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霍霆均輕輕地一嗤:「切點菜都能切到自己手的女人,以後就不要再逞強了,你可以學着依靠在避風港里,不要凡事都自己扛着。」。 次日西王又帶領賊寇往東來到建昌府以重兵壓境炮轟建昌府首府南城縣,迫使明建昌總兵:曹李國,急忙發信聯繫瀘溪縣與廣昌縣兩地駐軍來援,但均被西王在半路派兵給截殺住在拿下建昌府之後,又轉而去攻打撫州府。

此刻明兵部左侍郎兼四司督師:呂大器,因兵力不足就想聯合明平賊將軍一起去夾擊賊寇軍隊,但傳令兵去通報左家軍之時,一向驕傲自大的明平賊將軍就以為他是想要吞併自己的軍隊?便謊稱卧病在床不肯發兵!

使得賊寇軍隊圍攻了三日便拿下撫州府又繼續南下逼近贛州府地區,為了順利拿下這一帶西王讓西軍士兵們發榜文傳繳若是誠心歸降者可既往不咎,獻城投降者一律加官進爵。

部分戰敗逃跑的官軍一路南下導致廣東承宣布政司韶州府、南雄府、惠州府、潮州府一帶的各屬城大明官員們擔驚受怕!

尤其是明廣東右布政使:王孫蘭,他非常害怕連忙請求附近兵馬援救,但守軍們自顧不暇根本無法派出援軍來救!其中明韶州參將:黃連林,為求榮華富貴企圖與將領們嘩變並挾持明廣東右布政使投降賊寇。

就在夜間準備行動之時卻被巡邏的士兵們發現趁機告密,這讓坐鎮韶州府府衙後院的明廣東右布政使得知此事後,連忙放下茶杯對士兵們悄悄說道「待會本官還是像以前一樣早早休息,你們則把守衛們撤分散些,本官要來個瓮中捉鱉。」

果然到了亥時明廣東右布政使依舊像往常一樣吹滅蠟燭在後院書房裡睡著,剛躺下去不出一盞茶的功夫就陸陸續續走出一群黑衣人來到窗戶邊四處觀察了一會,隨機揮手進入房間準備行動。

這一幕被早已潛伏在旁邊草叢裡的明韶州守備:陸車年,發現他對身後的士兵們說道「一會聽我的號令不要輕舉妄動,我要把他們全部抓起來。」說完就帶著士兵們起身分開來把守四周,而進屋的眾人在明韶州參將的帶領下摸黑來到床榻前,正要拔出刀來砍殺床上之人時,突然聽到(嗖)的一聲當場就有兩個黑衣人發出慘叫聲?

深感不妙的明韶州參將立刻拔出刀來,卻被躺在床上的明廣東右布政使用佩刀架在脖子上說道「都給本官住手!我今日到要看看到底是誰帶頭放肆的?」

話音剛落明韶州守備就帶著士兵們舉銃拿火把衝出來,喊道「都別動!」待點燃燭火之時只見帶頭之人居然是明韶州參將?而其餘黑衣人被摘下帽子后發現全部都是守城將領!

這氣得明廣東右布政使大吐一口老血說道「失封疆當死、賊陷城又當死,既然你們都以打算叛變大明,那麼就讓本官先死吧!」話音剛落就撞在床榻上流血而死!被俘的眾將們都感覺慚愧不已!

然而西軍並沒有能力那麼快就攻打到韶州府,地方官員們念及明廣東右布政使的忠義,就聯名上奏讓朝廷予以贈恤。

同時西王的主力軍隊又往湖廣承宣布政司寶慶府、辰州府、靖州、永順宣慰司、保靖州宣慰司、施州衛等地重兵壓境,迫使這一帶的大明土司兵與地方駐軍聯合抗擊賊寇在沅水西岸結合了土司兵6萬、明軍4萬人由明施州衛指揮使:許文武,率領明軍布防寶慶府石本關成為第一道防線。

由於地方的土司兵一般不服從總兵、衛指揮使等將領管理,所以明施州衛指揮使就讓明施州衛撫夷同知:蘇志遷,率領土司兵在辰州府鎮溪守御千戶所設立第二道防線。

就在大軍調動之際身在寶慶府武岡州的明岷安親王:朱企豐,聽聞到了動靜他匆忙出了岷王府,並調集了岷王府儀衛司前來打算退入靖州避難。

西軍方面行進路線搖擺不定?估計是受到了西王的指示故此明軍們的設防幾乎等於擺設!

