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威再度一聲爆喝,一頭龍駒,憑空而現。

與之前的戰鬥場景無異,這龍駒,見風就漲,直至七八丈大小,而後仰頭,發出一聲咆哮,便直接對著司馬炎所在的方向衝去。

「來來去去就這麼一招?莫非,你也黔驢技窮了?」

見到這一幕,司馬炎的臉上,雖然說過一絲謹慎之意,但卻沒了先前的緊張之感。

這自然是因為,早在陳威說要殺他之際,他便是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天火盾!」

銀龍來襲,陳威亦是一聲爆喝。

隨著功法運轉,靈力凝聚,一道道冒著焰火,一人高的防禦壁壘,也是出現在他的面前。

與「火龍術」「燎原術」不同,這「天火盾」,乃是純粹的防禦型武技。

顯然,這一次,在自知「火龍術」這等攻擊威能的武技,不敵對方之後,這司馬炎也是轉攻為守。

因為在他看來,只有如此,他能夠更好地將這頭朝自己襲殺而來的銀龍,給防禦下來。

然而,事情沒完。

就在天火盾凝聚成功之後,這司馬炎,並沒有立刻放棄施展武技。


相反,他還在運轉功法,勾動體內的靈力。

只是眨眼之間,一道,兩道,三道,四道……

四道,在他的身邊,竟是出現了四道「天火盾」!

「怎麼,打算在自己身上,建個龜殼,以此,來保障自己的安全么?」

見狀,陳威也是咧嘴大笑,毫不客氣地出言嘲諷道。

顯然,眼下兩人已經是生死相向的大敵,如此說來,在這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情況下,也確實沒有什麼值得客氣的地方。

「龜殼是龜殼,但卻不是為我而建,而是為了它!」

面對陳威的嘲諷,司馬炎卻像是沒有聽到一半,絲毫不在意。

而後,他也是手指,輕輕地點了點空中那張牙舞爪,朝他撲來的銀龍。

「恩?」

聽到司馬炎的話,頓時,陳威面露困頓之色。

與「燎原術」一樣,對於「天火盾」這套武技,他一樣是不陌生。

因為之前,當他隱藏在暗處之際,他便是見到過對方施展這一武技。

由此,他也是知道,這是一招防禦類型的武技。

可如今,對方卻說,這一招防禦類型的武技,不是為了自己施展,而是為了自己用靈力所凝聚的銀龍?

「難道他還準備保護我的銀龍不成?」


嘴角展露輕笑,甚至於,陳威的心中,還掠過這麼一個好笑的想法。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卻是瞪大了雙眼,一下笑不出聲來。

因為他見到了荒誕的一幕:司馬炎所凝聚的五道防禦壁壘,在他的指揮下,竟是真的朝著銀龍,快速飛去。而後像是一個保護罩一樣,直立在銀龍的四面八方。

「這是……」

陳威皺眉,看著這一幕,頗有些不解之意。

「難道他準備用這樣的方式,困住我的武技?」

不由地,他也是狐疑地,在心中如此猜測到。

而另一邊,見到陳威流露出困頓之色,司馬炎的臉上,卻是展露出了一個頗為得意的笑容。


「哈哈,想不到我會這麼做吧?用天火盾封殺住銀龍前行的方向,這下,銀龍想要突破封鎖,就必然要打破這幾道防禦壁壘。如此說來,等到五面壁壘被攻破,那麼,這頭銀龍,又會剩下多少威能呢?」


司馬炎嘴角輕勾,也是如此輕語道。

這司馬炎不愧是司馬家的天才。顯然,在三番兩次,吃了這一招武技的虧之後,他也是很快地,便找到了應對的方法。

果不其然,如同他心中預料的那般,只是一陣「咆哮」,那天空中的銀龍,便是張牙舞爪地撲向了天火盾。

像是要撕裂自己面前一切的阻礙般,銀龍不住地揮爪,甩尾。

隨著其一次次的揮爪,那天火盾,也是逐漸挨不住銀龍的攻勢,崩裂開來。

只不過,每當一道天火盾碎裂,便有另外一道,繼續彌補上來,擋在它的面前,阻礙它繼續前行。

許久之後,終於,當銀龍最後一次抬爪,將那道天火盾撕裂,至此,它也是將所有阻礙在自己面前的防禦壁壘,盡數粉碎。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其身上的光影,也是暗淡了很多。

顯然,剛剛那一番的交鋒,對於其而言,也是消耗巨大。

「昂!」

一陣響亮的龍吟聲傳來,銀龍翻滾著,也是朝著司馬炎,再度地撲殺而來。

「強弩之末,不足為懼。」

司馬炎點頭,也是不屑地說道。

隨著他話音的落下,一頭火龍,也是從他手中,翻騰著,凝現而來。

像是仇人見面一般,火龍才剛剛凝聚成形,便是直接對著天空中的銀龍,廝殺而去。

「砰砰砰」!

