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雖然不一定是皇子,但是即使是一位公主,一樣會母憑女貴,得到恩寵的。

畢竟皇上現在子嗣不多,只有一位公主、一位皇子。

不管是誰生下孩子,都會得到極大地恩寵的。

「妹妹請坐,來人奉茶。」德妃擺手讓錦繡停下,隨後示意曹貴人坐下。

錦繡快速的走了出去吩咐宮女準備茶點。

曹貴人在德妃的下首坐了下來。

「妹妹請坐,來人奉茶。」德妃擺手讓錦繡停下,隨後示意曹貴人坐下。

錦繡快速的走了出去吩咐宮女準備茶點。

曹貴人在德妃的下首坐了下來。

「姐姐,怎麼了?看你的臉色不是很好?」草貴人眨眨上揚的鳳眸,粉嫩絕美的臉上盈著滿滿的關心,她身子前傾好像要看清德妃的臉色一般。

她那彷彿不懂時態緊急與否,分不清主次的模樣,讓德妃再次萌生悔意,她是不是找錯幫手了?

要不是看在她模樣標緻,還不和其他人合群的份上,她怎麼也不會找上她。

她的事能夠放心給她去辦嗎?

但是現在整個宮中,她也只有這麼一個人能夠商議,其他的妃嬪都太過深沉厲害,隨時都有可能給她們反噬一口,那就太不合算了。

「我沒事,我不過是綉了一下午的荷包,有點疲倦罷了。對了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今天不是你侍寢的時間嗎?」今天不是早早就來炫耀今晚要侍寢,還特意來問怎麼美容的嗎?德妃很奇怪的看著曹貴人。

「姐姐,你都不知道,我都快要氣死了,今晚皇上原本要來的,也派了人來通知,誰知道雲昭儀突然肚子痛,皇上就……」曹貴人立即星眸含淚,欲墜不墜的可憐、惆悵的樣子,滿臉不甘,但是有無可奈何的楚楚可憐的看著德妃,接著又垂下頭去,默默垂淚。

「什麼?雲昭儀怎麼了?皇上又去哪裡了?」德妃裝著不知道,非常驚訝的問道。

「皇上還能去哪裡?當然去了雲昭儀那裡了。「曹貴人憤憤不平的怒道,她一點也不掩飾自己對雲拂曉的憤恨,一副要把雲拂曉生吞活剝的模樣。

德妃偷偷的抬眸看了看一臉怒容的曹貴人,不由掀掀唇角,拉扯出一抹譏諷,不過很快她就掩蓋掉,露出一抹同仇敵愾的表情。

曹貴人再次憂傷的垂下頭去,喉嚨里溢出彷彿再也無法壓抑的哽咽。

斷斷續續的低咽讓聞者心酸,也讓德妃更加的為她抱打不平。

「妹妹不要傷心,姐姐會幫你好好教訓她的。」德妃一語雙關的說道,那神情說不出的莫測高深。

「姐姐要怎麼教訓?今天雲昭儀才找出那些含有西紅花和麝香的藥丸,以後肯定更加的注意,肯定不會再中招的,這次她怎麼那麼好運呢。」曹貴人非常惋惜那些藥丸為什麼沒有遲些再被發現呢。

真真可惜了。

「是啊,真的有點可惜了,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德妃胸有成竹的笑了笑,一副她如果出手,雲拂曉絕對沒有辦法逃脫的自信。

「姐姐有什麼法子?」曹貴人神色一喜,身子前傾急切的問道。

「這個法子嘛。」德妃望周圍看了一眼,錦繡非常聰明的帶著在偏廳時候的宮女一同下去。

曹貴人帶來的宮女看了曹貴人一眼,看到曹貴人點頭,她也跟著退了下去,和錦繡等一同站在大門口。

「我這個辦法如果實施的好,絕對能夠讓她……」德妃俯到曹貴人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好一會。

