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雷鳴的話是對冰蘭說的,在他看來,冰蘭是一個高手,宇文天漸漸被他忽略了,他說出自己的身份,其實就是為了震懾對方。

他相信,不管對方是什麼來路,只要聽到五刀之斬神的名號,絕對不會對自己六人怎樣的。

!! 自己六人與莫罕松對戰,這兩人突然間參與進來,或許是認識莫罕松,也許只是路過。

但不管怎樣,似乎都對他們沒什麼好處,若是莫罕鬆手中的東西被這兩人拿去,自己在那位面前就無法立足了。

不過,自己是那位的手下,量這小世界中的青年,沒有幾個敢不給斬神的面子。

「你閉嘴,我沒有問你,你最好一句話都不要說!」冰蘭冷冷地看了雷鳴一眼,彷彿對方的話沒有一點威懾力。

這讓雷鳴的臉色劇變,眼珠子轉了幾圈,頓時沉著臉,看了幾下莫罕松,又看了看宇文天,不在說話。

他必須得忍,雖然他有強硬的後台,但是他卻沒有強橫的實力,此時若是惹惱了眼前的女子,那便是找死,乃是不智的行為。

宇文天直接忽略了雷鳴六人的存在,他的眼睛一直留在莫罕松身上,看到對方的傷勢好了許多,便淡淡地道:「莫罕松?」

莫罕松一愣,隨即對宇文天拱手一拜,道:「莫罕松見過前輩!」

宇文天聽到對方叫自己前輩,稍稍一愣,隨即明白過來是怎樣回事,卻也不計較,直接問道:「你可是星辰王?」

莫罕松神色瞬變,疑惑重重,看向宇文天,略顯激動地道:「前輩是?」

「我叫宇文天,並不是什麼前輩!」宇文天微微一笑,淡淡地道。

莫罕松眉頭微蹙,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卻無法立即想起來,隨即看向宇文天,道:「不知前輩是怎麼知道在下的封號的?」

「大周王榜第十一位,大名鼎鼎的星辰王莫罕松,整個大周王朝,誰人不知?」宇文天淡淡一笑,道。

莫罕松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前輩說笑了,那只是個笑話而已,在前輩面前什麼也不是!」

宇文天搖搖頭,道:「不用叫我前輩,我們年紀相仿!你直接叫我宇文天即可!我也是代表這大周王朝來此歷練的!」

莫罕松一愣,神色劇變,立即點點頭,他想不到這個人竟然與自己一樣年紀,他還以為是某位服用了駐顏丹的高手呢。

宇文天!好熟悉的名字啊!到底在哪兒聽過呢?


莫罕松的腦子地轉動著,兩息之後,他的臉色頓時變冷,看著宇文天,驚叫道:「你……你是那位……」

宇文天沒有說話,而雷鳴幾人的臉色驚疑起來,這莫罕松是根硬骨頭,即便是他們六人合攻,都沒有絲毫的懼意,而且還很鎮定,但不知為何看著眼前的青年,會顯得如此激動呢?莫非這人很有來頭?

冰蘭倒是平靜,以宇文天的實力,不出名都很難。

莫罕松吞吞吐吐了半天,才道:「你是封王碑最上面的那位?」

宇文天沒有答話,只是點點頭,隨即看了雷鳴六人一眼,最後將目光停在了莫罕松身上,道:「他們為何追殺你?你得罪了他們?」

莫罕松神色一冷,看向雷鳴等人,身上的殺氣若隱若現,冷冷地道:「我並沒有得罪他們,而是他們想要我得到的一個東西,我不給他們,所以才導致他們千里追殺!」

「哦?」宇文天自然知道事情的緣由,見寶起異的事情,在這殺戮幻境中,最是常見,他看向了雷鳴,道:「他說的可是實情?」

雷鳴神色微變,他猜測宇文天或許是隱匿了境界,但卻又不像,不過,宇文天的語氣讓他們很不爽,一向都是他們質問別人,什麼時候輪到這低境界的人來問自己,若非冰蘭在這裡,他說不定會發飆。這青年有來頭,說不定對方真的是隱匿了境界,不過,就算他實力強,可以比得過斬神嗎?就算他有來頭,大得過斬神嗎?

