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雨深的話讓衆人都陷入了凝重之中,臉上都帶着思考的神色,的確如他說說,如若是被帝業有心操縱的話,肯定是能夠在無形之間,讓我們全部崩離的,

“琉璃,你怎麼了,爲什麼看起來不開心,”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黎殊從另一邊走來,臉上帶着心疼的表情看向我,他的表情讓我覺得噁心,以前黎殊的關心,會讓我覺得開心,但是,現在,卻是噁心至極,

我緊蹙着眉頭,聲音冰冷道:“沒有,”

我的冷漠讓他臉上帶着受傷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說道:“琉璃,我只是想要關心你,只是想要作爲朋友,關心你,這個機會都沒有嗎,”

我輕笑出聲,朋友嗎,或許,以前的黎殊真的是我的朋友,但是現在,這個嗜血的黎殊,讓我覺得很陌生,

蘇珏吃味的皺着眉,走到我身邊,渾身的冰冷將我緊緊的包裹在一起,我看到黎殊雙眼一凜,帶着滔天的怒氣,

“我的女人,用得着你關心,”蘇珏眉角上揚着,鋒銳的雙眸看向黎殊,那霸道的語氣讓黎殊眼中的怒氣陡然升起,

雲景等人見狀,便站到蘇珏的身後,個個臉上都帶着挑釁的看着他,給蘇珏無聲的安慰,

黎殊憤恨的看了我們一眼,忽而想到了什麼,眼中的怒氣漸漸的隱了下去,對着我說道;“琉璃,你要小心了,現在帝業的力量,已經非常強大了,他現在想要對付你,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能夠被帝業給抓到,”

我眸色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想要從他的眼中看出一絲說謊的痕跡,黎殊爲什麼到了現在,還要和我說這些,但是,不管怎麼樣,以前的那個黎殊,已經不在了,

我還未說話,雨深冰冷的聲音便含着諷刺道:“我想,現在最危險的,應該是你吧,帝業的那具身體,肯定是暫時的,他唯一想要佔據的身體,就是你,你自身都難保了,還在這裏和我們說,”

雨深鋒利的話語讓黎殊臉色一白,恨恨的看向他,眼中的殺意更甚,

我知道雨深現在恨不得將黎殊也給殺掉,畢竟,簡若瑤做的這些事情,肯定是和黎殊有關的,再加上帝業的原因,已經讓他的憤怒達到了極點,所以才這般不客氣的說着,但是雨深又怎麼會是那種不識大體之人,現在殺了黎殊,就是讓帝業漁翁得利,

黎殊並未在我們這裏呆太久,走之前,雙眼深沉的看向我,又特意的囑咐了我一下,讓我千萬小心帝業,我突然想到了黎曦,已經這麼久了,爲什麼還是沒有黎曦的消息,心中着急,便叫住了黎殊,問他黎曦去了什麼地方,

他神祕的一笑,陰鶩的雙眸看着我,說的話,更是讓我渾身冰冷…… 黎殊告訴我,黎曦一直在我身邊,用他獨特的方式,保護着我,這話讓我震驚不已,黎曦在我身邊,我詫異的向四周望了望,隱族之人,許青等人,雖然他可能是吃了藥改變了容貌,但是,一個人的眼睛是不會改變的,剛剛我已經看了一遍,沒有找到黎曦的影子,

當我再次追問的時候,黎殊卻一言不發,只是饒有興致的看了我一眼之後,便轉身離去,我心裏忐忑不已,頓覺寒意侵襲,黎殊不會用這樣的事情來騙我,他這樣說,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如若他真的在我身邊的話,我除了擔憂之外,還有惶恐,這羣人跟了這麼久的時間,黎曦僞裝卻不被發現,說明隱藏的極深,可是,沒有理由啊……

蘇珏沉悶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那聲音之中帶着淡淡的不滿:“說不定他只是騙你而已,何必那麼在意呢,”

