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說入關前他們的身份已弄好了,但之前為了回應杉越橙的質疑,馬修將「休」這個名字稱作了藝名,但他過關卡時證件上的名字卻是「休」。

回去,他必須拜託「哆啦優夢」幫他弄個更完善的身份,灰谷這邊的人太過謹慎,不是「休休休」就可以忽悠過去的。

「這樣么?」

杉越橙微微眯眼,「那也行吧。休先生,我還有事務要忙,您是繼續在我們這兒休息,還是……」

「不必了,我們初來灰谷,正好想到處轉轉。」

……

馬修他們就這樣暫別了杉越橙。

接待小姐依依不捨,望着他們的背影含情脈脈。

燕塵塵在荒卷的時候,稍微浪下,就會吃上千緒一劍,從未見過有女人向他展露這種表情。

他一激動,便纏着馬修,說想學上兩手,回到以後,荒卷好泡妞。

瞧見燕塵塵這麼勤奮好學,作為「師父」,馬修甚是欣慰——準備清理門戶了。

以再煩就和千緒告狀作為威脅后,燕塵塵終不再喧囂,不過卻一臉委屈。

馬修沒空理會他,直接找上了白銀紳士·優,「優,幫我修改一下偽裝的身份。灰谷這邊,不太好糊弄的樣子,資料太過簡單,我們會暴露的。」

「早弄好了,你和那個商城主管交談的時候,優就幫你變更了身份。你現在的名字是肖·萊茵。」

白銀紳士·優不緊不慢,面無表情的模樣和他的主人相似。

「肖·萊茵?為什麼要取這麼一個名字?」

「這優根據現有情報分析,弄出來的。在彌茵要塞,萊茵這個姓氏很有名,可以為我們擋掉很多麻煩。」

……

「肖·萊茵?」

回到辦公室后,杉越橙便找了灰谷的關卡守衛,關卡守衛為他送來了這麼一份已被改過的資料。

杉越橙對這名字沒有任何印象,但萊婭這姓氏在彌茵要塞十分有名。

彌茵要塞中有位著名的音樂家,名為尼古拉·萊茵。

他的女兒妮可拉·萊茵又是現在彌茵要塞中最火,甚至可以說是這片廢土上最火的歌姬。

「這傢伙……是萊茵家族的人?」

杉越橙面色古怪。

因為尼古拉·萊茵和妮可拉·萊茵在彌茵要塞中十分有名,萊茵家族所有成員的資料無需他們灰谷杉林動手,便已被彌茵要塞當地的媒體給調查清楚了,杉越橙清楚記得尼古拉·萊茵只有妮可拉·萊茵一個女兒,並沒有兒子。

如果肖·萊茵真和尼古拉·萊茵有關係,那麼……

杉越橙揉了揉太陽穴。

尼古拉儀錶堂堂,似乎也是個渣男。

但這僅是推測,具體還要進一步調查。

離開麥克林商城,杉越橙向了家族腹地走去。

穿過那片茂密的杉林,杉越橙來到了宅邸的殿堂中。

聽了杉越橙的彙報,杉邁客陷入了沉思。

再次抬起頭,他向杉越橙問道:「杉越橙,你認為那個肖·萊茵有問題?」

「回稟家主,只是……有點可疑。不過,他的身份很完善,義體組裝手藝也很了不起……」

「一門學問,不好精通,哪怕我們灰谷杉林的精英間諜,也無法兼顧各個領域。他順利通過了你的臨時測驗,便證明他真有這方面本領,你為什麼還會懷疑他。」

「他沒有報上他的本名,而是以所謂的藝名代替……」

杉越橙頓了下,真正原因是因為他報的名字是「休」,這讓杉越橙想起了某人。

「如果他真和尼古拉·萊茵有關係,不說本名也是可以理解的。」

作為灰谷杉林的主人,杉邁客十分擅長情報分析,小小的情報,已讓杉邁客心中有了故事——那是彌茵要塞著名音樂家尼古拉·萊茵的風流史。

那晚月色太美,尼古拉在佳人面前彈奏鋼琴,旋律優美,他手指精準地落在琴鍵之上,可卻依舊犯了錯……

「家主,近期我不是和紗之律麻朽家主有『交集』么?」

「的確,這個時期……是該謹慎。」

杉邁客沉吟,之後大廳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因為杉邁客正在聯絡灰谷杉林安插在紗之律那邊的眼線,想問看看麻朽家族最近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動作。

