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開棺人本想動手,可是他發現秦巖的實力他有些看不透,所以沒有動手,而是通知了相關的主管部門。

這個部門可不是警務部門,而是一個殭屍世界的一個祕密部門,叫審查委員會。

它的職能很簡單,在全世界範圍內搜不會道術的人類,並且祕密地將他們抓起來處死。

雖然屍皇統治這個世界的方式很溫柔,但是對於會道術的人類卻從不手軟,因爲他怕會道術的人類崛起之後推翻自己的統治。

秦巖懶得理會這個開棺人,轉過身準備離開。

“喂!你不能走!”看到秦巖要走,開棺人急了,猛地衝上前一把抓住了秦巖的肩膀。

他剛剛通知了審查委員會,一旦相關的工作人員來了卻沒有看到秦巖,他可是有虛報消息的罪名。

不等開棺人的手抓在自己的肩膀上,秦巖頭也不回,一腳向後踢去。

只聽見“砰”的一聲,這一腳踢在了開棺人的襠上。

他當即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向後倒飛出去,並且撞在了養屍地的一顆樹上。

“咚”的一聲,開棺人順着樹幹一屁股坐在地上,同時捂住襠驚駭無比地看着秦巖。

他剛纔雖然猜到秦巖不好惹,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這麼強,只是非常隨意的一腿,就踢的他全身魂力潰散。

他覺得秦巖的實力至少達到了屍靈中期,甚至屍靈後期。

其實秦巖根本無心傷害他,如果秦巖要殺他,簡直是小菜一碟。

別說是小小一個開棺人,此刻就是達到了屍皇后期的殭屍站在秦巖面前,秦巖也可以在眨眼間讓他魂飛魄散。

“以後記住了,不要隨隨便便向你看不透修爲的人出手,否則你小命不保!”秦巖留下一句話,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什麼?瞬移?”看到這一幕,不止是開棺人驚呆了,就連剛剛覺醒的那個女殭屍也呆住了。

以他們對瞬移的理解,只有屍王纔可以施展出來。

可是此刻秦巖居然可以瞬移,那說明秦巖的實力絕對達到了屍王。

“這怎麼可能?我們這個世界什麼時候有天師了?”開棺人難以置信地在心中暗想。

他也聽說過他們這個世界有人類覺醒修道,但是很多人一般只修煉到道師這個級別就被審查委員會發現並處死了,他從來沒有聽說有人可以修煉到天師,這對於他們殭屍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

“這樣看來,這個人的手下肯定還有其他道士。”開棺人覺得秦巖肯定還有手下,而且不止一個。

否則秦巖的實力不可能這麼高。

就在這時,兩道人影從養屍地外飛馳而來,“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將地上的土砸的飛揚起來,形成一小片霧靄。

“剛纔是誰給我們發的通信符?”其中一個瘦高殭屍看了一眼開棺人,又看了一眼剛剛出棺的女殭屍。

另一個矮胖的殭屍則安靜地站在原地哈欠連天,一副剛剛睡醒的樣子。

“大人,是我!”開棺人忍住襠上傳來的劇痛,從地上緩緩地站起來,舉起手聲音顫抖地說。

“你說有人類道士,在哪裏?”瘦高殭屍掃了一眼開棺人的樣子,皮笑肉不笑地問。

雖然他和開棺人的實力相當,都是屍靈級別,但是瘦高殭屍是調查委員會的殭屍,這個部門可是屍皇的直屬部門,比養屍地這種部門還要高等,自然說話的時候就不用那麼客氣了,甚至還有點頤指氣使。

如果是其他部門的殭屍敢和開棺人這麼說話,開棺人一個耳光就打上去了。

但是審查委員會的殭屍和他這麼說,他不但不敢發脾氣,還要討好地應付。

他們這兩個部門的關係,就相當於明朝的東廠西廠和兵部的關係。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審查委員會就是東廠和西廠,而養屍地就是兵部。

