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離衡看着他那張臉,他長得好帥啊,她又看了看景鈺,景鈺也很帥,離衡有種挑白菜看花眼的感覺。

“邪月叔叔,他們是我…我朋友!”景鈺趕緊打了個圓場。

邪月也懶得理兩個小鬼,故而他只是淡淡看了他們一眼就到了景鈺身邊,揉了揉他的腦袋:“臭小子,都長這麼大了!”

語氣中都是關愛。

“你爸媽呢?”

“他們很好!”景鈺說。

邪月笑了一下:“離影還是那麼強勢吧?我師兄真是天生的受氣包!”

離堯其實很想知道關於景鈺父母的事情,所以他聽的很認真。

景鈺笑笑,心想現在風水輪流轉了,老媽也很辛苦。

景鈺和邪月敘舊,離家兄妹一直跟屁蟲一樣跟着他們。

邪月撇了他們一眼問景鈺:“你怎麼和這兩個小東西在一起了?”

景鈺無奈的笑笑,他們願意跟着,他有什麼辦法?

正當他們聊着天的時候,遠處來了一個人。

這個氣息景鈺太熟悉了,他站起來。

“我們得走了!”

邪月也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氣息,雖然他不知道是誰,可也知道這個人還是不見的好。

離衡本想攔住他們,可她哥哥一把抓住了她。

“不許告訴父親我們遇到景鈺的事情!”

“爲什麼?”離衡不明白。

離堯瞪了她一眼:“不許說就是不許說!

他們兩正說着話,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多少年過去,他更加沉穩了。

他掃視了下四周,就看到了那對兄妹,然後他眯了眯狹長的眼睛。

離衡和離堯就乖乖的走了過去。

“父親,你怎麼找到我們的,真厲害!”離衡抱着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說。

離堯看了看父親,他的視線在剛剛的那副碗筷上停留了一下。

離堯想,或許他來尋的根本不是他們,而是…

不過他沒說。

離墨颳了刮離衡的鼻子:“你母親都要急死了,跟我回去!”

離衡很想在外面再玩一段時間,可是想到母親她就放棄了,她也想母親了。

很快三個人的身影就消失了,就像他們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角落裏,景鈺和邪月走出來,邪月大概猜到那是誰了。

“現在他是神宮新主了吧?”邪月問。

景鈺點頭:“這也是我不願意成神的一個理由!“

父母的日子,離墨的日子都平定了,不應該再起波瀾。

邪月看着昔日的萌寶寶居然變成了一個大小夥子,有些好笑的拍了下他的頭:“這麼說你還是個孝順孩子了?”

景鈺點頭:“是啊,我賺的錢都給我媽了!”

邪月扯了扯嘴角。

分開的時候,景鈺有些難過:“邪月叔叔,你不去見見我爸爸嗎?”

邪月擺擺手:“我見他做什麼?他有老婆了,我還沒有呢。”

說完他故作深沉的嘆了口氣:“師兄有老婆,肖延也找到他那個紙鬼老婆了,就我還單着呢!”

景鈺對他的話置若罔聞,他和邪月在一起這段時間,邪月分別和8個女人拋了媚眼,其中3個還留了電話,天知道這位這麼着急把他打發了自己是要去幹什麼?

不過景鈺沒揭穿,他只是看着邪月自己走遠,然後慢悠悠的往蕭白的小木屋走。

剛走到木屋,就聽到蕭白屋子裏傳來人的說話聲,景鈺頓住了腳步。

接着一個人影撞了上來!

“啊!”

景鈺倒是沒事,那人沒站穩,跌倒在地,正要罵人,擡起頭看到景鈺,她晃了晃神,興奮的跳了起來:“你是景鈺?”

“嗯!”

“你好,我叫蕭檬,我是你的仰慕者!”

