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音跟着獨孤鶩,什麼朝廷和官場上的齷齪事沒見過。

歐陽沉沉這麼一說,陸音就已經知道了個中曲直。

「你小聲點,這話傳出去,你和你師兄都得死。太子和太子妃都因為這件事,被關了禁閉。方貴妃和二哥圖謀著要廢太子。其實我也懷疑,這件事有蹊蹺,可是沒有證據,也沒有法子。」

歐陽沉沉看到父皇的病一日比一日重,心中也很是難受,那畢竟是她的父皇。

「沒有法子,你就不能想個法子?你好歹也是鳳師父的好友,怎麼連她一成的本領都沒學過來。」

陸音如今大概也明白了大冶皇宮的形勢。

老皇帝病重,二皇子和方貴妃虎視眈眈,太子和太子妃被關,只要老皇帝一死,大冶的朝堂必定改旗易幟。

陸音說罷,打開了自己的醫藥箱,又在歐陽沉沉耳邊一陣耳語。

歐陽沉沉聽了,臉色變了變,她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點了點頭。

「我這就去辦。你……你保重,我很快就來救你出去。」

她把身上的披風解下來,披在陸音身上,步履豪邁的走了出來去。

「慢著,這個,是鳳師父讓我帶給你的,要是遇到打不過的敵人時,你不妨喝幾口。」

陸音把就酒瓶隨手丟給歐陽沉沉,歐陽沉沉打開嗅了嗅,只覺得酒香濃郁,可白泠給她酒做什麼,她不會喝酒啊? 急急幾步追上去,在她另一邊與她並肩同行,待要與她解釋,而她卻眼尾都不帶動一下的,只管往前疾走,朱宇則默契的不吭聲,君瀾不禁有點後悔早前與玉玲瓏結盟,以他的智謀獨斷,該更沉得住氣才對。不知為何,他感覺今天的蘇簡有點喜怒難測,與他知道的行徑大不相同,心裏隱隱約約感覺哪裏不對勁。

殊不知,陣外評審席上的伽瓦沙彌,蘇簡等人看到的屏幕上,實際只有他一人在石林里轉圈,他是陷入了自我構想的幻景之中了。

胡靖站在一個分岔路口一臉怒容,繼而怒喝連連,忽而拔出腰間的防身武器-帶着帶着倒刺的長鞭揮舞,不知他陷入的幻景是什麼。

朱宇則一派瀟灑的倒扛着一支斷樹,一邊時不時的舉起如握著酒罈或是瓶子之類的樣子,實則空空如也的手放近嘴邊仰頭作海喝狀,然後扭着腳步哼著小調往前走,蘇簡扶額掩眼,真是太丟人了!

另一邊的翏冰也是如此,他們其實相隔不過就是數米距離,她似乎也陷入了幻像之中,時而蹙眉苦思,時而嬌媚低笑,也許是一場甜蜜的夢;

而落在最後的顧庭勛與梁恆則一個滿臉幸福的抱着棵樹亂親一氣,一個斜卧在塊大石上笑得痴傻,明顯陷入了自己編織的世界。

所有人里,最清醒的倒是玉玲瓏了,只見她向著山頂那棵不老松的方位,輕盈利落的快速往上走,眾人都以為她會贏得第一局勝利,然只差一步之遙,她卻生生停下了身形,忽而盤膝而坐,似乎有琴台在前,閉目作彈奏狀,纖指在虛空起落有致,急緩頓挫中,眾人不禁握腕嘆息,眼看離勝利如此之近,卻要失之交臂了嗎?

玉姑姑則波瀾不驚的看着既是掌門,又是自己女兒的她,忽而露出似驚似喜的絲絲笑意,蘇簡本來落在玉玲瓏身上的目光,被她此刻的神情吸引了注意。

玉玲瓏,翏冰和她三人是這一輩里最出色的女弟子,互相之間既惺惺相惜又是被互相比較的對手。三人個性各異,玉玲瓏冷,不喜與人過多相交,無心名利;蘇簡淡,除了同門,與其他人則疏離冷淡;翏冰艷,喜歡周圍的人皆以她為中心,眾星拱月,年輕有為的出色男子尤甚,各自的領域不同,相互之間的私交可以說甚少。

蘇簡與玉玲瓏在琴藝上偶有切磋,不過,自問是不及她的萬分之一,看玉姑姑的神色,這是悟到什麼驚世名曲還是又突破了?目光再度回到玉玲瓏身上,無論是哪一樣,她都由衷為她感到高興。

翏冰是去年攜著各種天才少女的光環,回到隱世家族的視線,那時候蘇簡剛剛撞見韓深出軌不久,在醫藥論壇上輸給了她,讓她更是一時風頭無兩,要知道,在此之前,蘇簡可是連續六屆第一的辯論戰績,無人能出其右。

在再次經過因為甚為眼熟而做了記號的大石后,的君瀾終於發覺了問題,不對!他們一直在兜圈!!蘇簡見面時明明說過是帶路的,怎麼會不停兜圈呢?!

