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傾城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后,回道。

「老婆,咱們洋城的市場,有李家幫忙打理,不用你經常跑,你這麼勞累,會讓你男人很心疼的……」

秦穆然油嘴滑舌笑道。

「就算生意不用管,那我以後來洋城度假用,這樣總可以吧?」

陸傾城說道。

「老婆,洋城也沒什麼好玩兒的,況且你在這裡人生地不熟,一個人多沒意思……」

秦穆然絞盡腦汁,找了一堆理由,想要說服陸傾城,目的只有一個:家花和野花,絕不能種在一個花盆裡!

「秦穆然,你飄了呀!咱們家誰說了算?」

陸傾城聲音冰冷起來。

秦穆然眉頭一皺,急忙笑道:「老婆,咱們家,你是老大,你說了算,嘿嘿……」

此刻,陸傾城看著窗外的洋城夜景,眉頭一蹙,好像突然想起來了什麼。

「親戚朋友?」

「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起來洋城有我們一家旁系血脈。」

陸傾城說道。

「老婆,你認真的嗎?」

秦穆然詫異問道。

校草殿下太妖孽 「曾經聽我爸提起過的,好像和我們家關係挺近,是我爸的親堂弟,不過兩家已經十幾年沒有來往了……」

陸傾城一本正經說道,看樣子,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陸傾城在洋城,居然還有親戚?

聽到這個消息,秦穆然不禁有些驚愕,中海和洋城,相距千里之遙,這特碼都能有親戚,陸傾城該不會是為了讓自己在洋城買套別墅,忽悠自己的吧?

「老婆,十幾年沒有來往?我老丈人沒給你說因為什麼嗎?」

秦穆然好奇問道。

「上一輩人的事情,我才懶得過問,不過畢竟有關係,我爸偶爾也會往洋城打個電話,聯絡兩家感情,只是沒怎麼見過面……」

陸傾城回答。

「老婆,你該不會是逗我玩兒吧?」

秦穆然神情有些懷疑。

「呵呵……我逗你幹嘛,不信你現在就打電話問我爸,居然敢質疑我,看來你是嫌洋城天熱呀!」

陸傾城說著,朝秦穆然瞥了一個白眼。

「我嫌洋城天熱?」

「老婆,你這話什麼意思?」

秦穆然詫異問道。

「想睡地板唄!涼快!」

陸傾城回道。

秦穆然嘿嘿一笑,回道:「老婆,別這麼認真嘛!你的話,我絕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我誰的話都能不信,唯獨不會不信你啊!」

秦穆然笑著說道。

陸傾城情緒未消,朝秦穆然瞥了一眼,沒有回話。

「老婆,別生氣,不就是一套別墅嘛,買,明天咱們就買,按照咱們中海瀧江別墅的風格裝修,全聽你的。」

秦穆然邊開車,邊笑著說道。

他很了解陸傾城的脾氣,如果不按她的話做,今晚搞不好不僅要睡地板,還得跪速食麵呀!

聽到秦穆然的話,陸傾城才正眼看了眼秦穆然,面若冰霜,整個車內,溫度都有些發涼。

「這還差不多。」

總裁毒愛:逃妻,束手就擒吧! 陸傾城冷冷回了一句,讓秦穆然終於舒了口氣。

「老婆。你們家親戚在洋城做什麼的?咱們來趟洋城不容易,有時間,我陪你認一下家門去!」

秦穆然笑道。

堂兄弟,這關係確實不算遠,甚至可以說是血脈相連。

陸傾城沉思良久,眉頭犯困。

「聽我爸說,好像也是做生意的,在洋城,還有點兒名氣,具體做什麼,我記不清楚了,甚至連名字我都沒記,畢竟我們兩家後輩兒,十幾年沒有聯絡……」

陸傾城回道。

秦穆然並不奇怪,在現在這個流動性很大的社會裡,不少家族都存在常年不聯繫疏遠的情況。

尤其是中海和洋城,相距千里之遙,兩家關係雖然近,但常年不聯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秦穆然並未多想,徑直開車,朝珠海酒店開了回去。

該如何不去愛 半個小時后,秦穆然駕車,停在珠海酒店外,在停車位旁邊,還停著一輛耀眼的法拉利。

秦穆然瞥了一眼,立刻看了出來,這是洋城陸家的車!

