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醫院的主任和顧洺是高中同學,便特意留了一間房給他們。

這間房是病房旁被改造過的雜物間,雖然不大,卻也正好容下了一張單人床。

房間雖小,卻也是醫院裡少有的待遇。

司枍躺在這張床上,睡得正熟。

在陌生的地方,她的睡眠一向很淺,所以當有人站在她床前擋去刺眼的燈光時,她就已經醒了,只是不願意睜眼。

無論是誰,是小叔還是媽媽,她哪一個都不想見到。

「司枍。」這是小叔的聲音,低沉的,沙啞的。

「我知道你醒了。」

司枍沒理他,仍是閉著眼佯裝睡覺。

沒有人能夠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我們談談。」他依舊不依不饒。

這是讓他在深夜也要驅車前來的原因。

許是他的話語太過動情,司枍終於睜開了眼睛。

你看….無論怎麼樣,她的倔強都敵不過他的一句話。

「….有事嗎?」司枍背對著他,以她能想象的最平靜的口吻說著這句話。

「安景說,是你告訴她我在樓梯間的。」

「是….又怎麼樣?」她心裡一顫,卻還是平淡道。

「當時。」他頓了頓,接著說,「你在嗎?」

她從來不認為自己能夠騙得過他,便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顧洺沉默了好久,好久好久,連著司枍也跟著沉默了。

「看著我。」他忽然以命令地口吻說道。

司枍一個翻身坐了起來,怒氣沖沖道:「你是我小叔還是我祖宗啊?」

「大半夜扔下嬸嬸過來就為了給我說教啊?您可真夠閑的。」

顧洺並沒有她想象中的生氣,而是如數接下了她的怒氣,定定地看著她。

「我不是你祖宗。」他沉聲道,「甚至有的時候,我也希望,我不是你的小叔。」

他這人是閱讀理解有問題嗎?聽人說話只聽前半句的嗎?

「也對。」司枍諷刺道,「我這麼麻煩,運動不好,身體不好,有時候連腦子都不好使。」

「是個人都不想跟我扯上關係吧,做我的小叔…還真是委屈你了。」

她的聲音逐漸哽咽,最後小到喃喃低語。

顧洺嘆了一口氣,看起來竟然有些無力,「你知道的,我不是這個意思。」

「天天總說什麼你知道的,你不必知道的。」她目光隱忍卻又倔強,「那你倒是告訴我,我到底該知道什麼,又不該知道什麼?」

「司枍!」他終於生氣了。

「啪」的一聲,他雙手拍在她兩側的被上,將她整個人禁錮在裡面,沒有退路,沒有餘地。

她不肯服輸地盯著那近在咫尺的雙眸,緊咬下唇,不肯說出一句服軟的話。

「安景不是你嬸嬸,現在不是,以後更不是。」

「我讓你們誤會,是不想你媽媽再給我找相親對象。」

「最後重申,我和安景,什麼也沒有。」

顧洺一字一句,擲地有聲,似是在解釋什麼,司枍卻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心涼得徹底。

她從來不是一個善妒又小氣的人。

她難過的,是他從未把她放在對等的關係上看待過。

她不需要他在她面前假裝的堅強。

她也想成為可以為他分擔的人;她也想安慰他,哪怕微不足道,哪怕是一個擁抱…..

司枍好看的眸子倏爾溢滿淚花,模糊了顧洺的倒影。

我正在走向你,所以,請別把我隔絕在你的世界之外….

好不好?

