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雙方簽定了血契以表示慎重。

「天家揚,拚出你的全力來。如果你能獲勝,我,黑馬帝國人皇昌嘯東獎勵你300萬極品靈石。划拔萬里區域包括一座大城給你們天家。」人皇不惜血本先砸彩頭了。

頓時,全場又轟動了。

「大手筆,尼瑪滴真是大手筆。只要能把唐春打下擂台,三百萬到的手,外帶……」

「唐春,你自己看著辦就是了。你是朱雀宗少主,別把山門給輸了。到時,咱們全得跟著你蹲大街混吃等死了。」想不到揚飛雄尼瑪滴也真是無聊得很,居然如此刺激唐春了。

「揚宗主,你還真不會辦事兒。」哪想到唐春當場在擂台上批評起來了。

「看到沒。唐大師底氣兒不足了。」

「可惜簽定了血契了,聯盟委員會作證啊。」

「紅峰山沒啦……」

「我辦錯了嗎?昌嘯東太囂張了,這賭不應我揚飛雄沒臉兒在域外混了。」揚飛雄問道。

「不是不叫你應戰,是賭注太小了。你怎麼不把黑馬帝國皇宮也賭過來?」唐老大一席話,差點氣歪了黑馬皇室所有人鼻子。

「尼瑪,唐春小兒,你丫太囂張了,我……」昌醉紅拄著拐棍站了起來,吼道,「天家揚。你給本殿下狠狠揍這小子。只要能打成重傷。我另外加100萬枚極品。」

昌醉紅狠啊,比其父還要狠辣三分。只要打成重傷,意思即便是天家揚敗了,只要能讓唐春重傷就夠了。

「昌醉紅。不服是不是。上來試試。」唐春冷笑。

心裡明白昌醉紅的小算盤。他自己跟風起揚戰傷了。明天最後的決戰肯定要帶傷上場的。搞不好很可能跟前三甲無緣。

所以,如果讓自己受重傷。五位中有二位重傷,昌醉紅就有了翻盤的希望。不然。很渺茫的。

「好了,賭注的事到此就是了。開戰吧。明天還得進行種子選手排位賽呢。」蓋世一生見場面太火,趕緊站起來制止了。

這再下注下去估計得搞得不成樣了。這域外傳承大賽都變成賭搏業搏彩大賽了。

域外聯盟委員會還不如『坐一庄』給各位強者押押更拉風牛逼,來個全民皆賭,還修鍊個屁的武道,直接用篩子解決問題。

「滄浪一現見明月。」天家揚突然一聲大吼,好像在吟詩,好氣魄。

只見天家揚全身一扭曲,居然從身體中溢出一片二三十丈範圍的白霧。瞬間,白霧好像有乾冰的作用似的聚焦了大批水元素形成了一片寬長達幾十丈的可怕滄浪之水。

浪濤湧起足有三四十丈高,翻滾著,涌動著,夾雜著轟隆隆令人震耳欲聾的拍浪之聲往唐春這尊『明月』身上轟擊而來。

結界給狂浪的餘波震得劇烈的晃蕩著。蓋世一生跟兩位副總裁判同時出手摧入真力才穩定住了結界的晃動。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唐春一聲冷笑。

一指黃泉路帶著驚天地泣鬼神的氣概,它猶如一長粗達水缸的巨龍,拖著長達幾十丈的龍身,身上冒騰著可怕的雷焰直接就破開天家揚的水浪,掀起幾十丈高的水花,直擊天家揚這輪『明月』。

結界內頓時雷擊電閃,轟然一聲驚天巨響。

擂台晃了晃終於沒頂住圬塌了下去。而天家揚驚起的狂浪全給那條黃泉巨龍戳破飛濺而出,反彈到結界上形成千萬條水箭在擂台空間之中狂亂的撲殺著。

不久,水滴散盡,浪花平息。天家揚居然一動不動。

「加油啊天家揚!」黑馬皇室以及天家人都大叫了起來。

呯!

