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雙方的不朽之力下一刻就碰撞在一起。

「轟隆……」

六道光柱和那壓縮的兩顆不朽神力光球瞬間撞擊在一起,產生了可怕的大爆炸,強大的神力波動瞬間撕裂周圍上千公里範圍,可怕的不朽神力波動朝四面八方逸散開去。

「啊!」

雖然沙蟲族界主們逃竄的快,但是還是有兩個被爆炸卷進去,屍骨無存。

「可惡的人類!」看到自己兩個族人死去,沙蟲族不朽眼睛都紅了,心裏充滿了怒氣。

「居然有兩個不朽!」

但是看到對面衝過來的人類居然有兩個不朽神靈,他心裏也是一驚。

他們隊伍里就他一個不朽神靈戰力,其他隊員都是界主戰將,但也並沒有那種強大到可以和不朽神靈匹敵的。

再加上已經有兩個隊員死去,敵眾我寡,一旦和面前這些人類廝殺,恐怕會全軍覆沒。

「逃!快逃!」

沙蟲族不朽一邊嘶吼,一邊繼續用不朽神力光柱去攻擊安東尼奧他們,想阻止他們追擊的步伐。

但是明顯他要失望了。

「呵呵,想逃,問過我沒有。」沖在最前面,比安東尼奧還快一線的蛇人美女奧麗薇亞一身貼身的綠色戰衣勾勒出她完美的上半身,而下半身則是遊動的七八米長佈滿鱗片的蛇尾。

她綠油油的雙眸泛著幽光,彷彿有夢境在那美麗如同夢幻不真實的眼睛裏沉浮。

虛化不朽神力,夾帶靈魂攻擊衝擊過來,迅速在星空中如漣漪一樣擴散。

首當其衝的就是那沙蟲族不朽,它本來六隻手臂正在揮出不朽神力光柱,沒有多麼精妙的技巧,硬是射出一道道無比強大的不朽神力,朝前方人類敵人衝來方向轟去!

這也令他體內不朽神力迅速消耗,不過,這沒關係。

不朽神靈只要不是燃燒神力,只要沒被湮滅神力……那麼神力攻擊出去后,還是會回到體內的。

因為那不朽神力融合著意識,早就是其私有!

可是,它的神力攻擊卻無法阻攔那虛化的不朽神力,和那靈魂攻擊,當那靈魂攻擊悄然降臨在他身上時,它瞬間察覺到不對,「不好!」臉上露出驚怒之色。

雖然極力抵抗那靈魂攻擊,但是他意識還是停滯了一瞬間,導致神力攻擊出現了一個短暫的空檔。

雖然他下一刻就清醒過來,但這時候安東尼奧已經如一頭渾身燃燒烈焰的雄獅一樣衝到他面前,一對金色鋼鐵鑄就,佈滿秘紋,手指關節處還有一根根尖銳倒刺的拳套轟擊向他。

「啊!」清醒過來的沙蟲族不朽發現它那些族人因為受到靈魂攻擊的影響,都失去意識停在原地,也失去逃跑的機會,不由憤怒的發出尖銳的怪嘯聲,六隻手臂上同時出現六把充滿無比複雜的秘紋黑色彎刀,瘋狂劈出,擋住安東尼奧的攻擊。

「轟隆隆……」當兩大不朽神靈力量爆發,周圍宇宙星空都因此直接裂出無數空間裂縫,在不朽神靈的力量下,宇宙空間都顯得脆弱不堪。

「蓬!」

沙蟲族不朽刀光如潮,安東尼奧更是把拳頭揮出了幻影,雙方一瞬間對拼了不知道多少記,雙方的神力波動在破碎的空間之中如洪水一樣肆意涌動。

短暫的對拼后,沙蟲族不朽退後,而安東尼奧則興奮的低吼衝上來,兇悍無比。「去死吧,異族!」

沙蟲族不朽看向不遠處那些僅剩的族人,眼裏流露一絲悲哀之色,這些族人跟隨他征戰多年,出生入死,就剩這麼幾個了,但是這一次他也保不住他們了。

單單安東尼奧一個倒也罷了,他還有一拼之力,但是加上那手段更加可怕詭異的蛇人女子靈魂攻擊,他就沒法招架了。

「啊!」

沙蟲族不朽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聲音在幽深星空中遠遠傳開,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就算空間都泛起波紋。