景鈺這才注意到,地上是個年輕的女孩,大眼睛白皮膚,清純漂亮,看着他的時候目光灼灼。他歪着腦袋,看了看蕭檬,有一瞬間的失神,他笑了笑:“你好!” 「辛苦了師傅!您慢走!」

安慕西客氣的對配送員感謝了一番,目送著人家進入電梯離去。然後回頭對1602的老奶奶說道:

「江奶奶~那我回家咯~」

通過剛才一路上的聊天,安慕西得知老奶奶姓江,是今天才回到s市的,以前一直在京師生活。s市的這座房子,一直空置著。

「小西啊~看你買那麼多廚房用品,相必你也是剛搬過來吧?」

江奶奶想起安慕西買的那一大堆東西,忍不住問道。

「不是的,江奶奶,我在這生活很久啦,只是……從前不在家煮飯而已……」安慕西尷尬的說。

「噢~沒關係,現在的孩子,沒幾個願意自己個兒做飯的。像你這樣會煮飯的已經不多見啦,嗯,是個好孩子~」

江奶奶看著安慕西,慈祥的誇讚道。

「嘿嘿,江奶奶,一會兒我煮好了菜,給您送一些過來~」

「呵呵,不必啦,奶奶很多年都沒有吃晚飯的習慣啦~老咯~一吃完飯,就睡不著咯~行啦,你快回家煮飯吧~以後咱們就是門對門的鄰居~好比一家人,有什麼難處,隨時跟奶奶講喲~」

「好呢!謝謝奶奶~您也一樣喲~」安慕西揮了揮手返回自己家中。

「西紅柿炒蘋果~不對,蘋果燉牛腩……」

「宿主!是西紅柿燉牛腩!苜蓿肉!」

「……噢~」

安慕西花了十幾分鐘時間,才把剛買的食材,調味品,零食等物品規整完畢。

「哎……現在看起來,已經很有幾分廚房的樣子啦~」安慕西看著擺放整齊的瓶瓶罐罐,滿意的嘆息著,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就是傳說中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完美……女人!

「哼哼哼哼吼~開工!」

安慕西拿起一把廚刀,對著一塊牛腩就切了下去~

「牛腩,切1.5厘米方塊,1.5厘米……應該差不多了~不過人字拖,你可以把教程的字放大一些嘛?」

「可以!」人字拖話音剛落,安慕西腦海中漂浮的美食教程變大了好多。

字幕閃動間,安慕西看到了不應該看到的一幕……

「人字拖!你是認真的么?這特喵的小藍書~你是從網上直接找的美食教程嘛?能不能走心一點?說好的廚神記憶呢~」

「宿主!廚神只不過比一般的廚師更加具備天分和努力而已,傳統菜譜的步驟和配料都是一樣的~而且網上搜索菜譜比搜尋廚神記憶要方便的多~要幫助,找bei度!」

「是百好嘛!」

「嗯!bei!」

「……」

「姜射片,蔥切段,蒜切……啪!蒜拍爛~啪!人字拖~要拍爛到什麼程度呢?啪!」

安慕西看著砧板上被自己排成爛泥的大蒜,對人字拖問道。

「宿主,拍碎即可,並不是蒜泥……」

「……不早說~」

「西紅柿先用熱水燙,然後去皮,剁碎~」

「牛腩下鍋,加水,黃酒,料酒,鹽,八角,花椒,干辣椒,蚝油,生抽,煮一個半小時。」

安慕西手忙腳亂的將牛腩下鍋,開火。然後將切碎的西紅柿放在碗里。才開始準備苜蓿肉的材料。

「額~人字拖,土豆是用來幹嘛的?」

「宿主!土豆絲是你自己的選擇吧?」

「可是,我也不會炒啊……」

「……」

「宿主,從你走進廚房開始,你的廚藝天賦、領悟力、已經得到強化加持~好自為之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安慕西總感覺人字拖的語氣中夾雜著濃濃的嫌棄……

「好自為之…你這是什喵意思?這是在嫌棄我~!?」

「……」

「好吧好吧,土豆就放一邊,反正如果做出來的不能吃,我就啃黃瓜~活人還能因不會煮飯餓死?」

安慕西翻著白眼,在腦海中翻閱到了苜蓿肉的教程。有黃瓜做後盾,她明顯底氣足了很多~

做出來不能吃?啃黃瓜就是啦~鮮嫩碩大的黃瓜,可以啃一年的好么~再不濟,冰箱里還有昨晚打包的,沒吃完的披薩呢~

「苜蓿肉~玉蘭片,木耳,黃花菜,這些都是要用熱水泡的……呼……」

「裡脊肉要切片……片~片~」

「宿主!是切片,不是塊,也不是坨……」

「這不就是片嘛……」

聽到人字拖的提醒,安慕西伸出手指捏起剛切下的「一片」裡脊肉,提到空中翻來覆去的看著。

「宿主!你見過誰家肉片兩厘米厚么……」

「……可是,水滸傳的里不是說,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醬紫才足夠拉轟咩……」

「……宿主,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人字拖,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水滸傳是童話?」

