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難不成你也是在電視新聞,或者是媒體報紙上見過我在?

按理說不會啊,龍家怎麼會就這樣輕易的把楊暖暖給賣了呢?

要知道龍氏集團在全世界都有着不可撼動的地位。

司機自顧自的說:“我前幾天送一個客人去鳩帽衚衕的時候見過你,那地方鬧鬼。

客人下車之後我開着車就準備離開,然後突然見到你,當時可把我嚇壞了,到現在我想起來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鳩帽衚衕?”楊暖暖奇怪的問。

奈何皇叔看上我 那是什麼地方,楊暖暖從來都沒聽過這個地名啊,一個連名都沒聽過的地方,楊暖暖怎麼可能會去那裏。

司機說:“你們年輕人不知道鳩帽衚衕正常,那地方邪門的很,我小時候就生活在那一片,鬧鬼鬧的人心惶惶,後來住在附近的人都搬走了,現在知道那地方的人沒幾個了。”

楊暖暖問:“你確定看到的是我?怎麼可能,我天天都在家裏。”楊暖暖說着話,把遮住臉的頭髮都整理好,她把自己的正臉露出來。

司機放慢車速,他認真地看了兩眼楊暖暖,搖着頭說:“小妹妹你有沒有什麼和你長得很像的姐妹啊?”

楊暖暖回答:“沒有。”

楊暖暖回答完覺得不對勁,她父母失蹤了這麼多年,說不定她還真有個弟弟妹妹呢,所以楊暖暖又立刻改口道:“可能沒有,我也不是很確定。”

司機說:“我那天晚上看的人和你長得一模一樣,不過看起來你比她陽光開朗多了。

那姑娘小臉慘白,陰森森的站在路邊一動不動,我當時以爲她是行人,把車停下想拉她一截,就停車的那一會功夫,我差點被嚇死。”

楊暖暖追問:“發生了什麼?”

司機道:“那天天很晚了,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左右,我把車停下來之後就問她去哪,做不做車,那姑娘陰森森直勾勾地盯着,眼裏一點人氣都沒有。

我看她樣子不對勁,想到鳩帽衚衕那一片地方因爲鬧鬼現在成了空城,我心裏覺得害怕就發動車子打算離開。

我車子才啓動,我往後看了一眼,路邊一個人都沒有,空空蕩蕩,那姑娘無聲無息的就消失了。”

司機說的口水四濺,表情豐富,帶着點口音的敘說充滿着感染力。

司機說完問楊暖暖:“你說恐怖不恐怖?”

楊暖暖點了點頭回答:“恩,是挺恐怖的。”

司機說:“那是是挺恐怖的,我當時差點被嚇尿了。”

“你確定那個人真的和我長的很像嗎?”楊暖暖問。

司機看了兩眼楊暖暖,爲難地說:“眉毛鼻子眼,臉蛋很像,但你和她還是有點不同,具體是哪裏不同我也說不上來。”

說話間出租車已經行駛到楊暖暖家的小區外了,付了錢楊暖暖下車。

司機打開車窗玻璃高聲對楊暖暖道:“小妹妹最近你可要小心啊,我看你印堂聚攏着黑氣,可能會有血光之災。”

楊暖暖笑了笑:“謝謝,我會注意。”

這年頭開出租車的都會看相算命嗎?

“暖暖姐,你有時間嗎?”忽然有人從背後拍了一下楊暖暖。

楊暖暖被嚇了一大跳,我驚呼着轉頭,看到的卻是一張陌生的臉。

楊暖暖問:“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蘇憬笑了笑說:“暖暖姐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呀,你叫楊暖暖,身高165。”

“你是誰?”

“我是蘇月的弟弟,我叫蘇憬,昨天我看到你和我姐在一起,因爲當時我有急事,我就沒來得及下車和你打招呼。”

楊暖暖打量着眼前的這個少年,蘇憬的年齡看起來不大,大約大十八歲左右。

他一頭火紅的碎髮,相貌生的很秀氣,高挺的鼻樑上帶着明晃晃鼻釘,看樣子,鼻釘應該是鑽石的。

蘇憬穿着誇張的黑色衛衣,衣服前後迎着楊暖暖說不好想什麼的抽象圖案,他嘴角帶着乖巧的笑,站在柔和的秋日陽光下,整個人看起來很張狂乖張。

“我聽蘇月提起過你。”

蘇憬驚喜地看着楊暖暖問:“真的嗎,我姐和你提起過我嗎,她和你說了關於我的什麼事情?”

