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瀅在旁也是開口道:「對啊,你坐下后,便說你跟二皇子訂婚的婚事,雲卿姐姐不過就是順了你的意思道喜而已,什麼時候詆毀你們了。」

「就是,謝四小姐怎能張嘴胡言?」張妙俞滿臉鄙夷。

謝若妤一時驚呆。

完全沒想到這三個人居然會這麼不要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裝模做樣,聯起手來害她。

眼見著呂太妃臉色沉下來,謝若妤急聲說道:

「太妃娘娘,她們說謊!」

「姜雲卿剛才分明不是道喜,而是拿四皇子和呂小姐的事情來諷刺我和二皇子,詛咒我們不得善終,不僅如此,她還出言嘲諷二皇子和陛下,說他們都是庶出,比不得中宮嫡子……」

「放肆!!」

五皇子李文驥臉色微變,而呂太妃卻是直接厲喝出聲。

她平身最恨的便是嫡庶二字。

就因為她是妃,所以他兒子不是嫡出,當年便矮了太后和先帝一頭,從一出生就註定只能是個王爺,委屈了幾十年。

後來好不容易先帝病死了,她兒子能夠登基,她本以為自己會成為太后,可就是因為她不是嫡母,不是中宮,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太后那老賤人霸佔了她的位置,讓她回不了宮。

如今謝若妤這話,簡直戳了她的心窩子。

呂太妃抬頭看著姜雲卿滿臉怒容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非議陛下!」

「我沒有!」

姜雲卿緊緊皺眉站起身來,像是被謝若妤的話惹惱了一般,滿臉怒色的看著謝若妤冷聲道:

「謝四小姐,我剛才好心向你道喜,甚至還說過等你和二皇子成親之時,定會奉上大禮,祝你們百年好合,可你為什麼要這般污衊於我。」

「陛下是天子,二皇子更是皇子龍孫,何來嫡庶之分?」

「你若是嫌棄二皇子並非中宮嫡子,配不上你謝家四小姐的身份,那你就直說好了,何必拿我來當筏子?!」

謝若妤聽到姜雲卿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給她挖坑,言指她肖想五皇子嫌棄二皇子,頓時臉色大變。

「你胡說,我何時嫌棄二皇子,分明就是你出言挑撥?!」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謝若妤扭頭對著呂太妃大聲道:「太妃娘娘,您別聽她狡辯,方才她真的說過陛下乃是庶出,甚至貶低之言!」

——-

編輯通知存稿,有有要上班,實在寫不了太多,所以這段時間都五更啦~(偷摸摸剋扣一章)下個月會爆更,120章起哈~有有盡量多存點~到時候讓大家一次看個夠 海域深處,這一座通天塔就這般懸浮著,宛如亘古不變般,它只有普通人拳頭般大小,上面的金色紋路綻放著神秘的流光。

通天塔內!

卻是一片遼闊,就連劍仙傳承的閣樓也被收入了這座通天塔之內!

閣樓依舊懸浮著,一絲絲能量波動還在逸散。

張凡正盤腿坐在這懸浮閣樓之下,渾身閃耀著白芒,白芒之下,一道道極為可怕的傷痕正在緩緩的癒合,癒合之後又是撕裂,撕裂之後再次癒合,周而復始。

「撕啦!」

張凡緩緩睜開眼睛,隨即是一股股精粹至極的靈氣從四面八方朝著他不斷彙集,一道道赤紫色凝光慢慢從他傷口上溢出,落入空間之中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許久,他體表外的白芒才慢慢減弱,最後化作虛無散去。

此刻他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完整的,哪怕是不滅體這種強悍恢復力的肉身上,也出現了一道道極為細微的龜裂痕迹,這些痕迹如同蜘蛛網般,密布在張凡周身,每一處都拉出了一條條幾乎肉眼難以看見的交錯細痕,就好像他整個人被撕成了無數塊后又再度粘起來般。

新型原子核能導彈的威力幾乎全數由他的肉身扛下了。

張凡當時的靈魂之力全部用在對抗天地之威上,可以說新型原子核能導彈的突兀轟擊是他毫無防備的,雖說爆炸是擴散的,但他為了將劍仙閣樓收入通天塔內,硬生生承受了那千萬度甚至上億度高溫的爆炸威力。

