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如此,葉鋒卻仍是小心翼翼,靈魂之力外放,探查着周圍的情形,對每一絲微弱的聲音都不放過。

半天之後,葉鋒已然行到了山葉的深處。風吹蟲鳴鳥叫獸吼,無不向葉鋒展示着原始森葉的神祕與強大。

這半日之中,葉鋒碰到最強大的一隻靈獸,也只是一隻三級的白尾獅,被他輕鬆解決。

他一邊小心前行,一邊仔細尋找着有可能出現的珍稀草藥。這裏是極爲危險的地方,一般的靈者很少來此,因此珍稀草藥出現的機率會更大一些。

一日之間,葉鋒已經採到了三株煉製地階狂靈丹的草藥,這就已經價值千兩了,這樣的收穫讓他欣喜。這簡直就是來撿錢的。如果在這裏呆上兩三個月,收穫會大得難以想像。

晚間,葉鋒殺了一頭鹿,直接撕開便咀嚼起來。他沒敢生火,怕吸引來強大的六級靈獸。

吃完之後,葉鋒便躍上一棵枝丫橫斜的古樹,靈魂之力查探一番,然後靠着樹幹坐下來,進入修煉狀態。但靈魂之力卻仍是在外放着,時刻注意着外界的動靜。

這一夜出乎意料的平靜,雖然不時有虎豹的恐怖嘯聲傳來,但都離得很遠。

天亮時分,葉鋒從修煉中退出來,緩緩睜開眼。

一夜的修煉並未讓他感覺疲憊,充沛的火能反而讓他神清氣爽。如今他已經不再按照以前的方法運行炎龍拳了。領悟了炎龍拳第三階段,不用按照任何經脈,火能直接輸出,這大大加快了他調動火能的速度和修煉速度,而且是在植被豐富的葉木系中,他能從更多的植物中吸收火元晶,這就讓他的修煉效率比平時快了至少兩成。

“再有十多天就該升級了吧。”葉鋒自言自語地說了一聲,舉目四望了片刻,躍下了古樹,開始了第二天的冒險。

時近中午,但炙熱的陽光卻絲毫不影響森葉之中的涼爽。葉鋒小心地前行,又收穫了兩棵珍稀草藥,而就在此時,他的目光落在地面上。

那裏,一塊鬆軟的土地上,一個清晰的腳印出現。

葉鋒心中一驚。這裏竟然會有其他人。再仔細觀察了片刻,葉鋒又發現了幾個腳印,而且都是出自同一個人。

在如此危險的森葉之中,敢於進來已經是十分大膽,敢於進來並且是獨行的,就更是膽大包天。葉鋒之所以敢如此, 暗影神座 ,並有着諸多底牌護持。而那個腳印的主人也敢來此,很顯然,也是一個實力不俗之人。

想到此,葉鋒更加了幾分小心,沿着那腳印輕輕向前行去。

但到了前方,落葉越來越厚,腳印便看不清了。葉鋒無奈之下,也只得小心地避開那腳印前行的方向,向另一邊小心翼翼地行去。

在不知對方實力之時,最好是避開,越遠越好。

直走了十多裏,葉鋒才微微鬆了口氣,停下來休息片刻。

此時,一股清香之氣傳來,就像是蘭花的淡淡香氣,卻又不是蘭花,這淡淡的香氣中有着些許甜味,讓人心神爲之一爽。

葉鋒心中一動,這種香氣他雖然從未聞到過,但卻知道。曾經在仁大仁的堡中,他翻看過許多關於草藥的書籍。據書中記載,這種香氣只有一種草藥會散發,那便是雪蕊蘭。這是一種極爲特殊的草藥。

這種草藥,無論是對於普通人還是靈者,都沒有任何效果,但對於丹師,卻是可以提升實力。更爲珍貴的是,這雪蕊蘭不用煉製成丹藥,而是直接服用就可以提升丹師的實力。是爲數不多的幾種能直接提升丹師實力的草藥之一。由此可見,這種草藥對於丹師來說,是何等的珍貴。

