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雲崢好奇問道:「這塊玉是什麼東西,靈武商行為何如此看重?」

俞爭鳴道:「其實,它本身的價值並不大。只是對於靈武商行,卻是無雙之寶。因為,這是靈武商行的一個信物。在靈武商行歷史上,有特殊的意義。不過,很久之前,這塊玉在黑石山脈遺失了。」

「噢!俞會長放心,此事我雲家一定會放在心上,定要幫靈武商行翻遍黑石山,找到這塊黑玉。」雲鎮城拍拍胸脯,慷慨的說道。


「再好不過!如此,那就多謝雲族長了!」 俞爭鳴要走之時,雲崢與他單獨說話。談話內容,不過是換取廢石。這事他和靈武商行已經合作很久。靈武商行樂得進行這個交易,立刻同意了。

「放心吧。這次是交易數額很大,總部也會比較在意,時間能節省甚多。兩億廢石,一個月之內就會送來。另外,還有那三百萬廢石,過兩天就會到了。」俞爭鳴信誓旦旦的說。

聊完之後,俞爭鳴就告辭離開。他雖然對雲崢依然客客氣氣。可是雲崢能夠感覺到,俞爭鳴態度中的客套和敷衍。雲崢已經是廢物一個,不值得俞爭鳴自降身段去拉攏親近。

雲崢也不在意。他只在意自己的實力,外界各種事情,全都不能在雲崢心中留下痕迹。沒有任何事,能夠羈絆雲崢求道之心。


雲鎮城來到,其他幾位長老相伴。雲鎮城手中,拿著一塊墨玉。這墨玉非常不凡,材質不知名,其中有一條龍在遊動。龍眼傳神,像是活的。

這塊墨玉,正是滅殺山匪后,繳獲的寶物之一。當時,雲崢和幾位長老,都不知道它有什麼用途。可是見它非常不凡,就留了下來。

「俞爭鳴想要的,應該就是這塊墨玉。不過,我確定,他那套靈武商行信物的說辭,是假的。只不過是用來敷衍我們罷了。這塊墨玉,到底是什麼來頭,有什麼作用?能讓靈武商行的人,都一直惦記著。」

雲鎮城把玩著黑玉,很久也看不出一個所以然。

雲狂風接過,看了一會。無奈說道:「我也認不出。這東西應該很不凡。能讓靈武商行這個龐然大物在意,一定不是普通的東西。不管有什麼作用,留著總是不會錯。」

雲崢點頭,說道:「自然不能交給靈武商行。同時還要嚴格保密。再派人去找找,做做樣子。」

此事揭過不提。雲狂風問道:「那個死去的罡氣高手,是何身份,你們查明了沒有?」

雲鎮城搖搖頭,說道:「黑石城內,根本查不出他的消息。楊劉周三家的俘虜,也不知道他從哪裡來。他好像是突然冒出來的。而且,楊威也失去了蹤影。我們怎麼找也找不到。」

雲狂風無奈道:「找不到就算了,不要再找了。管他什麼來歷,如果有人來尋仇,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過,雲家要建立自己的情報體系了。遇事兩眼一摸黑,會吃大虧的。」

「這事我來負責,馬上著手建立。」雲鎮江搶著說道,「族長和其他人,就專心養傷吧。」

017檔案 ,雲崢回到自己小院。發現雲煙在等他。雲煙還是那麼柔美溫婉,如同一汪秋水,恬靜淡然,出塵飄逸。

「雲崢哥。」看到雲崢,雲煙立刻叫道。

雲煙推著雲崢的輪椅,帶他去散步。以往在雲崢面前,她就會變得活潑可愛,擁有少女的嬌憨可人,完全不像她外表那麼出塵。可是現在,雲崢傷重,雲煙也露不出笑容了。

「如果當時,我也參戰就好了。我會全力保護你,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你受傷。」雲煙幽幽的說道,語氣有點自責。

按照雲家規矩,二十歲之下,是不用參加戰鬥的。雲煙雖然是凝氣境界,但她比雲崢還小,而且沒有實戰經驗,雲崢沒有讓她參戰。

「沒事的煙兒,」雲崢安慰道,「過不了幾天,我就會康復。不信你看著吧。」

雲煙依然心中戚戚,並不相信雲崢的話。在雲煙看來,雲崢的傷,沒有半年是好不了了。

然而,三天之後,雲崢卻自己站起來了。他健步如飛,自由行走。單看外表,完全看不出受傷。

「雲崢哥,你怎麼做到的。」雲煙驚喜的問,她臉上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剎那間冬雪化開,萬物復甦。

看到她的笑容,雲崢也高興了。笑道:「秘密!」上一次靈武商行還沒有給齊的廢石,昨天送來了。雲崢吸收后,直接修復了身體。只不過,丹田和經脈,卻不是這點精氣能夠修復的。