隨後沙蟲族不朽卻是出乎意料的沒有繼續死戰,而是轉身就跑,甚至根本沒有去管那些同族。

「我和你們副隊長去追殺不朽,你們對付其他人。」安東尼奧冷哼一聲,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追了上去,同時命令道。

「是,隊長!」

「哈哈,放心交給我們吧!」

看到己方兩大不朽神靈壓着對面唯一一個不朽神靈打,王毅這一邊也是士氣高漲。

因為剛才安東尼奧他們突然用壓縮體不朽神力襲擊的原因,有兩個異族界主死去,而剩下來的六個沙蟲族界主大多身上也帶着點傷勢,此刻這六個界主被小隊的八名界主戰將不懷好意的團團圍住。

並且有意無意的將一個異族界主留給王毅。

穿着灰色戰甲,還有披風露出來,頗為騷氣的狼人少年精神抖擻的揮舞他那把狼牙棒一邊叫道:「黑面,幹掉他,讓我們看看你的本事!」

其他隊友三兩個圍攻一個,只有王毅這邊是單獨面對一個敵人,用意不言而喻,他們都想見識一下這個新隊友的真正本領。

雖然只是一個界主戰將做對象,但通過戰鬥細節也可以看的出王毅的一些深淺了。

真是……

王毅微微搖頭,站在星空中,背後出現一根佈滿玄奧秘紋的水晶梭子,然後看向他的那個臉色不太好看的敵人,手指一伸。

「去!」 林北還未做出回應,李明成就一把抓起林北,踩著長劍衝上了雲霄。

「師父,那可是他們的老巢啊,肯定是機關重重,我們就這麼過去……」林北有些擔憂的說道。

李明成哈哈一笑,不屑道:「什麼機關重重,不過都是些小把戲而已,入不了為師的眼!」

師徒二人說著話,通靈門的山門就已經出現在了眼前,坐落在野山中的那片陵園看起來鬼氣繚繞,煞是恐怖。

李明成降落到陵園大門前,「徒兒,這就是通靈門了,看為師砸了這山門給你出出氣!」

林北看著這漫山的鬼氣,皺眉道:「什麼通靈門,鬼氣衝天,乾脆叫通鬼門算了!」

李明成聽完,哈哈大笑道:「好!等我們砸了這破墓,就給他改名通鬼門!」

說完,李明成手握長劍,斬出一道劍氣,徑直劈向繚繞的鬼氣。

陵園中傳來欒俊憤怒的聲音:「李明成!你當真要跟我通靈門不死不休嗎?」

李明成冷笑道:「從你對我徒兒出手的那一刻起,就該想到怎麼承擔我的怒火!」

李明成說完又是一劍斬出,那繚繞的鬼氣瞬間稀薄了幾分。

欒俊也是一聲冷笑,「你的怒火?在我通靈門的地界,你居然還敢說這麼狂妄的話,真不愧是你,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的火氣!」