葉鋒現在正急需提升實力,這雪蕊蘭的出現可以說是恰到好處。簡直就是爲葉鋒而生的。

想到此,葉鋒循着香氣,向前行去。

越過了一道淺淺的小溪,在一塊岩石的縫隙中,葉鋒發現了一株藍色小花。花形像極了蘭花,但花蕊卻極爲奇特——就像是一片雪花一樣有着漂亮的六瓣棱形的分叉,與藍色的花朵搭配起來,極爲漂亮。

葉鋒心中一喜,將那雪蕊蘭仔細觀看了許久,卻並未動手挖掘。

雪蕊蘭有一個特性,就是必須要在午夜陰陽交替時挖掘,才能保證藥效,否則便沒有任何效果。所以,葉鋒要等待午夜。

在周圍巡視了一遍,沒發現什麼異常,葉鋒又打了一隻野獸來充飢,隨後便盤膝開始了修煉。

眼看着天色漸暗,葉鋒緩緩睜開了眼睛。再過兩個時辰,便可以挖掘雪蕊蘭了。

而就在此時,葉鋒的靈魂之力一陣波動,有什麼東西向這邊快速奔來。

葉鋒心中暗自一驚,忙起身上不遠處的樹上躍去。

葉鋒知道,在許多極品草藥的附近,一般都有強悍的靈獸守護。人需要草藥的的藥力來提升實力,靈獸自然也需要。因此葉鋒在聽到那聲音之後,瞬間便有所反應,向旁邊的樹上躍去。

剛躍到空中,靈魂之靈突然一震。側臉看去,只見一隻色彩斑斕的虎形靈獸凌空向自己撲來。強悍的速度令葉鋒大吃一驚。

四級靈獸虐風虎。特點是速度,雖然只是四級靈獸,但速度卻比五級靈獸還要快,再配合尖利的齒爪,威力比起五級靈獸來也不遑多讓。

葉鋒身在空中,無法躲避,瞳孔中的虐風虎迅速放大,只是瞬間……

嘭——

一聲巨響,葉鋒生生被虐風虎撞飛出七八米遠,一連撞斷了三棵手臂粗細的樹,才狠狠摔在地上。

咳嗽了兩聲,葉鋒捂着劇痛的胸口,眉頭擰成了疙瘩。這虐風虎的力量也太大了些,剛纔要不是有鋼甲羽衣護着,光這一撞估計就得斷幾根肋骨。

心中想着,正要爬起來,卻感覺身上一重,炎虎的兩隻前爪已經搭在了肩上,血盆大口便向着葉鋒脖子咬將下來。血腥的氣味薰得葉鋒幾乎要窒息。

在這危急關頭,葉鋒反應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平時的速度,丹田之中的火龍狂舞起來,似乎像是發出一聲長嘯,數道火能從火龍中分出。

這數道火能沒有經過任何經脈,直接便出現在葉鋒的雙手之上,兩把火焰長劍在瞬間成形,直接刺穿了虐風虎的腹部。

虐風虎腹部吃痛,一聲狂嘯,巨大如斗的前爪帶着風聲呼地掃出,硬生生將葉鋒掃出十多米遠,將低矮的樹叢壓出一條路來。

但就在葉鋒飛出去時,虐風虎卻四腿一軟,攤倒在地。汩汩的血液如泉眼一般從身子底下冒了出來。虐風虎雙爪掙扎了片刻,將身周的泥土草屑揚得漫天飛舞。巨大的虎眼不甘地看着遠處緩緩爬起來的葉鋒。片刻後,最後哀號一聲,巨大的虎頭緩緩垂下。


