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門主當然知道唐宋在等什麼,他也不著急,只是跟唐宋對殺意。今日,要是不將這小子打一頓,日後飛龍門再無抬頭之日!

又等了一會,眼看著差不多,唐宋這才橫著墨俠:「不等了,開始吧,我要出大招了。」

門主剛有個心理準備,唐宋周身金色元氣頓時涌動,同時快速閃身衝過去。

嘭!

竟然是硬生生往門主的防護罩上砸,撼得門主差點沒搖晃後退。不過門主到底也是高手,冷著臉立即反擊。

嘭嘭……

唐宋並沒有使用兵器,而是跟門主在空中互相對轟。與上次跟大供奉對打不同,這次是真真切切的元氣對轟,而不是利用空間扭曲。

當然,他也不是真傻,知道自己的元氣沒有門主濃厚,並沒有選擇跟門主正面碰撞,而是不停的閃身從四面八方轟炸。

簡直就是個瘋子!

這是門主的第一想法,唐宋完全沒有保留,金色元氣就不停的狂轟濫炸,還牽動著天罰之力。天空很快黑壓壓的,閃電噼里啪啦不停的落下。

更讓門主吃驚的是,打了一會兒,唐宋的力量變成了黑色。儘管早就聽說唐宋能掌控三種力量,可真正見到的時候,他還是震驚不已。

轟,轟!

天空不停的迸發悶響,遠處的南先生不由皺眉:「今天這小子是怎麼了,沒有使用劍氣,而是全部使用元氣直接對轟。而且看樣子,是把所有的力量都給逼出來。」

北先生也是眉頭緊鎖,跟門主這樣的高手對戰,這種戰鬥方式可不合適。一開始狂轟濫炸,等下消耗過度,門主一定會竭盡全力反擊,除非……

猛地想到什麼,北先生臉頰一抽,感覺自己要瘋了。如果真是想象的那麼樣,那也太瘋狂了……

門主一直都是防禦為主,因為唐宋的攻擊很迅猛,密不透風的,基本沒有給他太多的反抗餘地。而且,對於唐宋的這種攻擊,門主很是不屑。

轟,啪……

天空聚攏的黑雲越來越濃厚,整個帝都被籠罩起來,空氣極為煩躁。

唐宋依然在緊咬著牙關死命狂轟,金色的身影不停變換位置。天上的黑雲依然在劈下閃電,只是閃電越來越弱,好多都已經沒辦法觸及到門主的防護。

抬頭看了一眼,門主露出了幾分不屑。雙眸寒光一閃,正要反擊,唐宋忽然往天空上的黑雲飛竄。

「來了,唐先生又要使出那一招了!」

遠處圍觀的好多人見到金光往天空飛梭,立即興奮大叫起來。上次那黑白雲可是壯觀得很,這次天空凝聚的黑雲那麼多,肯定更加壯觀。

門主皺著眉頭,不自主將防禦放到最大,同時保持著警惕。

可是,唐宋衝上天空之後,許久都沒見下來。天空上的黑雲反倒是停止了涌動,正在往中央聚攏。

眼見著天空很快恢復晴朗,所有人都傻眼了。什麼情況,說好的大招呢?

門主也有點愣,完全感覺不到唐宋的氣息,好像憑空消失了,怎麼回事? 實在是想不出來什麼原因,我想起了楊立安來,不知道楊立安知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於是我拿着兩個裝着蟲蠱屍體的土罐,跑出了房間,急急忙忙的衝到了樓下,來到了陳柏房間的門外。

還在客廳裏聊天的三個人,被我急匆匆的樣子給吸引了目光,都疑惑的看着我。可我現在沒心情和他們解釋,敲了敲陳柏的房門。“師父,你在嗎?”我問道。

“進來吧。”過了一會,陳柏的聲音從屋子傳了出來。

於是趕緊大門,走進了陳柏的房間。我們在這裏住了這麼久,我纔想起自己還是第一次來陳柏住的這個房間,目光忍不住往四周看了看。

房間裏陳設跟陳柏的形象不太符,陳柏看上去二十幾歲的模樣,可房間卻像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人的房間,牆上掛着八卦圖,陣法之類的,桌上堆着不少書籍,總之屋子裏沒有一點年輕人應該有的氣息。我也知道陳柏不想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小,他到底有多大,爲什麼這麼年輕之類的問題,我一點也不清楚。

“怎麼了,這麼急的突然來房間找我?”陳柏看着我疑惑問道,他手裏拿着一本書,坐在椅子上看着我。

他的話把我的思緒拉了回來,我趕緊把手中的兩個土罐給他遞了過去。“師父,你看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成功孵化出來的兩種蟲蠱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都死了,昨天我纔看過它們,明明還好好的,太奇怪了。”我說道,語氣很着急。