「不滅體號稱天仙之下最強肉體,竟然也無法癒合了。」

張凡看了一眼懸浮的閣樓,輕輕一嘆。

如果他只是一個人,直接進入通天塔就是,通天塔乃是來自神界之物,別說凡俗世界,哪怕是更高層次的上界也無法真正毀滅這件神器。

「如果沒有通天塔……」

張凡眼底閃過一絲絲寒芒,他敢這種導彈的威能絕對不是以前所謂的原子彈能夠媲美的,如果時間再拖多一兩秒,他絕對不可能活下來,甚至他懷疑哪怕以肉體成魔的天魔也不可能活下來。

張凡目光掃過閣樓,在通天塔內他就是唯一的神只,能輕易看穿閣樓的一切,那個白衣勝雪的女子依舊盤坐懸浮,如同老僧入定般。

「基因改造人?超級武器?」

張凡眼中寒光凌冽,知道這個雄霸水藍星球的第一強國遠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隱藏了太多太多可怕力量,單單那一百五十頭基因改造人就足以橫掃當世了。

「雖說得到了通天塔,但也消耗了我十年的歲月,導致如今境界低下……」

張凡目光中閃過一絲惋惜,若是當初沒有進入殞神之地,十年的時間足以讓他破境洞虛,自然也沒了今日危險。不過,世間安得兩全法,天道更沒有完美一說,有得必然有失,這是誰也無法真正改變的事。

他看著身上的傷痕與體內不斷翻騰的氣血,重生以來,幾乎沒吃過這麼大虧。便是與離南一戰,張凡也是沒有任何性命危險的,但這一次,一連串的轟擊下,差點就把他滅殺了,如果不是戰鬥中破境踏入化神,以他元嬰圓滿的境界,恐怕連進入通天塔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這也給我徹底提了個醒!不管如何,這個仇我張凡會深深記住的!」張凡凝出真元,化作一身青衫長袍,他如今已是化神,足以真元幻化任何物件。

「不滅體要維持肉身穩固,否則將根基受損,看來得儘快前往崑崙仙池修復。」張凡心念一動,整個人出現在爆炸海域海底,隨即化作一道流光朝著夏國方向極速而去。他擁有前世記憶,自然清楚崑崙墟中的許多洞天福地,美利堅就在那裡擺著,仇是一定要復的,但眼下自身根基更為重要。

到了他這個境界,只要不要上飛升期的老怪物,整個崑崙墟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對他造成威脅,前往崑崙墟內修復不滅體最多也就兩三個月的事情。

崑崙墟的空間入口張凡是知道的,不過在此之前他先回了一趟北省張家,他知道這次新型原子核能導彈投放必然會讓家人擔心。不過張凡隱藏了行跡,對於美利堅瘋狂的行為,他不敢肯定自己一旦出現在北省張家,美利堅是否敢再投放一顆過來,雖說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張凡都不會去賭!

張家祖祠大陣內。

張君曉面沉似水,如今的張家已然是夏國,甚至是整個東南洲最強的家族勢力,其中附屬於張家大大小小的宗門勢力就有三十餘個。可是,面對美利堅這樣的超級強國,張家的力量依舊顯得無比渺小。

「他們都想替小凡報仇……可是我不相信小凡就這樣死了。」

各方前來張家的修士都等待著這個近百歲老人的點頭,對於諸多勢力的忠誠,老人心中很是感動,但他始終不認為自己那個無所不能的孫子會隕落在新型原子核能導彈之下。

我家師姐要上天 「不管怎樣,該表態的還是要表態!」老人眼中閃過一抹洞察世事的睿智,忽然神色一變:「誰!」

一抹身影若無聲息的出現在老人面前,張君曉顫抖的站起身來,老淚縱橫,抖著雙唇說道:「你是,你是小凡?」張凡修成不滅體后,身材相貌都有著巨大的變化,若非踏入了化神,氣息與從前無異,張君曉還真不敢肯定。

「爺爺,是我!讓您老擔心了……」張凡略帶歉疚看著老人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張君曉目光凝在張凡臉上,赫然發現他的臉頰上有著許多細微的傷痕,如絲線交錯密布,他頓時猛地一顫,滿臉焦急:「小凡,你……」

「我沒事!」張凡沖著老人安慰的笑了笑:

