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雪無痕已經意識到,面前這個少女看似嬌弱不堪,卻絕對是一個難以戰勝的大敵。

一時間,她眸光閃爍,心中隱隱有了退意。

她是絕世天才,今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與這樣的敵人拼命,實屬不智。

她一邊抵禦水兒的攻擊,一邊以眼角的餘光打量着周圍的環境,暗暗思索着脫身之道。

“嘻嘻,是不是你的榮幸我不知道,但我突然發現,有你這樣一個侍女也不錯哦,可以隨時陪我練功解悶呢。”

水兒彷彿看透了雪無痕的算計,脣角揚起一絲戲虐的笑意。

她如那跗骨之蛆一般,緊緊的黏在雪無痕身前三米,令雪無痕無暇脫身。

“你做夢!本座死也不會答應!”

雪無痕氣得咬牙切齒,劍法更加凌厲了三分,眼底卻暗暗焦急。

秦天看到水兒大佔上風,勝券在握,便也不再關注二人,轉而飛身落下了高臺,笑吟吟的逼向大殿內的七名黑衣人。

七名黑衣人中,有五名都趴在地上,被超常的重力壓得只剩下一口氣了,直翻白眼。

而兩名靈變境中階高手雖然能勉強站立,但動作卻緩慢無比,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防禦。

看到秦天走來,一名靈變境中階黑衣人臉色一變,怒吼道:

“秦天!你想幹什麼?我們乃是萬通商行的核心成員,你若殺了我們,萬通商行一定與你不死不休,就連問天宗也護不住你!”

“嘿嘿,真是有意思!難道我放了你們,萬通商行就能放過我?”秦天戲虐的笑道。

“這——當然不可能!”那位黑衣人冷哼道,“你殺了我們萬通商行的少主錢三通,必須以命抵命!

不過,你若放了我們,老老實實的跟我們去東荒請罪,我們可以放過你的家人和朋友。

否則,我們萬通商行勢力遍及天下,卻也不是吃素的,別怪我們誅你三族!”

“哼,真是大言不慚!我倒要看看你們萬通商行能奈我何!”

秦天不屑的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當下也沒啥好說的了,他大步走上前去,如提溜小雞仔一般,輕易的抓起地上的五名靈罡境武者,走到大殿角落處,將他們隨意的扔進了黑漆漆的囚室入口。

然後,他又走向兩名靈變境高手。

“秦天,老子跟你拼了!去死——”

一名靈變境高手驚怒之下,拼命的揮出一道長達數十米的璀璨劍芒,如匹練橫空,攜帶着無敵的威勢斬向秦天。

“哼,困獸之鬥。”

秦天不屑的一笑,微微一偏腦袋,任由劍芒斬在了胸口。

轟!

劍芒斬在他的身上,將他轟得連退十多步才站穩,臉色一陣紅白變幻。

“什麼!這不可能!”

那黑衣人卻眼神一變,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他全力揮出的一劍,竟然只給秦天的胸前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口?

秦天低頭看了看傷勢,不由的一樂:“這就是小爺的血光之災?也不過如此嘛!”

接下這一擊,令他對自己的強悍肉身有了一個直觀的瞭解。

他再次擡眼看向兩人,嘴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冷笑,毫無顧忌的衝上前去。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

轟轟轟轟!


一陣爆鳴聲響起。

戰鬥很快結束,秦天將兩名靈變境強者打成了死狗,像丟垃圾一般丟進了囚室之中。

這時的雪無痕也已經無心再戰,她虛晃一劍逼退水兒,折身掠到了天龍大殿的牆根下。

突然,她身上爆發出一股浩蕩的威勢,彷彿化作了一座巍峨的冰山,她再次人劍合一,全力的撞向牆壁,打算破牆而逃。

“給我破——”

“轟!”

一聲巨響,整個大殿都跟着顫了三顫。

然而,結局卻大大的超出了她的預料。

天龍殿的銅牆鐵壁紋絲不動,而雪無痕卻撞得頭破血流,跌坐在地上一臉呆滯。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

雪無痕氣急敗壞的咒罵了一聲,臉色無比難看。

她做夢都沒想到,這座大殿竟然是一件僞神器,上下左右渾然一體,銅牆鐵壁,固若金湯。

別說她只是一名靈變境武者了,恐怕就連靈域境強者都未必能對這座大殿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試婚天王老公 ,她並沒有氣餒。

在水兒追來之前,她吞下一顆丹藥,從地上一躍而起,在大殿內極速閃爍開來。

她瘋狂的揮舞長劍,在牆壁上、大門上、穹頂上綻開一蓬蓬璀璨的劍芒,苦苦的尋找着大殿的破綻,但卻一無所獲。

“雪無痕,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老老實實的給我家水兒當侍女吧。”

秦天不屑的一笑,看向雪無痕的目光,就像看着一隻落入陷阱的困獸。水兒本打算追上去將雪無痕擒下,卻被他攔住了。

“哼,你休想!”

