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煙也是驚呆了。

她萬萬沒有料到,和自己一起被關押着的南天,竟然是如此強大的高手。

之前,陸煙,還以爲,南天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呢。

龐蒙和烏老闆同樣是驚駭無比!

尤其是,烏老闆。

烏老闆修爲很高,已經達到了一品機甲戰王的境界。

但是,他很震驚,因爲剛纔,他沒有看到南天是怎麼出手的?

“叮叮咚咚!”

在飛船房間裏頭,內置的一個電視機上面,突然間,播放了一個奇怪的頻道。

這個頻道上面,是銀河軍特屬的頻道。

可以在第一時間,接通全球所有的電視等媒體設備。

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電視機裏頭。

南天一瞥眼,不禁大笑了起來。

那人,不正是汪含嗎?

汪含此刻顯得有些狼狽,但是眼神依舊狠辣。

“我是黑焚煞谷內谷弟子汪含!今天,我特意通報全球,下一個戰書!”

“紫淵衛黃印衛士,南天,你若是活着,可敢在一個月後,與我在嘉魚關外的生死擂臺一戰!”

“你不要那麼的卑鄙,讓一個聖境高手,一直追殺我們黑焚煞谷弟子!你我之間的仇怨,就用一戰來解決!”

汪含說罷,電視機上面,出現了一個照片。

那個照片,刻畫的正是,身穿軍裝的南天!

一時間,房間內,龐蒙,烏老闆,他們都看清了照片。

恍惚中,他們都是脖子一寒,恐懼無比!

南天!原來,這個青年,叫南天!

是黃印紫淵衛! 惡魔的小寵妻 紫淵衛,大名鼎鼎,是銀河軍中的高端戰力,是優秀人才的匯聚。

只要是橙印紫淵衛以上,基本上都是皇境高手了!

更何況,南天現在還是黃印紫淵衛呢!

就算是強如烏老闆,也不過是在機甲戰王的層次裏頭,蹦躂着。

面對着南天這麼一尊黃印紫淵衛,他們還怎麼打?

www▪ttκā n▪C 〇

龐蒙當即跪倒而下,不停着磕着頭:“南天大人,饒命呀!我不知道是您,親臨。也不知道,是我哪一個不長眼的手下,將您給抓起來了!”

龐蒙被嚇得汗水,都浸-溼-了-衣裳。

南天神色平淡,微微拍了拍手:“說實話,我挺討厭你的!”

“塵歸塵,土歸土!”

南天話音一落。

紫竹林一 鋪天蓋地地真氣,從九天而下。

“撕拉!”

炫目地光彩,一閃而逝。

龐蒙被這些流光真氣,給撕裂了軀體。

“啊!”

龐蒙慘叫一聲,然後立刻斃命當場。

“死了好!”

相愛就不要離開 南天不所謂的說道。

一旁的烏老闆,更是面色冰冷,甚至都扭曲了。

烏老闆,嚇得雙-腿-都死止不住地發抖。

龐蒙畢竟是一個巔峯九品機甲戰王,雖然不如烏老闆。

但是,這樣死掉的,也是挺嚇人的。

烏老闆自己根本施展不出這樣的手段。

黃印紫淵衛,真的是強大呀!

烏老闆心裏頭暗自咋舌着。

“罪人烏某,請南將軍懲罰!”

烏老闆知道,自己和龐蒙同行,就已經犯下了大可饒恕的罪過。

南天要是殺他,只不過是擡手間的事情。

烏老闆,心思玲瓏,選擇,直接主動承認錯誤。

南天瞥了一眼烏老闆,並沒有引起南天多大的興趣。

在南天眼裏,烏老闆不過是一個比龐蒙要強壯一點的跳蚤罷了!

南天擡手就要斬殺掉。

陸煙喝止住了南天。

“等一等!”

陸煙叫喊着。

南天停手,回頭看了看陸煙,頓時覺得自己,有些粗心了。

到現在,陸煙還套着枷鎖呢。

南天揮了揮手。

幾道真氣,迸射而出,一下子,“鏗鏗鏘鏘”。

真氣飛射,很快,就將那些枷鎖給打斷了。

陸煙沒有枷鎖和鐐銬的束縛,立馬是快步走到南天身旁,先是對着南天感謝道:“謝謝你,南將軍!”

南天笑了笑,並不言語。

陸煙也沒管南天的表情。

陸煙看着烏老闆,冷冷地問道:“烏老闆!”

“我正好有事情,要問你!”

烏老闆渾身一凜。

“什麼事情?”

“陸小姐,我要是知道的話,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烏老闆,低着頭,冷汗涔-涔。

現在,有南天在,烏老闆,再也不敢對陸煙,有任何非分之想了。

“你和龐蒙私底下有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我是略有所知的。但是,我一直搞不明白,在這個戰亂年代,人命微賤,你一個黑市大佬,不去倒賣軍火,反而是倒賣人-口。我想不懂,烏老闆,你這是爲了啥?”