陳柏接過兩個土罐,盯着土罐裏的蟲蠱看了一會,微微皺眉搖了搖頭,說自己也不清楚怎麼回事,他對蠱術也沒多少了解,對飼養蟲蠱更是沒什麼經驗,給不了我答案。

“那師父,你能不能幫我聯繫一下楊前輩,我想問問他,也許他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說道,期待的看着陳柏。

“好吧,那我聯繫他看看,不過他接不接電話,這就不知道了。”

說完,陳柏拿出手機給楊立安打了一通電話過去,電話響了很久那邊才接了。陳柏先是和楊立安說了一下情況,然後就掛掉了電話,我有些奇怪,問他爲什麼掛掉電話,楊立安說了什麼。

他說楊立安說具體是什麼情況要他親眼見到了死去的蟲蠱才能確定,光是聽我們說肯定是找不出原因的,所以他要你現在帶着這兩罐死去的蟲蠱去西苑酒店的房間找他。

“那我們趕緊過去。”我急忙催促道。

陳柏卻說他不去,讓我自己去,反正我昨天才見過楊立安的,他沒必要跟着去。在我要走的時候,他還對我說道:“看來楊立安對你挺感興趣的,竟然這麼認真的教你東西,平時又事聯繫他,十次能聯繫上一兩次就已經不錯了,沒想到這次他這麼快就接電話了。”

從陳柏的房間出來之後,秦筱筱他們三個好奇的湊了過來,問我出了什麼事,怎麼這麼着急的樣子。我說蟲蠱出了一點問題,現在我要帶着蟲蠱去找楊立安。

“你要去見那個古怪的老頭楊立安?不行,我和你一起去,那傢伙把自己捂得這麼嚴實,一看就像是好心腸的人。”秦筱筱一聽我要去見楊立安,皺着眉頭,非說要和我一起去。

我說不用了,楊立安沒她想的這麼危險,我昨天才見了他,相反的我反而覺得他人還挺好的。“放心不會有事的,我去去就來,不用擔心。”說完,我就跑上了樓,準備把蠱食也帶去給楊立安看看。

從樓上下來,準備出門的時候,秦筱筱追上來還想跟着我去,不過最後在我的堅持之下放棄了,乖乖的留了下來。

打車來到西苑酒店,我小跑着進了酒店,坐着電梯來到了楊立安住的那層。走出電梯,我剛走到楊立安的房間門前,還沒來得及敲門,門就已經打開了。

開門的依舊是楊立安的蟲蠱,開完門蟲蠱又整齊一致的飛回去房間裏。

我趕緊走進去,把房門關上。這次楊立安就在外面的這個像是客廳的房間裏,坐在沙發上,等着我。“你來了,趕緊過來吧。”見我進來了,他開口說道,聲音依舊低沉。

“前輩,我……”

“不用廢話了,情況陳柏在電話裏說的差不多了,把那兩罐蟲蠱拿出來我看看。”我話還沒說完,他就打斷了我,說道。

於是我趕緊拿出裝着蟲蠱的土罐,遞給楊立安。楊立安接過兩個土罐,盯着土罐裏死去的蟲蠱屍體看了許久,還把蟲蠱從土罐裏拿了出來,放到面前仔細的看了許久,甚至還聞了聞味道。

他沒有說話,我緊張的在一旁站着,爲了以防萬一,我還把帶來的蠱食也遞給了他,讓他看看是不是蠱食的問題。他放下兩個裝着蟲蠱的土罐,又仔細的看起蠱食,讓我不敢相信的是他竟然用手取了一點蠱食,放進了自己的嘴巴里吃了起來。

這蠱食可都是蟲子加上其他材料搗碎而成的,不要說吃了,就連想想我都覺得噁心,沒想到楊立安竟然能這麼毫不猶豫的就放進嘴裏吃。

吃了蠱食後,他也把蠱食放在了一邊,看向我這裏,雖然看清他兜帽下的臉,但他的確是面對着我沒錯。“我看了一下,你這蠱食沒問題,弄得還挺不錯的,比一般新手弄得要好不少。”他緩緩說道。

“那我的蟲蠱爲什麼會突然死了?”我急切的問道,既然蠱食也沒問題,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的兩罐蟲蠱都受到陰氣的侵入,你也知道蟲蠱的飼養是很苛刻的,一點小的差錯都可能造成大的問題,更何況被陰氣侵入這麼嚴重的問題,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會有能影響蟲蠱生存的陰氣突然出現?”他聲音低沉,從兜帽下幽幽的傳了出來。

大家晚安!!! 「人呢?」

所有人都懵了,不停的四處張望感應,卻怎麼都沒發現唐宋的痕迹。

門主眉頭緊鎖的抬頭凝望,這小子到底在耍什麼花招,怎麼會憑空消失了?