次日辰時西軍出其不意的由長沙府官道西進繞道了寶慶府武岡州出現在了石本關後面,也就說明軍第一道防線的大後方,領隊的西軍左軍都督:馬元利,在山坡上用單筒望遠鏡看了一下石本關的防禦,認為明軍已無退路?因為此地狹隘且重炮不容易擺放,前面是開闊的平原而後面是河流,除非明軍背水一戰否則被全殲是輕而易舉的事。

就在西軍士兵們繼續觀察情況時,從小路走出來一隊身穿紅藍色布面甲的明軍,前面扛著的竟然是(岷字旗)不免讓西軍士兵猜想;莫非這支軍隊乃是岷親王的儀衛隊?

西軍士兵們不敢大意直接上報了西軍左軍都督,他聽后大笑著說道「呵呵呵!真乃皇天不負有心人啊!白得了一個藩王,走弟兄們給我活捉岷親王。」這話一出西軍長戟騎兵快速奔襲過去,直接把岷王府儀衛隊給圍住,又用長戟刺死了許多明軍,明岷王府正儀衛:羅幗強,剛拔出佩刀大喊一聲「兄弟們沖啊!」隨即就被賊寇長戟騎兵刺死在馬下!賊寇軍隊們拉著韁繩不停地在四周圍繞著並大呼痛快。

看著呼嘯的賊寇軍隊使得明岷安親王連忙下了馬車走出來,拉著明岷安親王世子:朱禋洪,的手交給明岷王府典膳:郭思承,說道「今日孤王怕是不能逃脫賊寇軍隊之手了,世子殿下還年輕不應該死在此地!郭典膳平日里孤王待你如何?今日懇請你好好護送世子殿下出去,孤王定當感激不盡!」

說完之後明岷安親王轉身奪過儀衛隊士兵的柳葉刀揮刀刺死明岷王妃:李慧茵,見到母妃被父王殺死!年輕的明岷安親王世子立刻哭出聲來喊道「母妃,不、不要離洪兒而去!」一旁年老的明岷王府典膳見狀快速脫下世子殿下的常服,給自己的兒子:郭恩翔,換上並對他說「翔兒為父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如今深受岷親王殿下的恩惠不得不替世子殿下著想不要怪為父!」

話音剛落還沒等郭恩翔反應過來就被打暈在地,明岷王府典膳就拉著哭泣的明岷安親王世子在儀衛隊的保護下朝西邊突圍。

此刻賊寇軍隊的注意力主要在明岷安親王已經其餘家眷身上故此沒有在意其他人,明岷安親王就帶領次子明鎮國將軍:朱禋顯、三子明輔國將軍:朱禋廣、四子明奉國將軍:朱禋空、五子明鎮國中尉:朱禋權、六子明輔國中尉:朱禋寧、七子明奉國中尉:朱禋坤,等人與岷王府儀衛隊一起與敵人硬拼。

導致六個十幾歲年幼的兒子們全部死於賊寇馬下,就連明岷安親王也被亂刀砍死!而假扮世子殿下的郭恩翔直接被賊寇士兵拋起來,從空中落下在被鋒利的長戟刺穿身體而死!唯有明岷王府典膳帶著少數人冒死殺了出來,害怕被賊寇追擊只得帶著世子殿下跳入灣水河中,抓住水草游到下游逃過一劫。

