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隱約之中,羅陽覺得余向海是想玩火。

「你說,想到那裡打架?」羅陽毫不客氣地說道。

「你要不要談?不要談,那就算了。一點誠意都沒有!」余向海冷笑道。

「談。」羅陽應道。

「那現在過來吧。待會天黑了。」余向海催促道。

掛了電話,眾美人見羅陽在思索,均關心地詢問是什麼事。

除了蘇雲之外,其他美人一聽羅陽說出來,便知是何事。

植物大戰殭屍之空間帶不走 「他肯定不安好心。」唐桂花說道。

「要談也不用去渣土場。這不懷好意。」蘇雲有同感。

羅陽倒想要去看看余向海要耍什麼花樣。

兩個村子的歷史恩怨什麼時候才能化解,還是未知數。

有的是地方見面,余向海卻選渣土場,這裡面潛伏著很大的危險。

羅陽是藝高人膽大,才答應去見面。

縱使遇到危險,脫險的機率很大。

當然是單身的情況下,若帶洪佳欣一起去,那又是另一回事。

「我去看看是什麼情況。班長,你在家裡等我。我很快回來的。」羅陽說道。

這些天來,不見壞人現身,羅陽也不敢掉以輕心。

幸好是在村裡,若有陌生人進來,那很容易被人認出來的。

「牛仔,還是別去好呢。他可能想要害你呢。」安玉瑩擔心羅陽出事,勸道。

「沒事的。我能應付。你們先吃飯,不用等我。蘇老師晚上還要去學校。」羅陽說道。

眾美人都覺得此去危險太大,勸羅陽不要赴約。

羅陽也猜到余向海不懷好心,只是想去小小教訓一下余向海,讓他以後別再耍小聰明。

「難道你沒看出來不妥嗎?」唐桂花提醒道。

「桂花姐,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如果一個小時后,我沒有打電話回來,你們再報警吧。」羅陽說道。

聽他這樣說,眾美人更力勸羅陽別去。

她們擋在門口,不肯讓開。

羅陽想要出去,必須將每一個美人拖開。

可是她們輪流堵在門口,羅陽出不去。

便在此時,羅陽又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只聽有個男子說道:「你是羅陽吧?」

羅陽應道:「是。」

隨即又聽到那個男子說道:「余向海叫你到渣土場去,是想做了你。別去。」

卧槽,什麼情況?

羅陽都懵了。

先是接到余向海的電話,然後又接到一個提醒電話,這事很不正常。

也不知是否余向海等人喝醉了,然後就亂打電話。

「你是誰?」羅陽問。

「我叫余旺,就是用棍跟你切磋過的人。」余旺說道。

經他這麼一說,羅陽記起是什麼人了。

當時到新崗大隊談判,跟余旺切磋,余旺輸了,他很羨慕羅陽的高超武藝。

羅陽又問道:「你為什麼要告訴我?」

余旺如實道:「我知道你是真心想要化解兩個村子的恩怨。我覺得你的做法是對的。余向海亂搞。順便說一句,如果有機會,還請你指點一下我功夫。」

這也算是索要一點小報酬。

「行,以後我會傳你鷹爪功。」羅陽承諾道。

只聽電話那頭傳來余旺興奮的話音。

「謝謝你!那我等你的電話!」余旺說道。

「別客氣。這事你知道多少?到底是誰想要我的命?」羅陽問道。

他只是想弄清楚幕後指使是誰。

有可能是余向海,也有可能是別人。

(本章完) 「雲老,你這次怎麼沉睡怎麼久?」

秦昊看著旁邊出現的雲老凝實了幾分詢問的說道。

「小子,我不會沉睡了下去,而且靈魂在恢復,在變強」

雲老對著秦昊笑著說道,但是並沒有過多的解釋,顯然此刻的雲老心情非常好。

「對了,我和你商量一個事情,有一個老頭非要我告訴他,你煉製丹藥的煉丹之法,或者讓他觀看你煉丹一次」

秦昊看見雲老不說已不問,於是幫古大師詢問了一番。

「嗯?他怎麼知道我會煉丹?」

雲老聽見了秦昊的話眉頭皺了起來詢問道。

「因為我將你煉製的丹藥給了他看,他好像看出了什麼似的,說什麼二品藥材煉製出了四品丹藥,而且你煉製的丹藥還是龍軒丹」

秦昊簡單的說了一下事情。

「看來你說的這個小鬼還有一些眼力見,反正這些基本的煉丹之法並不是很重要,你告訴他也可以,我現在傳給你把,你到時候交給他便是了」

雲老笑著說道,然後便將這些基礎的煉丹之法傳給了秦昊,直接傳入到了識海之中,這樣便不會忘記了,更不會遺忘。

「小子,我雖然在恢復靈魂,但是已知曉外面發生的事情,雖然這個只是基礎的煉丹之法,但是不要什麼人都傳授出去,你告訴那個小鬼,煉丹之法可以傳給他,但是不能夠告訴任何人,已不可以和任何人談及這個事情,若不是因為他幫助過你,我已不會傳授他這些基礎的煉丹之法,當然他的天賦足夠,我們離開大齊王朝之前,完全領悟了這些煉丹之法,我會傳承他一些更好的」