蘇憬異常驚喜的反應讓楊暖暖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其實楊暖暖只是客氣客氣,沒想到蘇憬會這麼認真。

щшш_ Tтkan_ c○

楊暖暖說:“也沒說你說什麼。”

“沒說什麼說的是什麼?”

楊暖暖尷尬的笑了笑,這下好了,又要編瞎話了。

楊暖暖說:“你姐說你從小很乖,越大越不聽話,等等這些之類的話。”

蘇憬看着楊暖暖,他沉默了。

“對了,你是來這裏找你姐姐的嗎,她最近出差去了,不在家。”楊暖暖說。

蘇憬說:“不是,我是來找你的,就是因爲知道我姐姐出差了,所以我纔敢來找你。”

“找我?有事嗎?”楊暖暖自己指着自己的臉,疑惑地問。

蘇憬找楊暖暖能有什麼事情?

什麼事情蘇憬需要趁着蘇月出差的空隙,才趕來單獨找楊暖暖談?

蘇憬擡眼四處看了一圈,他道:“這裏人來人往的,說話不合適,我們換個地方再說。”

“也行。”楊暖暖點頭答應。

蘇憬提議:“附近有家奶茶店,裏面的甜品超級好吃,去哪裏吧。”

楊暖暖看了一眼蘇憬,沒想到這個蘇憬對於她和蘇月居住的環境這麼熟悉呢。 楊暖暖和蘇憬並肩而行,楊暖暖問:“你很喜歡甜品嗎?”

“是啊,我特別特別特別喜歡甜食。”

蘇憬回答問題時,開心的就像個小孩子。

楊暖暖現在收回了之前對於蘇憬年齡的評斷,看蘇憬對甜食的這份着迷程度,楊暖暖覺得蘇憬的年齡可能只有十四歲。

楊暖暖笑了笑,沒有繼續說話。

蘇憬道:“我姐姐本來也很喜歡甜食,但是她十八歲之後就不吃甜食了。”蘇憬說這話時語氣黯然。

楊暖暖問:“爲什麼,是因爲害怕發胖嗎?”

蘇憬扭頭幽幽地看了一眼楊暖暖說:“我姐體型胖不是因爲飲食,她以前吃再多都不會胖,十八歲之後水米不進,她也能長肉。”

“這是爲什麼?”

蘇憬皺了皺眉,表情很糾結,措了半天詞從蘇憬嘴裏擠出了一句話:“我也不知道應怎麼說,總之問題很複雜,想要解決很困難。”

楊暖暖聳肩探手道:“好吧,你姐也是這麼和我說的,你們真是親姐弟。”

蘇憬聽到‘你們真是親姐弟’這句話時,他突然停住了腳步。

後知後覺的楊暖暖往前走了老遠才發現身邊的蘇憬沒跟上來,於是楊暖暖又轉身折回到臉色暗沉的蘇憬面前。

楊暖暖問:“好好的你怎麼了,看你這樣子是生氣了,我惹到你了嗎?”

蘇憬擡頭表情認真的說:“暖暖姐,我告訴你,我和蘇月不是親姐弟,她是我堂姐。”

楊暖暖噗嗤一聲笑出了聲,堂姐弟和親姐弟也沒什麼區別啊,蘇憬至於這麼認真嗎。

“好吧,我現在知道了,蘇憬和蘇月不是親姐弟,行了嗎?”楊暖暖道。

“暖暖姐我現在心情很不好,所以我不打算和你聊天了,再見。”蘇憬說完轉身就走。

“喂!你這小子要不要這麼傲嬌啊。”楊暖暖很不爽,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子晃點了。