顧洺顯然沒有察覺到她的情緒波動,理所當然地以為她是諒解了他。

「懂了嗎?」

他的話語小心翼翼,她瞬間心軟。

「懂。」她收斂情緒,說得幾分勉強。

顧洺依舊沒有從她完美的表情中窺得一絲失望,而是順勢將她帶入懷中,低沉著聲音說著。

「懂了,就跟我認個錯,你認錯….我們就好好的。」

司枍感慨於他的不成熟,也懊惱自己的卑微與小心翼翼,卻還是說:「我錯了…」

顧洺輕笑,順了順她的頭髮,又說著那句她聽不懂的話。

「司枍,快點長大…..」 張曼茹聽了牛亮說出這種話,心裏惱火道「牛亮!魚餌,你給我閉嘴!卓瑪妹妹阿爸阿媽不讓去,但我們必須得去,你說對不對!卓瑪妹妹!」。

卓瑪姑娘呵呵笑着看了一眼牛亮道「狼峰山是一定要去的,只是我們得先把麻煩除去后才去!」。

麻煩!格桑卓瑪姑娘所說的麻煩是什麼呢?

是假冒唐小虎和八大精英中的人嗎?

張曼茹沉思一下微笑道「卓瑪妹妹是不是知道,麻煩在那裏了嗎?這個麻煩要如何來應對呢?」。

「呵呵!麻煩自然是別人找上的,別人找上門來,就必須是一件一件的把麻煩除去!來招化招吧!牛亮你說唐小虎是假冒的,你說的時候我已經相信了,只是我沒有找到證據,現在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辦?你先去把這件事給我辦了吧!」格桑卓瑪姑娘微笑着看着牛亮道。

牛亮聽了格桑卓瑪姑娘的話后,有人相信自己是好事,可要自己去辦了,什麼辦了,是去殺了唐小虎嗎?不是吧!辦了是什麼意思呢?

「是……我這就去把假冒的唐小虎給殺了!」牛亮雙拳一抱道。

「什麼?……等一下,我的意思是要你去查清楚唐小虎是不是真的假冒,這個……牛亮!你不會不明白我的意思嗎?」格桑卓瑪姑娘看着牛亮一下裝愣道。

「哈哈!我現在明白了!」牛亮說完一個轉身就欲想走。

「牛亮……你給我站住,你這麼就走了啊!」張曼茹見牛亮想走立即叫住牛亮。

牛亮一聽張曼茹叫住自己,心裏突然好煩啊!這兩個女孩子是怎麼了,太糾纏人了,看來她們是一刻也不想放過自己呀!讓我喘口氣休息一下也好啊!

這兩個女孩子,一沾上自己就沒有好日子過呀!

「你想幹嘛呀!有事就說事,沒事就放人,我也有我自己的事啊二位大美人,你們就放過我吧!」牛亮心急假冒唐小虎之事心急道。

唐小虎果真是假冒的,那麼真的唐小虎去那裏了呢?既然懷疑唐小虎是假冒的,那麼……

牛亮瞟了一眼格桑卓瑪姑娘突然好似想到什麼?但一下又消失了。

格桑卓瑪姑娘見牛亮猶豫道「牛亮!昨天晚上我們在狼峰山一晚上,你好像發現了什麼?你是不是也得和我們說一下情況呢?」。

「我發現什麼?哦!對了!我發現你的八大精英中也隱藏古怪,你得留意一下哦」牛亮腦袋裏突然出現昨夜格桑卓瑪姑娘八大精英中有一位人員的異常行動就直接說出來,不說是卧底,是因為牛亮沒有找出證據,沒有證據怕冤枉好人。

格桑卓瑪姑娘一聽驚訝了!自己八大精英那可是自己阿爸從小培訓出來的人才,如果這裏都出來問題,問題就嚴重了!

張曼茹見格桑卓瑪猶豫,沉思起來道:「卓瑪姑娘現在怎麼辦呢?」。

「哈哈!怎麼辦!老辦法才直接嘛?燒油鍋,在來個「讀心術」,把他們的心思讀出來,一切都明了了!這對你們來說不是很簡單的事嗎?」牛亮剛才腦袋裏就想到此辦法了,關鍵時刻,不能疏忽,雌雄雙煞既然來這一招,不如就想辦法把他派來卧底的人心讀出來,這是最簡單的辦法。