但是,他明白,此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然他很想做斬神的一條狗,但是此時的他,還沒有這個資格,沒必要為斬神帶來麻煩,所以,他選擇隱忍。

只見雷鳴滿臉笑意,對著宇文天一拱手,道:「這位道友!我等並非毫無根據追殺他,而是因為他身上有五刀之斬神要的東西!他絲毫沒有把斬神放在眼裡,即便是我等不殺他,他也不會活多久!」

宇文天神色不變,只是淡淡地看著雷鳴,道:「這麼說,是你們見寶起異而追殺他?」

雷鳴臉色劇變,宇文天的語氣雖然平淡,但卻蘊含殺機,他感覺到,自己可能真的遇到麻煩了,他不禁提高了警惕,謹防著冰蘭出手。

同時,他平復了一下情緒,看著宇文天,道:「閣下是打算插手這件事情?」

宇文天點點頭,道:「不錯!我答應過一個人,要保護他們的安全,你們既然追殺他,我豈能放過你們!」

雷鳴的臉色變了又變,眼睛時不時地瞟向了冰蘭,見到對方如同一座冰雕,並沒有動手的跡象,便暗自鬆了一口氣。不過,他聽懂了宇文天的話,自然不想在這裡逗留了,隨即看向了宇文天,道:「道友!我可以跟你個面子,今天的事情就到這裡,告辭!」

說完,他對著身旁的五人一招手,便準備走人,這時候,宇文天又開口了,只聽他道:「想殺就殺,想走就走,你可真有本事啊!」

雷鳴剛剛邁出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本來陰鬱的臉色頓時陰沉無比,他盯著宇文天,道:「道友!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只想送你們一程,沒有別的意思!」宇文天看著雷鳴,淡淡地道。

「道友!我可是斬神公子的屬下,希望你不要得寸進尺!」雷鳴看著宇文天,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

莫罕松聽到斬神兩個字,神色變了又變,他知道宇文天的實力強悍,但是他不認為宇文天可以比得過斬神,便立即阻止宇文天道:「宇文兄,算了吧,反正我也沒有損失什麼!」

雷鳴一聽莫罕松的語氣,心中大喜,他差不多已經知道了宇文天的分量,便不再有所忌憚,只是,宇文天的話再次將他打入了冰窖。

「斬神公子?沒聽說過!」宇文天淡淡地道,根本沒有一絲懼意。

宇文天的話,使得莫罕松和雷鳴七人神色劇變,只見雷鳴的神色十分不屑,看著宇文天,道:「我知道閣下有所依仗,但是與斬神公子相比,恐怕還有差距!我們公子可是五刀之一!」

「五刀?」宇文天很是疑惑,他也算是剛來這裡的新人,並不知道什麼五刀,所以,雷鳴的威脅絲毫起不到作用,只見他看向莫罕松,道:「這什麼五刀很厲害?」

此言一出,莫罕松和雷鳴等人解釋一愣,齊齊看向宇文天,之前,他們還以為宇文天是故意裝作不知道五刀之斬神,但聽剛才的語氣,卻又發現這不像裝的,便將宇文天當成了新人。

莫罕松立即看向宇文天,低聲道:「五刀都非常強大,每一個都是虛靈八重天的境界,是目前這小世界中最強的二十個青年天才之一!」


宇文天倒是沒有在意對方的境界,只聽得這五刀都是虛靈八重天之境,便不在多想。

虛靈八重天,他不怕!即便是天才,他也不會有絲毫的忌憚!