原來,在葉鋒被掃出去那一刻,刺入虐風虎腹部的火焰長劍卻瞬間化爲死神鐮刀。葉鋒飛了出去,連帶着握着死神鐮刀也從虐風虎體內拉了出來,直接將虐風虎的腹部開了兩個恐怖的血洞,鮮血與破碎的內臟從洞中狂涌而出。虐風虎雖然是四級靈獸,體質比四級靈者都要強悍,但在開膛破肚的打擊下,仍是不免一命嗚呼。

看着那虐風虎的巨大屍體,聞着那股強烈的血腥味,葉鋒抽了抽鼻子說道:“跟我玩速度,嘁。”

將手中的火焰鐮刀緩緩收回,看着火焰鐮刀化爲一縷淺綠色的火焰,最終消失在掌心之中,葉鋒心中有着幾許驚喜。剛纔在兵器相互轉化的時候,速度明顯比以前快了一倍還要多。炎龍拳第三階段,可以大速度節省調動火能的時間,這樣武器轉化起來更加得心應手。

不過有優點,也就有缺點。炎龍拳第三階段雖然可以大幅度節省時間,提升威力,但對於火能的消耗也是很可怕的。就剛纔那麼兩下,已經消耗了他一成多的火能。

擡頭看了看樹葉遮擋縫隙外的天空,已然一團黑暗。草蟲鳴叫之聲不時響起,山風吹過樹梢的呼嘯聲讓人心驚。離午夜已經不遠了。

葉鋒又盤膝坐下來,修煉了片刻,將損失掉的一成火能補充起來。然後緩緩睜開眼睛。

靈魂之力向四周探出,見沒有什麼動靜,繼續探查着,向不遠處的雪蕊蘭走去。

雖然四周黑暗,但有靈魂之力探路,比眼睛還好使。

片刻後,葉鋒來到雪蕊蘭邊上,從掛墜之中拿出一把早已準備好的匕首,葉鋒小心翼翼地向雪蕊蘭根部插了下去。有了雪蕊蘭,葉鋒幾乎可以肯定,他不出一天便能從九級升爲十級。一想到實力即將得到提升,葉鋒的心中就涌起一絲激動。就連握着匕首的手也微微顫抖起來。

葉鋒搖了搖頭,深呼吸一口,將心中的激動緩緩平息,待手不顫抖了,這纔再次向雪蕊蘭根部伸去。

“那是我的。”

突然,一聲陰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讓葉鋒汗毛瞬間全都立了起來。

剛纔在挖掘之前,他明明用靈魂之力探查過周圍,沒有任何人在。現在卻突然出現人聲,這隻能說明一點,那人用靈魂之力壓制了氣息,葉鋒根本無法探查到。

而用靈魂之力壓制氣息,只有人階丹師以上才能做到。

想到此,葉鋒猛然回過頭來,清冷的目光在黑暗之中閃爍。

那裏,一個身材矮小的人影若隱若現。葉鋒的靈魂之力想要探到那人的位置,但卻在那人的一米之外便不能再前進一步。這讓他幾乎可以肯定,那人是一位人階丹師。

“小子,靈魂之力不錯嘛,地階五級的氣息,竟然能擁有人階的靈魂之力,着實罕見。”那陰沉的聲音緩緩道來,卻帶着些戲謔,就像一隻貓在誇獎一隻身手極好的老鼠。老鼠的身手再好,終究還是無法逃出老鼠的掌心。


“不過,這雪蕊蘭仍然是我的。”那陰沉的聲音繼續說道。一邊說,一邊緩緩向葉鋒靠近,絲毫沒將葉鋒放在眼裏。

距離越來越近,葉鋒憑藉丹師超人的目力,終於看清了此人的面目。那是一張極富男人魅力的臉。葉鋒幾乎可以肯定,任何女人見了這張臉,都會爲之傾倒。但這張臉與那矮小的身材搭配,卻顯得十分別扭,讓人只看一眼,便不想再看第二眼。

