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綿綿最近的直播之路越來越好,而且在機械肢的廣告後,已經正式簽約了經紀公司。

她在直播中正經說話沒什麼,完全就是小仙女的模樣。可倘若有人惹到她,那可是名副其實的捅刀狂魔。偏偏說起話來有理有據,如今已經混得風生水起了。

畢竟直播界當中,長得比她好看的,沒有她學歷高。學歷比她高的,沒有她好看。長得又好看,學歷也不差的……說起話來沒她有意思。

現如今,林侖早已不再規劃她日後的路程了。

她越來越忙,林侖與她相依爲命多年,此刻相見,心中油然生出歡喜。

…………………………………

他歡喜,陸綿綿也歡喜。

早些年,林倫身有殘疾,性格不免陰鷙起來,私底下偷偷做了許多事情,路綿綿有些察覺,但是也並不能多說什麼。

再說了,那時候兩個人居無定所身無分文,不靠着那些,又怎麼能一步步奮鬥至今呢?

但幸虧出現了機械肢。

林侖的機械肢是周霜霜最初自己打造的,別的工藝可能和龍騰集團的流水作業有些差距,但若論神經感應度和反應能力,絕對不遜色於市面上的高定版本。

裝載機械肢後,正常穿上鞋襪,林侖看起來就和外頭千千萬萬的少年沒有任何區別。

…………………………………

他仍舊沒上大學。

但書房裏,累積的越來越多的書,已經深奧到陸綿綿看都看不懂了。

還有抽屜裏一堆堆外文材料

哪怕只偶爾幾個字眼,都叫陸綿綿看得心驚肉跳。

最近,林侖似乎是在研究什麼課題,每天把自己關在他租下的實驗室中,偶爾回來,也只是匆匆忙忙跟她見上一面……

像這樣安靜的坐在家中,已經是陸綿綿許久沒有看過的場景了。

但是,人都在長大。她越來越大,林侖也從小小少年,長成如今俊朗挺拔的樣子——

那麼,接受成長而帶來的分離,也是理所應當之事。

…………………………………………

看着他行動自然的在屋子裏走來走去,幫陸綿綿整理帶回的行李——快放假了,她宿舍裏的東西正在慢慢收拾回來。

林侖動作順暢,根本看不出半點殘疾的樣子。

陸綿綿由衷的嘆了口氣。

——多虧了霜霜。

倘若不是有機械肢,林侖的性格也根本不是這個樣子——他以前是聰明,可心太頹廢了。

有了機械肢之後,他的眼界格局才慢慢變化——如今,已經越來越具有智慧了。

……………………………

想起周霜霜,陸綿綿就忍不住絮叨起來:

“小侖,你之前是不是加了好幾個實驗室,現在還在接着做嗎?”

林侖手上的動作一頓,接着不經意的搖了搖頭:

“沒有。實驗室裏的項目很沒有意思,我就索性退出了。”

他最初參與的是私人實驗室的基因工程,有關於人體自體再生和突變研究的……那時候,他的重心在於如何讓截斷的腿重新生出來。

只是……

基因問題何等浩瀚又申奧,如同茫茫星河不可測,他越深入,越沮喪。

而有了機械肢之後,他反而生出了越來越多的鬥志!

……………………………………

私人實驗室的要求嚴苛,但報酬很是豐厚……唯一可惜的是,他太年輕,想法太多太瘋狂,在盈利爲主的實驗室,難免束手束腳。

所以,在得到豐厚報酬後,林侖就退出了。

冷魅總裁的純純小丫頭 現如今,他自己租了實驗室,因爲金錢和設備不足的緣故,暫時還停留在理論方面——

都是相當明確,甚至於他自己可以百分百肯定的成熟理論。

原本,他是打算再累積一些,就開始發表論文打造自己的……

但是……

林侖想起最近發生的事,手上的動作都慢了下來。

……………………………………

“你呀……”

陸綿綿也沒在意:“真是想不通,同樣的基因,怎麼我就沒有這麼好的腦子呢?”

“實驗室裏的項目都沒有意思,那什麼纔有意思啊?難不成有一天,你也會被國家徵調去參加什麼機密研究?”

林侖眉頭一挑:

“如果真的是那種機密的話,你根本不會得到什麼信息吧。”

“哪有那麼誇張!”陸綿綿笑了起來。

“霜霜就去參加了呀,學校裏的人都知道。”

林侖目光一凝。 陸綿綿正在廚房裏忙忙碌碌,而林侖正坐在一旁收拾她帶回來的行李,此刻聽罷周霜霜的事,他隨即便發起了呆。

“啪。”

指間下意識彈動起來,林侖看到眼前那若隱若現的裂縫,又看了一眼正在廚房洗菜的陸綿綿,趕緊憑空做出一個“收”的動作,這才把那異狀消弭。

陸綿綿在此時出來了:“小侖,家裏雞蛋沒有了,你記得晚上出門買一點。”

她關上冰箱門,急急忙忙又去準備午飯。

而林侖看着自己緊握着的拳頭,不由發起了呆。

………………………………

霜霜姐姐……

他喃喃着,神色複雜。

在陸綿綿看不到的角落,林侖又一次緩緩張開了手。

掌心上方,一道直徑約三釐米的裂縫赫然出現在半空中。

那一頭,一隻黃橙橙、同時夾雜着些微棕色的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死死盯着它。

林侖也看着它,目不轉睛。

片刻後,對方眨了眨眼睛,圓溜溜的眼尾突然眯起了,流露出得逞的意味——

“找到你們了。”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它嘰裏咕嚕的,說着林侖聽不懂卻又分明能理解意思的話來。

………………………………

“小侖。”身後傳來聲音。

林侖豁然收回手來,趕緊轉過身子。

陸綿綿正端着菜,微帶擔憂的看着他:“你怎麼了?”