欒俊話音剛落,繚繞的鬼氣瞬間就向著師徒二人撲來,其中夾雜著鬼哭狼嚎的聲音,讓人一陣頭皮發麻。

「裝神弄鬼!」李明成手持長劍,縱身一躍,如飛蛾撲火般沖向那團鬼氣。

林北在原地看的有些心驚肉跳,這團鬼氣比那鬼王看起來還要濃郁,不知道師父是不是它們的對手。奈何自己的銀針還被曹仲的鬼將污染,不能幫上什麼忙。

那團鬼氣在碰到李明成的瞬間,就像是一鍋熱油中被滴入了一滴清水,瞬間變得狂躁不安起來,眨眼間就化為黑煙消散在天地間。

林北還沒來得及欣喜,就看到陵園中再度凝聚起一股比剛剛還要濃郁的鬼氣。

欒俊狂傲的聲音傳來:「李明成,縱使你的功法專克邪祟又能怎麼樣?我這基於陵園的守山大陣,可以源源不斷的生成鬼氣,耗也能把你耗死!」

李明成眉頭一皺,不理會欒俊說的話,抬手一劍斬出一道劍氣,朝著那團鬼氣劈去。

那團鬼氣瞬間又被李明成的劍氣砍散,但是就像欒俊說的那樣,陵園上空又再度聚集起一團更加濃郁的鬼氣。

欒俊桀桀笑道:「連我的守山大陣都破不了,還敢來找我的麻煩,夾起你的尾巴趕快逃吧!」

李明成臉色有些難看,這些鬼氣好像真的能源源不斷的出現一般,還一次比一次濃郁。

「師父……」林北看著李明成,臉色有些擔憂。

「破不了你的烏龜殼,那我就直接殺了你!」李明成冷笑一聲,將長劍托在身前。

緊接著,李明成的口中念念有詞,長劍的上方緩緩凝成一個丈許長的劍的虛影。

「去!」

隨著李明成一聲令下,那長劍的虛影迅速朝著陵園內飛去。

陵園上方的黑氣擋在長劍之前,卻起不到絲毫的作用,長劍勢如破竹,斬開鬼氣后速度不減,繼續朝著陵園內部飛去。

「李明成!你瘋了嗎!」欒俊怒吼道:「強行使用法術,你是嫌自己活得長嗎!」

李明成的嘴角滲出一絲血液,但是臉上卻是一副不屑的表情,「管你屁事。」

緊接著,李明成朝著林北招了招手,道:「跟我走,去取那狗賊的狗命。」

林北急忙上前扶著李明成的手臂,焦急道:「師父,你沒事吧?」

李明成擺了擺手,輕輕咳了一聲,「沒事,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

林北卻是不相信,師父以練氣七層的修為強行使用法術,估計體內早已經脈寸斷,還說沒事!

李明成不理會林北擔心的目光,杵著長劍走入陵園。

陵園內的鬼氣早已消散,能看到陵園中,有一座被眾多小墓圍在中央的大墓。

李明成走到大墓前,一腳將墓門踹開。

曹仲早已被李明成的劍氣鎮殺,欒俊跪坐在地上,手中捧著一個陣盤,上面也是充滿裂紋。

欒俊身上的鬼氣也被清除了大半,此刻恢復了容貌,竟然也是三十歲中年人的相貌。

「李明成,你真的要不顧這近百年的交情,要把我鎮殺於此嗎?」欒俊有些艱難的問道。

「百年的仇你還有感情了?」 第1518章

這兩人的話,倒是讓陳天選有些吃驚。

「你們還有什麼絕招,就儘管使出來吧,我倒是很想見識見識。」陳天選傲然道。

三大社團的龍頭,都已經是死人了。

而現在,陳天選決定讓他們在蹦躂一會。

「呵呵,都出來吧!」向國強大聲說道。

只見從兩旁街道的屋頂上。

飛躍下來許多國際殺手,總數至少有數百人之多!

這些國際殺手,都是向國強花大價錢從國外請來的,其中就有黑洞組織的高手!

「陳天選,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黑洞組織的詹姆斯,號稱是千手人屠!」向國強得意說道。

聽到這話,周圍不少國際殺手爆發出一陣驚嘆聲。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們都知道詹姆斯是個狠角色。

他在國外的時候,就是個殺人狂。

不管執行什麼任務。

他都會濫殺無辜很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