對啊,說不定,黎殊就是騙我而已,但是,黎殊爲什麼騙我,萬一,黎曦真的在我身邊呢,

雲景將梨白的屍體順手讓一隱族之人抱着,然後邁着大步走到我身邊,那雙桃花眼中帶着沉思,語氣漸頓道:“我並沒有在你身邊發現黎曦的氣息,所以,他說在你身邊,幾乎是不可能的,或許,只是想讓你重視,想引起你的恐慌而已,”

雲景的話讓我無法反駁,我淡淡的點了點頭,或許真的是這樣吧,便一掃剛剛的壞心情,故作輕鬆道:“我們來的太晚了,現在禁物已經被帝業放了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便拿來對付我們,所以現在,我們應該及時的想應對的辦法,這樣的話,纔不會死的太慘,”

想到這些東西出來以後,會讓多少人喪失性命,我心中的自責就開始慢慢的疊加,都是因爲我沒有保管好玉佩,才導致了這樣的後果,如若再有人因這樣死去的話,我會後悔死的,

蘇珏嘆息一聲,將我抱在懷中,我擡頭望去,只見那雙眸子帶着擔憂,也帶着慍怒,我努了努嘴,問道;“梨白的屍體,你準備怎麼辦,是不是需要找一座風水好的墓地了,”

蘇珏卻搖搖頭,潑墨的眸子有着讓人看不透的感情,我心中咯噔一下,這是什麼意思,這是不準備讓人入土爲安了,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時候到了,就下葬,你別多想,”

蘇珏見我眸色黯然,便略帶安慰道,我的心被安慰了不少,剛剛的不滿已經在慢慢消失了,

許青臉上帶着凝重的表情,往前走了一步,語氣恭謹道:“現在我們面對的危險還有很多,反正以後我們還是要在一起的,倒不如現在就將兩方整合一下,然後一起加油訓練,我想,這樣的話,能夠減少不少的傷亡,”

許青的話讓我眼前一亮,是啊,我爲什麼就沒有想到呢,雨深已經說了願意將隱族的祕術交給他們,既然已經答應了,何不提前提上日程呢,這樣的話,等到帝業來犯的時候,最起碼,還有個心理準備,

許青的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全員通過,最興奮的莫過於許青帶來的那些人,雖然剛開始經歷了很多讓他們害怕的事情,但是,能夠得到這個別人夢寐以求的機會,何嘗不是一種得到呢,

雨深點了點頭,眸中的冰冷正在逐漸回暖,語氣也輕鬆了不少:“好,這件事情本就是因我們而起,我沒有盡力的加固封印,反倒是讓帝業得逞,對我來說,這就是一種懲罰,所以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將這懲罰降低,讓更多的人都能夠逃脫魔爪,”

雨深的話讓我動容,他曾經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容貌幾乎被毀,又整天生活在暗無天日之下,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不忘初心,不忘記自己的責任,讓我更懂得了,責任,是多麼的重要,忽然就想起了蘇淳,那軟糯的樣子,讓我心中最後的一點恐懼都在慢慢消散了,兒子,是我的一切,

商量好一切之後,雨深便說要現在那些東西已經出來了,跟隨帝業走了,現在我們要前往禁地之中,找尋一些東西,我疑惑的望着他,難道,禁地之中不就是那些妖魔鬼怪嗎,怎麼還會有別的東西,

雨深搖頭,眸色凝重道:“並不是,那些東西只是禁地的一部分,上次的青春永駐,就是在禁地內獲取的,禁地內有很多別人不知道的寶物,希望帝業沒有將這些寶物拿走,要不然的話,就真的全部都完了,”

我心中一緊,語氣急切的說道:“既然這樣,那還等什麼啊,我們趕快去啊,”

“不行,現在帝業等人還未走遠,如若是被他們發現我們進入之後,便會原路返回,如若回來再次遇到的話,那麼,就將是一場大戰,”

