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陰月的意識也開始模糊了起來,不過她最後的念頭,卻是控制著身體,進入了地獄空間之中。

頓時,身上就是一陣粘稠的壓力。

「警告,外人侵入!」

吳淵的耳中,頓時冒出刺耳的警報音。

他極力控制著扭頭,還是在這地獄空間的幫助下才做到。

看到的卻是一句曼妙的身體,在紗衣下若隱若現。

……

黑漆漆的陰間天空,掛著一個詭異的,不是月亮,卻勝似月亮的白色圓盤,其上還有一絲血光。

「牛頭哥哥,你是不是在騙我,我感覺都已經等了好幾天了,你還是沒有送我回去啊。」

小玉蹲坐在城門根下,張望著天空,話語卻委屈到了極點。

身材魁梧的牛頭,更是欲哭無淚。

「小姑奶奶,你才等了三個時辰而已,還有一個時辰,鬼門關就關閉了,你小聲點兒說話,別被人聽見了。」

牛頭做了個噓聲的動作。

他實在沒辦法對付小玉。


她一直哭個不停,當時眼看就要招來押送鬼魂的黑白無常。

無法之下,只能夠答應小玉,想辦法送她出去,不過要等鬼門關關閉之後,並且他會送小玉去找到那個所謂的主人。

牛頭也索要了報酬,那就是屍花丹。

關於屍花丹的事情,也是小玉在還陽之後,吳淵告訴他的。

那三天之中,吳淵告訴了小玉很多事情,也告訴她,會想辦法研究她過陰人的體質,只不過發生的事情太多,根本沒有給兩人機會和時間。「你可不能騙我,要是你騙我的話,我就讓主人只給你十顆屍花丹!不!五顆!」

小玉攥緊了拳頭。

牛頭臉上一陣肉疼,說:「小姑奶奶,我送你出去,還要去找你主人,聽你說那地方還很危險,我都沒聽說過,要是找到你主人了,加上送你出陰間,那功勞苦勞都有,你怎麼還要剋扣答應好的事情,二十顆屍花丹已經很少了,我很公道了。要是換作別的人在這裡守著,要是你遇到的是馬面那個癟犢子,他能問你要一百顆,你信不信?」

「真的嗎?可我怎麼覺得你在騙我……」小玉微咬著唇,表情疑惑。

牛頭拍了拍胸口,瞪大了牛眼睛說道:「這怎麼可能騙你?我可是牛啊,老實的很,騙人的,只有你們過陰人啊……」

小玉立刻就搖了搖頭,說:「我不騙人。」

牛頭嘿嘿的笑了笑說:「對對對,你不騙人,只有那些坑比的過陰人才騙人,屍花丹四十顆怎麼樣?只要你答應了,我等會兒就把我珍藏的彼岸花種送給你。」

「黃泉八百里,開出來的彼岸花,那是曼妙無比啊。」

小玉抓了抓衣角,小聲的說:「我怕主人不答應。」

牛頭頓時聲音又變大了很多,說:「小姑奶奶,你難道還不值四十顆屍花丹么?這不光是給我的幸苦費,也能讓你看出來,你在你主人心裏面重要不啊,你想想,要是他連四十顆屍花丹都不給,那肯定就是覺得你不重要,這樣的主人,你還幹嘛去找他?」

小玉頓時就想到了陰月,她輕咬著唇,喃喃道:「我肯定是最重要的。」

牛頭搖搖頭,努努嘴,說:「那可不一定,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牛頭,你最好注意一下,這個過陰人,在你這裡等了很久了。」

忽而,一個冷不丁的聲音響起。

旁邊排隊的人群中,一黑一白兩個身影走過,黑色的身影扭頭看了小玉一眼。

小玉趕緊低下頭。

這,就是黑白無常。

他們身上掛著的勾魂鎖,和主人的一般無二。

這樣的黑白無常,小玉已經看到過去了二十多對。

牛頭給他的解釋是,黑白無常是勾魂陰差,他們其實就只有兩個人。

可陽間之大,兩個勾魂陰差怎麼夠用?

所以他們的本體就在陰間,分化出來無數魂魄,千絲萬縷在陽間勾魂。


「老范,你放心,她就是在這裡等等同伴,等會兒他們出來了,要給我三顆屍花丹,我改天給你們送過去。」

頓時,那黑無常的語氣都緩和了不少:「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就給人小姑娘找個凳子坐,老讓人蹲著,算怎麼回事兒?」

兩人很快跟著陰魂離去。

牛頭一臉肉疼的說:「小姑奶奶,剛才那顆屍花丹,可得算在你身上,四十一顆!」

小玉的頭卻忽然抬起來。

因為在排隊的陰魂中,又緩慢的過來了一對陰差,他們的身邊沒有跟著魂魄,而是在陰魂之中排隊。

這也是黑白無常,不過白無常的袖子空空如也,黑無常更是身受重傷的模樣,渾身鮮血淋漓。

其中的黑無常,目光卻落在了小玉的身上。

小玉立刻站起身,躲在了牛頭的身後。

「小姑奶奶,又怎麼了?」

牛頭無奈的說了句。

不過他的身體也是一僵,目光凝重的看向了隊伍中受傷的黑白無常。

「卧槽,老范,老謝!你們這道魂去了哪兒,受這麼重的傷!」

牛頭正要快步走過去。

小玉卻攥住了他的衣角,小聲的說了句:「你別過去……他們,不是黑白無常……」

小玉不認得那兩個人,卻認得吳淵穿過的白無常衣!

