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長老們渾身涼颼颼的,這種手段可不是他們這裏隨便一名長老能使用出來的。別說是長老了,就算是他們郭圖峯主在世的時候都不一定能用的出來。

這幫子傢伙終於想起來往寶庫大門的方向看去,只見一位一身白衣的美貌女子正屹立在那裏,她周身涌動着絲絲縷縷的寒氣。不用猜也知道施展寒冰神通的是這位女子。

小依見這幫子長老向她看來,便收了神通,身上不在是寒氣環繞。這是張元提前交代好的,畢竟小依身上的寒氣再多也不是無限的,還是震懾一下就收手的好,可別把這幫子長老真個給逼急了找自己幾人拼命。

見小依收了神通,一幫子長老趕忙試着掙脫寒冰束縛。這次終於把雙腳從地面上拔了出來,衆長老才齊齊舒了口氣。

之前罵罵咧咧的火爆脾氣長老開口道:“姑娘面生的緊,不知道來我縹緲峯有何貴幹。要是需要什麼寶貝的話儘管拿去,我們迷霧峯的長老們都不是吝嗇之徒”

“元長老所言有理”“元長老說的話就是我們想說的”

一片附和從衆長老口中脫口而出,剛纔還爭搶不休的衆人瞬間就服了軟。一副你看上什麼就拿什麼的樣子。

然而小依並沒有理會這幫子人,而是轉身目光炯炯的看向門外。之前由於小依的寒氣,張元幾人跳到了門外。此時見小依收了神通,衆長老也紛紛開口服軟,張元幾人又奕奕然的走了回來。


衆長老不認識張元,不過柳妍他們倒是認識的。看到柳妍跟在張元的身側,他們對張元的身份也是猜到了八九分,這位恐怕就是今天傳開的張元長老。

張元走到小依身邊開口道:“剛纔見諸位熱鬧的很,聽不見張某人說話,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了”

還是元長老率先開口道:“張元長老有什麼話直接說也就是了,不至於這麼大動干戈。我們迷霧峯向來是以禮待人的”

張元呵呵兩聲,心道也不知道剛纔是誰爭搶寶貝都搶紅了眼,自己喊了半天都不搭理。現在還好意思說以禮待人。

“那我也就直說了吧!在場的諸位長老爭搶的寶貝都已經屬於張某了,識趣的話就乖乖放下。否則可別怪張某不客氣”

脾氣火爆的元長老握緊雙拳、身體前傾當場就要發作的趨勢,還好在場的長老大部分還是冷靜的,慌忙拉住了元長老,纔沒讓他衝向張元。

這可把張元嚇的不輕,以他現在的狀態,要是元長老真的衝過來他可擋不住。到時候一暴露他張元沒多少戰力,這幫子長老非得像野狗一樣衝上來咬他幾口不可。

不過既然元長老沒能衝上來,他就得繼續裝下去。畢竟這一屋子的寶貝着實誘人不是。

只見張元踏前兩步,距離元長老又近了些許。張元道:“你們放開他,連邪仙教主都栽在了我的手上,我倒要看看這位元長老有什麼手段”


張元這麼說了,衆位長老自然不敢再拉着,紛紛放手。而此時元長老也冷靜了下來不敢再衝向張元。

“既然你們都沒意見就放下我的寶貝”張元繼續對這幫子長老施壓道。

衆長老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無奈的一個個哀聲嘆氣一番紛紛把寶貝放在了張元面前。

然而這幫子長老裏面出現了一個鐵頭娃,這個人就是脾氣火爆的元長老。元長老非但沒有將寶貝拿出來,反而下意識的將寶貝往自己懷裏揣了揣。

這一切自然被張元看在眼裏,不過張元還是暗地裏舒了口氣。畢竟只是一兩個人不服氣的話,自己身後的三個女人隨便挑出一個來都壓的住場子,他張元根本就不會暴露。

張元使了個眼色,柳妍會意走了出來。向元長老看去,開口道:“看來你是非要私藏我家男人的東西了,本峯主得教教你做人的道理啊”