「好!姐姐這個辦法好,妹妹現在立即就去,謝謝姐姐為我想了這個好辦法。」曹貴人一副感激不已的神情,還衝動的抱了一下德妃娘娘,就匆匆的往殿外走去。

「妹妹不要衝動,都是姐姐不好,姐姐就不應該跟你說這個,都怪我,你真的不要這麼做的。」德妃一副後悔萬分的神色,她拉著曹貴人的手,一副不准她去涉險的擔心模樣。

「真的,這事雖然好,但是妹妹還是不用去涉險的,畢竟她的肚子現在是宮裡眾人的目標,由著她們出手,我們看戲不更好?」德妃繼續努力的勸著。

「這個仇還是自己報才,自己才更開心,姐姐就不要擔心了,你這個可是天衣無縫的辦法,妹妹一定能行的。姐姐您就等我的消息好了。」曹貴人同樣非常自信的說道。

看她的模樣,對於德妃說的那個計謀非常的有信心,她去辦一定會馬到功成。

看到曹貴人這幅模樣,德妃心裡驚喜萬分。

很好,她就是要這個結果,她就是要曹貴人自告奮勇的去辦這事。

反正她剛剛也勸了,是她自己不聽也怪不了她了。

這事由她自個去辦,就算失敗,也不會牽扯在她的身上。

「既然妹妹一定要去,那麼你就要聽我說。」德妃看著曹貴人語氣深沉,神情嚴肅沉重又關心的說道。

「嗯?姐姐請說,妹妹一定聽。」看著德妃沉重嚴肅的神情,曹貴人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她走近德妃身邊,等候德妃的最後指示。

「妹妹你坐我身邊,竟然你已經打定主意要去,那麼我們就好好商議步驟,一定要做到,讓她們抓不到我們的小辮子,也無法知道是我們乾的,這樣才能保住妹妹,我可不希望妹妹出什麼事,知道嗎?這不值得。」德妃把曹貴人拉到身邊坐下,語重心長的交待曹貴人。

曹貴人聞言嚴肅的點點頭,一副任憑德妃安排的樣子。

「這事我們先這樣……之後這樣……再之後那樣……」德妃這次說的比剛剛的更加的詳細,就連什麼時候怎麼做,什麼時候做什麼都詳詳細細的說出來。

曹貴人邊聽邊點頭,不時發出感嘆的讚賞。

那眼底明明白白的寫著,還是姐姐想的辦法好,那目光說不出的崇拜。

「姐姐,我知道了,就這麼辦,妹妹現在就去。」等德妃把一切都說完之後,她就站了起來,說完匆匆的往外走去,「姐姐,你放心,我一定辦好這事的,不會有人想到是我們的,妹妹先走了。」

「嗯,妹妹千萬小心,如果不行不要勉強,姐姐會想辦法的。」德妃不放心的再次叮嚀。

「嗯,姐姐不要擔心,妹妹省的。」曹貴人隨意的向著德妃擺擺手,就消失在殿門口。

就在曹貴人轉出去后,德妃那一臉關切的神情慢慢的消散,消失的無影無蹤,她盈滿關心的眸子,瞬間變得冷酷。

曹貴人啊,曹貴人,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

曹貴人出了內室大門口,臉上那崇拜的模樣立即給一股赫人的陰狠籠罩,她默默地回頭掃了一眼殿門口。

那雙剛剛還漾著對德妃無限崇拜的的眸子,變得冷酷、殘獰的盯著殿門口。

接著憤憤的一甩手,仰著頭,驕傲的走出德妃的寢宮。

*

「小主,你真的按照德妃娘娘說的去做嗎?」曹貴人身邊的大宮女俯身在正在裝扮的曹貴人耳邊小聲說道。

「去做啊,為什麼不去呢?」曹貴人微微冷笑一下,冷冷的說道。

「啊,那小主您不怕收到牽連啊?」那宮女一臉擔憂的問道哦,她擔心的把眉頭都皺緊了,這名宮女是曹貴人從家裡帶進宮裡的,所以曹貴人才會跟她說這些事情,也把昨天德妃的打算告訴了她。

不過這麼一來,她一個晚上都睡不好覺,就怕主子真的聽德妃娘娘的話。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06章商議)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他終於要回來了!