雖然只是由靈力凝聚而來,但不論是火龍,還是銀龍的體內,都擁有著極強的力量。

伴隨著它們在天空中,不斷地搏殺,也是有陣陣像是打鐵般的巨響傳來。

「昂!」

然而戰鬥來得快,去得也快。

只是一小會兒之後,那銀龍與火龍,便雙雙化為了光雨,重新消散在虛空之中。

顯然,這一次,在天火盾的消耗下,那原本屢屢落入下風的火龍,這一次,也是與銀龍勢均力敵。

最後,更是成功地與對方同歸於盡。

「哎,還是吃了武技上的虧啊!」

見到這一幕,陳威也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道。

他所說的吃虧,自然是指武技數量。

通過這幾次的交鋒,陳威知道,若是只是單純地拼威能,他的「滄海劍技」,不會覷於任何武技。

但是無奈,迄今為止,滄海劍技,他總共也只學到了一式,而至於第二式,他也是處在半知半解間,

這樣的境況,也是直接早就了陳威的短板。

畢竟,武者之間的比拼,主要看的,就是武技。

相比較他單調的一招而言,司馬炎手裡所掌握的武技,就比他要來得多。

而且不但是數量多,司馬炎所掌握的武技,更是種類齊全,有攻有守。

一個只會一招武技的武者,與懷揣多種武技的武者比拼,孰強孰弱,自是不必多說。

雖然陳威手裡,掌握有混沌之氣這等要遠比靈力,來得強大的東西,能夠提升武技的威能。

但顯然,強如混沌之氣,也是有它的弱點。

而這弱點便是……消耗巨大!

陳威知道,憑藉自己目前的境界,就算只是滄海劍技第一式,他也不能夠施展幾次。只是前先短短几次交手,他體內的混沌之氣,也是已經消耗大半。

「若是再按照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那麼不要說將發如雪姑娘拯救出去,今天怕是連我,都要一頭栽在這裡了!」

陳威低頭沉吟,也是面露凝重之色。 另一邊,見到自己所設想的招式,真的抵擋住了陳威銀龍的攻擊,一抹喜色,也是浮現到了司馬炎的臉上。

「哈哈,真沒想到,我的一個初步設想,竟是真的封住了對方的進攻,這麼一來,我就更有把握,將此人,拖住。只要等到我大哥回來,那麼這個毛頭小子的死期,也就到了。」

興奮過後,司馬炎也是一臉陰翳地想到。

對於他而言,最畏懼的,便是陳威所施展的「滄海劍技」。

而今,皇天不負有心人,既然讓他找到了應對之法,那麼,他自然也是信心大增。

「毛頭小子,你等著,待會,剛剛你所羞辱我的仇恨,我一定會加倍從你身上討回來!」

司馬炎咬牙,也是在心中,如此輕語道。

「怎麼,武技被破解,你束手無策了?來呀,不是說我當誅么?我人就在這裡,你來殺我啊!」

眼見陳威沉默,於嘴上,司馬炎更是展露出極其不屑之意,而後放肆挑釁。

「恩?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沒有預想中的暴跳如雷,陳威臉上所流露出來的,只有平淡。

然而,也就是這淡淡的話語,卻似乎擁有莫大的煞氣,讓司馬炎感到心悸。

感知到心頭,這股莫名的懼怕之意,一時間,就連司馬炎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這是怎麼了?明明破解掉了對方的武技,讓對方束手無策。這麼說來,我不是應該更加勇猛么?怎麼一下子感到后脊梁背一陣發涼呢?」

司馬炎輕語,這種突兀的感覺,也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他又哪裡知道,這些日子,因為過早的碰到司馬家族之人,而後依託於同族之人的庇佑,他司馬炎,也是失去了歷練的機會。

而反觀陳威,這段時日,皆是在與妖獸搏殺。

所以無形之中,身上也是沾染了諸多的煞氣。

平日里,還看不出來,一旦他發怒,或者心緒出現波動,這股煞氣,便會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來。

而令司馬炎感到心悸的,也正是這股煞氣。

直至眼下,沒有再多餘的廢話。

雙方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那麼,自然也是再沒有和解的可能。

既然不能夠和解,那麼便是只剩下了戰鬥。

「殺!」

陳威爆喝,而後也是率先發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