而此時,唐宋卻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正盤腿喘息,心頭不停的默念著功法。

終於要突破了,可真是把他高興壞了!

果然,最好的突破方式是戰鬥,只有在戰鬥過程中將力量損耗,才有可能在填補過程中突破……

很快唐宋便摸到了突破門檻,立即從自己的世界跳出。

「在那!」

下方有人驚呼,眾人抬頭望去,果然見到唐宋漂浮在遙遠的天空上,距離門主非常遠。

呼呼……

天空頓時又形成黑雲,很快又是黑壓壓一大片,壓抑得讓人極為難受。只是這回沒有閃電劈下來了,唐宋也沒有衝下來攻擊,天空很是平靜。

門主眉頭緊鎖的抬頭,越看越不明白了,這小子一個人衝到天空上,到底是什麼意思?

咻!

猛地,唐宋迅猛往下落,門主立即迎上去,奮勇轟出掌印。

轟!

兩股力量對轟,空氣順勢翻騰,地面都跟著顫動。上方的黑雲層層流動,強大的能量罡風將空間鎖死。

可僅僅是觸碰了一下,唐宋又翻騰飛上天空,又一次出現在黑雲正下方。

門主沒有追上去,他可是聽說唐宋有一招黑白雲,兩種力量同時攻擊,非常強大。

上方,唐宋卻有些焦急。消耗還是不夠,雖然已經觸碰到突破門檻,可還是沒能跳進去,還得打。

緊咬著牙關,唐宋又一次往下落,依然是竭盡全力。甭管哪一種力量,只要能調用全部都給逼出來。

巨大的金色圓球從上方落下,就像是金色的隕石,直接朝著門主上方轟。

門主也不是吃素的,強勢的往上沖。兩人再一次對碰,依然是撼天動地的罡風,唐宋依然是一碰撞就往上翻騰。

媽的,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打一次就跑上去,太不要臉了!

心頭一橫,門主終究還是選擇主動攻擊,衝上去。

然而,門主剛起步,心神猛地顫動一下,駭然的翻轉身子往下落。

啪!

天空忽然劈下一道巨大的閃電,可並非朝著門主劈,而是落在唐宋的身上。

天上的黑雲順勢翻騰,快速的旋轉著,形成一個龐大的漩渦。

空氣壓迫更是強大,遠處好多人都已經承受不住的落到地面,被壓得臉色發白。

門主也落到地面,抬頭死死盯著上方的漩渦,保持著十二分警惕。好強大的威壓,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感覺比剛才強大了好多倍。

轟隆隆!

天空不停傳來悶響,聲音尤為低沉,地面跟著顫動。唐宋依然漂浮在黑雲漩渦下方,筆直的站著,周身也沒了防禦,閃電不停的擊打在他身上。

「他在幹什麼?難道是什麼大招?」

「不可能啊,如果是大招,最少也應該牽動空間之力,可他好像把自己的力量收起來了……」

就連陛下等人都是驚奇,完全搞不懂唐宋到底在幹什麼。只有北先生瞳孔緊縮,強忍著不說出來。

看了一會,門主還是按捺不住再次往上沖。如果真是在蓄力發大招,必須在凝聚之前破壞。

可他剛飛上去沒多高,天空啪的又落下來一道巨大閃電,這回是朝著他攻擊,嚇得他趕緊閃身離開。

閃電擊中地面,瞬間一個大坑,空氣帶著濃烈的灼燒氣息。

好強大的毀滅之力,泥土居然被燒得火紅,大坑周圍的樹木全都粉碎,遠一點的瞬間乾枯。

門主的臉色極為難看,不信邪的再次衝上去。剛起步,閃電又下來了,定位相當精準。得虧他實力強速度快,要不然真要被劈中。

閃電從他的防護擦過,防護居然也跟著灼燒,毀滅之力快速擴散,嚇得他趕緊閃身離開。

北先生實在看不下去了,冷聲喊著:「門主,別白費力氣了。你若是再攻擊,等下你會魂飛魄散。他,在突破!」

說出最後兩個字的時候,北先生都感覺自己在顫抖。那是什麼概念,唐宋已經很強大,對抗五段靈聖都可以,如果再突破,是到六段靈聖,還是直接進入靈神?!

刷刷……

一道道目光落到北先生身上,一張張臉龐都帶著震撼,不敢置信的再次將目光落到遙遠天空上的唐宋身上。

真,真是在突破?

這怎麼可能,他進步已經足夠嚇人,還要更加誇張?

儘管一百個不相信,可天空的怪象,還有唐宋的怪象,讓門主已然確定,這小子真的在突破!

可怕的是,居然沒辦法趁機攻擊,想搞破壞都不行!

