫默自然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不過現在很明顯,自己已經錯過了起身的時機,一時之間也只能暗暗叫苦,在這繼續裝昏。

卓依公主是何等自負,自然不相信莫默並沒有中毒,於是又在手指的傷口處擠出一滴鮮血滴入了招魂牌中,招魂牌此時微微的閃爍了一下,好像得到了什麼指示一般,忽然之間把卓依公主的鮮血融入符中,然後卓依公主又對著莫默喝道:「起!」

莫默又不是聾子,若還能錯過這次機會,那他真的可以去死了。

事不宜遲,莫默用一個最不容易被懷疑的方式慢慢的站了起來,面無表情,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卓依公主,似乎整個人都傻了一般。

卓依公主面露喜色,臉上的皮膚也變的容光煥發起來,忙用奇怪的語氣說:「你叫莫默?」

莫默心中暗暗好笑,這個卓依公主幹嘛非要糾結自己的名字,來來回回確認了幾次,但是莫默雖然好笑,可並不敢笑,只能用空洞的眼神盯著卓依公主說:「是。」

「公主,看來還是靈了,恭喜公主又收服了一位幫手,雖然看起來有點廢物,但是畢竟招魂符還在試驗當中。」

小婉不失時機的阿諛奉承,在卓依公主這頗為受用。

卓依公主滿意一笑,老氣橫秋的說:「嗯,或許再研究研究,把這失魂散和招魂符改良一下,被我招魂的人就不會這麼死板了,不過按道理來講,這次實驗應該比之前那幾個更成功才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魂使應該更會變通一些,當然,我現在試試便知。」

卓依公主說完便盯著莫默問:「你來自哪裡?」

莫默既然已經開始角色扮演,自然是騎虎難下,直直的看著卓依公主說:「道天帝國。」他這麼說也不算撒謊,瑤光之海確實也在道天帝國的帝國範圍內。

「來封神帝國做什麼?」卓依接著問。

「拜師學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