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長達兩個月的準備,白毅與黃奕一同來到了九重天的盡頭,天域!!

此刻整個空中早已聚集了數萬修士,這些修士都是前來觀看的,穿過人羣,這天域好似一個巨大的靈膜,在這靈膜之中又是一處天地!

外界的修士可以清楚的看見,天域內發生的任何事情,但是天域之內卻看不見外界。

那些修爲達到了始尊境的修士,一個接着一個全部進入了這天域之中,白毅低頭,看向黃奕,疑惑的問道。

“不是爲自己爭取天道之言麼,也可拉幫結派?”

“唉,那都是爲了盜取資源從而自保的修士,不然怎麼說着天道之爭也是一場大造化呢!”黃奕笑道。

“有意思!”白毅點了點頭,隨後一腳踏入這天域之中。

這剛毅踏入,白毅便覺得與世隔絕了,看見的只有無盡的山川河流,頭頂乃是一片黑夜星空,仿若無數星辰在自己的頭上一般。

“變!!”白毅雙手遮臉,立馬容顏改變,這易容術也是修煉到了極致,白毅看見了當年一同爭奪地心巨蟒的修士,這才改變容貌,省的被酒仙真人認出來,弄得一身麻煩。

不止過了多久,這天域的門關閉了,再無修士進入,在這天域之中的修士一個個早已打量起了對方,都在尋找最佳的對手,最好的時機。

“啾!!”一道黃光從天劃過,一股強大的波動瞬間籠罩整個天域,所以修士皆是一震。

“天道之言開啓!!這爭奪也就開始了!!”一個修士大聲喝道,隨機便爆發了始尊境的修爲,頓時追着那道黃光。

這黃光便是天道之言,有趣的是這天道之言彷彿活物,他也會遁逃之法,出現在天域的每一個角落,惹得每一個修士都在全力爭奪。

白毅看見一個個修士全部都在爭奪,越有數百位始尊境的修士在天域之中來回飛行,緊追着天道之言。

白毅依舊站在原地,看着四周,看着這一個個修士,可笑的是追擊天道之言的修士都是始尊境一重天,和二重天的修士,修爲但凡是達到三重天或者三重天大圓滿的修士,一個個都還按兵不動。

“葬墓死老頭,你此次出關修爲又精進了些許?”那衣衫整齊的老道開口道。

“哼,縱觀九重天百年,修爲達到我們這等地步的,也就我們三人,百年的閉關,爲的就是百年的爭奪,百年前你贏了我與石老,得到了天道之言,可不依舊在這九重天之中麼!

還是無法踏破屏障,修行成仙啊!”葬墓老者笑道。

“哈哈哈哈!葬墓你說的對,上次大戰,這鶴元老道僥倖得了天道之言,不然那機會便是屬於我的!!”說話的正是那雙眼猶如利劍的修士。

“石老你就嘴上的工夫高!!”鶴元老道笑了笑道。

“對了,你上次得到了天道之言,這天道之言告訴你什麼?若是不介意倒是可以說出來,我等一起聽聽啊,若是誰能上仙成仙,必定照顧一二!”石老笑道。

“這···說出來也無妨,上一次天道之言說我有橫禍!此事老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修煉到了如今的份上,整個九重天莫非還有傷的了我的修士?

因此我此次出關參加這天道之言,看看是你石老,還是這葬墓死老頭!!”鶴元老道神情凝重道。

“哼,我們三人爭鬥了數百年,依舊是誰也奈何不了對方,若說你有橫禍,不知是真是假!”石老說道,神情也猛然凝重了起來。

“敘舊就到此爲止了,今日這天道之爭,爭不爭天道之言都無所謂,我想的是如何弄死兩位,如此,我也就能踏破九重天了!”

葬墓老者一臉殺意,緊隨其後這三位始尊境三重天大圓滿的修士徹底爆發,一瞬間便打了起來。

反觀,那酒仙真人、七彩霞子、童顏鶴髮的修士倒是三人結伴,一路廝殺別的修士,他們也沒用去搶奪天道之言,這天道之言對他們來說也就是一個預言罷了。

要想突破修爲必須提升修爲!!爲了成仙,這無盡的殺戮不值一提!! 楊恆看到雙方人馬有了要動手意思,漸漸往後面退去。


「自作孽不可活,姑蘇家族如果不交人,今天怕是要不復存在了。」

「誰讓他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死有餘辜!」




眾人正在議論紛紛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姑蘇府邸裡面傳了出來,「興業宗的弟子不是我們姑蘇家殺的,你們興業宗的修士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佳至尊者聽到這道聲音,神色不變,「不是只有你們姑蘇家才有至聖境界修士,等我們興業宗的聖人過來的話,你們姑蘇家怕是會滅的更快。我勸你們還是快點把人交出來吧。我們興業宗的弟子可不是那麼好殺的!」