或許之前他會有所忌憚,但是,等他登上了封禪台,便不再懼怕天下的天才,他相信自己的實力。

雷鳴一臉的戲謔,在幻想著宇文天聽到莫罕松的介紹之後的神色變化,可是,等到莫罕松的話說完了,宇文天依舊是神色泰然,彷彿五刀根本沒有什麼恐怖的。


「原來如此,想來這斬神應該是虛靈八重天之境吧?」聽到莫罕松的話后,宇文天道。

莫罕松打算回話,卻被雷鳴搶先了,只聽他道:「我們公子在兩個月前便是虛靈八重天之境的後期,但他的戰力,比同境界的人要強大不少!希望這位道友說話的時候注意一點,斬神公子,並不是隨便什麼人可以得罪的起的!」

宇文天一聽,看向雷鳴,微微一笑,道:「我就得罪的起!」

雷鳴等人神色劇變,莫罕松的神色也是大變,立即傳音給宇文天,道:「宇文兄,這斬神公子實力非常恐怖,我們最好不要去招惹,立即離開這裡,不然會很麻煩!」

宇文天並沒有被莫罕松說動,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而這時候,雷鳴卻是憤怒了,他冷冷地看著宇文天,道:「道友!勸你說話的時候注意一些,不然,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宇文天看了一眼雷鳴,道:「你威脅我?」

「哼!」雷鳴冷哼一聲,道:「我實話實說而已,斬神的強大,不是你可以理解的!」

「哦?是嗎?我可真是期待!」宇文天淡淡一笑,隨即話鋒一轉,道:「我不知道斬神的強大,但是你們很快就會知道我的強大了!」

雷鳴六人神色劇變,立即退後三步,兵器橫於胸前,看著宇文天和冰蘭,道:「這麼說,道友一定是要為難我等了?」

!! 宇文天一愣,隨即大笑起來,聲音中的傲氣鋪天蓋地,彷彿是一尊神祗降臨一般,道:「為難你們,你們配嗎?」

雷鳴感覺到了那股衝天的傲氣,心下大驚,這個時候,他矮感覺到了宇文天的可怕,這人絕對是隱藏實力了!

只不過,這個時候了,他們沒有退路,在宇文天和冰蘭這樣的高手面前,逃跑沒有可能,死拼的話,倒是有一線生機。

「兄弟們!不用怕,全力禦敵,才有生機,殺!」雷鳴大吼一聲,率先衝殺過來,其餘五人緊隨其後。

宇文天看也沒有,身上的氣勢瞬間釋放出來,右手食指對著六人擊去。

「天荒指!」

只見一隻近二十丈的巨大的紫金色手指憑空出現,恐怖的荒蕪之氣環繞其上,突然壓了下來,六人的行動彷彿被禁錮了一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恐怖的巨指壓了下來。

這個時候,他們才知道,他們錯的離譜,這個人,絕對是一個堪比那幾位的存在。

此時,他們感覺到了死神在召喚他們,他們後悔追殺莫罕松,後悔那斬神威脅宇文天。

可是,後悔沒用,死神不懂得什麼是後悔,他只知道收割生命。

巨指轟然擊出,六人被恐怖的荒蕪之氣籠罩,瞬間便沒了聲息,待巨指消失后,只見六具白骨倒在地上,幾件兵刃和空間戒指也躺在荒蕪之氣瀰漫的沙堆里。

莫罕松震驚了,這是什麼實力,一招滅殺六人,這也太恐怖了,他的頭腦有些反應不過來!

難道宇文天是那幾位其中之一?

宇文天不知道莫罕松在想什麼,他施展虛空挪移之術,將幾件兵刃和空間戒指隔空攝拿在手中,神識隨意一掃,便都扔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然後才看向了一臉驚呆的莫罕松。

「莫兄,你進入這裡有多長時間了?」宇文天知道自己這突兀的表現,莫罕松一時間無法接受,便轉移了話題,道。

「一個多月!」莫罕松立即醒轉過來,暗中舒了口氣,不假思索地道。

宇文天瞬間沉默了,不同的小世界中,時間規則明顯不同,這裡的時間速度是外面的十二倍,而聖山等地的速度是這裡的幾十倍,至於武神石像那個空間中,至少是這裡的十倍速度。

這讓宇文天一陣羨慕,這便是時間規則,萬千大道中最為神秘,也是最受推崇的時間之道。

時間執掌的是生死,所以,對於武者來說,時間便意味著生命。

時間為尊,空間為王!