雲老對著秦昊說道。

「多謝,雲老」

秦昊聽見了雲老的話感激的說道,然後師徒兩人便不在多說什麼了,一個恢復靈魂,一個盤膝修行。

「咚咚咚」

第二天很早,秦昊還在房間裡面修行的時候,便聽見了門外有敲門的聲音。

「古老頭你來的太早了吧,我都還在修行」

秦昊打開了門看見了古大師站在門外,不爽的說道。

「別廢話了,你可給我詢問了?」

古大師聽見了秦昊的話,立刻說道。

「給你詢問了,可以給你傳承一些簡單煉丹之法,當然你天賦足夠會有更好的煉丹之法,你現在敞開識海,我給你」

秦昊對著古大師說道。

「什麼?真的願意給我煉丹之法?是真的?」

古大師聽見了秦昊的話頓時激動的語無倫次了起來,興奮的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手舞足蹈。

「老頭,你到底還要不要了」

秦昊看著古老頭這個模樣不由的撇了撇嘴,不就是一個煉丹之法嗎?何必如此激動呢,真搞不懂,當然這個已不能夠怪秦昊,秦昊並不是煉丹師,不知曉這個煉丹之法的珍貴。

「要,要,要。」

古大師聽見了秦昊的話,深怕秦昊會反悔直接敞開了識海,沒有任何的防備。

「古老頭,你居然都沒有任何的防備,若是我要害你,毀了你的識海,你可就徹底的死去了」

秦昊看著古老頭居然如此信任他,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頓時調侃的說道。

「快點吧,不要廢話了,我還準備試試這個煉丹之法呢」

古大師聽見了秦昊的話,不爽的說道。

秦昊苦笑的搖了搖頭將雲老傳授給他的煉丹之法「混元煉丹法」基礎篇全部傳授給了古大師。

古大師一邊接受煉丹之法,一邊目瞪口張,秦昊傳授完的時候,古大師依然站在那裡目瞪口張不知所措。 余向海丟了臉,老是想報仇。

猶豫了一會,余旺說道:「應該是余顯貴慫恿的。」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余顯貴是林家的親戚。

兩個村子想要和解恩怨,有餘顯貴從中作梗,難以成事。

羅陽說道:「那謝了。」

掛了電話,羅陽更想去渣土場走一趟。

可是眾美人攔住他,一個接一個來相勸,最後羅陽只好答應留在秦飄的家裡。

情伐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余向海又打電話來了。

「來了沒?」余向海問。

「現在去不了。明天早上。」羅陽說道。

一面講電話,一面思考怎麼收拾余向海。

羅陽在想,若做掉余向海,那兩個村子就不可能再和解。

可是余向海和余顯貴只要還存在,那兩個村子也沒有和解的可能。

這是個死循環。

「你口口聲聲說要化解咱們的恩怨,叫你來,你不來,一點誠意也沒有!」余向海激將道。

「明天談吧。現在還有事要做。」

羅陽說完便掛了機。

若兩個村子不能化解歷史恩怨,羅陽的魚塘到了冬季就會幹涸。

這事沒有轉機,除非余向海,余顯貴不在了,那還好說。

吃了晚飯,蘇雲便去學校坐班。

其他美人則輪流浸泡葯澡,羅陽則幫她們按摩。

蘇雲搬過來住,洪佳欣會跟蘇雲睡同一個房間。

唐桂花也要住進來,她雖沒有明說要跟羅陽睡同一張床,可是沒有買到她的床,其實她只能跟羅陽睡在一起。

正在給秦飄做按摩時,羅陽又接到余向海的電話。

只聽余向海說道:「我們村討論過了,請你到村裡來談,來不來?」

羅陽說道:「到小樹林集市大排檔,大家坐下來談吧。」

結果余向海同意了。

有一個古怪的地方讓羅陽起疑,余向海說道:「那你現在趕快出來,不要讓我們等太久。你開摩托來還是怎樣?」

羅陽說道:「開摩托。」

掛了電話,他想起大風的事。

便在此時,余旺又打電話來了。

正如羅陽所料,事情有貓膩。

余旺說道:「你千萬別出村子,他們準備撞死你。」

羅陽說道:「謝了。他們真的去了小樹林集市?」

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結束了通話,眾美人又向羅陽了解事情的進展,得知有人要撞羅陽,都勸他不要出村子。

「牛仔,別去呢,太危險了呢。」

「羅陽,不要去。」

「牛仔,老娘為你好,你不去就沒事了。」

……

……

羅陽知道其中的危險,但這次要是不去教訓教訓余向海,那就對不起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