「我只是受了點傷,需要去一個地方修養一段時間……這裡還需要爺爺主持大局,我沒死的消息暫時不要泄露出去,我擔心美利堅的神秘勢力會對你們出手。」

「我明白了。」

張君曉點點頭,知道張凡的擔心,目光深深的看著張凡,眼中忍不住閃過一絲悲痛,這個孫子從出生到現在幾乎沒受過張家一絲照顧,張家人卻因為他屢屢攀升……他遭遇了襲殺、受傷甚至死亡危機,家族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小凡,都是爺爺沒用,苦了你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呂太妃神色變幻不定,席間所有人也都是看向姜雲卿。

姜雲卿像是被謝若妤的胡攪蠻纏惹怒了一般,面色冷了下來:「謝四小姐,說話是要講證據的,不能憑你信口雌黃便來污衊於我,你說我詆毀二皇子和陛下,你有何為證。」

「難道單憑你胡言兩句,就想要讓太妃娘娘治我的罪嗎?!」

張妙俞皺眉開口:「就是,我剛才就在這裡,根本就沒聽到雲卿姐姐說過這話,你怎能胡亂冤枉別人?」

陳瀅滿臉正色:「我也沒有聽到,還望太妃娘娘明察,莫要被小人蒙蔽。」

謝若妤氣急:「你們三個本就是一夥的,你們自然會幫她說話!」

「那謝四小姐要多少人為證才行?」

姜雲卿冷眼看著她:「你說她們二人與我一起,那其他人總不是了吧,席間這麼多人,我前後左右更無空席,我若與你說話,她們定然能聽到。」

她抬頭看向坐在她身旁那幾人,那些人都是面露遲疑。

姜雲卿見狀冷聲道:「方才我坐下之後,謝四小姐就主動與我攀談,句句指責我不該揭破姜家和陳王貪污之事,不該讓姜家就法。」

「可我姜雲卿雖然是姜家女兒,卻更是大燕子民,國之利益大於天,我怎能見如此蠹蟲毀噬陛下江山?」

「當**迫姜家認罪,我便已知事後會有多少人責難於我,可我姜雲卿自問對得起天地,對得起君王,哪怕再來一次我也照樣無悔。」

「謝四小姐屢次提及姜家之事,我不願與她爭執,更怕攪了太妃娘娘的興緻,所以才主動提及她與二皇子婚事,想要讓她知難而退,可誰知她此時居然信口雌黃,竟說我冒犯陛下。」

「剛才她說話時,想來也有不少人聽到,敢問諸位小姐,可有誰聽到我說過詆毀陛下之言?」

「還是諸位也和謝四小姐一樣,覺得我不該為難姜家,不該為了大燕,將他和陳王勾結,以權謀私,侵害朝廷利益圖謀不軌的事情說出來?」

原本坐在姜雲卿身旁的幾人都是面色一變。

姜雲卿這話誰敢接?

陳王和姜慶平的案子早已經定罪,姜家滿門抄斬,陳王府也一個沒留。

當初但凡和此事有所牽連之人,盡皆死的死,貶的貶,朝中人人自危,哪怕她們暗地裡再覺得姜雲卿狠毒無情,可是表面上誰敢說一個錯字?

忽然很想你 她為了朝廷大義滅親,如今可是陛下親封的東林鄉君,甚至於還和璟王有所牽扯,人人都知道璟王待她不同,說不準哪一日姜雲卿便一躍成了璟王妃。

更何況正如姜雲卿之前所說,謝家如今早已經不是當初的謝家,謝遠瑚雖然還在太傅之位,卻已經失了帝心,之前謝培陷害陳連忠的事情,更是惹得陛下震怒。

論地位,璟王遠超過二皇子。

論手段,姜雲卿原比謝若妤狠辣。

她們雖然不願意得罪謝若妤,可卻更不願意得罪了姜雲卿。

誰敢在這個時候觸姜雲卿霉頭,替謝若妤作證? 姜雲卿見眾人沉默不語,直接看向韓珺開口道:「韓小姐,你可有聽到我詆毀陛下?」

韓珺被點名,看了眼謝若妤后垂著眼:「沒有。」

「韓珺!」

謝若妤不敢置信的抬頭。

萬沒想到,韓珺居然會這般對她。

韓珺卻是沒有看她。

今天的事情本來就是謝若妤挑釁在先。

她對陳瀅本就有愧,對姜雲卿也曾羨慕她在圍場之中那一箭風華,方才聽到謝若妤拿魏卓的事情嘲諷陳瀅,甚至還辱及姜雲卿母親的時候,她就已經不喜。

現在姜雲卿問她話時,本就和謝若妤交情泛泛的韓珺自然懂得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我剛才的確是沒有聽到姜小姐貶低陛下,謝四小姐誤會了。」