雲煙嗔道:「故弄玄虛。哼,不理你了!」

雲崢只好苦口婆心的哄,不一會,雲煙就眉開眼笑,艷麗照人。既然這是雲崢的秘密,雲煙就不再問了。

「只可惜,雲崢哥的丹田,太難修復了。」雲煙惋惜說道。

雲崢笑道:「煙兒,要不要打個賭。我一個月內,就能修復丹田,甚至突破鍛氣境界。」

雲煙眼睛一亮,難道雲崢有辦法。

「好啊,那我跟你賭!」

至於賭什麼,兩人卻默契的都沒說。

「不過,不管輸贏,煙兒都要為我保密。」

「放心吧,我嘴嚴的很,小萌都不會告訴。」

不到一個月,雲崢需要的廢石,就送來了。滿滿的十幾輛馬車,拉著幾百個箱子。箱子裡面,全都是廢石。任何靠近箱子的人,都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精氣。

有人猜測,雲家獲得了重寶。豈不知,這其中都是廢石。

雲崢命人,把廢石堆積到一起,然後當天晚上,他就坐在廢石上修鍊。

兩億廢石,堆積在一起,像一座小山。它們匯聚在一起,形成的靈氣漩渦,變成一道道龍捲風,吹得樹葉紛飛。可惜,這精氣武者根本無法吸收。若是被人吸收,最少能造就出一尊武者六重,兵氣高手。

不過,對於別人來說是廢物,是雞肋。對雲崢卻是珍寶,是資源。

雲崢盤膝坐在廢石小山上,忍著筋脈劇痛,運轉心法,吸收廢石。破碎的丹田內,造化烘爐復甦,發出強大吸力,瘋狂的吸收廢石內的精氣。

可以看到,有形的精氣,匯聚成一股洪流,沖入雲崢體內。可是,雲崢的身體彷彿無底洞,再多的精氣進入,他都紋絲不動,竟是完全能夠承受。

兩億廢石的精氣,海納百川,全部歸入造化烘爐內。雲崢的身體,快速的向下跌落。因為他身下的廢石山,正快速的變成一堆粉末。

「造化烘爐,轉化成生命能量!」

雲崢在心中默念。緊接著,無邊無際的生命能量出現。下一刻,流轉到雲崢全身。雲崢整個人都飄起來了,翠綠的能量籠罩著雲崢身體,讓他變成一個綠色的小太陽一般。

雲崢小院中的草木,瘋狂的生長。不過片刻,雲崢的小院就變得荒草凄凄,就像是廢棄了十幾年的地方。 只是片刻不到的功夫,雲崢的經脈就全部恢復。和上次一樣,破碎的經脈,變得更加寬闊和堅韌。此時雲崢的經脈,絕對能夠承受雲狂風的罡氣真氣。

然而,雲崢全力修復丹田。大量的精氣消耗著,丹田在一點一點的修復。

不久之後,雲崢身體一震,臉上露出狂喜表情。他的丹田,修復了。並且,容量是以前的十幾倍以上,變得更加堅硬和寬廣。

而這時,兩億的精氣,已經消耗了一半。可見雲崢的傷勢,是多麼嚴重。他的丹田,都碎成了粉末。如果用塑體丹,估計一百顆也不能修復雲崢的丹田。

剩下的一半精氣,雲崢轉化成真氣,開始沖脈。

轟隆隆!

他體內傳出大江大河的奔流之聲。那是真氣在他體內流動。雲崢的經脈,寬廣的如同大河。那精純的真氣,也如滔滔洪流,不可阻擋。

一億廢石精氣,轉眼就充斥滿了雲崢新形成的丹田。然後,溢滿而出,開始沖脈。

爆!爆!爆……

雲崢的身體各處,如同爆炸一般。發出巨大的響聲,同時形成一種爆破的力量。雲崢的衣服,都被這股力量衝破。那是雲崢衝破竅穴玄關,產生的爆響。因為雲崢的真氣太強,太多,沖關速度太快,才造成這種效果。

爆響激烈而短暫。不過三五個呼吸,就停止下來。雲崢的沖脈,也就此停止。

那是因為,真氣不夠用了。因為雲崢的丹田更大了,想要衝脈,必須溢滿。雲崢丹田儲存更多的真氣,需要更多的真氣才能充滿。

同時,雲崢進入鍛氣境界,真氣進一步經過鍛造。變得更加精鍊凝實,雖然威力更強了。可精氣轉化真氣的總量,也變少了。

總裁的甜寵小嬌妻 ,但是卻影響雲崢沖脈。

「只貫通三脈。現在總共貫通二十三脈,成為鍛氣初期武者。不過,以我真氣的總量和強度,普通強氣武者,都可能不是我的對手。」

終於成為鍛氣,雲崢握著拳頭感受自己的力量。是那樣的強大,似乎能夠殺上九天之上。

雲崢的突破,一點也不低調。不過,知道的人卻不多。因為雲崢時時刻刻,都被雲家高手守護者。他突破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所以,雖然搞出的動靜不小,能看到的人,卻不多。