……

杉祿行,杉祿棋潛入失敗后,灰谷杉林的新一代杉越紅便被杉邁客派到了紗之律,對那神秘的麻朽家族暗進行監視。

杉邁客希望通過監視,找到麻朽家族的破綻。

杉越紅被寄予厚望,執行任務時十分認真。

可她全天監視,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麻朽莊園的人們很普通,生活日常到不能再日常。

麻朽夫人每天都會在莊園中和那個危險的特級狩獵者千緒練劍,至於麻朽家族家主馬修·麻朽……

這個渣男天天都在莊園中撩一個身子都未長開的小女僕!

杉越橙望着樹蔭下陪伴在萊婭身邊的「馬修」,生氣極了。

這傢伙都有老婆了,還饞個小女僕,簡直就是人渣!

如果陸善傑知道杉越紅這麼想,定會大呼冤枉。

他根本沒有!戴上那個十字架后,他都沒怎麼說話了!而且他呆在萊婭身邊是有苦衷的!

馬修走後,陸善傑的生存環境越發惡劣了!

因為「新玩具」只有三個,被漏掉的莎莎直接狂暴。

莎莎整天想奪小夥伴的手柄,導致屋中硝煙四起,天崩地裂。

然後,他現在長著一張「馬修」臉,本質又不是馬修,莎莎瞧見他,就想抓來撒氣。

百般無奈,他只好逃到屋外。

他溜了,莎莎的怒火便漫延到了千緒身上,導致千緒的殺氣越來越重。

他又不敢離開莊園,他現在是馬修的替身,在街上遇上熟人,搞不好會穿幫的。

所以,陸善傑選擇和萊婭呆在一起,至少安全。

有人對他動手,只要他喊聲「萊婭前輩」,萊婭定會去救他的。

更重要的是萊婭打不過他,對他沒有威脅。

現在,陸善傑只盼望馬修早日完成任務回來了。

……

從杉越紅那邊了解到紗之律那邊的情況,杉邁客嘆了口氣。

尼古拉犯了錯。

這個馬修·麻朽似乎也正準備對個小女僕犯錯。

不過,有一件事可以確定了……

「近段時間,麻朽家族的人都沒有離開過紗之律,他們家族的裝甲車也一直停在原地未動。肖·萊茵應該不是從紗之律那邊來的。」

「這樣么?」

杉越橙低喃了句,心中稍鬆了口氣。

「不過,將肖·萊茵招入麥克林工坊先緩上幾天,為了保險,我找人再查查,以防他是其他勢力的人。」

目前,杉邁客並沒有在彌茵要塞布下眼線,因為他認為彌茵要塞價值不大——彌茵要塞那邊科技線都不怎麼點,點的全是藝術線,他對藝術根本不感興趣。

再加上彌茵要塞在南方,路途挺遠,所以,想查肖·萊茵的底細,他要花上不少時間。

「嗯,我和他交談時,已進行拖延。並建議他參加三日後的灰谷祭……」

……

三天後,參加灰谷祭。

馬修回去了解了一下,這個灰谷祭,就是義體工匠聚在一起,展示自己作品的祭典。

聽着好像挺和諧,彷彿是創作者間的交流會。

實際上,並沒有那麼文雅。

主要這展示的方法十分特別……

義體各式各樣,有很多種。

它們通常以移植的部位進行劃分,但也可以通過用途來劃分。

以用途劃分,就兩類,戰鬥類,輔助類。

戰鬥類很常見,輔助類就類似杉祿行的多功能間諜義體右手。

輔助類很少人買來使用,所以灰谷祭上展示的多為戰鬥類義體。

戰鬥類義體的性能怎麼樣才能充分體現呢?

沒錯,就是戰鬥。

灰谷祭其實是一個義體工匠率領自己手下的義體人上台決鬥的盛會。

了解到這點,馬修分外頭疼。

因為他身邊那三個白銀紳士已經迫不及待了。

小蘿莉一期待,這灰谷祭多半會被鬧翻天。

離有灰谷祭還有點時間,馬修便在灰谷中逛逛,這也是為了繼續熟悉環境。

灰谷不如青岩野森嚴,但佈置上,卻比青岩野麻煩數倍。

馬修終於在街道上發現了一個監控,這個監控設在某商鋪的通風口處,十分隱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