。 「哈利!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伍德說你一個人在球場上吹風,不就是平局嘛,這次不怪你,赫奇帕奇今天打得非常棒,你的表現不比塞德差。」

「要來一局嗎?小天狼星的英雄卡還需要測試一下,你要不要來試試?」

看到哈利進了有求必應屋,弗雷德對他揮揮手打著招呼,現在房間里就只有他和喬治。

「不了弗雷德,我找羅恩、赫敏有事情要說。」

「赫奇帕奇確實打得很棒,不過下一次,我不會輸給塞德的!」

「那加油咯,你可以考慮一下找個女朋友,愛情的力量會讓人更強大。」

「……那我也得找得到啊。」哈利苦笑著撓撓頭,弗雷德這說法倒是沒錯,問題是他現在辦不到啊….

「羅恩和赫敏在圖書館呢,他們好像在研究古代魔文,你可以去禁書區看看,他們應該在那。」

「多謝!那我先走了。」

哈利轉身在門口咕咕叨叨,讓有求必應屋為他開一扇通往圖書館最近的出口門戶,稍等了一會兒他推門離去。

圖書館一直是霍格沃茨除了斯內普教授的課堂以外最安靜的地方,平斯夫人會用雞毛毯子攆著那些大聲喧嘩的小巫師離開這裡,然後在門外將他們好生的訓斥一番,這裡除了細微的書頁翻動聲和羽毛筆書寫的沙沙聲外,少有雜音。

在距離禁書區最近的一張桌子上,哈利看到了羅恩和赫敏的身影,他們兩人面前的書桌上放著厚厚的一沓參考書,上面看不懂的文字有著一種令人頭大的神秘氣息,在學習語言文字上,哈利可一點都不擅長。

「羅恩、赫敏。」

哈利壓低了聲音開口,他坐在了兩人的身邊,用著急切的語速開口說道。

「我有事兒要跟你們說,關於奇洛的。」

不過再多說什麼,羅恩合上了書本,隨後快速的把桌上的書籍放回了書架原處。

圖書館旁邊空置的教室有許多,沒人打掃的房間有著一層細細的灰塵,就算霍格沃茨有著兩百多的家養小精靈,但是他們也很難將每一個房間都打掃乾淨,霍格沃茨實在是太大了,像這樣的空置房間,小精靈很可能要間隔數個月甚至是一年才能有空閑來打掃一次。

「奇洛怎麼了哈利?」羅恩鎖上了房門對哈利開口問道。

「是他又對你下咒了?」赫敏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緊張,她攥住了自己的衣角,頭腦正飛快的轉動著思考著可行的對策。

「不,不是的。」

哈利搖搖頭:「我在比賽結束之後不是一個人呆在球場上嗎,塞德最後那個動作帥爆了,我也想試一試,不過好難,我沒能成功。」

「等我準備回城堡時,我看到了斯內普教授正風風火火的往禁林走,但他可是被海格列入黑名單了啊!我怕他被海格一巴掌拍碎了半個身子在醫院躺著,所以我就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然後我就看到了奇洛。」

「斯內普教授也察覺到了奇洛有問題,我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教授他懷疑奇洛試圖闖入路威看守的密室,但是奇洛應該還沒能找到如何通過路威的方法。」

「不過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路威看守的東西是什麼!海格在金庫里拿走的是一個小包,而我在斯內普教授那聽到的則是魔法石。」

「這一切都對上了,只有魔法石這種無比珍貴的東西才會讓人去襲擊古靈閣!那是妖精打造的銀行,有著非常嚴密的防衛手段,他們金庫下方甚至還有一條火龍用作看守。」

「想要闖入那裡的代價絕對不小,妖精的魔法和巫師的魔法有些不同,想要破開他們對金庫的防護,那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不過相比妖精的魔法,看守火龍的威脅,我認為在那樣狹小的空間內,三頭犬會更具威脅力,畢竟房間就那麼大,他逃不掉,鄧布利多校長肯定也會在路威的房間設下魔法,一旦沒有正確開啟發生了戰鬥,校長就會立刻知曉並且趕到。」

哈利皺著眉,他對魔法石的現如今的處境有著濃重的擔憂,鄧布利多教授的做法真是讓人不安。

「這很正常,鄧布利多放一個公開的密室在那,不就是讓人用正確的思路解開謎題,然後一點點闖關的么,這是在考驗勇氣智慧,你不能指望小巫師能暴力破解教授們設下的關卡,就算是七年級的學生都無法做到。」

聽到了羅恩的解釋,哈利和赫敏點點頭表示可以理解,但另外一個問題就擺在了檯面上。

「為什麼鄧布利多要這樣做?如果學生卷進去的話,這件事情就鬧大了啊!這根本就不應該讓學生們接觸,無論是魔法石還是關卡,畢竟貪圖魔法石的人絕對不是一個簡單能對付的巫師。」