姜雲卿勾了勾嘴角,又將目光放在其他幾個人身上。

那幾人都是頭皮一緊,見和謝若妤一起的韓珺都出言否認了,想起姜家如今的下場,再看看模樣狼狽,明顯不是姜雲卿對手的謝若妤,都是連忙開口。

「我也沒有聽到。」

「我一直在姜小姐旁邊,只聽到她恭喜謝四小姐與二皇子,旁的再無其他。」

「我也是,姜小姐並沒有貶低陛下,更沒有詆毀誰人,謝四小姐是不是聽錯了?」

她們和謝若妤都沒什麼交情,自然犯不著為了她去得罪姜雲卿。

更何況姜雲卿剛才雖然提及了元成帝和太祖皇帝是庶出之事,可是她那語氣分明是為了替陳瀅撐腰,反駁謝若妤貶低魏卓的事情,的確算不上詆毀,甚至反倒像是在稱讚陛下,她們這些話也不算是說謊。

謝若妤往日清高,自持是謝太傅之女,博了個京中第一才女之名,向來高人一等,如今又和二皇子定親,早已經有人對她心生嫉妒。

其他幾個否認便也罷了,更有人落井下石。

之前坐在謝若妤身後的一個藍衣少女開口道:「太妃娘娘,我們都沒有聽到姜小姐說過陛下半句不是,倒是謝四小姐,不僅污衊姜小姐,還口口聲聲說著什麼嫡庶之言。」

「這種話,無緣無故的誰人敢提?到底是誰心中有鬼出言詆毀,不是一目了然嗎,太妃娘娘可不要被人騙了,冤枉了姜小姐。」

「你……你們……」

謝若妤臉色煞白,氣得渾身發抖。

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都會向著姜雲卿。

更沒想到,這個往日她最瞧不上眼,日日在她面前殷情,開口謝姐姐閉口謝姐姐的人,居然會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恨不得置她於死地。

「杜雪珍!!」

那藍衣少女一驚,彷彿受了驚嚇,輕捂著胸前害怕道:「謝四小姐這是做什麼,難道當著太妃娘娘和諸位殿下的面,你還要威脅我不成?」

寵妻之早見晚婚 她微仰著頭時,秀美的臉上帶著楚楚之色。

「太妃娘娘,臣女只是實話實說,不願姜小姐蒙冤而已,可是謝四小姐她……還請太妃娘娘為臣女和姜小姐做主。」

呂太妃臉色黝黑,陰沉一片。

謝若妤卻是唇色煞白。 張凡從張君曉口中得知,他師尊李新歡回崑崙墟了,不僅僅是李新歡,方雨霖也在崑崙墟衝擊化神圓滿,就連陳若風也收到了邀請趕回去了。

「看來是上古第一道門遺迹要開啟了!」

張凡告別張君曉后,直接趕往崑崙墟,上古第一道門遺迹對他而言太重要了,一方面這是所有崑崙墟修士最大的機緣,另一方面,他師尊李新歡就是隕落在上古第一道門遺迹之中。

無論如何,張凡決不允許悲劇再度發生,崑崙墟勢在必行。當張凡趕往崑崙墟的時候,整個世界也因為這一戰的餘波而發生驚天變化。

時間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這次他是在諸多大國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眾人都知道張凡瑕疵必報的性格,但張凡始終沒有露面。

「張凡這一次應該是徹底死亡了。」

這個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相信了這個事實,畢竟在如此可怕的核能爆發下,可以把一切生命物質都化作虛無,張凡已經灰飛煙滅了。

加上諸多國家的探測,依舊沒有任何跡象能夠證明張凡有一絲存活的可能。

CCBA特殊管理處也為此作出了決斷,沒有任何人能夠在這種超戰略毀滅性的攻擊武器下存活,是沒有人!這不僅僅是為了宣告張凡徹底死亡的信息,也同樣在對世界其他國家擺出了他們強勢的姿態。

美利堅是當世第一強國,任何人、任何國家都無法逾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