「……」

雖然嘴上再抗議,可身體卻認慫了,安慕西接下來切的肉片兒薄了許多,雖然做不到每一片都薄厚均勻,但已經具備了片的特徵了……

「唰~熱鍋下油~倒入雞蛋,炒碎……emmmm~好燙!」

「宿主!每一個技藝精湛的廚師,都必須經過血與火的考驗~一次次洗禮之後,廚藝才能不斷的進化,升華~」

「……還好,把雞蛋炒成黑炭的橋段沒有出現。只是稍微有些糊而已,不影響吃~」

「雞蛋出鍋,重新下油,放肉片兒~翻炒到白色,倒入黃花菜,黑木耳,玉蘭片,雞蛋~翻炒……片刻,出鍋~」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不得不說,被「和平洗髓鴿」洗禮改造過的身體,協調性還是很好的。

「………」

「牛肉也煮好了咩~」

取出牛肉,重新入鍋,加番茄……加水,燉…

「人字拖,原來煮飯也沒這麼難嘛~噢嚯嚯嚯嚯嚯嚯~」

「宿主!先嘗嘗你的第一道菜吧……」

「你懂我~」

安慕西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夾了一片肉,放到嘴裡~

「唔……咳咳,噗……人字拖,為什麼肉還是生的……」

「……」

「我是不是還沒放鹽?」

「……」

「黑木耳……除了雞蛋,都是生的喵!?」

「……」

「人字拖,可以回鍋再煮嘛?」

「可以的,宿主!」

一股腦的將半生不熟的苜蓿肉重新倒進鍋中,率先加了兩勺鹽……開火翻炒起來。

「片刻……人字拖,這個~片刻…到底是多久?」

「宿主,肉熟了,就可以了……」

「噢~你還挺睿智……」

一連品嘗了四次生肉,第五次的時候,安慕西一臉的滿足,終於吃到了……

天~這可是人生之中,第一次親口吃到自己親手做的菜……竟然,並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難入口,難下咽~反而還有些小好吃呢……

特別是……

「人字拖?剛才一次次的體驗到肉片從生到熟的整個過程,感受著它們一次次變好的味道和口感,我竟然感覺到了幸福……沒錯~幸福!」

「叮!恭喜宿主,領悟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真諦~系統獎勵,苜蓿肉一份~」

「……特喵的~」 「這……」安慕西看著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突兀變化的苜蓿肉,目瞪口呆。

真的,儘管變形變性這種事情都發生在自己身上了,可自己那是是在夢裡,並沒有親眼見證變化的過程。

可是……眼前的這盤菜,這的……好特喵的神奇啊~

原本毫無賣相可言的一盤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幻著,黯淡無光的肉片,變得盈潤透亮,一片片幾近透明,看起來卻偏偏鮮美多汁,黑木耳也閃爍著盈亮的光澤。

淡黃色的泡發玉蘭片兒,變得潔白透亮,就像是新鮮採摘的筍子現切的一般。黃花菜也像是剛從本體上掐下來,彷彿能看到朝露。

最神奇的莫過於雞蛋了,之前被自己炒的略帶焦糊的,慘不忍睹的雞蛋,如今變得金黃,大小均勻。

整盤的菜肴冒著肉眼可見的熱氣,不用刻意靠近,那濃烈的香味已然灌滿了口鼻。

筍子的清香,木耳的菌香,黃花菜的花香,搭配著肉香和蛋香,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彷彿是一個整體,已經超脫了菜肴的範疇,色、香、味、形、神俱全!

「宿主!嘗嘗?」

「嗯嗯嗯……」

人字拖的話音還沒落,安慕西已經迫不及待的夾起一筷子放進了嘴中,眼睛放光的不斷點頭。

「唔~好次!」又夾了一筷子~兩筷子~三筷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