姜悅高興、激動,輾轉反側,一夜都沒睡好。

驅車趕到禁毒大隊,她突然有些犯困,好不容易把車倒進車位,就見藍豆豆提着一個包飛奔下樓,一口氣跑到車邊。

“小悅,警服帶了嗎?”

“帶了。”

“帶了就好,趕緊走吧,諶局估計已經出發了。”

“他又不是什麼大領導,諶局去做什麼?”姜悅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有喜事。”藍豆豆嫣然一笑,爬上副駕駛。

姜悅困的眼睛都睜不開,愁眉苦臉地說:“豆豆姐,市區人多車多,我不敢開,要不你開吧。”

藍豆豆擡頭一看,壞笑着問:“什麼不敢開,是想男朋友想的沒睡好吧。”

“沒有。”

“什麼沒有,眼睛都紅成了那樣。”

“豆豆姐,笑話我有意思嗎?”

“好好好,不笑話了,我來開,你抓緊時候眯會兒。”

……

今天不只是迎接韓坑,也是支隊大喜的日子。

肖雲波和惲偉霆早早的來到警官培訓中心,先去看了看江大姐大前天就預約好的小會場,又看了一眼今天的活動議程,確認沒什麼問題,這纔來到程文明的辦公室。

一進門,就見沙發上有一個方便袋,袋裡竟有兩瓶茅臺!

肖雲波樂了,俯身取出一瓶,看着生產日期問:“存了十幾年的茅臺,花錢都不一定能買到。程支,這是誰送給你的?”

“你們老支隊長當年從貴省回來時,當土特產帶給我的。”

“那你帶單位來做什麼?”

“喝啊,酒不就是用來喝的嘛。”

程文明掏出千年不換的紅塔山,話鋒一轉:“不過沒你倆的份兒,這是專門帶過來請韓坑喝的。”

肖雲波放下酒,悻悻地說:“程支,你這麼幹就不對了,怎麼也得讓我們嚐嚐啊,這個年份的茅臺我真沒喝過。”

“你們是領導,工作日不能帶頭喝酒。”

“程支,你搞得也太誇張了。”

“不誇張,在南雲時我就說過,等他回來之後請他喝酒。不但要請他喝好酒,而且要陪他喝個盡興。”

“這是老支隊長送給你的酒!”惲政委一臉羨慕地提醒。

“喝完了再跟他要,別人買不到平價茅臺,他不可能買不到。再說他家以前是開銀行開大酒店的,有的是錢。”

打老領導、老同事的秋風,程文明毫無心理壓力,說得理直氣壯。

肖雲波很清楚他和老支隊長的關係,知道他不是在吹牛,可光羨慕沒用,乾脆說起了正事:“程支,等會兒楊局和劉主任會過來,到時候你也說幾句。”

“我就不說了,我負責喝酒。”

“你一樣是領導,既然是領導怎麼能不說幾句。”

“你們纔是領導,我算什麼領導?就是平時幫領導們去開會,我也是隻帶耳朵不帶嘴巴,省得說錯話人家不高興。”

他要麼不開口,開口確實會掃領導們的興。

肖雲波不再勉強,立馬換了個話題:“程支,昨天下午,思崗公安局的老羅給我打電話,說他們打算在刑警大隊下面設個禁毒中隊。這是好事,說明他們對禁毒工作重視,我們肯定要支持。”

“請你們去參加成立儀式?”

“不只是請我們去參加成立儀式,還想把李政要回去,擔任中隊長。”

程文明笑道:“人家本來就是把那小子當骨幹培養的,而且對禁毒工作前所未有的重視,你們難道不想放人。”

韓坑出差的這幾個月,李政幹得不錯,掃了四個區縣,掃出了不少問題。

肖雲波真有些捨不得放人,無奈地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好不容易培養出個骨幹,就這麼放他回去。韓坑回來之後又要讓他休兩個月假,不然就是言而無信,可這麼一來,緝毒隊就剩五個民警。”

惲政委補充道:“韓坑休完假之後就要參加新警培訓,休假兩個月,培訓三個月,再算上出差的半年,等他培訓結束,借調期就滿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