“大人,不好意思,屬下無能讓他們跑了!”開棺人面色苦楚地說,生怕這兩個殭屍爲難他。

作爲審查委員會的殭屍,有權利審訊任何一個他麼懷疑的人和殭屍,即便是貴爲養屍地的開棺人也不行。

這就像明朝的東廠和西廠想弄死一個兵部侍郎雖然有些麻煩加棘手,但還是有辦法的。

“跑了?哼!你不會是不如他吧!真是一個廢物!”瘦高殭屍撇了撇嘴,露出一抹不屑一顧的冷笑。

開棺人不敢隱瞞,立即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瘦高殭屍。

聽說秦巖居然是天師,瘦高殭屍不由擰起了眉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在審查委員會這麼多年了,見過不少覺悟的人類,他們雖然有些獲得了非常好的機緣,但是沒有一個能修到天師,大部門都是在道師的時候就被發現了。

即便有一兩個人類修煉到了道尊,那也是百年難得一見。

可是現在居然出現了一個天尊,這讓他驚訝的眼睛差點掉了。

與此同時,矮胖殭屍也不打哈欠了,他眯起眼睛向開棺人望去,用非常鄭重的口吻問:“你確定嗎?”

“差不多吧!因爲那個人會瞬移!對了,她也見了,如果你們不相信就問她!”開棺人突然想起來,他旁邊的女殭屍也見了。

瘦高殭屍和矮胖殭屍同時轉過頭向女殭屍望去,眼神凌厲至極。

女殭屍愣怔了一下,然後趕快點了點頭,表示開棺人說的是真的。

瘦高殭屍倒吸了一口涼氣,低下頭向矮胖殭屍望去。

矮胖殭屍趕快拿出一個羅盤在上面吹了一口氣,羅盤上的指針立即飛速地旋轉起來。 指針轉着轉着突然“砰”的一聲爆裂開,並且從羅盤上脫落下來。

瘦高殭屍和矮胖殭屍同時臉色大變,他們難以置信的對視一眼。

“該死的,居然這麼強。”瘦高殭屍忍不住脫口而出。

“看來他們說的沒錯,對方就是天師。走,我們趕快報告上面。”矮胖殭屍不等瘦高殭屍說話,突然飛身而起跳出了養屍地。

瘦高殭屍一把抓住開棺人:“走,你給我們去做個見證。”

說罷,瘦高殭屍拉着開棺人一躍而起離開了養屍地。

畢竟這一件事情太重要了,他怕上面的人不相信他,所以叫上了開棺人。

剛剛開棺出來的女殭屍愣住當地,她自言自語的問:“誰來接引我啊?”

每一個剛剛出棺的殭屍都需要開棺人帶着他去換領身份證,並且重新置辦手續,只有這樣人們纔會認可他的身份。

可是現在開棺人走了,她只能呆呆的坐在棺材裏面等了。

與此同時,秦巖離開養屍地後直奔之前的果園。

半路上他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奇異的力量鎖住了他,秦巖毫不猶豫的隨手一抹,就將這股奇異的力量輕鬆的抹掉了。

這股奇異的力量其實不是其他的力量,正是瘦高殭屍和矮胖殭屍手中羅盤發出的力量。

抹掉這股力量後,秦巖不由冷哼了一聲:“膽子不小,居然敢鎖定我的位置。看來離死不遠了。”

秦巖估計鎖定他位置的人極有可能是那個開棺人。

回到果園,秦巖腳尖點地,就像火箭一樣沖天而起,眨眼間消失在天空中。

不一會兒,秦巖回到了邪靈世界。

看到秦巖回來了,高長老他們趕快圍了過去,紛紛和秦巖打招呼:“掌教,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家主,那邊的殭屍好不好對付?”

“……”

“那邊的殭屍應該比較溫和,我並沒有看到虐待人類的事情發生,我想直接和他們的屍皇談談。如果他們能順利的歸順我們,我們也就不用和他們開戰了。”

其實秦巖說出這句話都覺得這件事情不可能,即便殭屍世界的統治者再溫和,也不可能輕易的答應他的要求。

不過秦巖覺得還是要好好的談一談。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高長老卻搖了搖頭:“掌教,我覺得你想的太簡單了,任何一個統治者都不可能輕易的放棄自己手中的權利,這就好像你身上有一大筆錢,現在有一個人讓你將這些錢都捐出來,如果是你你願意嗎?”