經他們一喊,天家揚身上突然彈出十幾道水箭。

而同時,十幾個指頭大的血窟窿們現。而鮮血跟著水珠噴勃而出。他好像突然間給人亂槍彈中似的,至少挨了十幾發子彈。


天家揚不甘的睜大眼珠子倒下了,而唐春則是一臉淡然的笑,他站在廢柴片堆成的擂台上。

「家揚……」一個白髮老者披頭散髮,如白髮惡魔一般衝天而起。

他瞬間划家到了百丈高空之中。手往下一旋。

一個丈大的青色風球翻滾著,帶著轟隆隆的可怕震響呼嘯著直接就砸塌了一道豎井樣的空間黑洞往唐春身上砸將而來。

此人就是剛從外面回來的天家老祖天一刀,千年前就是空境七重境高手了。現在據說已經是八重境強者。

「快閃唐大師。」現場絕大部分人都對唐春充滿敬仰,嚇得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哼!好不知恥。」一道女子聲音發出,整個空中頓時展開了一片幾十丈長的火紅的赤霞。

赤霞如一張紅毯一般往下一兜,直接就把天一刀跟他發出的青色風球包裹於其間。

不久,紅地毯發出一聲悶響。凰青青一擺展開了巨大的翅膀、一個焦乎乎的人體給他拋了出去。

「老祖。」天家家主天蒙慘叫一聲忙不迭的撲上去搶人。

不過。凰青青那能如此讓他輕易著地。而是在天一刀的身體後邊加了重力。

天蒙剛抱住自家老祖,嘭地一聲巨響,兩人同時砸入地下,直接就把黑馬帝國廣場砸出一個十幾丈大的巨坑,裡面碎石塵土驚起足有十來丈高。

「這個,各位,這混蛋老頭想偷襲,結果給自己發出的真力球炸傷了。可怪不得小女子噢。」凰青青一收翅膀恢復人身回到了唐春身側。

頓時,有幾個跟朱雀宗不怎麼感冒的傢伙全都不由自主的打了聲啰嗦。

「聽說天一刀是八重境高手,居然一招不敵朱雀宗的人。」

「朱雀宗。太強大了。難怪唐大師如此淡定。有這牛逼的鳥兒護身還怕別個鳥球。」

「天一刀也是自找的。真是不知羞恥啊。」

「天一刀,作為老牌強者。我希望你要遵守聯盟委員會的規矩。下次再破壞規矩的話本人就不客氣了,本人要代聯盟執法了。」蓋世一生一臉嚴肅,盯著已經清醒的天一刀。

「我……我當時救人心切。不好意思。」天一刀紅給燒黑的臉居然能看出一絲尷尬的紅色來。

「唐春小兒。我天家現在宣布跟你們誓不兩立。」天蒙站了起來。作出了一個大決定。

「那好,我唐春不介意滅了天家。」唐春淡淡冷笑。

「少主,我們支持你。」揚飛雄叫道。

「那咱們走著瞧。」天蒙給狠噎了一下。想不到唐春如此強勢。

而且,朱雀宗如此團結,貌似唐春是宗主揚飛雄只是一個傀儡似的。

「不好意思,人皇陛下,我們的石頭呢?」揚飛雄一臉乾笑盯著昌嘯東。

「抬上來。」昌嘯東陰沉著臉,管國庫的王爺一擺手,兩個手下抬著十來個空間袋出現了。

這1000萬極品靈石體積太大了。低品階的空間袋要裝好十來個。

「嗯,笑納了。」揚飛揚瞄了一眼,笑道。

昌嘯東忍不住抽搐了好幾下嘴唇——肉痛唄。全國一年一半的稅收就在這裡啊。沒有了這筆錢今年的日子肯定得節衣縮食過日子了。回去馬上開會,開源節流杜絕吃喝鋪張亂收費。

「想不到天家揚是個扶不起的蠢材。」昌醉紅烏黑著臉。

「是啊,害得咱們損失慘重。」昌敬秋也是一臉菜色,說道。

「這些都不是關鍵的問題,關鍵是明天醉紅有麻煩。」人皇擺了手說道,他看了老太祖昌飛雄一眼,道,「如果醉紅連前三甲都進不去,那將失去正式比賽時的種子選手地位。

如此一來,空域競技場的比賽中可是強者如雲。

到時,很有可能會碰上種子選手。

而唯一避免碰上種子選手的機會就是先讓自己成為種子選手。」

「唉,只能動用它了。」昌飛雄嘆了口氣,道,「唐春太強大了,十幾場戰鬥下來每次都僅出一招就讓對手滾下了擂台。

從他一招傷了昌平來看,此人實力估計是七重境,至少也得是半七重境顛峰強者。