格桑卓瑪姑娘和張曼茹一聽,目光瞪着牛亮一愣。

格桑卓瑪姑娘突然呵呵笑道「牛亮!還是你腦袋靈光,我們怎麼一下沒有想到呢!」。

張曼茹聽了格桑卓瑪姑娘的話,瞪了牛亮一眼道「這傢伙的腦袋能裝什麼呀!就只會裝這些陰謀詭計,所以以後卓瑪妹妹!我們得千萬當心啊!一不小心就……」。

格桑卓瑪姑娘聽了卻道「曼茹姐姐!辦法嘛?靈就好!不過這件事嘛!我們就得麻煩牛亮兄了,牛亮你去把你們的弟兄叫來,如果讓他們燒油鍋,我的想辦法去控制八大精英中的一個,你現在得形容一下是誰?」。

格桑卓瑪姑娘說完看着牛亮問道。

「個子瘦瘦的,看上去眉清目秀,眼睛大大的,卻目光犀利,我也就知道怎麼多了,你帶我去找他們就可以認出來了啊!」昨晚在夜裏,牛亮眼只能看清楚這些,不過這些也足夠了。

格桑卓瑪姑娘一聽呵呵笑道「我知道是誰了!現在我們分頭行動吧!你去帶上你的兄弟,然後到大院中等待我們,我們隨後就到,呵呵!準備下手了」。

格桑卓瑪姑娘說完,大家分頭行動起來。

牛亮走出格桑卓瑪姑娘的雅室,格桑卓瑪姑娘終於行動了,相信自己說的話,開始行動了,心裏一放鬆,昨晚自己根本就沒有睡好,一陣困意襲擊而來,牛亮突然感覺自己好睏,原來不修鍊「回夢心經」時間長了,會困,會疲憊,還是每晚都得想辦法修一下的好。

牛亮困意襲來時,想起二哥唐小虎之事,立即打起精神來,一定得想辦法查出這件事,才能找到二哥的下落啊!現在自己不知道真的二哥是什麼情況,看來是凶多吉少了!

牛亮想到這加緊了腳步,走到卧室,一進卧室,只見幾個兄弟呼呼大睡起來,看樣子每個都睡得挺香的。

「哎!都怪大床太舒服了,睡在這麼舒服的床上能不香嗎?兄弟們!起床起床,幹活幹活了」牛亮見兄弟們睡得那麼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只能恨心讀大聲嚷道。

唐小虎第一個睜開眼睛,瞟了一眼牛亮道「四弟!幹什麼活,出什麼事了嗎?」。

唐小虎話一出口,大哥董振堂和左右手也醒了過來。

左右手一醒來就急迫的問道「牛亮!是不是要去狼峰山了啊!那我們快行動吧!」。

走右手說完一下從床上跳躍起床,看他興奮的心情,一下就出賣了他自己的心。

左右手不找到那批寶藏不甘心啊!心裏想的都是寶藏。

藏寶圖雖然不在自己手裏,但能一起去尋寶,目前來說,對左右手已經是老天爺對他的恩賜了,畢竟能完成自己祖宗留下的心愿也是對他們的交代。

董振堂表現得很冷靜,見牛亮叫起床幹活,不一定就是去尋寶,董振堂哈哈笑道「三弟!你不怕狼峰山上的狼嗎?這麼激動,我看啊!不是去狼峰山,四弟你說吧!要我們起床去幹嘛呢?」。

「哈哈!大哥或許你說對了吧!格桑卓瑪姑娘要我們行動去大院中集合,不知道她又想幹什麼?到了我們就知道了啊!」。

。 【李二這貨,居然跟我想的一模一樣!真是驚奇!】

【還有這貨可真會裝,明明知道自己的主意非常好,還故意來問我?!非得要讓我說出一同阿諛奉承的話嗎?】

【我可是一個有原則的鹹魚!】

「父皇聖明,您的主意非常好,先在百官之中推廣,爾後接觸宵禁,從而推銷蝗蟲,真是好主意!」

李恪輕咳兩聲,然後一本正經的拍著馬屁。

有時候,人有原則是好事,但還是偶爾需要向現實低一下頭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