雪無痕停下動作,轉身冷冷的看着秦天,胸口起伏了幾下,沉聲道,“秦天,今天本座認栽,我們做個交易吧!”

“交易?哈哈哈哈,你的小命已經落入本座手中,有啥資格跟我做交易?”

秦天不嗤一笑,居高臨下的看着雪無痕。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眼底卻隱隱閃過一絲慎重。

他剛纔心血來潮替雪無痕算了一卦,竟然意外的推衍出,雪無痕今日有驚無險,最終會逃出生天。

這不禁引起了他的警覺,這個女人手中只怕有着強大的底牌,不能逼得太緊。

所以他攔下了水兒,以免水兒被雪無痕最後的瘋狂傷到。

“哼,我的命一直都掌控在自己手中!秦天,今天只要你肯放我一馬,我願意支付你一千萬元晶!”雪無痕傲然道。


“一千萬元晶?”

秦天眼角微微抽動了一下,這可真是一個令他心動的數字啊!

但他卻堅定的搖了搖頭,輕笑道:“一千萬元晶是不少,不過,相比於一座富可敵國的萬通商行分店,你說我會怎麼選擇呢?”

“什麼?你——你竟敢打我們萬通商行的主意!哼,真是不知死活!”雪無痕眼神一怒。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們都敢上門來找我的晦氣,我又有啥不敢的?”秦天面色冷笑。

“好!有本事你就去吧,本座倒要看看你怎麼死!”雪無痕恨聲道。

“你放心,我去之前一定會帶上你的,當然,是一個聽話的你。”秦天玩味一笑。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雪無痕俏臉一狠,似乎終於做出了某個艱難的決定。

她摘下腰間一塊道韻閃爍的紫色玉佩,拿在手中看了看,妙目中閃過一絲不甘和無奈。

秦天眼神微微一縮,暗暗戒備起來,不用想也知道,這塊玉佩恐怕就是雪無痕的底牌了。

“我雪無痕自從出道以來,從未一敗!本以爲這一生都不會動用此寶,想不到今日竟然會被逼到如此境地!”

雪無痕喟然一嘆,轉而望向秦天,冷厲的道,“秦天,今日之辱,本座日後定當奉還!只要你不死,咱們來日還會見面的,到那時我必斬你狗頭!”

話落的瞬間,她突然捏碎了玉佩!

嗡!

一片紫色霞光憑空而現,將她整個人包裹在內,虛空開始瘋狂扭曲。

眨眼間,霞光消失,雪無痕也隨之不見了,虛空也恢復如常。

“咦,這是什麼手段?”秦天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那是一枚空間大挪移令符,是隻有天君才能煉製的一次性法寶,其中蘊含着空間規則,她此刻恐怕已經在億萬裏之外了。”水兒唏噓的道。

“唉,原來只是用來逃命的。早知如此,小爺就想辦法留下她了!”

秦天惋惜的嘆了口氣。

他本以爲雪無痕手中掌控着一件大殺器,所以纔不敢輕舉妄動。

若早知道那玉佩只是逃命用的,他與水兒全力以赴,也未必沒有留下雪無痕的機會。

稍一沉吟,他以靈犀戰靈推衍了一下雪無痕的大體位置,結果驚訝的發現,對方竟然遠離了西荒大地,正處於無比遙遠的西方。

“她竟然去了荒域之西的無人區?哈哈,哈哈哈哈!這也太衰了吧?”


秦天突然捧腹大笑起來。

在廣袤的靈武大陸上,共分爲中州、荒域和無人區三大塊。

中州地處大陸之東,乃是武道的聖土,資源豐富,武道興盛。

中州的西面便是荒域。

荒域地土遼闊,但卻資源貧乏,而且還時不時的經受兇獸、荒魔的威脅,相比於富庶的中州來說,就是一片荒蠻之地。

不過,荒域雖然不堪,但比無人區強多了。

荒域好歹還有不少人類國度,還有無數的兇獸存活,而無人區卻是一片切切實實的不毛之地。

據說那裏空氣稀薄,土地貧瘠,寸草不生,赤地億萬裏,環境險惡無比,不但人類活不下去,就連兇獸、荒魔都絕跡。

而秦天此刻推衍出,雪無痕竟然去了無人區,差點笑破了肚皮。

去了那種鬼地方,別說來日找他報仇了,能活幾天都不好說。

大笑了一陣後,秦天離開天龍殿,隱匿了身形,悄悄的潛入了隔壁的萬通商行。

說到便要做到。

秦天早已對萬通商行掌握的巨大財富心動不已,可惜礙於身份和實力,他一直不大好意思下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