林侖攥緊了拳頭:“沒什麼,想到一個問題。”

陸綿綿以爲是他研究上的問題,便沒有深究,只說道:“那等會兒再想吧,先吃飯。今天中午做了你愛吃的小黃魚。”

林侖趕緊應下。

……………………………………

這頓飯固然十分美味,但林侖卻吃的漫不經心。

不過他這麼些年經歷了許多的事,所以有意隱瞞的話,陸綿綿是什麼都看不出來的。就算看出來了,也只以爲是工作上的事——就像周霜霜。有時候跟她說着話,她就發起了呆……

大概,搞研究的人都是這個樣子吧。

她不在意,林侖卻仍舊在琢磨着。

“綿綿,最近霜霜姐姐有沒有提過我?”

……………………………

“唉?”

陸綿綿一愣:“提你幹嘛啊,不是上上個星期纔來看過你嗎……”

她說到這裏,突然又想起來:“哦,對了,她問過你的身世,包括你媽媽的事……我想着之前那麼多人都知道了,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就乾脆詳細跟她說了。”

林侖捏着筷子的手瞬間握緊。

………………………………

半響,他才假裝漫不經心的問道:“都問了什麼啊?有關那個男人?”

也就是那個他基因學上身份未明的父親。

陸綿綿點點頭:“嗯。”

不過也就是問問,什麼都沒說。

林侖卻沉默半響,最後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

陸綿綿終於察覺到了他的異常。

……………………………………

三個月前,林侖身上突然發生了變化。

他手指頭動一動,就能在空中破開一條裂縫,而裂縫那頭,有時候是無垠的星空。有時候是綠油油的荒野,還有的時候,是熙熙攘攘的人羣……

他很快意識到,這是空間裂縫。

但還沒來得及對那些地方有所瞭解,他所能打開的裂縫,卻都侷限在茫茫星河。

但是……茫茫星河已經足夠讓人震撼了!

他對於身上這種莫名的變化,雖然覺得不在計劃內有些麻煩,但同時,更多的還是驚喜!

所以,當他無意中看到一雙黃橙橙燈籠一般的大眼睛時,第一次按下了實驗室尖銳的報警裝置!

………………………………

雖然只有短短一瞬,但是,這突如其來的刺耳聲音,還是吸引了那個怪物。

在對方黃棕色的大眼睛慢慢貼近裂縫的那一瞬間,林侖心裏突然充滿了恐慌。

但很快,這彷彿忐忑一般的心情就被發現新事物的激動所掩蓋。

他與那東西對視着,眼神中的狂熱肉眼可見。

總裁的冷酷前妻 而對方在咕嚕過一段聽不懂的語言後,很快也配合的湊了過來。

………………………………

但遺憾的是,那個裂縫只能看,並不能連接雙方,林侖看了看又被裂縫一分爲二的鋼筆,只能用肉眼觀察。

這段時間以來,只要沒什麼事,他就會打開裂縫,雙方進行着言語不通的雞同鴨講。

但是,到如今,對方說的話他雖然依舊聽不懂,可腦子裏卻奇異的能夠理解大概意思了。

他越發的不滿足起來。

——在對方看起來不懷好意的情況下,他也在暗地裏研究着,如何才能把對方捉來,好好研究!

……………………………

林侖是有一顆不怕死的科研心。

他目前的困難,就是暫時還想不到能夠活捉對方的方法。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對方卻已經在接連不斷的交流中,捕捉到了他的位置。

或者說,銀河系的位置。

藍星的座標。

這顆有着許許多多豐盛食物的星球座標。

在茫茫宇宙,時間都在無垠的空間中失去了意義,想要從一個生命星球,接觸的另一個生命星球,在科技實力不足的情況下,概率簡直不足億萬分之一。

但是……

那些怪物得到了。

………………………………

林侖並不知道他做了什麼。

他現在正在考慮新的問題。

——一個月前,裂縫裏除了那怪物,還出現了周霜霜和陳伯倫。

他們所處的地方模模糊糊,但是說的話,卻彷彿還回響在自己耳畔。

…………………

“那你能不能猜到,自己還有個兒子?”

“你那個同學陸綿綿,與她相依爲命的那男孩,就是我的孩子吧。”

總裁幫我上頭條 “林柔柔的資料,全部調過來。”

“林侖的資料……”

這些散碎不成文的對話,儘管是對不同人說的,但是林侖已經得到了再明確不過的消息——

與周霜霜共事的那個男人,那個名叫陳伯倫的智者,就是他從未謀面的親生父親。

…………………………

呵。

林侖冷笑起來。

——他的人生,纔不需要別人來干涉。

更何況,看陳伯倫的意思,也並沒有相認的意願——這就再好不過了。

對於他們這種腦子無比清醒的人來說,這種決定,纔是最正確的。 林侖對他所帶來的一切一無所知。

他不知道,他所看到的藍環星人,體型巨大,形如章魚,巨大觸手上的吸盤一旦粘上血肉,他們就絕不會鬆開!

再配合上獨特的嗅覺,雖然近處聞並不怎麼出衆,可是一旦距離拉長,他們鼻孔裏特殊的腺體反而能聞到些微的味道。

靠着這種能力,他們一代一代的對獵物精準定位,然後捕獲,繁衍,生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