我話語剛落,蘇珏便反對的說道,我想了一下,也是,現在帝業等人並未走遠,如若我們現在貿然回去的話,帝業肯定會有所發現,再加上那些東西在禁地的時間很久,肯定會有某種共鳴的,

商議了一下之後,我們便決定,等到天黑之後,再進入,這樣的話,即便有什麼不對勁,也能夠趁黑溜出來,如若真的迎戰,也給他們了一些緩和的時間,

蘇珏弄了陣法,將我們一羣人團團圍住,不遭受別人的侵襲,然後告訴我們現在要閉目休息,等着夜晚,

周圍均勻的呼吸聲在昭示着他們已經睡着了,我趴在蘇珏的腿上,怎麼都睡不着,滿腦子都是黎殊說的那些話,心中默默的想着,黎曦,你到底在哪裏,在什麼地方,如若真的在我身邊,出來吧,

對黎曦的感覺,很奇怪,真的把他當成了好朋友,他從不曾的傷害我,就算我有危險,也會義無反顧的在我身邊,最重要的是,他對傷害他的帝業都能夠這般忠誠,可見其人品很好,但是,帝業不知道珍惜,硬生生的讓黎曦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想到帝業,我心中的憤怒便不可抑制,在蘇珏腿上動來動去,一會兒,便聽到他刻意壓低的聲音帶着惱怒道:“你再動來動去,信不信我現在把你給就地正法了,”

我面色一紅,訕訕的笑了兩聲,開玩笑,這是什麼場合,我眼神遊戲微妙的看着他,這人怎麼隨時隨地都想啪啪啪,

蘇珏的雙眸不眨的望着我,情慾初顯,呼吸聲也變得急促,那雙眸綠油油的眼睛讓我呼吸一窒,差點就墜落在他的眼眸之中……

“別鬧,這是在外面呢,”

我的臉紅的猶如蘋果般,將他靠近的身體往後面推了推,可是當我的雙手觸碰到那僵硬的胸膛的時候,我聽到他喉嚨裏發出一聲低吼……

“小妖精,你再動一下,我就找個地方辦了你,”

我頓時嚇得不敢動了,只得乞求的雙眸望着他,等到他慢慢緩和下來之後,我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心裏甜蜜蜜的,梨白的屍體還在旁邊,蘇珏卻還是和我溫存在一起,是不是就代表着,他的心中,其實是我更重要呢,

我嘴角掛着幸福的笑容,往蘇珏懷裏蹭了蹭,他倒抽了一口冷氣,剛褪去的潮紅又慢慢的回到了臉上,我默默的囧了一下之後,便不敢再動了,

經過這樣玩鬧之後,我緊繃的心也開始舒緩了不少,開始進入了睡眠之中,外面的一起嘈雜都與我無關,

等到半夜之後,我是被一句怒吼給嚇醒的…… 〔〕〔〕〔〕那聲音是從禁地裏面傳出來的,聲聲的怒吼帶着毀天滅地的強勢力量,幾欲燃燒一切般,這聲音讓我們的心瞬間提了起來,錯愕的看着對方,都從眼中看到了驚恐,

“雨深,怎麼回事,禁地裏面的東西,並沒有全部出來,”我急切的開口問着雨深,眸中盡是着急,

雨深搖搖頭,神色也帶着沉思,看向禁地的目光也逐漸變得空洞,最後,才緩緩道:“我不知道,但是,禁地裏面的東西,他們都是被困太久的,怨氣極深,好不容易有這樣的一個機會,不可能還會繼續呆在裏面,過着暗無天日的生活的,”

他的話不無道理,那些東西都被困了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機會,又怎麼會輕易的失去呢,既然這樣的話,那聲音是從什麼發出的,

蘇珏眸色帶着沉思,望向那處,沉了沉聲音,緩緩道:“走,進去看看,在這裏永遠都找不到答案,”