元長老還真有幾分骨氣,聽到柳妍的話並沒有退縮求饒。而是踏前一步,一副要跟柳妍開乾的樣子。

不過還好一位跟元長老相熟的人立馬上前來一通勸說,好不容易纔勸住了他,讓他掏出之前藏匿的寶貝——一座手掌般大小的寶塔。

勸說元長老的這個人叫做錢紅,是個女人。瘦高個、錐子臉,雖然比不上月薔薇幾人漂亮,但比起一般人來說,也屬於其中的佼佼者了。

顯然她敢出來勸說元長老,而元長老又聽她的,這兩人關係定然不簡單。

只是再去看元長老的話,就會發現元長老及其的醜陋。

首先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從左眼皮經過鼻樑一直到右臉頰的尾端,快接近下巴的位置才消失。

其次嘴巴很大、鼻子也很塌,給人一種凶神惡煞的樣子。不知道這倆人是怎麼樣看對眼的。

錢紅將寶塔接過來轉交給柳妍,拱手賠罪道:“我替元長老給你們道歉了,不過還請你們放過他,我敢保證他是不會跟你們作對的”

柳妍看向張元,張元點點頭表示答應了。畢竟他們得到寶貝也就行了,沒必要再節外生枝。

當寶貝都收集起來之後,張元又拋出了一個重磅**:“這裏的寶貝你們可以再買回去,這個價錢還是好商量的”

衆長老有些傻眼,不知道張元這是搞得哪一齣。你費勁吧啦的把這些寶貝從他們手裏奪回去,這一轉手立馬賣出去是搞的哪一齣啊!

不過這對於張元來說也是無奈之舉。畢竟迷霧峯的寶貝不在少數,現在張元沒有元氣不能將這些東西收入異空間當中,索性賣給這幫子人得了,還能賺點錢來着。

元長老眼睛發亮,開口道:“你這話當着?”

張元點點頭,衆人趕忙飛一般的跑出去,回家拿錢去了。

沒多一會兒,衆人回來,錢財進了張元的口袋裏。而一件件的法寶紛紛被各個長老收入囊中。衆人高高興興的離去了。

看着柳妍手中的寶塔,張元狐疑的道:“剛纔那個元長老表現的那麼積極,怎麼現在反倒不回來換他的寶塔了”

“我回來了”張元剛說完,還不待柳妍有什麼反應,元長老就回來了。

此時的他揹着一布袋的東西,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而錢紅則是低着頭跟在他的身後,好像受了什麼氣似的。

“張元長老,我知道那個寶塔很貴重,我這一布袋東西興許沒法跟你換。但是這寶塔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還望你成全”

張元看着元長老,不知道說什麼好。邪仙教裏竟然能混進這麼一個二傻子,竟然還跟賣家說東西貴重,這不是等着挨宰嗎?

只是張元對元長老這一布袋東西很是嫌棄,畢竟自己賣掉東西就是爲了輕裝簡行。自己有必要用寶塔再跟你換一堆東西嗎?

“元長老,你這裏面是什麼東西,要是拿一堆破銅爛鐵自然是比不上這寶塔的”張元指着布袋道。 “我這可不是什麼破銅爛鐵,裏面的東西可貴重着呢”元長老趕忙解釋道,他可是看上柳妍手中的寶塔了,要不然剛纔也不會不交出來了。

說着還從布袋裏面掏出來讓張元看。只是張元看了之後不免臉色有些發黑,因爲元長老布袋裏面裝着的是一塊一塊的石頭。成色比普通的石頭要好點,只是比上玉石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元長老,你別告訴我你把這幾塊破石頭當寶貝”拿幾塊破石頭來糊弄他張元,簡直是豈有此理,難道他張元長的像傻子嗎?