接著西軍左軍都督又發炮轟炸石本關,正當明軍準備還擊之時西軍士兵又炸開灣水河堤壩水淹城內的明軍,為此一支三百人的西軍隊伍也在作戰中被淹死。

另一路的西軍中軍都督:王尚禮,覺得正面進攻或許沒有任何勝算!就打算用計拿下辰州府,便召集眾將採納意見看看有什麼可行之計?西軍帳前掌旅:劉董達,是湖廣承宣布政司的本地居民,他深知西部一帶的土司兵不怎麼服從明將的管理,便提議道「啟稟都督,末將有一計?可使明軍陣營不攻自破?」

聽到有計謀西軍中軍連忙看向他問道「不知有何良策啊?還請獻上,若破敵有功本將定當好好重賞。」

於是西軍帳前掌旅就說道就附上去小聲嘀咕了幾句,頓時就讓西軍中軍都督拍手稱讚並說「此計甚妙!就依你之意。」安排下去之後西軍帳前掌旅就挑選了十幾個本地居民悄悄的混入明營內。

到了夜晚休息之時明軍大營內的一處帳篷里有幾個士兵圍在一塊小聲的說道「你看見了嗎?昨天我見到有一隊土司兵悄悄的跑去城外放信鴿?好像是勾結賊寇?」另外幾個士兵走過來問道「什麼?土司兵勾結賊寇這怎麼可能呢?」

細作的賊寇士兵就故意說道「別忘了萬曆四十八年神宗顯皇帝陛下調遣土司兵北上去抵抗建奴,卻不料在四川承宣布政司就逼反了幾個土司!」其餘幾位細作就說道「我想施州衛以及另外兩個宣慰司境內的土司兵八成就是之前造反土司的後裔?」

軍營內的士兵們聽到這些話都深感恐慌紛紛宣揚出去,很快就傳到了明施州衛撫夷同知與幾位土司的耳朵里,為了安全起見明施州衛撫夷同知就召集他們來到營帳內商議撤銷土司們的帶兵之事,在由自己全權負責代理,但是此舉立馬就遭到了土司官員們的一致反對!他們誤以為是朝廷要收繳兵權?就反對道「撫夷同知大人,為何無緣無故要撤我等的帶兵權利啊?莫非要收繳兵力?」

。 沒一會,馬車停了下來。外面響起了詹家一家子行禮的聲音:「拜見霄王!」

他們齊齊跪下,十分恭敬的埋著頭,不敢抬頭看馬上的人。

豐極史從馬上下來,走到霄王的旁邊:「霄王,這就是詹老爺一家。」

霄王稍稍點頭,俯下眼看著這一大家子人:「都起來吧!」

「多謝霄王!」

一家子站起身,詹老爺立刻道:「寒舍簡陋,還請霄王寬恕!」

霄王放眼掃過去,看著眼前偌大的院落,雖說與他的王宮不能相提並論,但與平常的大戶相比可不算簡陋,反而是十分奢侈了。

他略微點頭,隨後翻身下馬,走到馬車前:「我們到了,下來吧!」

眾目睽睽之下,侍女將帘子掀開,由霄王親自接冶伽下馬車。

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這位霄王極為寵愛的貴人,到底是何模樣。見到冶伽,她穿著樸素,不過一身淺黃色長裙,頭上的飾品也十分簡單,就兩支黃色珠花罷了。這著實讓眾人十分意外,在他們的心裡,這位貴人應當是穿著華麗,穿金戴銀的。她長相清麗,一雙明媚的眼睛動人心魄,身材窈窕纖瘦,但並不足以傾國傾城。

霄王小心翼翼的將冶伽接下馬車,隨後帶著她來到詹老爺一家面前:「這是本王的客人,因為一直在宮中養病,所以帶她出來遊玩。你們不必太過拘禮,尋常樣子即可。」

「是!」

接著,詹老爺親自帶著霄王一行人來到為他們安排好的院落。這院落很明顯在幾天內有了極大的改動,幾乎完全沒有從前的影子。小橋流水,假山魚池,亭台樓閣樣樣俱全,另外還有許多才移植的珍貴花草,走廊上的燈籠換過了,一切都打理的乾淨整潔。

這個院子只有霄王和冶伽,以及他們的貼身宮人侍女住,而其他的人只能在隔壁院子居住。兩個院子緊挨著,因此並不會引起什麼不便。

冶伽走進院子,看著這院落四周,心裡有滿意也有不滿意。她就是想不通,為何會安排她與霄王住在同一個院子里?