我們沒有多等,有些人甚至是也躍躍欲試,如若真的有剩餘的東西在裏面的話,那麼,我們對付帝業,就又多了一個制勝的法寶,所以,我們一定要進去看個究竟,

雲景等人將我包圍在中間,以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他們能夠第一時間保護着我,梨白的屍體由另一人抱着,從始至終,蘇珏都沒有再看一眼,我心裏慢慢的舒坦了不少,便跟着他往裏面走去,

再次踏入這個地方,撲? 抗戰之血肉叢林 而來的便是濃重的血腥味,到處都是殘肢斷臂,空氣中都瀰漫着一種臭味,我訝異,不過是半天的時間,這些屍體怎麼就開始發出屍臭了呢,

雲景蹙眉,嫌棄的捂着?子,眸中盡是厭惡:“這些屍體並不是自然失望,是那些人弄得,所以,這麼快就發生味道,不奇怪,”

我哦了一聲,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看着這些人一個個的死相難看,甚至可以說是悽慘,我不忍再去看,現在,更是覺得黎殊纔是最殘忍的,這些人是跟着他的,可是到了關鍵的時候,他卻一個人逃了出來,

走在我前面的蘇珏猛然回頭,我一個沒注意就撞在他的後背上,那疼痛讓我眼圈泛着淚花,只得揉着看向他,

“捂着?子,別呼吸,這些屍體不對勁,”蘇珏寬厚的大手捂上我的? 金牌毒妃 子,光滑的額頭緊緊的皺着,我趕緊將兩隻手捂在他的?子上,雙眸擔心的望向他,

“屍體就算是被那些東西所傷,也不會揮發的這麼快,你看,地下已經變成了血水,還血肉模糊的,就證明,這些屍體已經被融化,”

蘇珏的話讓我陡然心驚,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其不然,地下的血水一片片的,甚至還能夠看到森森白骨,最後,不得不得出一個想法,就是,這些屍體,已經融化了,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內融化,如若不是人爲的,恐怕誰都不相信,

雨深的瞳孔倏然一緊,眸中的痛苦快要溢出來了,臉上帶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朱脣顫抖着:“是隱族的祕術……能夠讓屍體快速的融化掉,而且不被人發現,”

我猛然擡頭,看向雨深,隱族到底有多少的祕書,爲什麼每個都是這麼的殘忍,我現在開始擔憂,如若雨深教了他們的話,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會不會也像這些人一樣,

蘇珏潑墨的雙眸沾染上了一絲惱怒,這麼殘忍的方法,竟然還真的有人去做,實在是滅絕人性,

我突然想到蘇珏說的屍體有問題,不讓呼吸,便慌忙問道:“雨深,如若被人呼吸到這裏面的空氣,會有什麼危險,”

雨深臉上滿是疲憊,也是啊,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且,全部都是隱族之內的,他怎麼能不疲憊,此刻,應該是悔不當初吧,“如若是我們的話,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如若是百姓突然闖入,呼吸到空氣之後,會覺得不舒服,嗓子幹癢,想要抓,但是越抓越洋,越洋越抓,直到最後,血管斷裂,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生命慢慢的流逝,直到死亡,”

他的話音剛落,此起彼伏倒抽冷氣的聲音響起,大家都不敢相信,竟然是這般的惡毒,如若是直接死掉的話,還能夠接受,最起碼不用經歷痛苦,但是這個要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生命慢慢的流逝,甚至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

雲景罵了一句臥槽之後,看向雨深的眼神也有些微妙了:“我說,你們隱族之內,怎麼盡是這些東西啊,就沒有一點正常的嗎,會不會有一天,你看我們不順眼,便將我們也咔擦掉啊,”

雲景本是開玩笑的話,但是雨深的雙眸卻驟然變冷,如刀子般刺向雲景,那冰冷的雙眸似乎要將他凍住一般,雲景訕訕的摸了摸?子,

雨深收回目光,轉頭看向我,眸中盡是真誠道:“我永遠都不會傷害你,”