「這太危險了!」赫敏綳著臉,她對鄧布利多的這種做法十分的不認同。

「這可是在霍格沃茨,鄧布利多的地盤,斯內普教授既然能夠發現奇洛的不對勁,鄧布利多教授他能不知道?」

「那裡應該早就被監管者,教授喜歡勇敢者的遊戲,他不是也說過,教授他在讀書時,也是一個喜歡夜遊冒險的好學生么?」

羅恩和哈利相視而笑,這種事情確實是鄧布利多教授能做出的事兒。

「我怎麼沒聽說過?」

赫敏狐疑的盯著兩人,然後就在他們倆七嘴八舌的解釋中了解到了厄里斯魔鏡和當時所發生的事情。

「不知道我會看到什麼啊…」

聽完了他們倆的述說,赫敏其實心中也有些小期待,她也很好奇自己會在那洞悉人心中慾望渴求的鏡子里看到的內容。

是全科滿分的試卷?還是教授們的誇獎?

不過仔細想想,全科滿分不應該是理所應當的么?教授的誇獎好像天天都能聽到….

一想到這兒,赫敏頓時就有些索然無味,自己好像真沒什麼特別想要的,那面鏡子不能教給他們知識,就這一點,赫敏對厄里斯魔鏡的想法就淡了許多。

不過接下來的幾個星期,他們三人對奇洛的關注也更多了幾分,為了讓奇洛無心去找魔法石,格蘭芬多的小巫師們在他們無意間的慫恿下開始瘋狂搞事。

既然奇洛要找魔法石,那麼給他增加點困難也是理所應當的嘛!

奇洛原本一團糟的黑魔法防禦術課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幾乎能用群魔亂舞來形容,每節課上,奇洛都要遭受不下三十次的扎心追問,那些吃了十萬個為什麼的小巫師極盡折磨的本能,他們用天真無邪的探尋知識奧秘的真切目光把奇洛的底褲都給扒了下來。

這應接不暇、刨根究底,令人手足無措的問題讓奇洛的結巴在這段時間越發的嚴重,甚至到了在上完了一整堂課,奇洛連貫說出的句子加起來還不過十句,整節課都在他的哆哆嗦嗦、口齒不清中被起鬨和歡笑給帶了過去。

甚至發現了折磨奇洛能夠消除對局暴死,英雄陣亡的痛苦之後,除了格蘭芬多之外的三個學院的學生們也加入了這場狂歡。

『奇洛教授的頭巾下到底藏了什麼?』

當這張匿名的懸賞掛在了四個學院公共休息室之中后,本就玩high的小巫師們更加的興奮了起來。

當中上手強扒頭巾當然不是明智的選擇,明目張胆的襲擊教授可不是一個霍格沃茨學生該做的事情。

但如果是奇洛教授自己摘下來呢?

或者說是,奇洛教授被迫摘下來呢?

於是乎,教授草藥學的斯普勞特教授大發雷霆!

「是哪些搗蛋鬼把我的龍糞肥料給偷了啊!」

一心專註於自己溫室里的小可愛的,脾氣很好,待人友善的赫奇帕奇院長在晚宴上大發雷霆!

小獾們絕對不是沒有脾氣,老實人一旦發怒,那可是一件堪比天災的災難。

殺氣騰騰的斯普勞特教授就是被觸到了底線的老實人,什麼都可以問,什麼都可以碰,但除了自家的小可愛,哪怕是滋養它們的龍糞,那也是不可觸碰的禁區。

「整整一千磅最優質的的中國火球龍的龍糞啊!」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從那群渾身咖喱味兒的吞糞者手裡搶到手的!沒了它們,我剛剛種下的火魔藤蘭會把溫室給掀翻的!」

「你們怎麼能這樣做!」

「現在!立刻!馬上!」

「我要在今晚之前看到我的龍糞全部堆在發酵池的旁邊!」

「不然被我抓到了是誰,那就去幫我清理髮酵池的殘渣,我正愁沒人手呢。」

「不好啦!」

就在斯普勞特教授大發雷霆的時候,費爾奇大呼小叫的衝進了餐廳,他身上帶著一股斯普勞特教授萬分熟悉的氣味兒。

「費爾奇?!!!」

殺氣騰騰的斯普勞特教授插著腰站在了這慌慌張張的老管理員面前。

「你身上是什麼味道?」

她眯著眼,眼中閃著一抹寒光。

「龍糞味兒啊….」

費爾奇不解的開口,但隨即,他就再次高呼:「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皮皮鬼!皮皮鬼把奇洛教授用龍糞埋住了!我本來想把他扒拉出來的,但是實在是太臭了,我快被熏吐了。」

「快點啊!不然奇洛教授會被龍糞憋死的!就在他辦公室的門口,在二樓!」

「我們得把他從屎里刨出來!快啊!人命關天!」

7017k 「讓你裝逼!讓你裝逼!讓你裝逼!」清晨一大早,史文麟就不停地打着自己的嘴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