昌紅如果動『它』的話在沒受傷的情況下那是有把握勝過唐春的。

現在估計不成了,看來只能保前三甲,爭取把種子選手弄到手才是。

這是我們黑馬帝國在歷年的傳承大賽中的恥辱。這是我們皇室的恥辱啊,我昌飛雄愧對老祖宗們了。」

「都是那個該死的風起揚,想不到此人居然如此的強悍。」昌敬秋咬牙說道。

「紅髮,知道為什麼我給你取名叫『十極紅髮』嗎?」域外名人九道紅髮一臉嚴肅的看著後輩。

「請祖爺明顯。」十極紅髮居然傳承了九道紅髮的特徵,也是一腦袋瓜的紅毛頭髮。

「唉,有人傳說我出身於『天機山』,的確如此。」九道紅髮說道。(未完待續。。) 專職保鏢 ,月票呢?各位。

「祖爺,你真出身於傳說中能跟武王府比肩的『天機山』?」十極紅髮興奮得站了起來,嘴唇貌似都有些顫慄。

「掛了個名而已,實際上,祖爺我連天機山一個外門弟子都不算。祖爺我只是師尊『秋門一青』在外私下收的一個記名弟子罷了。此生我惟一的願望就是成為天機山的外門弟子。」九道紅髮說道。

「天機山有這麼神嗎,祖爺都進入半九重境,在這域外已經是頂尖強者了,居然連個外門弟子都不算?」十極紅髮一臉驚愕。

「唉,天機山有多神秘多可怕我是不清楚。但是,師尊『秋門一青』隨手彈個指頭就能滅了我這樣的人幾十個。我就親眼見到他一根指頭戳過去轟塌了一條長達千里的大山脈。」九道紅髮說道,「你現在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祖爺是希望我能成為天機道的外門弟子是不是?不過,祖爺,祖師尊的功境到底到了何種可怕的地步?難道是傳說中的脫凡境?」十極紅髮說道。

「脫凡,不,比它要高。跟半仙園那個葛機子同一個層次的高手。」九道紅髮一語出來,十極紅髮一臉震駭,嘴張得老大合不攏了。

「想不到這世上還有半仙境強者,那豈不是再跨一步就能成為地仙之流,陸地神仙了。」十極紅髮驚嘆道。


「唉,十極。你要認清一個現實。就是師尊如此強者到目前也還沒能成為天機道正式的外門弟子。聽說師尊的師尊也不過是天機道正式的外門弟子。」九道紅髮這句話一出,十極紅髮徹底震驚,一臉的獃痴。

「所以,別以為你年紀輕輕有如此高的成就就囂張。

在天機道的高手面前,你漏弱得像螞蚱一樣。

所以,這次黑馬區域預選賽你必須奪得第一。

進爾,還要拿到域外傳承大賽第一。只有如此你才能有更多的機會選擇最強的傳承。

打下堅實的基礎,向天機道靠攏。」

九道紅髮想了想,居然朝著自己的腦口狠來了一拳。不久,噴出一方寶塔。道。「這就是師尊給的,聽說出自天機道大師煉廢的兵具。

別小看這只是一件煉廢的寶塔,但是,它絕對稱得上是一件蓋世神兵。

裡面含有一絲仙靈之氣。到時。遇上最強的對手時整出來。

仙力之下。沒有對手。不管對方有多強大。但是,他們畢竟只是真力而不是仙力。

雖說這件神兵中仙力所佔的還不到半成,但對於真力階的強者來講也是最強的殺手鐧。

昔年也是祖爺因為我為天機道立下大功師尊所賜的。」

「祖師也太小氣了吧?送一件天機道的正式神兵都沒有。祖爺可是立下汗馬功勞了。」十極紅髮說道。

「混賬東西,你以為天機道的神兵如此好拿是不是。不要講為師一個連外門弟子都算不上的小嘍啰。就是師尊到目前來講也僅得到一件次品的仙器。你以為仙器是白菜蘿蔔隨地可拔啊。」九道紅髮一幅恨鐵不成鋼,給了後輩一耳刮子。

「後輩受教了,不過,祖爺,我看你好像對蓋世一生不怎麼『感冒』。你們倆好像也打了不少回了。到底是什麼原因?」十極紅髮問道。

「我懷疑他也是武王府的一名小嘍啰。」九道紅髮說道。

「難道天機道跟武王府不對付?」十極紅髮一聽,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