我乾笑兩聲,點頭便和他解釋雲景剛剛只是開玩笑的,他淡淡的嗯了一聲後,開口爲我們解答疑惑:“隱族之內的東西,之所以不能被外人得到,就是因爲其中的一些東西,就是滅絕人性的,爲了得到想要的東西,簡直就是不擇手段,我們親眼見證過這些東西放在外面是怎麼樣的轟動,所以後來,只能夠將他們全部封禁起來,不再讓災難再一次的發生,”

我認同的點了點頭,這些東西這麼殘忍,放在外面,那絕對就是滅絕性的啊,但是,簡若瑤明知道這些東西帶來的災難,還是去使用,最毒婦人心啊,

我看着那些屍體,心中有些不舒服,便讓雨深等人將他們處理掉,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讓他們入土爲安,

等到弄完之後,我累得虛脫了,但是心中卻甜甜的,蘇珏溫潤的站在那裏朝我伸手,我將手放在他的掌心,他盈盈一握,便將我帶起,我們就開始往禁地裏面走去,

進去之前,雨深交代過我們,都要跟在他的身後,一切都要聽從他的指揮,那話語煞是嚴厲,我們的偶齊齊點頭,開玩笑,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場景,都不知道,再怎麼說,雨深也是守護了這些東西這麼久,肯定會知道一些注意事項的,

剛進去,一抹刺眼的光亮讓我睜不開眼,我用手擋了一點,只留餘光,我透過餘光望去,只一眼,心中一萬頭草泥馬便奔騰而過,

臥槽,誰告訴我禁地就是要黑乎乎的,就是要陰森森的,眼前這個到處是夜明珠點亮的是什麼地方,爲什麼不但沒有讓我感覺到害怕,而且還覺得有些熟悉,

我放開蘇珏的手,往裏面走去,越往裏走,越心驚不已,那些柱子上面,有着一顆一顆的夜明珠,那光亮讓整個禁地沒有黑暗的角落,尤其是那夜明珠下面一箱一箱的東西,隨便打開一箱子,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我雙眼放光,如若這就是禁地的話,我特麼願意一輩子在裏面啊,

雨深見我這般,勾了勾脣角,眼中有着促狹,笑道:“那些並不是什麼寶物,在我們這裏,真的就很不起眼,”

我抽了抽嘴角,眼睛狂跳,原來,最大的土豪是雨深啊,這麼多的好東西在面前,他竟然胡搜什麼不起眼,

等到看到最後的時候,我已經連驚訝都不會了,因爲,我已經視覺疲勞了,現在,你就是將龍袍放在我面前,我都不會看一眼,

當我走過一個檀木的箱子的時候,看到下面的東西,微微一愣…… 那箱子並不出奇,甚至上面佈滿了灰塵,讓人沒有想要打開的慾望,下面墊着一本書,書上面也是佈滿了灰塵,這本不應該引起我的注意,可是,我卻鬼使神差的把那本書給拿了出來,吹着上面的灰,把我自己給嗆到了,當看到平平無奇的頁面之後,我很失望,覺得自己被嗆了一下卻只拿到了這樣的書,

隨手的翻看,看了第一頁,我眸色震驚,旋即,眼中便有了欣喜,顫抖的叫着蘇珏的名字,蘇珏還以爲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便緊張的站到我身邊,我細長的手指指着前面的書,他看了一眼之後,也是驚訝……

書上面記載的並不是別的,而是關在禁地的那些東西的詳細身份,甚至連來源,傷害值什麼的,全部都寫在了上面,更爲重要的是,還記載着他們的弱點在什麼地方,

這對於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這個發現讓所有人眼中都帶着激動,有了這本書,帝業的軍團,對於我們來說,就已經完全沒有了殺傷力,

就在這時,雨深卻眸中帶着疑惑的看向我手裏的書,緩緩道:“怎麼會有這本書,我從未聽過啊,”

