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着孩子們戰力的增長,他們的對手被林邪不斷的提升,從一級妖獸到二級,慢慢的提升着。

這上百孩子們有的掛了彩,但他們沒有一個人退縮,反而越發興奮,這種見了血的衝動,讓他們享受上戰鬥的感覺。

而在戰鬥裏,孩子們自給自足的,得到了內丹等天才地寶。

在林邪教導下,孩子們拿這些靈草外敷內用。

這最後一天,在廝殺中慢慢拉下了帷幕,明日便是大比。

深夜,林邪盤膝修煉,驀然心中一動,他發現眉心處的天邪戮神劍虛影,竟然漸漸凝實。

劍道有所增長了。

二階劍勢!

……

翌日,陽光普照,半妖族熱鬧升騰。


演武場。

白尊等一衆妖族長老在高臺上,翹首以盼着。

數百妖兵則站在演武場四周,把這裏看護起來。

半妖族的百姓,也在演武場之外,看着這裏面。


所有人都期待。

經過三日,兩位外面聘請來的老師,能把族中孩子們,教到什麼程度。

畢竟。

這涉及到半妖之血的發放,他們半妖族既然拿出這種靈物,可是很希望那所謂的老師,能拿出真本事。

……

在半妖族安排下。林邪帶着自己教的上百孩童,平靜走進演武場。

這種平靜,出現在七八歲,乃至十一二歲的孩童身上,讓人感覺很不尋常。

這不是木訥,而是有所經歷後的默然。

這些孩子修爲比三天前,看上去提升的不是很多,但是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出現,只是讓的族人揣摩不透。


相比林邪帶的學生,玄天機作爲一種所謂的壓軸出場,則是讓的族人紛紛讚歎。

和林邪那一方有限的人數不同,玄天機身後足足帶着四百弟子,這些孩子按照修爲強弱前後排列,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修爲最高達到淬體三境四境,顯然是天賦最高的一羣弟子。

這樣的排面,隊伍聲勢浩大。

此外,玄天機所帶的這些孩子,有一種獨屬於少年的桀驁,是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固執。

只是,這隻隊伍卻有一種……狂傲。

一些長老看到這幕,紛紛議論。

“狂可不是好事啊。”

“我有相反的意見,小孩子不狂,長大後狂嗎?”

“狂有狂的資本,他們這批孩子天資也高,玄天機層次也高……”

“少年得志,狂的好。”白尊輕聲道。

隨着白尊這句話,長老席慢慢平靜了下來,只是仍然有人嘀咕,認爲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狂不是好事。

比之這些少年,林邪一方,卻都是一副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斟默。

這些孩子們好像是雲層之中悄然露出的驚蟄,於悄無聲息間,默默展現自己的那一抹鋒芒崢嶸。

一些長老看出不俗之處,但都眉頭一皺,疑惑不解林邪帶了三天,這些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

明明還是孩子,爲什麼會像小卒?

對於那些妖族的成年人來說,他們更震驚的是玄天機所帶出來的孩子。

這一批,修爲平均都在三天裏漲了兩階至少,雖然氣息略有虛浮,但是短短數天能提升這麼多,也是奇事。

很快,在白尊的安排下,兩方孩子即將展開匯演展示。

這一次,反而不是個人武力的決鬥。

林邪和玄天機互相看了一眼。

玄天機眼中滿是仇恨之火。

林邪平靜的望了望,不言不語,帶着元櫻站在了一個角落,平靜的看着自己即將出場的孩子們。

他沒有說鼓勵的話語,但是眼神之中,卻滿是期待。

元櫻望着這頗爲沉默的場上,眼中竟然慢慢紅了,一滴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按照抽籤,由玄天門內門首徒玄天機,門下弟子首先出場。”

玄天機站在演武場中央,氣宇軒昂,將那些族人關注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他貪婪的吸了一口氣,看了看林邪,冷笑道:“我的弟子們,將你們這三天來的成果都展現出來,一定要讓某一些同族之人知道,你們的天資,是他們永遠也比不上的。這世界就是優勝劣汰,以後他們只能做你們半妖族裏的腳下之人!你們,將是未來的上位者。”

聽着這番話,他弟子們眼神之中有別的情緒在醞釀。

白尊皺着眉頭:“壞了。”