葉鋒心中念頭急轉,清冷的眼裏光芒閃爍。幾乎只是猶豫了半秒鐘,便攤了攤手,做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說道:“好吧,你的。”說着便要轉身離去。

以那人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顯然是人階丹師,葉鋒雖然是地階九級,但要對付這人階丹師,仍然是差太多。打不過,跑——這是葉鋒在經歷了無數的危險之後,學到的一條準則。提升實力固然重要,但如果爲此丟了性命,那就太划不來了。葉鋒還沒有蠢到這種地步。

那身材矮小的丹師見此,不禁大爲失色。雪蕊蘭是極爲珍稀的草藥,拿到外面去,至少可賣得個十萬甚至數十萬兩銀子,而且丹師可以直接用它來提升實力,價值甚至可以與王階丹藥媲美,哪個丹師見了不瘋狂?他也是在剛纔聞到雪蕊蘭的香氣才趕過來的,說心裏話,這應該是那小子的。卻沒想到,那小子竟會如此輕易放棄。

但他再驚訝,卻仍是沒有放過葉鋒的意思,嘿嘿陰笑了兩聲,說道:“你這小子很聰明。不過既然你這麼聰明,就該想到我不會放走你這個潛在的敵人吧。”

葉鋒聽到此話,正在離去的腳步根本沒有停留,反而在一瞬間爆發出最大的速度向遠處衝去。

那矮小丹師又是大爲失色,這小子的反應速度也太快了,若是速度再快點,恐怕就這麼一下就能逃脫出去。不過……“嘿嘿”,接着他便是嘿嘿陰笑着,向着葉鋒方向追去,只不過兩個呼吸之間,已經攔在了葉鋒面前。陰沉的話語自口中傳出:“你認爲以你地階的速度能逃出我手心麼?”

葉鋒卻不說話,伸手一彈,一個東西帶着尖銳的嘯聲便向那丹師襲去。

那矮小丹師靈魂之力一掃,不禁第三次大爲失色。因爲他的靈魂之力發現那東西竟然是一枚凡階丹藥。這小子腦子沒病吧,走投無路竟然扔出丹藥來攻擊,這也太可笑了。

在這般心理之下,他伸手毫不費力地接過丹藥。

而就在此時,丹藥之中一股黑煙冒出,接着,爆燃之聲在手心中響起,火光升騰,熱浪撲面來……

強烈的火光伴隨着濃烈的黑煙,瞬間迷漫了那矮小丹師的雙眼。

那丹師根本沒想到丹藥也會爆炸,吸進了太多煙塵,不斷的咳嗽讓他根本直不起腰來。

過了片刻,當他眼中漸漸清晰起來,咳嗽也漸漸止息時,早已不見了葉鋒的蹤影。他又驚又怒,狂暴地吼叫着:“小子,下次被我抓到,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幽深黑暗的樹葉中卻沒有任何聲響,葉鋒早已跑遠了。

此時在一里之外的一棵樹上,葉鋒用靈魂之力將自己緊緊包裹,防止那丹師的靈魂之力探測。微弱地呼吸着,一邊靜聽着樹葉中的動靜。

剛纔在扔出地獄雷火丹之後,他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躍過雪蕊蘭時連眼睛也沒眨一下便逃入深葉中。要不是他反應快,扔出了地獄雷火丹,恐怕今天就要栽到那人階丹師手裏了。同時他也有些遺憾,地獄雷火丹還未完全實驗成功,否則剛纔那一下,至少可以炸掉那人階丹師一條手臂。

“人階丹師……”良久,葉鋒嘴裏緩緩吐出冰冷的四個字。清冷的目光在黑暗之中閃着點點亮光。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從來都是葉鋒的宗旨。他與那人階丹師不會就此罷休。