「怎麼樣?這裡還合你的心意吧?」

聽到霄王柔聲細語的問題,冶伽稍稍點頭,臉上露出一抹淺笑。

詹老爺見冶伽滿意,心裡也十分高興:「只要貴人與霄王滿意便好,這邊請!」

到了冶伽的卧房,詹老爺停下腳步:「貴人,這邊是您的房間了!」

「多謝!」冶伽看向詹老爺,輕聲道謝。

「貴人真是折煞草民了,草民哪兒當得起貴人的道謝啊!快請進,看看合不合意。」詹老爺臉都快笑爛了,將門推開,裡面的一切映入眼帘。

冶伽走進房門,裡面一應俱全,所有生活所需一件不落。進門最左方的書桌,上面擺放著紙筆,書桌後方除了椅子之外,還有一個偌大的書架,上面擺放了許多書籍。有手方有一套紅木雕花桌椅,那雕工堪稱一絕,上面的花朵雕刻得栩栩如生。桌上放著一套價值不菲的茶具。挨著窗戶位置放著梳妝台,上面有最好的胭脂水粉,還有一些名貴的首飾。床在最右手方靠牆位置,上面掛著淺藍色的簾帳,床單被褥皆是用的市面上最好的。

牆上掛著不少名人字畫,一幅幅堪稱世間絕品,讓人眼前一亮。整個房間有這濃重的書香氣,但是也有女兒家閨房的味道。

「貴人可還滿意?若有不合意的地方,草民立即派人更改置辦!」

「詹老爺無需客氣,本就是在這暫住,不必如此勞神。」冶伽對他微微一笑。

「貴人這是哪兒的話,能為貴人與霄王準備住所,是草民的榮幸。」

接著,冶伽便留在了自己的卧房中,詹老爺帶著其他人去入住了。

此時在府外,安桐站在街對面,抬眼望著府門上的牌匾上寫著「詹府」二字。她俯下眼帘思索了一下,這詹府不比皇宮守衛森嚴,她或許可以一試,入夜潛入詹府。

她一路跟過來,霄王帶的人並不多,只是就她這點法力,這點功夫,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還是十分困難。到了這時,安桐狠狠一跺腳:「要是墨堯在就好了!」

潛入和逃跑這種事情,墨堯可是再精通不過了。只是她將他拜託給了傾皇,她如今孤身一人,也無人可以助她。因此這件事情,只能重新打算。

她抬眼看著四周,一家客棧引起了她的注意,特別是客棧三樓的那一排客房。若是她能住進去,那她就可以每日觀察詹府的人進出了。

。直至兩頭東北虎徹底在視野里消失,蘇雲才好似脫力般的摔進積雪。

樹梢上,密密麻麻的枝椏遮蔽了天空,蘇雲躺在地上,眼神放空,面對一頭雄性且無束縛的東北虎給他嚇壞了。

-6親和度且戰績卓越的東北虎發起彪來基本上不會給他留有活路,-1親和度的母棕熊就把蘇雲折騰的夠嗆,完美的貓科動物

《直播動物世界》188.繼續尋找 第六百二十四章頒獎進行中!