他在外面的歷練是一個月時間,卻是要在這殺戮幻境中呆一年,而現在此過去一個月,宇文天不禁在想,等他出去后,他的實力會成長到什麼地步,是否可以提升到虛靈境後期?

其實,此時的他,完全可以和普通的真靈境初期的武者一戰,即便是真靈境中期的武者,未必能穩勝宇文天。

所以,在這殺戮幻境之中,只要那些久遠的土著不出,很少有可以威脅到他的。

這才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但這一個月,無疑是宇文天收穫最大的一個月,他估計,在這裡,不會在出現有這一個月一般的機緣了。

虛靈四重天之境中期的他,每提升一個小境界,都是異常困難的,但是,真正提升了,那戰力的強大,卻是成倍提升。

莫罕松不知道宇文天心中所想,但還是有諸多疑惑,不禁問道:「宇文兄,能告訴我你的真實戰力嗎?」

宇文天一愣,卻不知道怎麼回答,戰力不是語言可以說清楚的,只有親自體會,但是他卻有無法在展示給莫罕松,只能輕聲道:「一般的真靈境初期的武者,我都可以一戰!」

莫罕松一聽到這話,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敬意和羨慕。他並不知道宇文天成魔大戰武丘城之事,那時候他正在苦修,為進入殺戮幻境做準備。

若是他知道宇文天那一夜的表現,便不會在聽到五刀之名時那樣忌憚了。

不過,此時聽到宇文天可以與真靈境初期的武者一戰,他不由得放下心來,這樣的話,他便不再擔心宇文天是否能在五刀手中生還,畢竟,對方太過強大了。

一想起五刀,莫罕松還是不禁打了個冷顫,神色肅然,看向宇文天道:「宇文兄,今番斬殺了斬神的狗,你一定要小心他啊,他的實力確實很恐怖,現在整個幻境都知道!」

「嗯!我會注意的!」宇文天點點頭,隨即眉頭微蹙,道:「莫兄,這五刀到底是怎麼回事?」

「宇文兄應該是和我一起進來的,怎麼會不知道五刀?」莫罕松倒是疑惑了,按理說進來此處一個多月,不會不知道五刀的威名啊?

「我一進來就在一個地方修鍊,這一個月時間全部都花在了修鍊上,並不知道五刀的事迹!」宇文天只能搪塞一下,他可不會將聖山的事情說出來。而步鋒沒有告訴他關於五刀的事情,說明這五刀應該是與自己差不多同一時間進入的。

「原來如此!難怪!」莫罕松這才明白過來,道:「其實五刀是五個用刀的天才武者,這斬神,便是斬神刀!他們每一個都是精彩絕艷之人,我在不久前就見過斬神刀大戰真靈境的異族,那戰力太過恐怖,即便是遠觀者的我,如今想起來,也是心有餘悸!」

「其他四刀分別是哪四刀?」宇文天神色冷靜異常,並沒有因莫罕松的話而感到一絲恐懼。

莫罕松看著宇文天鎮定的神色,心中驚嘆不已,道:「另外的四刀,我只知道絕情刀和血殺刀,其餘的兩刀並不知道!他們都是二十強中的王者!」

「二十強?」宇文天神色微變,這個名詞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道:「莫非斬神也是二十強中的人?」

莫罕松神色變得極為嚴肅,看了看四周,道:「這二十強是二十個極為恐怖的青年,斬神便是其中之一,據說他的排名還是在末位,可想前面的眾強有多恐怖!宇文兄,你實力雖強,但我希望你盡量不要與這二十強發生衝突,不然很麻煩!」

宇文天一愣,隨即淡淡一笑,便點點頭,道:「我聽莫兄的!莫兄可否告訴我這二十強具體的名號?」

「呃?這個……」莫罕松臉色微紅,道:「其實我只知道大概,具體的也不知道。不過,這二十個人被眾人總結了一下,很容易記!」

「哦?說來聽聽!」宇文天眼睛一亮,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