當我告訴雨深這本書是墊箱子的時候,看到他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我忍俊不禁,雨深現在應該是十分的鬱悶吧,這麼久了,一直都在害怕着這些東西出來造成什麼危險,現在,卻來告訴他,有一本書,可以制止這樣的行爲……

我小心翼翼的將書給收了起來,眼中的激動良久都未曾褪去,這是關鍵時候可以保命的書啊,千萬不能夠被人給搶走,但是,現在又有一個問題出來了,在我們碰到那些東西的情況下,恐怕還沒有近身,就被撕成碎片了吧……

就在衆人都尷尬的瞬間,剛剛的那聲怒吼又再次響起,這一次近距離的聽,顯得更清楚,那是從我們腳下發出的聲音,腳轟隆隆的聲音讓人感覺到地就要塌陷了,

“小心,”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便被蘇珏大手拽到一邊,我向腳下望去,只見腳下的土地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裂開,衆人都慌張的往後退去……

大地在顫抖,我們只能夠飛快的往前跑去,不能被這些東西給帶到下面去,跑了很遠之後,那縫隙在我腳下戛然而止,我長舒了一口氣,冷汗涔涔,終於躲過去了,

我們站在旁邊看着,那裂開的土地下面,有一個渾身鱗片的東西,那銀白色的鱗片讓人移不開眼,煞是奪目,然後那身軀慢慢的從下面顯露出來……

當看到那個東西的時候,我略顯呆滯,雙眸震驚的看向他……

身長兩米有餘,頭上有着長長的倚角,渾身銀白,鱗片泛着刺眼的光芒,這特麼分明就是一條龍,

我眉角抽動了一下,完全不知道怎麼來形容此刻的震驚了,這特麼真的是太刺激了,竟然是龍,那可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消失的東西啊,竟然真的存在,

蘇珏深邃的眸中帶着打量的看着那銀龍,那本囂張的銀龍在觸及到蘇珏的神色之後,竟然逐漸平息,眼中有着瑟縮的光芒,我訝異,他竟然會害怕蘇珏,

這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龍是什麼東西,竟然會害怕蘇珏,是不是就代表着,蘇珏是很強大的存在,

其他人也是一臉懵逼的狀態,你望我我望你的,似乎都在說,這是什麼東西,爲什麼他會在這裏,

就在我們疑惑的時候,那條龍鄙夷的掃視着我們,當然,在看向蘇珏的時候,是尊敬的,然後,他,竟然開口了,

“汝等凡人,竟然看到本龍大人不下跪,難道是想死不成,”他開口的瞬間,我愣了一下,旋即狂笑,誰能夠想到,這麼威武兇猛的銀龍,發出的聲音竟然是六歲孩童般,雖然囂張,但是沒有任何的殺傷力,倒像是小孩子置氣的話語般……

我的笑聲讓那銀龍感覺到被羞辱,一揚龍頭,便朝天發出了怒吼,那聲音讓我腳下的地都顫抖了幾分,我瞬間噤聲,略爲後怕的看着他,

那銀龍再次垂眸的時候,竟然有着一絲的幽怨,憤恨的眼神看着我,緩緩道:“想不到,竟然是你叫醒了本龍大人,竟然是一個小小的人類,罷了罷了,本龍大人還是認命吧,你閉眼,”

我被說的一臉疑惑,卻在蘇珏的示意下,聽話的垂上了雙眸,當我閉眼的剎那,我聽到一聲龍吟在我體內發出,當我再次睜眼的時候,那銀龍,竟然消失不見,

我詫異的望向蘇珏,他卻脣角含着笑的告訴我,眉眼彎彎的,也不給我解釋什麼,

“死女人,你體內這是什麼玩意,臥槽,本龍大人竟然打不過,我要出去,”