突破之後,在外人面前,雲崢依然坐在輪椅上,裝作病怏怏的樣子。而獨處的時候,他就不顧一切的練習雲破驚天拳。黑雲壓城他已經練到初窺門徑,只要能夠熟能生巧,雲崢就可以達到登峰造極,技近於道的境界。到那時,雲破驚天拳超一流武功的威力,才會發揮出來。

「煙兒,那隨風劍法你也學了吧,教教我吧!」

燕少,請你消停點! ,雲崢如此對雲煙說道。

雲煙美麗的大眼睛看著他,驚奇說道:「雲崢哥,難道……」

雲崢點點頭,微笑道:「不錯!」

「哎呀!」雲煙激動的叫起來,她忽然張開雙臂,一把抱住雲崢。喜悅的歡呼道:「雲崢哥,你真是太棒了,棒極了!」

雲崢呵呵一笑,摟住雲煙纖細的腰肢,把她抱起來轉了兩圈。雲崢感覺到,胸口被一對飽滿的山峰壓著。手上的觸感,即使隔著衣服,也能深切的感覺到那肌膚的滑膩柔嫩。

轉了兩圈,雲煙意識到什麼,臉紅撲撲,可愛的令人忍不住想親她。

「雲崢哥,放我下來!」雲煙聲音如蚊喃,若不是雲崢和她靠的近,幾乎聽不到。

雲崢這才發現,雲煙幾乎軟到在他身上。她此時嬌|喘吁吁,撲鼻的香氣噴在雲崢胸膛。她嬌羞的模樣,幾乎讓雲崢看呆了。

「獃子!」雲煙微怒,掙開雲崢的懷抱。跺這小腳,氣鼓鼓的看著他。

雲崢摸摸頭,尷尬說道:「好了煙兒,教我劍法吧!」

雲煙嗔怪道:「休想,真是個怪哥哥,打他妹妹的主意。壞透了!」

雲崢更加尷尬,無奈道:「是你先撲到我身上。再說,又不是沒抱過。小時候,我們還一起光著屁股洗澡呢!」

雲煙更羞,臉幾乎紅到耳根上,怒道:「你還說,你還說。不行,你要賠我,快賠我。」

「好好好,你想要什麼,我賠你!」雲崢無奈的說道。


雲煙嘻嘻一笑,道:「我的**拳法,遇到了瓶頸。你是登峰造極的拳法大師,就指點指點我,讓我進入出神入化的境界。」

「這有何難,來吧!」

雲煙遇到的困難,在雲崢看來並不算什麼。三言兩語,就讓雲煙豁然開朗。雲煙立刻又問了幾個問題,雲崢無所不答。雲煙如同醍醐灌頂,很多關鍵立刻就想通了。拳法的領悟,突飛猛進。

「看招!」

沒打一個招呼,雲煙忽然出手,對著雲崢的鼻子打去。雲崢哈哈一笑,輕易躲開,用**拳法反擊。如此你來我往,雲崢手把手的教,給雲煙喂招。

「嘿!」

忽然之間,雲煙的拳法更加精妙。拳法的變化超乎想象,各種招式組合在一起,發揮出更強的威力,幾乎變成另外一種拳法。招式威力,立刻成倍提升。

雲煙的**拳法,就此進入登峰造極境界。

「太棒啦!」

激動的雲煙,又一把抱住雲崢,並在他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喂喂喂,我們可是兄妹,你不能打我的主意!」雲崢誇張的說道。

「嘻嘻,兄妹又怎麼了?我就喜歡玩這種禁忌的戀情。哥哥,你不覺得,兄妹之間,更加刺激嗎?」雲煙古靈精怪,眼神靈動,巧笑嫣然。如同一個快樂的精靈,可愛無比。

雲崢滿臉黑線,大手放在她頭上,狠狠的揉著她的秀髮,怒道:「小丫頭片子,你腦袋裡到底想的什麼?」

「你呀你呀。想的全都是你!」雲煙大眼睛忽閃忽閃,做深情狀,凝視著雲崢。她眼睛很大,白的清澈,黑的純粹,靈動的一塌糊塗。她那種眼神望著雲崢,嬌憨可人,誘人無比。雲崢直接心動了,心跳直接漏了半拍,臉不自覺的就紅了。

「傻妞,別胡鬧!」

「嘻嘻嘻,雲崢哥,你害羞了!」雲煙笑的幸災樂禍,即使如此,也非常好看。

「不逗你了,我要學超一流武功!」 二人一起來到雲狂風那裡。

「雲崢,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看到雲崢,雲狂風關切的問道。

雲崢臉頰微紅,神態有些不自然。雲煙笑嘻嘻的,像個狡猾的小狐狸。

「沒事,太爺爺,煙兒的**拳已經練到登峰造極。她要學雲破驚天拳,我們來跟你說一聲。」雲崢急急忙忙的說道。

「好,煙兒不愧是雲家的嫡系血脈。雲家的崛起,就靠你們兩個了。學吧,雲崢你教她!」雲狂風欣慰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