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鋪天蓋地的鋒利劍氣在領域中來回震盪,只要林洛一劍揮下,溫陽怕是再難抵擋。

不過,此刻的他自然不可能全力出手。

若是殺了溫陽,對不起溫蘭不說,整個藥師協會都會遭受大災難。

嗖!

劍氣如龍,殺向溫陽。

溫陽的眼神冷的可怕,面對如此劣勢,他身上的戰意竟是沒有任何衰減,反而是愈加強盛。

“凝!”

火紅氣劍再次凝聚。

他猛的朝前刺出,對上第一道星神劍脈。

星神劍脈消散,溫陽略退一步。

之前的溫陽一記拔劍式就能破掉四道劍脈,可如今卻是被一道劍脈逼退。

完全掌控領域的林洛已經不亞於普通宗師。

第二劍,溫陽再退!

第三劍,溫陽再退!

第四劍,溫陽踉蹌一下,單膝跪地,嘴角鮮血滴落。

第五劍,溫陽倒飛而出,胸口處猙獰傷痕顯露。

林洛停手,沒有再刺出第六劍。

現在的他已經完全佔據勝機,沒必要下死手。

若是溫陽全盛狀態或許還能與自己比擬一番,但此刻差的太遠。

溫陽緩緩站起身,兩人目光相對。

從他的眼神中,林洛竟然沒有看到一絲的頹意。

“難道溫陽還有後手?”

大家族手段層出不窮,有後手也不是不可能。

“很好,你值得我全力一戰。”

溫陽怒極而笑。


一股恐怖的威勢以溫陽爲中心蕩漾開來。

林洛發現,自己的領域竟然在消退,竟是無法靠近溫陽。

霸道總裁,情深不淺!

溫陽皮膚上的火紅色的紋路越來越密集,隱隱之中還有紫金色的雷霆在閃動。

林洛全神戒備,身後剩下的四道星神劍脈隨時準備刺出。

溫陽給他的感覺很危險,比之前短暫掌控自己領域時還要危險很多。

“這是祕術嗎?”

林洛心中不禁升起一絲心悸的感覺。

這種狀態的溫陽若是全力爆發,或許絕對防禦都會被頃刻之間摧毀。

此等力量,已經完完全全超出了六級武者的範疇。 林洛與溫陽的戰鬥,讓三位老藥師都感受到了驚懼。

這場戰鬥恐怕無論輸贏,都不好收場了。

林洛已經繃緊神經,準備迎擊。

溫陽的氣息也逐漸攀升到了巔峯。

“夠了,陽兒!”

一聲輕喝猶如天音盪漾。

林洛的領域瞬間破碎,身後星神劍脈化作星神針悉數墜落。

一口鮮血猛的撲出,強烈的威壓讓他身子一彎,就要跪下。

“幽雲訣!”

林洛咬緊牙關,這個時候,他不能讓人看扁。

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下跪於他人。

烈羽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一場大戰下來,林洛竟然還有餘力抵擋他的威壓。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烈羽冕下,林洛他無意冒犯,還請手下留情!”

三位老藥師看不過去,開口求情。

烈羽眼神一冷:“你們在教我做事嗎?”

“……”

三位老藥師不敢接話,只能退開。

他們若執意爲之,只會讓烈羽心中更爲憤怒。

“爺爺,是我技不如人,輸的心服口服。”溫陽眼神閃爍,艱難啓齒。

可是烈羽壓根不理會他。

他不知道烈羽針對林洛,不僅僅是爲了溫陽的輸贏,溫家的顏面。

而是因爲溫蘭。

在烈羽心中,林洛到底該不該留,成爲了一個讓他猶豫的問題。

殺了林洛或許有些麻煩,但他都能接下,只是擔心溫蘭有些接受不了。

不殺林洛,或許未來會留下大患,畢竟此子潛力了得。

隨着思緒,那股威壓也是越來越強。

“爺爺,求你不要傷害林洛,之前是他救了我,我們之前沒有任何其他的關係……”溫蘭早已哭成了淚人兒,不斷的哀求。

血液從林洛的七竅緩緩流出。

面對這等懸殊的差距,他什麼都做不了。

他不知道烈羽爲什麼要殺自己?僅僅是自己與溫蘭的關係嗎?

以溫家的勢力,還怕這些?

林洛的思緒越來越模糊,眼前的世界顛顛晃晃,就要崩塌。

“烈羽,懲治小輩,也該有個度吧?”

忽然,又一到蒼老的聲音從遠處傳至。

深厚如海的力量降臨,將烈羽的威壓給推了回去。

一位穿着花襯衫、沙灘褲,人字拖,臉上掛着大墨鏡的白髮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林洛身前。

“華南指揮使?鍾南!”

烈羽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他沒想到華南指揮使竟然會下場救人。

林洛和官方的關係好像並不深吧?

“見過華南指揮使!”三位老藥師見到來人,又驚又喜,行禮參拜。

華南指揮使出手,多半是能保下林洛的。

好不容易藥師協會後繼有人,希望之火差點就滅了。

“我要殺他,你覺得你擋得住嗎?”

就在他們覺得一切要風平浪靜時。

烈羽身上的氣息陡然爆發開來,這股力量遠比之前要恐怖無數倍。

狂風呼嘯,這方天地都暗了下去。

三位老藥師都抵擋不住威壓連連後退。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華南指揮使親自下場,烈羽竟然還執意要動手。

官方的指揮使什麼時候這般沒有威壓了?

“烈羽,時代變了。真以爲你們溫家還能爲所欲爲不成?”華南指揮使怒氣上衝。

烈羽這般行爲不僅是不將他放在眼裏,更是在挑釁官方威嚴。

“那就試試!”

鍾南也不是善於之人,在他的身後,巨大的朱雀虛影若隱若現。

“呵呵,這就是武道大宗師嗎?真是可笑。地下世界的人剛走,你能就在這內鬥。還欺負一個小輩,真是笑死人了。”

就在兩位大宗師即將開啓一場大戰時。

又是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出來。

這一句話,直接一輕一重將兩位大宗師都得罪了一遍。

女神的修仙狂少

今日到底是怎麼了,大人物一尊又一尊降臨,藥師協會這小廟可容不下。

在華南指揮使與烈羽的中間,又是兩尊氣息恐怖的大佬出現。

一位穿着刻有奇異圖案的古色長袍,一位則是赤膊上身,只有一條黑色的衣帶斜貫在身上。

兩人的裝扮很奇怪,但沒有任何人敢小瞧他們。


“參加萬毒冕下,參加龍蠱冕下。”

“怎麼,雲八窟的人什麼時候也喜歡湊熱鬧了?”

見到忽然降臨的萬毒與龍蠱,烈羽的神色終於變得凝重起來。


這個林洛的背後的能量,似乎要遠在自己的預估之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