此刻,一個奇怪的念頭,在秦穆然腦海中閃過。

陸傾城的親戚?

在洋城做生意?

還小有名氣?

該不會和洋城陸家有關係吧?

秦穆然眉頭一皺,暗自祈禱,希望這只是個巧合,否則豈不是讓自己很為難。 正當葉楓思量間,那些人羣對視一眼,慢慢地將趙小川圍了起來。

蘇小礙氣呼呼地瞪着趙小川,就要衝上前去。

然而還沒等她離開自己受傷的哥哥,便被顧澄攔住了。

“不要上前!”顧澄低聲道。

“爲什麼?”蘇小礙不解:“他可是傷了哥哥。”

“聽你表姐的!”一個虛弱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蘇小礙轉頭,看到了蘇小丁一張蒼白的臉。

追獵小逃妻 “爲什麼?”蘇小礙不甘心。

“因爲龍傲天他們沒有動,不僅沒有動,而且他們還做好了防禦的準備。”蘇小丁沉聲道:“這說明眼前的趙小川很強大,甚至於比龍傲天還要強大。”

“怎麼.。。”蘇小礙驚呼一聲,但立刻被顧澄捂住了嘴巴。

蘇小礙也察覺自己聲音如果過大可能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立刻壓低了聲音,但依然感到不可思議。

“天啊,他纔多大?有這麼厲害麼?”蘇小礙道。

蘇小丁搖搖頭,道:“別忘了對方可是輪迴者的轉世,而且恐怕已經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另外他身邊的兩個靈體也實在是太恐怖了!一個是鬼胎,一個是霸王,我們根本不能以常理來度量。”

聽到蘇小丁的話,顧澄點點頭,皺眉道:“你剛纔有些衝動了。”

“一時間沒有忍住!”蘇小丁無奈道:“我果然還是太年輕了。”

蘇小礙翻了翻白眼,繼續道:“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等待,等待一個機會!”蘇小丁沉聲道。

蘇小礙眼中一亮,興奮道:“什麼機會?”

“一個逃跑的機會!”顧澄凝重道,蘇小丁緩緩地點頭。

蘇小礙一愣,然後猛翻白眼。

..。

趙小川站在空中,左邊是鬼胎,右邊是霸王,淡淡的望着將自己圍起來的衆人,又看了看遠處的葉楓和龍傲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怎麼?人多欺負人少麼?”

葉楓和龍傲天眉頭微皺,臉上微微泛起一絲紅色。

“哼!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我們身爲御鬼士就應當除魔衛道,對於你這種鬼怪,我們不必講什麼公平。”小雷音寺的胖和尚喝道。

“這胖子果真無恥!”小寶想到。

“這胖子非常無恥!”葉楓暗道。

不少人用鄙夷地目光看着胖和尚,但卻並沒有人說什麼。

他們知道想要對付眼前強大的趙小川,恐怕這是唯一的機會了。

趙小川搖搖頭,道:“公平?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過公平,否則若曦也不會死,否則也就不會用力量來衡量生命!我之所問這個問題只是想要確定一件事情,你們真的要人多欺負人少?”

“沒錯,我們就是要圍攻你!”胖和尚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小寶和葉楓心頭一跳,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同時他們心中產生一個疑問。

“如果說趙小川真的很強,那麼當時他爲什麼要殺死自己好兄弟劉子豪和女友李若曦呢?莫非這其中有什麼隱情不成?”

正當他們思考時,趙小川冷笑一聲,直直的看着胖和尚,低聲道:“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胖和尚大怒,剛想喊一句“各位,我們一起上,今天除魔衛道”。

然而只見他們的頭頂處傳來一陣“嗡嗡”的蜂鳴聲,然後六個巨大的血色漩渦驟然在他們的頭頂顯現,不斷地旋轉起來。

一股強大的威壓從中傳出,讓衆人心頭一沉,感覺自己的靈魂像是被扼住了喉嚨。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六道輪迴麼?”胖和尚顫聲說道。

蘇小丁倒吸一口涼氣:“好龐大的精神威壓,根本讓人透不過起來,這趙小川有多麼的強大?”