他身邊,有一大半長老盡皆是心裏咯噔一下,顯然對於這玄天機所傳授的理念很不認同。

此後,玄天機的弟子們,列着方陣。

這些弟子們氣息強大,在所處的年齡裏,都可謂是佼佼者。

他們四百人排成一個五十乘八的方陣,竟然醞釀氣勢,開始打起了同一套拳法。

這是玄天門的基礎拳法,名爲大坤拳,取大地磅礴之意,凝鍊拳法。

足足四百氣息強大的孩童,同時出拳,一招一式彷彿複製,哈喝聲震徹天霄,這股氣勢讓的整個演武場都是震驚一片,連先前說壞了的半妖族長老,臉上慢慢有着喜色,逐漸那種喜色超過擔憂,最後竟然開懷大笑。

“少年得志也不錯,我們長輩之後諄諄教導,應該不會有問題。”

一位長老眯着眼睛,撫着鬍鬚笑道。

白尊等人點了點頭。

很快,隨着一名方陣裏所有弟子,一起打出最後一式,那種凜冽的拳風和大地跺腳之聲,讓的空間狠狠的一個震顫,一道無數聲音凝聚的滅字,更是讓的半妖族人心神震顫。

此後,這些孩童在展示了拳法後,更是拿出木劍,還是保持方陣的姿態,演練玄天門的基礎劍法,大乾劍。

一招一式,美如畫卷,一舉一動,如若複製。

看到這一幕,白尊等半妖族長老眼眶溼潤。

他們認爲,半妖族足以崛起!

“半妖之血,就給玄天機了。”

白尊突然道,他站起了身子,在說完這句話卻突然意識到失態。

比試才進行一半,自己怎麼這麼魯莽。 白尊剛意識到有些失態,尷尬一笑,卻愕然發現,那些半妖族長老,卻好像感覺很正常。

他突然意識到,玄天機的教導成果,讓這些長老都很滿意。

沒有意外的話,半妖之血,此刻已經內定。

雖然林邪那族沒有表演。

但是。

其一林邪那組的生源數量少,質量差;其二,林邪本人實力不高。

這兩個不爭的事實,讓幾乎整個半妖族都不看好這些孩子們。

還支持着林邪這組的,怕是除了元櫻,就是族中一些看了這些孩子三日苦修的少女們以及孩子們父母長輩。

很快,玄天機隊伍撤了下來,獲得了一個滿分的數值。

“懸劍山的小子,你不是很強嗎?我看看你這次,還會不會有上次那種好運氣出現。”

玄天機冷笑,他可是記得,之前那九天雷動的一招,還不是靠了突然間變化的天象。

在沒有奇蹟相助下,林邪比他,那不是得跪在地上。

林邪玩味一笑。

“不勞這位玄天門的天才費心了。”

他平靜一笑,帶着自己的隊伍,正式踏上演武場地。

沒有什麼花哨的開場白,有的,只有這上百弟子一身黑衣,稚嫩眉眼裏,有着一顆澄澈的眼神。

他們於白雲浮光間,風吹日照裏,齊齊抱拳,朗聲道:“諸位族人,晚輩們要開始了。”

他們**肅穆,在說完後一齊開始練拳。

這是林邪傳授的玄天門基礎拳法,雖然低等,但這三日來林邪刻意的矯正他們姿態後,孩子們打的標準無比,最純正的三品宗門弟子,恐怕也不過如此。

喝,哈!

一招一式,一腿一拳,明招暗式,都恰到好處的打了出來。

於狂攻間有猛拳疾風,在暗度陳倉裏有突然的一記破空鞭聲。

這整整齊齊的方陣,好像軍隊一樣卡秒不說,更有一種鐵血的殺氣,這種歷經了血戰的磨練銳氣,是玄天機那組沒有的。

昏昏欲睡的半妖族長老們,被這一幕晃了晃眼,慢慢看了下去,心中卻慢慢震驚。

某一刻,他們心中從震驚變成駭然。

軍隊,居然是軍隊!

這一組雖然人數不多隻有百人,且修爲不如那一組,但若是戰場廝殺,這百人團絕對贏!

他們……殺戮過。

拳法悄然結束後,方隊孩子們,齊齊抽出背後的木劍。

百人黑衣孩童,盡皆手持木劍,不言不語,站在風中,好像雕像。

本以爲這些孩子要打一套劍法時,沒想到這個方陣卻驀然分開。

百人團裏面的二十五人,慢慢的練着一套劍法,雖然簡單但卻有力,不時有着零零散散的幾道抖腕後的一劍破空之音。

其餘的七十五人,在這二十五人演練結束後,驀然分開,變成二十五人一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