蘇憬理都沒理楊暖暖,邁着大步離開。

楊暖暖目送着蘇憬離開,離甜品店還有一步之遙,楊暖暖一個人去吃了一頓。

吃飽喝足的楊暖暖,滿意的回到自己家。

楊暖暖家,一片漆黑,門窗緊閉,窗簾都被拉的嚴絲合縫,不露一絲一毫的縫隙。

靜謐的房間裏,龍少決站在客廳不停的來回踱步,楊暖暖沒死,她好好的回來了。

楊暖暖真的沒死,這不大的房間裏全是屬於楊暖暖一個人的氣息,全部都是。

這些瀰漫在空氣中的氣息是那麼的活靈活現,生機盎然,楊暖暖沒死。

龍少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他很開心,他很激動,他第一次覺得手足無措,第一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龍少決在楊暖暖家來回踱步,糾結,現在的他,不再懼怕外面的陽光,他可以隨時站在陽光下。

龍少決不知道要不要出去找楊暖暖,如果他出現,費不了多長時間,他一定能打探到楊暖暖的蹤跡。

可是,在她家裏等她回家不是更好嗎?

“啪嗒。”一聲,一陣細微的響動,門外的楊暖暖把門鑰匙插在鎖眼裏。

sp;??龍少決陡然屏住呼吸,他一向微弱跳動的心跳此時亂了節奏,心砰砰砰地狂跳,龍少決懸着心走向房門。

楊暖暖打開房門,眼前的黑暗讓楊暖暖無所適從,她脫下鞋子,嘀咕了一聲:“誰把家裏的窗戶關上了,我記得我出門的時候窗戶沒關呀。”

龍少決無聲無息地走向楊暖暖,楊暖暖低頭脫鞋,沒注意到龍少決。

穿上拖鞋,楊暖暖把斜背在身上的揹包取下來。

龍少決忽然伸手,他進一把摟過楊暖暖,把楊暖暖緊緊地圈在懷裏。

丁零當啷一道脆響,楊暖暖手裏的鑰匙脫手,摔落在地板上。

楊暖暖突如其來的擁抱嚇的失聲尖叫了一聲,她條件反射的想要掙扎,

但楊暖暖幾乎是在五秒鐘之內就嗅到了專屬於龍少決的味道,她也不明白,自己爲什麼對龍少決的印象會如此時刻。

龍少決緊緊地的抱住楊暖暖,臂彎還在用力,這溫熱真實的觸感讓他心驚。

這麼多天以來,龍少決都以爲楊暖暖死了,不僅是身體死亡,她的靈魂也永久的消散了。

只有龍少決自己知道,心裏那種苦澀暴怒心疼交織在一起復雜滋味,他現在怕極了,他生怕只有一鬆手,一切都會化作泡影。

龍少決低頭,他的頭抵在楊暖暖的脖子間,呼吸間全是熟悉的馨香。

楊暖暖被他勒的喘不了氣,她推了一把龍少決,沒有推開,離散卷積紋絲不動,臂膀更加用力。

楊暖暖說:“喂,你快勒死我了。”

龍少決聲音沙啞的開口道:“真的,是你嗎?暖暖。”龍少決問的小心翼翼,語速斷斷續續。

他害怕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夢境,都是自己的幻覺。

楊暖暖反問:“你說呢?”

龍少決擡起頭,他仔細地盯着楊暖暖精緻秀氣的小臉:“我,不知道。”

“好吧,我承認,不是我,你滿意了嗎?”楊暖暖沒好氣的翻着白眼道。

她活生生地站在龍少決面前,龍少決卻不敢確定她是誰。

“不,你就是暖暖,我的暖暖。”龍少決猛地用力,楊暖暖胸口一悶,她差點被他勒吐血。

“我……”楊暖暖無語,她現在特想罵人。

“暖暖,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不會了,絕對不會。這輩子你都不可能離開我了。”龍少決雙手緊緊地抱着楊暖暖,他忘情沉醉地親吻着楊暖暖的臉頰。

龍少決現在鬍子拉碴的,他臉上的還沒冒出頭的鬍子根紮在楊暖暖細-嫩白皙的臉頰上,那種蘇蘇麻麻的感覺,就像是在被人撓腳心一樣。

楊暖暖大喊:“你別親我!放開我!”