大家也都覺得高長老說的對,都非常贊同高長老的話。

“我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我不是不願意讓大家開戰嗎?那樣的話絕對會死很多人。”

這一次秦巖他們雖然兵不血刃的收服了邪皇,但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損失了兩百多名精英弟子。

這可是他們道門最精華的弟子。

如果真的開戰,死傷的數目絕對是這個數目的十倍甚至是幾十倍。

就在這時,秦昌齡突然問秦巖:“家主,莫忘姑娘呢?她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什麼?莫忘還沒有回來嗎?”

“沒有啊,她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嗎?”秦昌齡詫異的看着秦巖。

“哦,她和我分開了,估計是去其他地方了。對了,大家準備準備吧!”秦巖對大家說。

“盟主,我們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傳送進殭屍世界。”

秦巖掃了一眼大家,發現大家一個個躍躍欲試。

他當即點了點頭:“好,那我們一起過去吧!”

秦巖第一個飛身而起飛進了通道中。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飛身而起,鑽進了通道中。

這個通道和人類世界與邪靈世界通道一樣,都非常狹窄,每次只能過去一部分人。

秦巖估計他們想要全部過去至少也要十多天。

秦巖是第一批進去的,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依舊落在了果園內。

爲了防止被這裏的園丁發現,秦巖當即念動咒語佈下了一個隔離罩,這個隔離罩不但可以隔離聲音,還可以隔離影像。

也就是說他們即便來了,這裏的園丁無法看到他們,也聽不到他們說話。

不一會兒,高長老他們也緊隨着秦巖來到了果園。

就在這個時候,在殭屍世界的審查委員會中,矮胖殭屍和瘦高殭屍帶着開棺人站在一間辦公室裏。

辦公室裏坐着一箇中年殭屍,他面無表情的聽着瘦高殭屍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中年殭屍慢慢的皺起眉頭,摸着下巴說:“奇怪,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

沉思了片刻後,中年殭屍從身上拿出一張符交給瘦高殭屍說:“陳學,你拿着我的令符立即調動人馬,讓他們在門口等我。”

瘦高殭屍陳學點了點頭,當即和矮胖殭屍轉過身離開了。

“大人,那我是不是也能走了?”開棺人小心翼翼的問。

“爲了避免事情泄露,你還是在委員會待一段時間吧!我過兩天再放你走。”

中年殭屍怕開棺人嘴鬆,將事情說出去從而引起恐慌。

“來人,送這位先生去喝茶。”中年殭屍擡起頭對着門口說。

門外走進來兩個殭屍,他們拉住開棺人,將他帶出了中年殭屍的辦公室。

那樣子根本就不像是要請他去喝茶,而是像要將他羈押一樣。

開棺人有心出聲抗拒,但是最終還是什麼也沒有說。

審查委員會的這些大佬可是掌握着生殺大權,他怕自己出言不遜頂撞了他們會身首異處。

在養屍地中那個剛剛出棺的女殭屍,正翹首以盼的靜候着開棺人回來。

她覺得自己倒黴透了,別人開棺後都是被喜氣洋洋的接走了,自己開棺後居然只能坐在棺材中靜靜的等候。

而且她還不敢離開棺材,因爲離開了棺材誰也不能證明她是剛剛開棺的殭屍。

審查委員會大樓下,陳學已經將正在執勤的所有成員都叫來了,他們排成兩行三列,站在大樓前面的廣場上,靜候着中年殭屍的到來。

幾分鐘後,中年殭屍從大樓上的三十二層一躍而下,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地面上。 看到中年殭屍來了,陳學等人紛紛恭敬無比的說:“主任!”