銀龍氣急敗壞的聲音讓我陡然心驚,望向四周之後,才確定,那聲音的確是從我體內發出來的,難道是,他進入了我的身體,

我依稀能夠看到銀龍和黑影大戰的畫面,銀龍用盡全部力氣,也不能進他身,反倒是被打的退無可退,我抽了抽嘴角,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我不介意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但是,這特麼是我的身體啊,你們一個個的進去而且還不和我商量是什麼鬼,梨白的殘念,黑影,綠光,現在又多了一個銀龍,我覺得我體內就像是一個菜市場一樣……誰想進入就進入了……

很奇怪的是,在銀龍進入的時候,很久都不曾感知到的梨白的殘念竟然跳動了幾下,雖然微弱,但是我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雨深眼中帶着高深莫測的笑看向我,讓我覺得,他肯定知道些什麼,便上前詢問,他倒也沒有隱瞞,眼中帶着希冀的看着我,緩緩道:“我從祖先留下來的書看到,有一女,出生便是身騎銀龍,然後消失在世間,那女子的出現,讓很多人都開始赫然,據說,得此女者都天下,爲了避免他受到傷害,女子母親一直讓他女扮男裝……”

雨深沒有說下去,我卻已經聽懂了全部,銀龍屬於梨白,不可能啊,如若是梨白的話,那麼,蘇珏應該會知道這件事情啊,按照當時蘇珏對她癡迷的程度,肯定是將這件事情調查的清楚的,

蘇珏和我也是一樣的表情,覺得這實在是荒誕,至少,在他和梨白在一起的時候,就沒有見到過這個東西,

雨深也不惱怒我們的質疑,眼中的笑意更甚了:“聖女,只因爲祖先當時知道此女定然會引來災難,並且銀龍會遭到搶奪,便在第一時間攔截,將銀龍封印在此,所以,就連她自己,對這件事,都是一知半解,”

他的話讓我陷入了深思,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內心還是在這一刻選擇了相信,剛剛那殘念的跳動,並不像是假的,

雲景則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覺得這銀龍的出現,肯定是代表着什麼:“不可能的啊,如若按照雨深所說,梨白的屍體就在這裏,但是那銀龍,可是一眼都沒有看啊,”

此話一出,頓時滿堂寂靜,連我都開始懷疑,雨深是不是騙了我們,正如雲景所說,如若銀龍屬於梨白的話,那麼,爲何看到她的屍體,卻無動於衷呢,

蘇珏剛硬的臉上尚顯凝重,沉思良久,才緩緩開口:“會不會是,他只和梨白的殘念產生共鳴,”

話音剛落,我心陡然一緊,暗叫不好…… 如果只是因爲梨白的殘念,才選擇我的身體的話,那麼,現在這絲殘念已經越來越虛弱,甚至開始慢慢的被黑影給吞噬,如若我的體內沒有了梨白的殘念,那麼,銀龍將會對我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我把心中擔憂說出來之後,蘇珏面色也有些擔憂,憂心忡忡的看向雨深,問其有沒有解決的辦法,雨深緊蹙眉頭,開始想着,想了良久之後,雙眼一亮,慌忙道:“有了,我知道了,”

這個消息讓我精神振奮,期許的目光望着他,等他說出答案,只見雨深眸中帶着笑意,微眯着雙眸,看着我,緩緩道:“你身體之內的黑影雖然能吞噬殘念,定然是爲了控制你的邪術,不讓你再有身不由己的時候,但是現在,有了銀龍,兩方強強對陣,一時半分是沒有答案的,所以,趁這個期間的話,你可以讓銀龍屬於你,”

我迷茫的看向他,什麼叫做讓銀龍屬於我,我應該怎麼做,不是說銀龍出生的時候就已經選擇好了主人嗎,既然已經選擇了梨白,又怎麼會再次選擇我呢,

雲景則是用一種白癡的目光看着我,緩緩道:“因爲,你就是梨白啊,”