靜聽了許久,再也沒有任何聲響,葉鋒才鬆了口氣,就在樹上修煉開來。爲了達到人階丹師,爲了報剛纔雪蕊蘭被搶之仇,他一定要儘快提升實力。

他能感覺到,現在他體內的火能已經十分充盈,要不了七八天,便能升級了。

如此修煉一夜,次日一早,葉鋒再次躍下古樹,小心翼翼地向前行去。靈魂之力完全開啓。他知道那個人階丹師就在附近,因此根本不敢大意。在這樣危險的密葉之中,任何大意都有可能斷送了性命。

行了半日,離昨晚的地方越遠,葉鋒的心也漸漸放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向前行着,不時向樹叢中的地面掃視着,希望可以再次發現一株雪蕊蘭。這種草藥對於丹師的誘惑簡直太大了。但令葉鋒失望的是,行了半日,卻根本沒發現另一株雪蕊蘭。

又向前走了片刻,葉鋒一邊掃視着路邊,一邊用靈魂之力探測着周圍。突然,葉鋒的腳步頓住,側耳細聽。前面似乎有細碎的腳步之聲。

那細碎的腳步越來越近,片刻後,在前面的樹叢中,出現了一隻三級靈獸雪狼來。


葉鋒微微鬆了口氣。對於三級靈獸,他根本不會在意。但當那隻雪狼看到葉鋒時,靈動的眼睛中似乎有着幾分奇怪的神色,並沒有像其他靈獸一般逃開或者攻擊葉鋒,而是就那麼呆呆地看了片刻,像是在沉思。片刻之後,雪狼慢慢地迴轉過身,不慌不忙地向遠處走去。

這引起了葉鋒的注意,他也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跟在那隻雪狼身後,向前走去。

那隻雪狼的速度一直保持穩定,葉鋒越來越近,它卻仍是不慌不忙,慢慢向前走去。躍過了兩條小溪之後,雪狼終於站定了,回過頭來,看着葉鋒。片刻之後,它向另一邊擺了擺頭,像是在對葉鋒指着那邊一般。

葉鋒大是奇怪。他知道一般三級靈獸已經具有了智慧,但自己與這隻三級雪狼素不相識,按理來說它要麼會害怕自己,要麼會攻擊自己,但現在這樣的舉動卻着實讓葉鋒不解。

疑惑之中,那隻雪狼已經向剛纔它所指的方向行去。葉鋒因爲好奇,也緩緩跟着行去。

眼看着那隻雪狼在前面轉過彎去消失了,葉鋒也加快了腳步。而就在此時,腳下突然一輕,整個人在一瞬間被什麼東西提了起來。他一驚之下,手腳齊出掙扎起來,卻像是被什麼東西捆縛了一般。靈魂之力掃出,才發現原來自己被什麼網兜吊了起來。

他剛纔太過注意雪狼,忽略了腳下,才入了圈套。

此時再向地面上看去,只見雪狼已經從消失處再次出現,回過頭來看着他,嘴角微微上翹,竟然像是在笑着一般。

葉鋒這才知道原來這隻雪狼是引誘自己進入圈套。明白了這一點,葉鋒也是心中微微一笑,右手之中已經凝出了淺綠色的火刀。一個獵人所用的破網而已,豈能難得倒地階丹師,那真是天大的笑話。

然而就在他正要割開網子時,鼻子中嗅到一股奇異的香味。他心中再次一驚,暗道不好,身子一軟,火焰也無法發出了。

就在他暈過去之前,模糊的雙眼中看到幾個人影從雪狼背後出來,對着自己指指點點。

……

當葉鋒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被鐵鏈縛在一棵樹上。旁邊一個大汗正在撥弄着火堆。而在不遠處,則有三個帳篷,帳篷之中不時傳出笑聲。靈魂之力掃過,已然對帳篷之中一目瞭然。那裏共有五個人,其中有兩個四級靈者,兩個五級靈者,還有一個,竟然是六級靈者。

在這些人旁邊,那隻雪狼蹲在地上,竟然不時地甩甩尾巴,顯然是這些人的靈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