中年殭屍點了點頭,什麼話也沒有說,然後向養屍地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陳學等殭屍不敢怠慢,跟着中年殭屍向養屍地疾馳而去。

十幾分鍾後,中年殭屍來到了養屍地,他看到一個女殭屍剛剛開棺,正坐在棺材裏等着人來接應。

與此同時,女殭屍也看到了中年殭屍他們。

她心中激動的想:莫非他們是來接我出棺的?這場面也太大了吧!

女殭屍立即向中年殭屍揮手:“喂,我在這裏。”

中年殭屍沒有理會女殭屍,拿出一個羅盤念動咒語點在上面開始追蹤秦巖的位置。

看到中年殭屍他們不理自己,女殭屍以爲自己喊的聲音不夠大,她立即從棺材中坐起來,再次拼命的向中年殭屍招手,並且大聲說:“喂,我在這裏。”

中年殭屍此刻正在用心探查秦巖的方位,根本沒有心思去在乎一個小小的女殭屍。

委員會的其他成員們雖然看到女殭屍十分漂亮,有心上去和他搭訕,但是此刻領導正在工作,他們也不敢隨便亂動,都乖乖的站在中年殭屍的身後。

“咦?他們怎麼了?難道不是來接我的嗎?”女殭屍茫然的看着中年殭屍他們,心中鬱悶無比。

不一會兒,中年殭屍探查到了秦巖的氣息,立即飛身而起向養屍地外疾馳而去。

陳學他們也紛紛趕快跟了過去。

有幾個殭屍雖然想停下來和女殭屍搭訕,但是又怕追不上中年殭屍挨批,最後只能狠心地咬了咬牙跟着大家走了。

妖孽王妃:調教傻子王爺 女殭屍徹底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站在棺材中:“莫非他們沒有看到我嗎?”

此時此刻,秦巖他們正站在果園中聊天,這時突然感覺到幾十道煞氣從遠處飛馳而來。

秦巖眯起眼睛向煞氣傳來的地方望去,自言自語的說:“來的好快啊!”

與此同時,高長老他們也紛紛轉過頭向煞氣傳來的地方望去。

“掌教,估計是殭屍來了,我們要不要躲一躲?”高長老給秦巖提建議。

秦巖擺了擺手:“無妨,我正想和他們聊一聊。”

不一會兒,中年殭屍帶着審查委員會的幾十名工作人員落到了防護罩外面。

萬界碰瓷王 他掃了一眼四周,擰起眉頭在心中暗暗思索:奇怪!那個道士的氣息怎麼沒有了?莫非他在這裏突然憑空消失了?

其實中年殭屍找不到秦巖是因爲防護罩不但隔絕了他的視野和聲音,同時也隔斷了他的感知。

就在中年殭屍低下頭思索的時候,秦巖微微擡手撤掉了防護罩。

“嗖”的一聲,防護罩憑空消失了,秦巖他們站在了中年殭屍的面前。

中年殭屍看到秦巖他們突然憑空出現,立即嚇了一跳,他忍不住噔噔噔向後退了幾步,然後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秦巖他們。

特別是當中年殭屍居然無法看透秦巖等人的實力後,更是駭然失色:奇怪?我怎麼會看不透他們的實力呢?我可是堂堂屍王。

秦巖在衆多殭屍身上掃了一眼,他發現中年殭屍器宇不凡,特別像一位位高權重的殭屍,於是他將目光鎖在了中年殭屍的臉上。

中年殭屍感覺到秦巖的目光後,忍不住又向後退了一步,他感覺到秦巖的目光雖然柔和,但是目光中卻隱約透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威嚴。

這種感覺就像他見到了屍皇一樣。

“你是他們的頭?”秦巖上下打量着中年殭屍,饒有興趣的問。

中年殭屍點了點頭,同時也上下打量着秦巖。

“放肆!居然敢對我們主任這麼說話,你以爲你是誰!”中年殭屍的一個親信立即指着秦巖破口大罵起來。

他經常拍中年殭屍的馬屁,而且每次都把中年殭屍拍的舒舒服服,所以中年殭屍對他特別好,經常讓他做一些有油水的事情。

此刻他看到拍馬屁的機會又來了,立即毫不猶豫的衝了出來,想爲他們主任出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