他的話剛剛說完,一個神色冷漠,眼神鋒利如刀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


姑蘇家的至聖境界修士居然這麼年輕!楊恆心中驚呼,旁邊一邊圍觀的修士也一片躁動。

「大哥,這件事跟我們姑蘇家根本沒有任何關係。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信然尊者就像看到了救星,走到中年男子旁邊訴苦。

「浩宕聖人,該說的我們已經說了。這件事我們不可能會退步。你自己說怎麼辦吧!」佳至尊者的語氣依舊強勢,沒有一絲懼意。

浩宕聖人剛毅的臉色突顯幾分蕭瑟,喟然嘆道:「我們姑蘇家發展的好好的,非要去跟人家比什麼陣法。輸了之後還去殺人搶靈石。這件事誰做的誰自己站出來。從今天開始,姑蘇家族閉族一百年。」

「大哥,這件事…」信然尊者還想求情,浩宕聖人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里。

「爹,我肯定我們殺的人裡面沒有興業宗的修士。要不然我不會殺的,你快救救我啊!」康順尊者再也沉不住氣,恐慌求救。

「哼!現在終於承認這件事是你們做的了吧!誰殺了人自己站出來!」佳至尊者冷哼道。

康順尊者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驚恐萬分,無助地看著信然尊者。

信然尊者臉上的悲涼之意甚濃,眼神渙散,像是突然老了好幾歲。良久才顫道:「你們幾個都站出來吧,算是我們姑蘇家對不起你們…」

說完,他轉身慢慢朝著府邸裡面走去。

「等一下!」楊恆突然把信然尊者叫住,「你們欠我的東西也該給我了吧?」

旁邊的修士聽了他的話,全都愣了一下。這個時候還跟人家要東西,無疑是往火上澆把油。

信然尊者身形一頓,轉過頭,眼裡的殺機毫無隱藏地爆發出來,像是一隻想吃人的猛虎。

「難道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不把東西給我?還是覺得我好欺負?」楊恆絲毫不懼地問道。

一隻空間戒指突然從姑蘇家裡面飛了出來,浩宕聖人的聲音也響起,「都散了吧!」

楊恆把戒指接過來查看了一下,法寶陣盤和靈石一樣不少。只是這件聖器的等級太低,讓他心裡有些失望。

他看到佳至尊者已經把康順尊者和其他一些姑蘇家族弟子帶走,也回到了客棧里。

「剛剛發生的事我也知道了,謝謝前輩。」正治尊者感激說道。

「你走吧。以後最好不要來明祥城。」楊恆回道。

「我知道。我先告辭了。」正治尊者一陣點頭哈腰,然後離開了客棧。

楊恆擔心正治尊者會走漏風聲,本想把對方殺掉。但最終還是作罷,這個修士跟他無冤無仇,即使對方真的將這件是說出去,他最多是被姑蘇家追殺。

他的仇家已經夠多了,也不差這一個。

楊恆接著把姑蘇家給他的那個九級陣盤拿了出來,來到時間陣盤下,開始研究陣法。

外界過了快一個月,時間陣盤下過了半年多的時間。楊恆已經可以布置出九級陣法,雖然只能發揮出九級下等陣法的威力,但是要比八級陣法強悍不少。

他已經把空間大道放入萬道玄玉里,兩具分身也在時間陣盤下不停領悟火焰和雷電兩種大道力量。

萬道玄玉里的五行靈氣,在時間陣盤的不斷消耗下,已經變得極其地稀薄。

「看來還是要多點靈石,要不然不夠時間陣盤消耗。」楊恆無奈嘆道,目光也一下落到了旁邊的張晴身上。

他雖然已經煉製出「百毒丹」可以治好對方的傷勢,但一直沒有把丹藥讓對方服下。


如果現在讓張晴醒來,對方沒有中州的身份,就只能一直呆在萬道玄玉中。

與其這麼無聊,他覺得還是讓對繼續沉睡更好一些,反正她的身體已經穩住,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楊恆把陣盤收起來,沒有再修鍊下去,回到房間中,開始接受梁鵬尊者這段時間打探到的情況。

雖然已經過了快一個月,對方並沒有打聽到任何破虛尊者的消息。

楊恆心裡納悶,就算一個宗門再大,不可能一個月都查不到一個人的信息。即使是死了,也總會有認識他的人。

難道他已經突破到了至聖境界?那也總會有認識他的人啊。楊恆越來越疑惑。

「讓他先在這裡查吧,現在奇謨宗的修士差不多也應該要追過來。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楊恆做出決定之後,走出客棧來到城外,駕著金樽艦朝著流陌城的方向飛去。