「什麼?」

鄭玲愣住愣:「為什麼?」

「不因為實力,而且他今天就坐在這裏,我覺得大家都會像我一樣,看到她興奮的模樣,

單單是他在這裏看着就足夠了!」

「哇塞」

曾偉猛地揮了揮拳,因為劉樺說的實在太好了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情商。

李敏由於壓力太大所以重度抑鬱,能來到現場真的是。

鄭玲自然是同樣十分贊同的:「如果不說表演,我覺得還有個更該拿獎的!她是李敏,我想如果她的兒子還活着的話……」

說着,鄭玲的眼眸中含淚,劉樺拍了拍她的肩旁。

全場瞬間鴉雀無聲。

李敏的愛人是張輝,當初和劉浩哲一同出演了《殺爆狼》,但就在前兩天,兩人的兒子因為身患血癌去世,李敏一直因為兒子的病情得了抑鬱,所以這次李敏能來,絕對是對電影的最大支持。

「謝謝張哥李敏,你們對電影的愛,是台城電影最偉大的一種情懷!」

劉樺朝着台下鞠了個躬,鄭玲擦了下眼淚,而後笑道:「是啊,謝謝兩位!」

全場所有人都為他們送上了掌聲,張輝頓時熱淚盈眶。

「ok,現在,讓我們看一下入圍這一屆金像獎的女演員,究竟有哪些人。」

鄭玲伸手,這個小插曲並沒有讓人減退對影熱情。

唰!

五個片段頓時依次出現在了大屏幕上。

周潔《如果愛》,

李佳《怪物》,

李敏《長恨歌》。

李潔《海南》

莫蔚文《童夢奇緣》

片段依次放完之後攝像機的鏡頭迅速給到了五位在場的女演員,將她們的即時狀態反饋到了大屏幕上。每個人的表情雖然都在微笑,但看得出都非常的緊張。

李潔挺直了腰板,雙手合十放在嘴邊,李佳眯着眼,林敏熱淚盈眶,

….五個人表情都不相同,但目光卻是一致的那就是對獎項的渴望。

第26屆台城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是一一鄭玲打開了信封,

旁邊的劉樺頓時拿過話簡大聲宣佈:「李佳《如果愛》!」

《如果愛》柔美的插曲在大廳內響起,李佳喜極而泣,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這一刻她真的特別激動。

金像影后影帝只給台城人,這幾乎是一個公開的潛規則,但隨着這幾年內地電影的衝擊和影響,讓評審團開始放開了這種硬性規定。

而李佳的得獎,更是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這也是李佳第一個這樣的獎項。

而無疑這個獎盃的含金量,比之百花要有分量的多這是真正意義上的華夏影后,沒有一絲的水份

周潔的演技,也無愧於這個獎盃。「謝謝金像獎!」

周潔站在領獎台,拿着影后的獎盃,剛說出這五個字,整個人就已經完全不能自已。

好一會她平復了自己的內心,哽咽道:「每次聽到如果愛,看到如果愛三個字,都會想到在帝都、魔都拍攝的點點滴滴。

「在這我很感謝導演李欣,然後「非常感謝每一位的努力付出!」

一大串的感謝詞之後,周潔高舉起影后獎盃,一步步優雅的走下台,台下再次給予了她熱烈的鼓勵。

「這是不是我們內地的第一座金像影后?

我記得好像金像獎從未頒過內地的演員吧?」

張立突然湊到了寧皓身旁,有些疑惑的問著。

寧皓還沒反應過來,張立卻搖了搖頭:「當然不是去年是章怡,周潔是第三個!」

「倒是影帝,

內地從來沒有男演員獲得!」

張立看着劉浩哲,寧皓和李毅也猛地轉過頭,幾個人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劉浩哲最後實在看得有些沒辦法了看着我幹嘛,我還沒得獎呢!」

「做第一個啊!」

第一個獲得金像影帝的內地男人!

李毅嘻嘻哈哈的拍著劉浩哲的手,劉浩哲:「

恭喜周潔,恭喜你!」

那頒完最佳女演員,接下來要頒什麼呢?”

曾偉說完,台下就傳來了「影帝」、「影帝」的呼喊,他趕忙揮了下手:「影帝還沒到呢?別急,現在要頒發的是這一屆的最佳導演!」

「最佳導演啊,我們有很多話想說,但有以下兩位嘉賓,我就不多說了!」

「沒錯,我們把時間交給他們!」

毛君手指著後台,大聲道:「一位是影帝中的影帝,李偉先生,吹迎李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