這下,我更迷茫了,我是梨白的後生,梨白的屍體還在這裏,如若單憑這個就讓銀龍選擇我,是不是有困難,

雲景滿臉黑線,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想要上前敲我的腦袋,但是蘇珏一個眼神望過去,他便訕訕的放下手:“雨深的意思是,讓你用這樣的方法,來抑制,或者說,讓兩者對抗,既然黑影能夠吞噬殘念,定然也能夠馴服銀龍,”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但是,黑影能夠馴服銀龍嗎,他的強大,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但是,如若能夠吞噬銀龍的話,那真的是超級強大的生物了……

雨深點了點頭,告訴我他正是這個意思,正是因爲這樣,所以我們從才需要好好的計劃一下,要怎麼樣才能夠讓黑影馴服銀龍,

可是,我們的對話卻好像被銀龍給全部聽了去一樣,我體內傳出他怒吼的聲音:“愚蠢的人類,竟然想要馴服本龍大人,簡直就是自取滅亡,嗷,痛……”

話音還未落,就活生生的遭到了黑影的痛擊,銀龍痛的嗚呼哀哉的,我抽了抽嘴角,真是笨龍……

但是,這一次,我卻沒有聽從他們的想法,讓黑影馴服銀龍,因爲我覺得,既然銀龍選擇了我,自然不單單是梨白的殘念,或許,這就是命中註定呢,現在殘念這麼虛弱,銀龍怎麼能夠感知的到,

但也正好可以讓他們雙方制衡一下,顯然,銀龍好像落了下風,

將禁地的寶物一掃而空之後,我們都興沖沖的往外面走去,一路上都心情飛揚的,這麼多的好東西,莫說弄一個團了,就是一個軍隊,也是綽綽有餘啊,

回到北京之後,已經是深夜,我們沒有休息,便去孟街接蘇淳,進去的時候,就見師父正在哄着蘇淳,唱着什麼歌曲,等我細細聽去的時候,渾身一震……

雙眼不可置信的看向師父,那熟悉的腔調,倒背如流的歌詞,那方言,和爺爺小時候唱給我的,一模一樣……

忽然之間,我整個人如同呆滯一樣,心裏千轉百回,一直在想着,爲什麼師父會唱這個,這個只屬於我們村子裏的歌謠,其他村,都不會唱,爲什麼師父會,是爺爺教的,

不,不可能,我從未見到爺爺出過村子,又怎麼會教師父這些,我的心,開始迷茫,望着師父的眸子,也帶着打探……

“琉璃,怎麼了,”

我的異樣被蘇珏看在眼裏,他一出聲,師父瞬間噤聲,往我們這邊看來,我想要從他眸子裏看到慌亂,可是,看了很久之後,什麼都沒有,全是淡然……

難道是我想多了,我搖了搖頭,苦笑一聲,爺爺已經去世的了,一定是日有所思,再加上師父對我也很好,所以便將師父當成了爺爺,一股無奈的蒼涼在我心中升起,我真的,好想爺爺啊,

我被蘇珏攬着往前走,彎身抱起搖籃中的蘇淳,只見他看到我的時候,眼前一亮,嘴裏說着剛學會的媽媽二字,小腳也高興的亂蹬,我的心底某處,柔軟不已,

蘇珏見此,冷哼一聲,鐵青的臉上帶着一絲不滿,但是雙眼卻忍不住的往這邊瞟來,很想要去抱抱,但是想到蘇淳對她的抵擋……

我輕輕的抱着蘇淳,放慢了語氣,開始誘哄着:“蘇淳,讓爸爸抱抱好不好,這段時間,爸爸也是很擔心你呢,很想你呢,”

蘇淳好像聽懂話了般,咿咿呀呀的說個不停,我示意蘇珏過來,他身形有些僵硬,接過蘇淳的手,略爲緊張,在他懷中的蘇淳,並未嚮往常一樣哭個不停,只是稀奇的望着他,小嘴一張一合的,等到蘇珏側耳聽去之後,眸中的冰冷漸漸開始柔軟……

蘇淳軟糯的聲音叫着:“爸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