元長老:“張元長老說的不錯,這幾塊石頭確實是寶貝,雖然你現在用不上。但如果賣給道臺境界的人也是能換上不少好東西的”

張元臉色更黑了,這真是把他張元當傻子了。他正想要翻臉卻感覺到有人拽了他一把,扭頭一看卻是月薔薇。張元露出一副疑惑的神色,難不成這幾塊石頭還真是寶貝不成。

月薔薇湊到張元的耳邊,小聲的說:“這是靈石,裏面有濃郁的無屬性元氣,一般來說只有道臺境界才能吸收的了。而且這一塊塊的這麼大,確實是價值不菲”

聽了月薔薇的話,再去看這一塊塊的石頭。瞬間兩眼冒精光,自己八百里的氣海正不知道什麼時候填滿呢?這可以說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元長老真是太貼心了。

張元黑臉立馬變成了笑臉,笑呵呵的道:“元長老的石頭確實是好石頭,我這就給你換”

說着就從柳妍的手裏將寶塔取來,一把塞在元長老的手裏。那意思就是不允許你元長老反悔。

元長老有些發懵,就算這靈石是好東西你也不用這麼急切吧!難不成你不到道臺境界還用的上。

但是不管怎麼說,寶塔終歸是到了自己的手裏,元長老搖了搖頭不再去想張元爲什麼對靈石如此急切。他招呼上錢紅就要離開。

“元長老何必走的如此急切,咱們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其他的事情”元長老還沒邁出一隻腳就被張元叫住了。

元長老嘴角直抽抽,這個張元該不會再把自己的寶塔給搶回去吧!要知道他剛纔洗劫寶庫的時候就是這語氣、這神態。

現在他是真後悔沒有聽錢紅的,帶上靈石到應龍城換些錢財、置套房產比什麼不強,非要惦記着這座寶塔幹什麼?

“張元長老就這麼不講信譽,收了我的靈石還想把寶塔再搶回去不成?”元長老質問道。

張元不知道說什麼好,難不成自己就那麼像出爾反爾的小人嗎?

“咳咳!”張元乾咳了兩下開口道:“我不是要收回寶塔,而是想問問你今後有什麼打算,要是沒什麼好的出路的話不妨跟着我幹吧!到時候保管你有地有房有媳婦兒”


他看了一眼錢紅,又補充的說道:“你既然有媳婦了,那我就不給你再找了。不過房子跟土地還是會有的”

張元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把元長老也拉入隊伍當中。

雖然這傢伙確實有點傻,不過爲人還算實在,最重要的是這傢伙敢於向強者出手啊!比起邪仙教其他蠅營狗苟的長老來,不知道強了多少倍。想必是個不錯的打手。

“不知道張元長老是做什麼的?”元長老直接問道,雖然說這傢伙有點實在,可是還沒到傻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不是,總不能張元空口白牙的許諾,他就信了。怎麼着也得知道人家是幹什麼的。

張元也不隱瞞,直接把自己跟月薔薇等人被派遣到秦國執行祕密任務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在張元的描述當中他不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而是這次任務的領頭人之一。

聽了張元的描述,元長老腦袋一熱就想答應下來。畢竟深入敵國執行祕密任務這種事情,只要活着回去封賞肯定是大大的,到時肯定有房又有地。

這時候錢紅腦袋卻是清醒的,她即時的拉住了元長老。低聲道:“元漢,你真想答應下來。他們這次任務明顯就是九死一生,要不然的話也不會半路招人了”


元漢皺眉,錢紅說的確實在理。不過左右考慮了一下之後,他還是決定加入張元他們的隊伍。

只見他對錢紅解釋道:“你說的沒錯,加入張元他們的隊伍確實是九死一生,不過咱們待在應龍城周邊每天也都面臨着危險不是,況且現在邪仙教眼看就要倒了,那就更不好說了”

“最重要的是,咱們要通過寶塔修煉的話肯定是要獵殺他人的。加入張元他們豈不是正好”