“而且,你的胃口還這麼大,把手伸到了我黑衣軍裏頭?”

陸煙目光冰冷,作爲黑衣軍磨沫市分部的掌舵者。

陸煙還是有着自己的氣魄!

烏老闆支支吾吾:“這個,不是,爲了創收呀!”

“只要能賺錢的生意,我肯定要插上一腳的。”

陸煙冷喝一聲:“不要騙誰了!”

“我黑衣軍賬下有數萬平民,這麼大的人口,你們買過去,能幹啥?少量的購買,我倒是相信,但是,一下子購買這麼多。”

“烏老闆,想必你背後,肯定有所圖謀!”

“說,將你背後的圖謀,說出來!”

陸煙“逼-問”道。

烏老闆是附近黑市裏頭的大佬級人物,如果,不搞清楚,他在幹啥。

對於,同樣在地下活動的黑衣軍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烏老闆攤手一笑:“陸掌舵,你是想多了。我不是圖個賺錢生意而已。”

陸煙冷冷地道:“是嗎?”

“烏老闆,你如果不說實話,我不介意,殺了你!”

陸煙說着,從南天手中,接過流星寶劍。

鋒利地流星寶劍,一下子架在烏老闆的脖子上。

烏老闆,卻是罕見的,毫不畏懼。

“陸掌舵,我所言句句屬於實話。你如果不相信,就殺了唄!”

“我毫無怨言!”

烏老闆也是毫不畏懼地,伸了伸脖子,一副,你要宰殺,就宰殺唄!

打造功夫巨星 陸煙一起,就要揚起流星寶劍,給烏老闆好看。

南天擺了擺手,接過流星寶劍,湊到陸煙的耳畔,輕聲道:“不必,對付這樣的人。我有辦法。”

“嗯!”

陸煙點了點頭。

南天直接是將烏老闆,給揪了起來,直接拖走,來到一個偏僻的飛船機艙內。

“噗通!”

南天一把將烏老闆,丟在地上。

烏老闆跌坐在地上,痛苦地叫了幾聲。

“疼疼!”

“好疼呀!”

烏老闆叫喊着。

南天目光森冷,看得烏老闆毛骨悚然。

“南將軍,只要您放了我,我可以給您我所有的金錢!”

烏老闆囁嚅地說着。

南天咳嗽兩聲,冰冷一笑:“是嗎?”

“當然,當然!”烏老闆頭點得跟小雞一樣。

南天搖了搖頭:“那我不要你的財產,我只想知道,你爲什麼要大量的收集活人,幹-販-賣人口的勾當?你可是響噹噹的黑市大佬!”

烏老闆堅定地擺了擺手:“不,這個我是不會說的。南將軍,你還是殺掉我吧!”

巨星從氪金開始 烏老闆口氣堅決無比。

“呵呵,看你的態度,還挺堅定的呀。”

南天抱負雙臂,一臉冷笑。

烏老闆是機甲戰王級強者,又是附近黑市裏頭的大佬級人物。

單憑普通的手段,還真威懾不了他。

想他這種黑市人物,早就將腦袋別在褲襠上了。

或許,他知道,一些東西,比死亡更可怕。

就像是軍隊當中的特種兵,意志堅定,用尋常手段,根本是套不出任何話語的。

不過,南天不怕。

南天是從古武時代而來。

南天現在修爲也夠了,許多傳承古武時代的隱祕的精神類祕法。

其中,最爲有效的就是“攝魂術!”

南天催動自己的真氣和精神力,從雙眸當中,迸-射-出滂沱的精神攻擊。

很快,烏老闆就淪陷了,靈魂海,被南天一覽無餘。 南天發現烏老闆的靈魂海里頭,很是混亂。

不多時,南天更是徹底控制烏老闆了。

南天聲音鏗鏘:“烏老闆!”

“說出,你真正來收購人口的祕密!”

烏老闆雙眼空洞,面龐開始扭-曲。

看得出來,烏老闆在靈魂深處,對於這個祕密,都是保存在最深處!

南天牙齒一咬,也是加大了力度。

南天滂沱的精神力,終於是戰勝了烏老闆那靈魂深處的潛意識。

烏老闆渾身發抖,哆哆嗦嗦。

“這一次大肆的收購人口,是由一個神祕的大老闆所指使的!”

“我們附近幾個黑市大佬,都得到了密令。並且,大老闆叫我們一定要保守祕密。”

烏老闆緩緩地說着。

“這是由幕後的一個神祕的大老闆,所指使的?”

南天眉頭一皺。

“嗯!是的,這的確是由幕後的大老闆指使的!”

烏老闆回答道。

“你可知道,那個神祕的大老闆,到底要作何所爲?收購這麼多人族平民,幹什麼?”

南天也產生了極大的好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