“小丁哥哥,快看!那些漩渦的中心漸漸出現了一對對綠色的光點,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蘇小礙喊道。

葉楓臉色凝重,連忙轉頭低聲道:“一會兒要大戰了,你們準備一下,我們這就乘亂逃出去。”

小寶和葉楓也是一樣的動作,顯然猜測出趙小川想要做什麼。

吼!吼!吼!

一聲聲獸吼聲響起,地動山搖,衆人臉色慘白,望着天空。

只見那些旋轉的漩渦,微微一頓,反方向快速旋轉起來,海量的黑煙從中噴出,整個空間便被黑煙所填滿。

獸吼聲也越來越近,那些綠色的光點也慢慢放大。

“那是怪物?骷髏麼?但是看起來似乎又不像啊!”

帶着白骨面具的怪物被趙小川再次從輪迴通道中召喚出來,猙獰的白骨上面黑煙繚繞,慘綠的眼睛讓人不寒而慄。

更可怕的是他們龐大的體型和數量,更是讓這些御鬼士們感到絕望。

海量的鬼物密密麻麻擁擠在一起,將衆人包圍,形勢瞬間逆轉,到處白骨森森,讓之前胖和尚的那句話現在聽起來感到十分的可笑。

“人多欺負人少?”趙小川淡淡道:“那麼就比比誰的人多吧!”

話音剛落,周圍的鬼物們齊齊舉起手中的骨臂開始仰天咆哮,巨大的聲浪震地衆人耳朵嗡嗡作響。

衆多御鬼士們臉色蒼白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身體不斷打顫,同時心中恨死了那個胖和尚。

“該死的小雷音寺,怎麼會派這麼個白癡過來?”

“早知道就不過來了,過來了也不和這個胖子一起過來,太坑爹了!”

衆人心中暗暗咒罵,胖和尚如同芒刺在背。

他心中苦澀,膽戰心驚地望着衆人,欲哭無淚地看着趙小川,道:“大,大哥,我剛纔是開玩笑的,你,你別當真啊!”

趙小川無語,仰天看向天空。

衆人微微一愣,口中連聲附和,但心中卻如同剛纔的趙小川一樣,鄙夷着胖和尚。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這是衆人對胖和尚的心中寫照,孰不知當他們鄙視胖和尚時,葉楓和龍傲天也在暗暗地鄙視着他們。

“這就是華夏御鬼士們的嘴臉?真是丟盡了華夏國的臉。”

正當葉楓和龍傲天心中暗暗鄙夷時,一聲冷哼聲從他們的頭頂傳來,頓時讓衆人安靜了下來。 珠海酒店外,秦穆然陪陸傾城,剛要進酒店大廳,一輛路特斯超跑,停在酒店台階下。

秦穆然眉頭一皺。

哇靠!

石大壯這是去哪兒了,怎麼比自己回來晚?

「老大,好巧,你和嫂子也剛回來呀!」

石大壯憨厚笑道。

「大壯,你小子去哪兒了?」

秦穆然問道。

「老大,俺開著你的路特斯,去路上轉悠轉悠……」

「大壯,你是開我的車,去路上勾搭妹子去了吧!」

秦穆然壞壞笑道。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

「別老拿自己齷齪的思想去看別人,以為都跟你一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咱們趕緊進去吧!」

陸傾城插話說道。

石大壯陪秦穆然和陸傾城剛進酒店大廳,就看到整個大廳,圍了幾十號看熱鬧的客人,人群中喧鬧一片。

什麼情況?

自己才剛接手姜家的珠海酒店,第一天,就有人敢在酒店大廳鬧事兒?

「老婆,咱們過去看看,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秦家地盤兒上惹事,真是提著燈籠看茅坑——找死!」

秦穆然言罷,陪陸傾城徑直朝人群中走了過去。

此刻,在人群圍觀下,陸家少爺陸永慶,揪著一名服務生的衣領,猶如一個惡霸。

「小子,你特娘新來的吧!」

「知道本少爺是誰嗎?」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陸永慶語氣惡狠狠言道,身後還跟著五個陸家下人,個個摩拳擦掌,面色不善。

「小子,你長那雙眼是出氣兒用的呀!絆倒了我們少爺,你特碼賣兩腎都賠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