出了城數萬里,他把崔尹尊者從迷宮裡叫了出來,說道:「你不想死就給我駕著這件飛行法寶朝著我說的方向去。」

崔尹尊者困在迷宮裡好幾年,一直在不停的修鍊,此時也已經是奪命境修為。

他好不容易從迷宮裡出來,聽到楊恆用命令的口氣讓他操控飛行法寶,獰笑道:「你都已經讓我從裡面出來了,你以為我還會聽你的?我今天就好好跟你算算帳!」

「這裡是中州,你不想死就按照我說的做!」楊恆冷笑道。

崔尹尊者也聽說過中州,知道他現在已經在中州,臉色一變,「你把我帶到中州來做什麼?」

「我來中州自然要把你們帶過來,難道你想我把你們全殺了?快點操控這件法寶,即使我不殺你,你從這裡出去也活不了!」楊恆回道。

崔尹尊者將信將疑地看了楊恆一眼,轉身去操控金樽艦,說道:「等我發現這裡不是中州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你要是不想死,以後就按我說的做!」楊恆冷冷說了一句,走進一個房間,進入萬道玄玉里開始修鍊「陰陽心經」。

過了快一個月,楊恆在時間陣盤下修鍊了好幾個月,體內的陰陽神元也增加了一些。

此時他感應到外面的陣法出現波動,立即從萬道玄玉里出來,聽到崔尹尊者慌慌張張地說道:「我們現在被人包圍了!」 飄渺城,位於龍都西側,靠龍之腹,立於羣山之間,與聖城同傾奧菲,建元之後不尊龍都,自立爲國。

星雲一行人出了漫雪城行了三日,一路卻只有連碧的青山,羣山連綿起伏望不到頭,腳下原本模糊可辨山路,也漸漸無跡可尋。星雲回頭瞧瞧,似乎是想看看能不能望見那漫天櫻舞的漫雪城,但看到的卻只是山巒疊嶂。

不知是不是因爲在漫雪城安逸了幾日,對於長途跋涉有些耐不住,兩腳之間的足弓開始發酸,每次腳一落地便傳來陣陣疼痛。

“不行了,我走不動了。”妮悠一屁股坐在一塊青石上,然後便扳着腿把腳的棉靴脫了下來扔在一旁,然後讓兩隻小腳丫在清涼的春風中舒展了一下,她也極其享受般的舒了口氣。

星雲看看天上,太陽已經高高掛在了頭頂上,看來也到了正午,“也好,我們休息會吧。”

頓時其他幾人除了風嵐頓時癱軟在草地上,這山林中的空氣特別的清新,一旁的鳥兒也叫的清脆,這麼一個懶意的春天倒是頗讓人舒心。

“呆瓜,下個鎮子多久纔到啊。”妮悠已經從石頭上倒在草地上,她在幻想着躺在柔軟的鵝絨大牀上,窗子敞開着,和煦的春風輕輕拂進來,和着房間裏微微的薰香懷抱在她的周圍,多麼愜意,多麼享受,這纔是春夢了無痕的時光。

星雲正看着天上一朵朵的白雲,聽到妮悠這麼問他緩了個神,說:“這一路好像沒有鎮子,地圖上沒有。”


“什麼!”妮悠坐起來,之前那美妙的畫卷也一下子消散了,她瞧瞧四下的荒山,心中叫苦不迭。

飄渺城雖然自立爲國,其下卻沒有城池,只有少許城鎮,漫雪城至飄渺城這一路皆爲山林野地,自然見不到什麼城鎮。

“撒隆,你在想什麼?”星雲見一向話多的撒隆此時正一聲不吭,拿着自己的寶劍翻來覆去的研究。

“我在研究新的招式。”撒隆的劍在空中緩慢的揮過來再揮過去。

“新的招式?”

“對,如今我們的氣都已經大大提升,招式也應該跟上,研究出一些更完美的招式。”

“有道理。”星雲聽到贊同的點點頭,想想自己的雷孔雀雖然威力夠強大,也有很高的靈活性,但是力量卻不夠集中,速度也不夠快,在這一路上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吃虧了。

“我只需要我的刀力量更強大就可以。”風嵐說,他們獸族都是以力量爲主,只要力量強大到崩天裂地,誰又能躲開。

“我希望我的劍更快,讓敵人無所遁形。”撒隆劍朝鞘裏一收,然後皺緊眉頭繼續苦思冥想。

“我對我的劍招倒是很滿意,就是需要改善一下,希望能和黑暗之穹一樣完美。”說着夜幽深情地瞧了瞧偎依在身旁的清新,清新的眼中露出笑意。

“不過我覺得劍招雖然重要,但也不過是一時的綻放,到最後還是得靠劍術絕勝負。”撒隆說。精湛的劍術家不外乎劍法和身法,就像索倫叔叔。撒隆,我覺得你的劍法雖然快,可是身法實在就有些拙劣,動作太拖沓。”星雲不假思索地說。

“什麼!”撒隆聽星雲說他身法不行,一下子急了,他跳起來對星雲說道,“總比你的好吧,話說這兩點我哪個都比你強。”撒隆得意地揚起下巴,眼睛微笑着從星雲身上掃過。

星雲一聽也不甘示弱,他跳起來說道:“我是魔劍士,不如你快也是正常,好歹我也達到了魔氣合一的境界。”星雲也露出自豪的神情。

兩人越吵越兇,誰也不肯服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