“不,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我會帶你走,我要把你帶走藏起來。”龍少決繼續不停的親吻着楊暖暖,細密的吻從楊暖暖的臉上,落到了脖子上。

楊暖暖的身體完全被龍少決控制,她一動都不能動,只能由着龍少決來。

龍少決親吻着楊暖暖,楊暖暖失聲大吼:“孃的,你的鬍子扎到我了,放開我。”

楊暖暖現在身體一抖一抖的,她特別怕癢,龍少決的鬍子紮在她的臉上,感覺就像是被人撓腳心一樣,楊暖暖憋的難受。。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龍少決的吻如蜻蜓點水般,帶着強烈的佔有慾,他的脣短暫的落在楊暖暖溫熱的脣瓣上。

像是品嚐珍饈美味一般,他在柔軟的脣瓣半反覆舔-舐,允吸,脣齒廝磨間,龍少決口腔裏瀰漫着濃烈的酒氣。

龍少決嘴裏的酒氣,通過脣齒間的接觸絲絲縷縷的傳到楊暖暖的嘴巴里。

楊暖暖不知道龍少決喝了多少酒,她被他吻了一會,腦袋就有點昏沉。

昏昏沉沉的腦袋宣示着,楊暖暖被他吻醉了。

這麼多天以來,龍少決日日酗酒,酒沒灌醉龍少決,到是先把無辜的楊暖暖灌醉了。

這叫什麼事啊?

原來他是喝酒了啊,楊暖暖心裏一沉,媽的,俗話說得好,酒後容易亂-性。

楊暖暖別開腦袋,她躲開了龍少決的親吻。

楊暖暖龍少決的耳邊大喊:“龍少決啊啊啊!!!你清醒一點。”

傻乎乎的楊暖暖還以爲龍少決現在是醉酒的狀態呢,其實龍少決的意識心緒都無比清晰,比往常任何時候都要清晰明朗!

“我很清醒,暖暖乖一點。”龍少決一邊親吻着楊暖暖,一邊低沉的開口道。

龍少決一邊親着楊暖暖,抱着她一點一點的挪動兩個人的位置。

楊暖暖醉了,她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腦袋暈乎乎的,龍少決嘴巴里盛着的那點酒精,現在都過渡到楊暖暖嘴巴里了。

楊暖暖也是個沒出息的傢伙,一口酒沒喝就被薰醉了。

醉意朦朧的楊暖暖,有些動情,她半睜着眼睛盯着眼前癡迷陶醉的龍少決。

楊暖暖認識他,楊暖暖緩緩地的伸手,她有些猶豫的圈住了龍少決的腰。

漸漸地,楊暖暖變得主動,龍少決任由像只野貓一樣的楊暖暖在他身上又咬又抓又撓的。

龍少決眼裏帶着笑,他輕輕地靠着楊暖暖。

楊暖暖覺得不對勁,她嘴上手上的動作猛然一停,她擡頭瞪着龍少決。

龍少決眼裏帶着淺笑,表情滿足。

楊暖暖兇巴巴地瞪着龍少決道:“笑個屁你,閉眼!”

楊暖暖嘗試性的抓住龍少決的襯衣,用力扯了兩下,沒有傳來撕拉聲。

醉意醺醺的楊暖暖疑惑的愣住了,她伸手摸了摸龍少決貼身而穿的黑色襯衣:“這衣服是什麼牌子的,質量怎麼會這麼好?”

楊暖暖看起來像是在摸襯衣,但她有柔若無骨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撫摸着的地方其實是龍少決的胸膛。

龍少決眼眸一緊,隨之他的下半身一僵,一股異常刺激的感覺衝擊龍少決的內心。

龍少決眼瞳深處幽幽地閃着妖異的紅光,他低眼盯着嘟起嘴巴,模樣乖巧的楊暖暖。

龍少決忽然伸手,他單手揪住楊暖暖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扯,撕拉一聲,楊暖暖的外套被他扯下,甩開外套。

外套脫了,還有打底衫,龍少決再次伸手,他揪住楊暖暖的衣服,剛想扯,楊暖暖一把按住龍少決的手。

龍少決的手被楊暖暖這麼一按,碰巧落在了楊暖暖的胸上,軟綿綿的手感讓龍少決一楞。

低眼看楊暖暖,楊暖暖可憐兮兮的看着龍少決說:“新的,我昨天才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