錢紅最終被說服,點點頭同意了,不過她要求張元必須得允許她也加入隊伍。

張元聽了差點沒樂出屁來,錢紅的加入正合他意。畢竟相互掛念的兩人都加入他的隊伍,到時候要遇見困難就不怕他二人不出力了。

之前給張元他們帶路的田林,看了張元招收元漢的這一幕,跳出來非要張元把他也收下。

“張元長老,我也希望能加入你的隊伍,還望你不要嫌棄纔好”田林十分誠摯的說道。

他田林也是明白人,人家張元都說了從漢國跑到秦國來是執行祕密任務來的,要是被他這一介草莽之徒都知道了那還叫屁的祕密任務。

所以這時候不求着張元收下他,十有八九會被幹掉的。即使現在求着張元收下他,張元要是看不上他還是會被幹掉的。

不過還好的是張元看着他給自己帶路的份上收下了他。

人才、錢財雙豐收的張元,美滋滋的帶着衆人回到了孤陰峯。

然而才一進入孤陰峯的議事大廳之內,他就發現徐老六跟秦風兩人渾身血淋漓的癱在大廳正中,一動不能動的樣子。而一旁是一副氣呼呼的青炎。

柳妍招招手把青炎叫過來問道:“青炎,這是怎麼回事兒?不是說讓你去把他倆找過來嗎,怎麼被你打成這樣”

對於柳妍的詢問,青炎自然是毫不隱瞞的。他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青炎今天剛到少陽峯的時候,徐老六二人已經提前跑路了。好不容易找到兩人之後。兩人非但不相信青炎是張元派來的,還非要吃她養的狗。

青炎於是對二人出手了,並且最終戰而勝之。不過這時候她並沒有傷害二人。

哪知道這兩個傢伙在回孤陰峯的半路上竟然又整出幺蛾子,竟然出手刺殺她青炎,險些得手。不得已之下青炎纔出手把二人打的渾身是傷,沒一個好地方。

張元一聽就知道青炎說的是真的。因爲之前有一段時間他幾乎跟徐老六是天天看不對眼,有事沒事兒就互相擠兌。

所以他對徐老六這個人還是頗有研究的。徐老六以爲張元被郭圖幹掉,跟着青炎回來必死無疑,鋌而走險刺殺青炎絕對乾的出來。

張元走到徐老六的面前停下來,開口道:“徐老六,你就那麼不相信老子會勝出?”

徐老六聽着熟悉的聲音,本來癱坐在地上低着頭的他用力的擡起脖頸去看,一看是張元不由大喜。開口道:“張元卒長,見到你實在太好了,我就知道最終勝出的會是你”

張元可不吃他這一套,上去就是一腳丫子。開口道:“你要是真的相信是我勝出就不會逃走了,逃走不說,被抓回來還半路整幺蛾子。現在好了,傷成這樣一時半會兒怎麼離開”

說到這裏,張元就氣不打一出來,又是幾腳下去,只把徐老六踹的暈頭轉向。

不過徐老六捱了一頓打非但沒有任何的沮喪,反倒哈哈大笑,而且一邊笑還一邊說着謝謝張元卒長之類的話。因爲他知道張元這麼說就代表着不會把他自己一個人丟在這裏。

對於徐老六這種捱了打說謝謝的行爲,張元只得贈給他兩個字——賤貨。

打完徐老六之後,張元來到秦風身邊,對着秦風又是一頓暴走。等到打累了方纔停下來。

“秦風,我感覺你以前不是挺相信我的嘛,怎麼現在纔跟徐老六待在一起幾天,就學會跟着他一起跑了。怪不得人家都說好人跟壞人呆在一起,好人會變成壞人,而壞人不會變成好人。”

秦風雖然不知道自己跟着徐老六逃跑,跟所謂的好人壞人有什麼關係。不過他還是很配合的說道:“張元卒長說得對,我知道錯了”

張元見秦風如此配合,氣也就消了。從懷裏掏出幾顆丹藥來扔給兩人,開口道:“爭取明天日出之前回復行動能力,否則可別怪我把你們兩個丟在這裏”

兩人對張元一番感謝之後,趕忙服下丹藥開始療傷去了。 孤陰峯的一間密室當中,張元、月薔薇、柳妍三人正在研究着饕餮袋,而小依則是好奇的看着這三人爲什麼一直圍繞着一個破布口袋忙來忙去。

張元將饕餮袋的口子打開,幾人一起湊過來朝着裏面望去。入眼的是一片混混沌沌,什麼也看不清楚。

張元又將口袋翻轉過來,口朝下底朝上抖了兩下,然而什麼東西也沒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