那就是在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拍賣場賣出天價的無常衣,最後被陰骨樓的陳九骨拿走!

陳九骨的兒子,還打傷了王偉!

他們,竟然借用這兩件無常衣,來到了陰間!


牛頭回頭,表情愕然,說;』小姑奶奶,你可別開玩笑,老謝和老范分身無數,天天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的,他們我能認不出來?你鬆開我,我趕緊去問問發生什麼事兒了,流那麼多血,鬼體怕是都廢了,勾魂使要是在陽間出事兒,那可是**煩。閻羅要怪罪的。」

小玉緊緊的拽著牛頭,說:「我沒有騙你,他們真的不是黑白無常……你千萬別過去,他們肯定有目的。」 說話之間,陰魂的隊伍不停的往前走去。

那兩個黑白無常,即便是受傷,彷彿也在遵循陰間的規矩,並沒有擾亂任何一個魂魄。

投胎的灰心鬼,白衣鬼,都是思維很簡單,幾乎很多隻剩下本能。

人死的時候,代表情緒的七魄散去,如果沒有怨氣強行留下執念,那麼魂魄就是一片空洞。

只有懼怕的本能,或者悲哀能夠引起。


這也是為什麼小玉之前哭泣,引起了鬼魂一同哭。

黑白無常受傷,已經沒有有那麼強大的氣勢,也沒有勾魂鎖對於陰魂的壓迫,他們感受不到恐懼,也並不會讓開黑白無常,只是自顧自的排隊。

牛頭一臉不自在的模樣,說:「小姑奶奶……你真沒開玩笑?要是我看到老范和老謝分身成了這樣,還不去管,你信不信他們一會兒就到閻羅殿參我一本,讓我連門都看不了……」

「他們記仇的很,心眼小。」

轉眼間,受傷的黑白無常,已經走到了鬼門關的入口。

守門的陰差都顯得驚慌失措。

牛頭壓低了聲音說:「小姑奶奶,不管你說的真的假的,我都必須過去了。」

小玉蹲在了牛頭那張桌子下面,一聲不吭。

牛頭打了個響鼻,卻絲毫氣勢都沒有,明顯看的出來躊躇。

結果他剛走到陰差旁,還沒等說話。

受傷的黑白無常已經進了鬼門關。

小玉緊緊的捏著衣擺,沒有站起來。

可她剛才已經知道,自己被看見了。

看門的陰差不安的問牛頭:「老大……不會有事兒嗎?我們問了范大人和謝大人是否需要幫助,他們都說不需要,然後直接就進去了。」

牛頭小眼睛提溜亂轉,說:「擬書一封,上傳至閻羅殿,黑白無常受傷是多大的事情,要是咱們知情不報,小心給做成了油炸鬼。」

陰差嚇得一哆嗦,本來就白的臉色,顯得更加的蒼白了。

「是,老大,我們馬上就準備擬書。」

牛頭嗯了一聲,擺出一副官腔的模樣。

「明天老馬來接我班,開城門的時候我就不過來了,這事兒你們記得,也和他說一聲。」

又吩咐了一句之後,牛頭才回到小玉身邊。

「姑奶奶……你這麼害怕他們?之前你也沒怕啊……」

小玉咬著唇,說:「因為之前是真的黑白無常,他們兩個是假的,他們進陰間,肯定有所目的。」

牛頭撓了撓頭,說:「我已經讓人通報閻王了,我可惹不起范無救和謝必安,小姑奶奶這事兒咱可不能亂猜。除非你告訴我,他們是誰,進陰間想做什麼?」

小玉從桌子下爬出來,認真的說道:「我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可其中一個人,很可能叫做陳九骨。」

「凡間的人?」牛頭說。

小玉點了點頭。

牛頭咧嘴笑了起來,拍了拍胸口,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說:「還好我聰明,沒有去攔住他們。」

小玉不解,說:「為什麼?」

牛頭大咧咧的說:「因為,凡間的人怎麼會流陰差的血?就算是他們弄到了老范和老謝的衣服,可他們還是肉體凡胎。剛才那血等級極高,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我都能夠感受到裡面的鬼氣,凡人就算是再修陰法,也絕不可能流出來那樣的血。」

小玉捏緊了拳頭,遙遙看著鬼門關裡面,只不過城牆高大,除了一片黑霧,什麼都看不見。

」他們的衣服,白色的那一件是主人賣的,另一件是一個叫做陰月的主人的,主人賣給她才兩千萬,她回頭兩件一起拍賣了好像是4億。」

「他們身上流出來的血,也是主人賣的,那是判官血。」

「小玉不會騙人……」

牛頭呆住了,吶吶的說:「那怎麼可能?小姑奶奶,你確定你沒有和我開玩笑?「

小玉又搖了搖頭,說沒有開玩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