轟隆隆……

層層悶雷,閃電不停的糾纏著唐宋。空氣開始流動,四面八方都是狂風,全都在往天空的黑色漩渦洶湧。

成千上萬的目光都在死死盯著天空,有激動,有不可置信,也有期盼……

呼,呼……

伴隨著狂風,天空的黑雲漩渦轉動加速。怪異的是,中間卻散發出金光。金光罩著四面八方擴散,天空又黑又金。

人群更是驚奇,這等怪象還從未見過,到底要突破到什麼境界?

轟!

天空忽然一聲悶響,金光擴散停止,狂風也跟著停止。隨後,黑色漩渦也跟著停止旋轉,一切都好像靜止了。

還沒等眾人來及多想,黑雲和金光又動了,卻是往中央快速聚攏。呼的一下,天空又恢復了先前的明亮,只有唐宋一個人還飄在遠處天空。

「完了?就,就這樣?」

人群又愣了,這都什麼情況,就一頓怪象,之後呢?

門主腦子忽然閃過一道寒光,迅猛的飛身衝上去。若是不能在這時候殺死這小子,日後只怕沒機會了!

眼見門主衝上天,北先生等人駭然,想要追上去已經來不及,不約而同的大罵:「無恥!」

轉眼門主已經衝到唐宋下方,眼看著就要出招。卻在此時,門主忽然看到唐宋睜開眼,背後頓時抹過一絲涼意。

還沒等他反應,唐宋忽然大喝。轟的一聲,金光從唐宋身體炸出,迅速撕裂空間往下炸。

門主駭然,剛要防禦,金光居然已經跳過空間抵達胸前,嘭的砸在他的胸口。強大的衝擊,讓他不自主往下落,兩眼儘是驚恐…… 轟!

伴隨著門主砸在地上,山巒顫動,樹木被掀飛,又是一個超級大坑。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眾人看呆了,完全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就看到山巒炸開,明顯是門主被轟下來了。

唐宋一個閃身出現在下方,正好漂浮在土坑上。俯視著裡邊的門主,周身環繞著濃厚的金光,邪笑道:「門主,感激不盡啊。要不是你心思縝密,沒有著急攻擊,我可不見得有機會突破。」

這話說得土坑裡的門主差點沒吐血,翻騰飄飛起來,強忍著氣血翻騰:「你直接突破到靈神了?」

唐宋不可否置的聳肩:「反正比你強,你現在已經不是我的對手。」

「那可未必!」門主暴怒大吼,所有力量迸發,強勢的朝著唐宋轟過去。

空間竟然扭曲崩塌,強大的壓迫讓周遭的空氣停止流動。拳影跳過空間,直達唐宋跟前。

唐宋不屑撇嘴,雙手快速凝聚成爪子,奮勇抓向轟過來的掌印。金色的爪子正好扣住掌印,竟是牢牢將掌印鎖住。門主大驚失色,緊咬著牙關死命的繼續輸出元氣。可不管他怎麼用力,掌印就是被唐宋給扣住動彈不得。

啵!

兩個金色爪子用力一捏,掌印竟然被捏得潰散,強大的力量散發,將門主自己都給震飛出去,噗的在空中噴著鮮血,格外迷人。

遠處圍觀的眾人又驚呆了,五段靈聖竟然被打得吐血?

眼睜睜看著門主砸在遠處的廢墟上,唐宋扭動著脖子道:「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無敵了。飛龍門,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搬出龍華帝國,亦或者服從,沒有第三條路。」

一不小心就無敵,這話怎麼聽起來這麼欠揍!

沒再理會門主,唐宋轉身飛掠離開,悠揚的聲音飄蕩:「他輸了,沒意思。」

眾人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五段靈聖,竟然說沒意思,要不要這麼誇張!

場面一度安靜無比,成千上萬的圍堵在城東郊外,無數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遠處還在翻騰的廢墟。

就這樣,完了,不打了?

飛龍門門主,傳說中的五段靈聖,就這樣輸了?

「他,他直接晉級靈神了?」北先生茫然地呢喃,真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他不是才靈尊嗎,怎麼會直接晉級靈神?

「好!」

後方人群忽然沸騰的咆哮起來,就好像他們贏了一樣。「唐先生贏了,哈哈!唐先生肯定已經是靈神,傳說中的靈神。我們龍華帝國也有靈神啦!」

「太厲害了,就沒輸過。從出現到現在,唐先生一路狂暴了多少人,竟然都贏了,不可思議!」

「嗷嗚,唐先生萬歲……」

回頭看著後方激動的人群,陛下等人又是迷茫的互相對望。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本以為今天會很艱難,誰能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唐宋可沒心思管他們怎麼想,一個閃身便回到家,進了房間把門反鎖,然後進入自己的世界。

確實已經突破到《天》第三層,不過他的力量還沒有完全平穩鞏固。而且,有很多新的東西需要消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